第五十七章:真心话大冒险

 

“我们来玩游戏吧。”六出飘英内,赏花宴开得热闹非常,酒过三巡时,死神又开始提议玩游戏了。

“不可!”枫樱两人是见识过死神玩游戏的变态,异口同声道。众人也都对死神游戏敬谢不敏。

“不是死神游戏,是普通的游戏。”死神早就习惯了众人的反应,解释道。

“好啊!”醉饮黄龙和小免听说不是死神游戏,都欣然答应了。

“小免!”拂樱拉住小免,欲言又止。

“放心,那是死国乐队的玩法,今日的游戏吾不会让他污秽的。”白弃知晓拂樱在担忧什么,恬淡开口道。

既然白弃给出了许诺,拂樱也不再有异议,其他人更没理由拒绝,于是死神开始解释游戏规则。

“今日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这黑匣子里面写着需要回答的问题。”死神说着,摆了一个黑匣子在众人围坐的正中央,“既然是赏花宴,那么我们就这么玩。从吾开始,发掌风打散一朵桃花,飘零的花瓣最早落到谁的身上,谁就从黑匣子里抽签,按照上面的指示回答问题。然后再由此人出掌风,花飞下一位抽签之人。答案是否属实,就由弃仔的神之小摊手来检验。若所言不实,将罚唱歌跳舞。这游戏吾美其名曰——飞花吐真言。”

死神解释完,轻轻拍出一道掌风,便见一朵桃花悠悠扬扬地散落几片花瓣下来,在众人注目下,第一个被桃花飞中的人是天刀。

天刀便伸手去黑匣子里抽了一张签,念道:“请问你的真实年龄。”他念完,愣了愣,扫了一眼期待的众人。白弃朝他伸出手,他搭在白弃手上回道:“我……我比天尊小两岁。”

“真言不接受模棱两可的回答。”死神追问道,“小两岁又是几岁?”

“嗯……具体岁数,我真记不清了。”天刀淡然一笑道,一时间万人迷电场四射。

众人不由看向白弃,白弃道:“他说的是实话。活那么久,换吾吾也记不清了。”

“雅少,你到底有多老啊?”霜儿不由扶额,说出了红牌和解语忍住没说出来的话。

天刀笑而不语,发出一道掌风,这次花瓣飞到地者身上。地者抽了签念道:“当着众人的面,对你最亲密无间,无可替代的存在,说一句你一直不敢说的话。”念完,他将手搭在白弃手上,转头看了天者片刻,深吸一口气道,“天者,你何时能将你左右两边的脸帘对齐一下?”

天者闻言一愣,赶紧趁众人的视线还没移到他的脸帘上时,转身用手调整好。

“真心话。”白弃判断道,收回了手。地者便发了掌风,飞花下一人。

这回轮到死神抽签:“说出你最爱之人的姓名。嗯……”死神看向白弃,并没有去摸他的神之小摊手,而是语带着一丝颤抖地说:“一夕海棠。”

“你!”白弃抓起死神的手,感应之后,便危险地眯起眼来,眼看就要变成黑弃。

“问题问的是人嘛,你是神!”死神眉头深锁地转过脸去,别扭道。

“等回去吾会好好收拾你。”白弃冷哼一声,松开死神的手。死神自去发了掌风,飞花飞到玉倾欢。

玉倾欢抽出来的签是:“说出你不可告人的缺点。”

“欢欢才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缺点呢!她最完美了!”啸日猋听玉倾欢念完,抢答道。

“嗯,身为修真之人动了情吧。”玉倾欢将手搭在白弃手上,有些不好意思地公布了答案。

“嗯。真心话。换下一个。”白弃判定道。

玉倾欢飞花飞到了霜儿。霜儿抽到的是:“说出你做过的最缺德的事。”

霜儿将手搭在白弃手上,冷汗直流,惊慌失措地瞟了瞟天刀,迟迟不敢说出来。她越是拖延,众人越是好奇。

“嗯,这件也不算最缺德,你可以换一件。”白弃知晓她在想什么,温和地笑道。

“哦,那……那……我做过的最缺德的事……”霜儿又迟疑地看向白弃,得到他点头赞许后,才小声地说:“我意淫雅少和他身边人的爱情。”

天刀听了只是淡然一笑,并不放在心上,而解语则有些羞赧。“原来是小儿女的情思啊,很正常,也不算缺德嘛。”御不凡善解人意地安慰霜儿道。

看过《霹雳英雄耽美季节》的死神和小免是在场的唯二知情者,明白霜儿所谓的意淫内容与真正的身边人是谁,闻言不由心有灵犀地对视一眼。小免对完眼神,又偷偷侧过身去痴痴地笑起来。拂樱不知原委,只是看死神和小免一老一少竟然那么有默契的样子,气得下意识地直掐身旁的枫岫。

“霜儿,你先前想到却没说出来的是什么缺德事?”小免笑完偷偷去问霜儿。

“我念完签,第一个想到的是偷看雅少沐浴。”霜儿羞红着脸凑在小免耳边悄声道,“幸好白弃不当一回事,让我换一个说,不然今天我要挖个地洞钻了。”

因为霜儿不会武功,天刀代她飞花,这回飞到天者。天者抽了签,一手搭在白弃手上,一手拿着签念道:“说出你不为人知的毛病。嗯,吾讨厌不完美的事物。”

“那是因为你有心绞痛吧。”地者接茬道。

“你何必说得那么好听呢?直接说他是产后忧郁症比较贴切。”死神冷笑道。

“以上答案皆正确选项。”白弃也笑着宣布判定,顺便开了一下天者的玩笑。

“哼!”天者冷哼一声,飞了花。这一下桃花花瓣同时落中两人——御不凡和枫岫。

“说出你一直说不出口的夙愿。”御不凡念完签,漠刀不由热切关注起他的答案。

不料御不凡却叹了一口气,也不去搭白弃的手,直接弃权道:“唉,既然是一直说不出口的,这次也同样说不出口。我便接受惩罚,跳舞总行了吧。”

“哦?跳扇子裸舞你也不介意?”死神终于等到一个受罚者,兴奋地笑问。

“不行!”漠刀、拂樱、天刀、啸日猋同时叫道。拂樱、天刀和啸日猋还各多说了一句。

“这里有少女在!”

“这里有女性在!”

“欢欢还在!”

“死仔!吾答应过他们,今日绝不允许你污秽!”白弃发话道,“既然御不凡愿意受罚跳舞,那就等我们玩得差不多了,再跳不迟。”说完,他看向抽了签一直没说话的枫岫。

“说出你经历过的最狼狈的惨事。”枫岫念着自己的签,将手搭在白弃手上,迟疑道,“某夜披头散发只着单衣,被极道先生打出寝室。”他话未落,神棍寝的人都噗嗤一声笑了。

“你确定?吾给你一次更改的机会。”枫岫的回答竟出乎意料地被白弃否定了,顿时引得神棍寝众人的关注与好奇,尤其是拂樱,他几乎成天都和枫岫在一起,对方还有什么糗事他是不知道的。

枫岫经白弃这一提醒,猛然想起邪天灌他吃了一堆过期变质婴儿食品罐头的那一次。

“对,就是那件事,你要说出来吗?”白弃眨了眨红蓝异瞳,似笑非笑地问道。

“吾……吾也跳舞好了。”

枫岫的选择让拂樱大为失望。既然是宁肯受罚也要隐瞒的事情,倒是有价值让他慢慢挖掘。改日让枫岫酒后吐真言好了。想着,拂樱邪魅一笑。

接下来,御不凡和枫岫各自飞花,枫岫的飞花落空,御不凡的飞花落到尚风悦身上。

“你是否有过惊世骇俗的恋情?”尚风悦念完签,便扶额道,“这问题我不回答,我也跳舞好了。”

“唉~”一旁的醉饮黄龙闻言,有些失落地轻叹了一声。

“又拒答,再这样玩下去,每个人都拒答,都跳舞那就不好玩了!”死神郁闷道,“是不是惩罚太轻了?!”

“算了,玩游戏只是助兴而已。”白弃安抚他道,“既然正好是三个拿扇子的要受罚,就让他们一起跳,想来颇为壮观。”

“哦!太好了,终于有跳舞可看了!小免还想看三神棍跳大神。”小免兴奋道。

“小粉红想看神棍跳舞啊,这里神棍总共五个,你算少了这两。”死神指着天者和地者道。

“我们的神学院宿舍长小飞天是不是太没存在感了。”白弃补充道,“神棍专业学员这里一共六个!受罚的三人扇子舞跳完,神棍们也跳一组吧,机会难得。”

“对啊,那个铜柱不是图腾崇拜用的吗?拿来给神棍跳大神当背景很应景啊!”醉饮黄龙也接腔道。

其余人也都起哄说要看扇子舞和众神棍跳大神。于是,神棍们和御不凡都起身准备去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