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黑道老大要出手

 

话说漠刀陪御不凡考完对战罗喉的考试,两人正在房中嬉闹着涂药膏之时,天刀过来找漠刀。

“你考完试了吗?”天刀在院中等了好一阵,漠刀才开门出屋,他迎上去问。

“我是寻仇考试,没有期限,目前尚无进展。你呢?”

“我是夺宝考试,也没有严格的期限。啸日猋那边我问过了,和你一样,也是寻仇考试。我今日来是找你一同去看大哥,啸日猋也会去,我们想聚一聚,好好研究一下你失忆的问题。”天刀望了一眼西厢房,又问,“你那位朋友要不要一起去?”

“不去,他伤得很重。”

“自然是要去的。”

漠刀和御不凡一个在院里,一个在房中异口同声地回答,让天刀只能无奈浅笑,不便接话。

“我未必是失忆,也许你们真认错人了。”漠刀转身回屋,边走边拒绝道。

“那你要如何解释在温泉馆出现的紫色龙气?”面对漠刀近乎冷漠的态度,天刀也不着急上火,心平气和,温温柔柔地问了一句。只一句就噎得漠刀沉默不语。

“就是啊,真要是什么龙子龙孙,也没什么好别扭不肯承认的。”御不凡打开门来接腔,正好堵住要回屋的漠刀,“绝尘,你去聚个会又何妨?就算他们真认错了人,天刀不是你兄弟也是你的朋友啊,你得帮忙澄清!”

漠刀不答话,关切地看着御不凡。“好啦,别这样看着我,我会乖乖躺床养伤。你给我又涂药,又用皇者之链,我觉得自己差不多都快痊愈了。”御不凡被他看得不自在,只好转身爬回床上躺平,“绝尘,你若真想我能安心养伤,就快去快回吧。”

“嗯。”漠刀应声,转身与天刀赴会去了。

两人在神棍寝附近遇上啸日猋和玉倾欢,四人便结伴而行,来到神棍寝,一进门就望见醉饮黄龙被倒吊在树上。

天刀望见,视若无睹地转身说道:“嗯,我们来得不是时候。方才看到路边有家茶馆,十分雅致,不如先去那品茗一番再来。”

漠刀望见,也是视若无睹,转身就随天刀出去了:“荒漠狂沙走万里,孤寂天涯一人行。”

啸日猋望见,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左看看右看看,闹不明白天刀和漠刀的反应,最后只好拉着玉倾欢撒娇,顺便吃豆腐:“欢欢,看来我精神分裂才好,又得了癔症。我怎么看到大哥被人倒吊在树上……哎哟哇,大哥啊~”

“啸日猋,嘘!”玉倾欢忙捂住他的嘴,拉他出了院门,追赶天刀和漠刀去了。

“唉~”醉饮黄龙也望见了弟弟们进了院门,却连个招呼都不打地转身又走了,一阵失望叹息。

他本可以挣脱绳索下地待客的,又怕啸龙居里的尚风悦不高兴。昨夜他的确是忘情了,做得有些过分,现在只能放下身段来讨饶:“好友啊,弟弟们都来了,总要给吾留些颜面吧。”

“哼。我又没将你怎样。你自己明明能脱身,难不成还要我亲手来给你松绑?”啸龙居里传出尚风悦的冷笑声。

“你还在生气,我怎敢自行解禁。”醉饮黄龙听出他余怒未消,软声求道,“不如这次就先放过吾,下次你再对吾为所欲为?”

“哼。你是御天龙神,我没你那兽性。”尚风悦仍是无动于衷,毫无松口之意。

“好友,吾不知弟弟们来吾何事,吾这样他们见了全都不敢进寝室了。”醉饮黄龙继续告饶道。

“怕扫你颜面不进寝吗?”歇在啸龙居里几乎一整天都没露面的尚风悦终于开门出来了。他走到醉饮黄龙跟前,用扇端轻戳他道:“哼,好感人的兄弟情啊。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说着,他冷冷地斜了一眼醉饮黄龙。

“……放吾下来?”醉饮黄龙不由欣喜地问。

“不,我去帮你问问他们的来意。”尚风悦说完,憋笑着转身出了院门,去追天刀一行人。

天刀一行人并没走出多远,果真在沿路的茶馆里喝茶。啸日猋调侃两位兄长道:“喂,你们真不够兄弟,大哥有难,你们见了转身就走。”

“你想怎么救?又能怎么救?若是能救,你会不出手?”天刀笑着将话调侃了回去。

“想来想去,还是只能欢欢你去和大嫂交涉,好解救大哥。”啸日猋转头又去调戏玉倾欢。

“噗~谁是你大嫂。”玉倾欢被他逗得乐不可支,“别乱叫,当心被你大哥教训。”

“啊,说曹操曹操到。”正说着,众人便望见尚风悦朝他们走来。

“哟,都在这闲着喝茶啊。”尚风悦笑盈盈地走过来,众人便给他让座,他也不客气地落了座,继续道,“我那好朋友,你们的大哥有要事脱不开身,不便招待访客,特意让我来问一下你们此番来意为何。”

“嗯,原来大哥正忙着练功啊,看来我们没擅自打扰他,是对的。”啸日猋接过尚风悦的话头,故作正经地说道,引得众人会心一笑。

“其实也没什么要紧事,只是想聚在一起讨论一下漠刀不觉醒的问题。”天刀开门见山,直说来意。他直觉与其拉上醉饮黄龙一起冥思苦想,不得其解,不如问询一下眼前的神棍。

“哈。难得你们对此事这般上心,好友他知道了定会欣慰非常。”尚风悦抚扇笑道,“说起来,你们还差一位兄弟没能确认。而那位头号嫌疑人今日刚考完试,你们三兄弟又正好聚齐。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我们今夜就去套他麻袋,将他打出龙气,就算不能让他认祖归宗,也至少将身份确定下来。”

“这……先生,大哥他赞同吗?”天刀想到前些天讨论此事时醉饮黄龙犹豫不决的态度。

“他自然是舍不得下手的,但这是唯一的方法,所以我们要先斩后奏,做完给他一个惊喜。”尚风悦胸有成竹的神色非常具有说服力。

“好啊,既然是大……”啸日猋话还没出口,玉倾欢就及时推了一下他,他立即伶俐地改口道,“……老大要我们去打人,我们去打就对了。就算打自己人,也不是问题。”

“嗯?你叫我老大?”尚风悦眯眼看向啸日猋,狐疑地问。

“你是大哥的好友,自然就是我们的老大,有什么不对吗?”啸日猋机灵地回得滴水不漏。

“哈。叫我先生就好。叫老大会让人觉得我很邪恶,很没神棍气质。”尚风悦折扇半遮脸,笑容似乎愈显阴险了。

“先生想何时进行?”天刀问。

“今夜子时,天下封刀寝外欧打刀无极。”极道拍板道,“天刀,漠刀,你们都与刀无极有旧,去一人约他出来,剩下的人在一旁做好埋伏。”

“刀无极……”听说要去打刀无极,一直沉默的漠刀吃了一惊,“他是御不凡的主席,我……”

“不想打你可以退出,但不许通风报信。”尚风悦用扇端在茶几上一下一下地轻点,开导漠刀道,“你别皱眉,我打的是刀无极,又不是御不凡。难道与御不凡相关的人,什么三姑六婆你都想要保全吗?再说,我们也只是认个人而已,又不会让他转仙山分校。”

“就当没听到吧。”天刀也拍着漠刀的肩劝道。

于是计划就此定下。漠刀不参与,早早回寝去陪御不凡。其余人继续在茶馆里喝茶聊天,闲坐好一阵才散去,养精蓄锐,等待今夜子时的行动。

 

另一边,天蚩极业考完试回寝,一身是伤,爱祸女戎忙给他运功疗伤。“怎么你跑去器械系撒野出气,反弄了一身伤回来?”女戎给他治疗完,不解地问。

“今日邪灵打探出打造方天奇迹毁我妖世浮屠的学员,我便杀了过去,但器械系那个寝室里没其他人,只有一个外系的女人在。后来天刀赶来考试,我正要拿他出这口恶气,谁知打斗中,打落了庭院树上一巨果,落地就化成一股伟力,势头强劲,一下子就将我撞伤成这样。”

天蚩正窝火地说着,忽而轰隆一阵巨响,似乎整个校园都地动山摇了一会。

佛业双身在禅室里面面相觑,就听见禅室外灭度三宗来报:“启禀双座,妖世浮屠被来历不明的力量再度重创!”

“什么?!”佛业双身一惊,异口同声道,“还不快去追查!”

骤闻噩耗,天蚩气恼地一捶身前案几,女戎则是拨了拨刘海,低头沉思。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