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挂科挂得情深意切

 

 

一连数日,武斗系两大联考——对战天都罗喉与对战妖世浮屠佛业双身正在如火如荼地持续进行中。天下封刀再次联合各路顶尖刀者围攻罗喉。少独行、漠刀也到场助阵。众人利用君曼睩转移罗喉注意力,偷袭成功。

眼看罗喉就要挂科,黄泉及时赶到,背了罗喉逃离,躲入一处山洞。

“校园里的山洞真不是一般的多啊。”罗喉倚在石壁上喘息,伤口处鲜血直流,“简直多得随心所欲,想要就有。”

“不要浪费力气讲废话!”黄泉一脸不悦地瞪着他道,“你这样挂科,看着真叫人憋气。君曼睩是器械系的,这也不是她的考试,刚好路过而已,你分那心做什么?”

“因为吾须照拂好结义兄弟的后人,不容有失。”罗喉伤得不轻,说话颇为吃力。黄泉立在一旁,阴晴不定地看着他。他悠悠看了黄泉一眼,好整以暇道:“嗯,你可以动手了。”

“你的废话讲完了吗?”黄泉却也不急,像在把玩到手的猎物,斯条慢理地问,“我的目的你早就知道了?”

“将危机留在身边,也是一种挑战,不是吗?”罗喉睥睨一笑,一如既往的从容沉稳,给人难以言喻的压迫感,毫无困兽穷途的落魄与凶戾。

“让你挂科挂得明白些,”黄泉抽出银枪,冷笑道,“我真名不是黄泉,我是武斗系杀手专业的火狐夜麟。本来我的考试并不一定是刺杀你,但因为你让我大哥挂了科,所以我特意选择了刺杀你这项考试。”

“那就来吧。”罗喉傲然无惧地笑着,玩味道,“吾知晓我们的相遇,本是一场算计,你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一天。”

“是你戒心太浅。”罗喉的淡定早让黄泉在心里气得牙痒痒,他提着银枪,杀意尽现,衣袂飘飞之间,冷冽慑人。

“我该认出你是月族派学员的。”罗喉注视着黄泉,脑海里浮现出对战月族那场考试中一个飘忽鬼魅的身影来,“现在你有机会了,是我,特别留给你的机会。”

“喝!”黄泉不留情面地将银枪狠辣刺出,罗喉便闷声倒落在地,双眼一直盯着黄泉看,目光淡淡,意味深长。

“哼!”黄泉恨犹未尽地抽回银枪。这时,考试系统传音宣布结果,罗喉挂科,黄泉以及天下封刀等人通过最终考试。

收到考试结果通知后,黄泉头也不回地往寝室走去。洞穴外围困罗喉的天下封刀众人也受到了通知,三三两两散去,各回各寝,疗伤休息。

天都寝内,君曼睩正在焦急地等待着这场考试的结果,她见黄泉回来,忙迎上前问:“怎么样?考试结果如何?”

“托你路过之福,罗喉挂科了。”黄泉脚步不停下,直奔自己房间,开始手脚利索地收拾行李。

“啊?!怎么会?!”君曼睩追在他身后想问事情经过,发现他在收拾行李,又是一惊,问道,“你这是……也挂科了?”

“哈。错了,我过了。”黄泉冷笑一声,手上动作不停,一边打包,一边解释,“我其实是杀手专业学员,刺杀罗喉是我的考试内容。”

“所以,是你让武君挂科的?”君曼睩早有预料,淡定地问得一针见血,“看你怒意难消,莫非是他故意放水,自己挂科好让你通过考试?”

“嗯?女人,你一点都不惊讶啊。”黄泉突然停了手,扫了一眼君曼睩,又郁闷地扶额道,“原来你们都看出我是杀手了?”随即他又咄咄逼人地看向君曼睩,冷声道,“还有,你哪只眼睛看出我怒意难消了?”

君曼睩被他看得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才平静回道:“之前只是气氛让我有这种感觉,现在我是两只眼睛都看出来了。”

“哈。”黄泉自嘲地笑了笑,又继续收拾行装。

“武君怎知你是杀手专业我不清楚,我会知晓是因为有人告知。”君曼睩继续留在门外观望,看了一阵后,忽然劝解道,“你也伤得不轻,何必急着搬离寝室?”

“既然考试结束了,有他在的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停留。”黄泉越说心中的气恼越压不下去,不免血气上冲,不由捂住胸口忍痛。

“但是……”君曼睩见状,焦急地想要再劝,

“不用多说了!”黄泉连忙厉声打断她。

这时,有一个声音从君曼睩身后传来:“因为不想面对吾,所以要逃吗?”君曼睩转过身来,看到挂科回来的罗喉,他对她点头笑笑,示意自己并无大碍,“你先下去。”

君曼睩知趣地退开了,飞快回房放蝴蝶,继续关注罗黄两人的后续。

“哼,明日你就要转仙山分校了,我们也不用再见面,根本就不存在面不面对你的问题。”君曼睩走后,黄泉收拾行李的速度骤然放慢,本想赶在罗喉回来之前离开,现在已无此必要了。

“是吗?那吾告知你,虽然这次你让吾挂了科,吾却是不必转仙山分校的。”罗喉笑道,“因为吾使用了邪天御武的心血,所以不用去仙山分校。”

“哼,反正我的考试已过,我才不管你转不转仙山分校。”黄泉说得心不在焉,装模作样地整理着自己的行李。

“你可以试着再刺杀吾一回。”罗喉看着他郁闷的背影笑道。

“有意义吗?”黄泉的行李不多,再怎么装模作样也还是打包好了,但他仍背对着罗喉说话。

“吾不认为你能放下一切。你对吾特意留给你的机会很不甘心,不是吗?”罗喉每一句话都在挑衅黄泉身为杀手专业学员的尊严。

“无聊。我懒得奉陪了。”

方才在回寝的路上,黄泉有些心乱,反思这场旷日持久的考试,惊觉这些日子以来自己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巨细靡遗,竟都与罗喉有关,仿佛整个身心都被对方侵占了似的。

这种感觉真叫他厌烦,甚至是气恼。杀手确实需要用心研究琢磨猎物,但他从未陷得这么深,像是着了魔般的失控,满脑子都是那个男人。

“我诅咒你爱上罗喉。再会了。”烦乱间,他莫名想起玉秋风转仙山分校那天对他说的玩笑话。一旦想起,玉秋风爽朗的大笑声便在他耳畔回荡,挥之不散,经久不绝,叫他越发气恼。

“真是阴魂不散!”黄泉忍不住抚额,低骂出声。

“嗯?”罗喉听不清他骂玉秋风的话,兀自接话道,“想不到你也有如此消沉的一面。”

不是消沉,是太过全情投入,导致有些走火入魔。

黄泉不打算继续搭理罗喉,提起包袱,转身欲走。

“黄泉,留下来,继续做吾的人。你刺吾一枪得以考试过关,已欠吾一份人情。”罗喉盯着黄泉拎包袱的手,试图用各种理由挽留,生怕他此刻离开就再也劝不回来了。

“武君威武!”君曼睩在自己房内偷听得心花怒放,摸着泛红的脸,兴奋不已地低呼,“留下来继续做吾的人,这般让人面红耳赤的话,居然可以说得一本正经。”

“哈,堂堂罗喉,哲学高材生,逻辑这么差?!”黄泉被他的话激得停下了脚步,“在他人眼中,你武力卓绝,难以撼动,想要对付你,打败你,千难万难。但其实在你心中,你清楚自己并不伟大,远非无懈可击。而在吾看来,你只是虚张声势……呃……”黄泉说着说着,忽然一阵气血上冲,不得不捂胸停下话。

“你太逞强了。”罗喉赶上几步去扶他,话里透着关切。

“这种怜悯的话不该由你口中说出。”黄泉甩开他的手,快步朝外走,身形微微有些晃。

“你要去哪?武斗系宿舍一向紧缺,没有事先申请调寝,你又能搬去何处?”罗喉赶忙劝道。

“哈。狡兔三窟,你多虑了。”黄泉笑道,“再说,没有你的地方,哪里都可以去。”话未落,他已大笑着出了寝室。罗喉跟出几步,目送他的背影远去,欲言又止。

“武君,你为何不设法留住他?”黄泉走后,罗喉独自留在黄泉的房门口出神,君曼睩等了一阵才过来问。

“留不住的。他原谅不了自己的过失。”罗喉笑得富有深意。

“过失?什么过失?”君曼睩大为不解。

“身为杀手的过失。”罗喉将视线从君曼睩身上移向黄泉的房间,语带自得,“杀手太过于投入,就等于自入囹圄。”

是在说黄泉对他动了情吗?

君曼睩不去挑破,想到自己来这的任务也是时候挑明了:“如今天都派的众人不是挂了科,就是被妖世浮屠派的问天敌招收走了,天都派其实已名存实亡。武君不如转入正道阵营吧。如此也不会再有与黄泉对战的考试,而我也算完成了天下封刀交给我的使命。”

“哈,这就是派你来之人的目的吗?”罗喉淡淡一笑,“那位给你建议的幕后者真是心机深沉,想来应是神棍无疑。”

“是枫岫主人。”君曼睩也不掩饰,挑明答案,“他希望武君能成为正道阵营的一大助力。”

“嗯,再说吧。你去叫虚蛟搬过来,住进冷吹血那屋。”罗喉交代完转身回房,走出两步,又停下来悠悠感慨了一句,“以后天都派就只剩我们这一寝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