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考察之旅

 

除了第一天早上那一点小小的不愉快外,皇渊在漫荒原郡城的考察生活过得有滋有味。梦虬孙作为考察队里的主要武力护卫,每天一大早就跟随负责地质地貌的考察人员出城架设仪器做记录去了。昔苍白则护送着另一批专家学者来往于郡城的图书馆与地方高校之间,翻阅整理各种文献资料。而稣浥则由他陪护,整日在城镇中走街串巷到处采风,记录民俗民情。

“……那条魔龙在大鸟与大鱼的围攻之下,最终力竭败亡,一头撞在演图山脉上化成了石像。大鱼重伤不治,随着魔龙的尸身坠落,不久也化成了石像。”这一日,皇渊与稣浥坐在街心花园里,听一位晒波光的宝躯老人讲只在当地流传的民间传说,“而那只大鸟眼见同伴相继死亡,便不愿独活,让自己的意识消散于天海之间,化作一股力量庇护血脉子孙。”

老人讲述的故事并不如何动人,但稣浥却听得若有所思。与老人道别之后,皇渊便与他一边漫步城中,一边交流起心得来:“故事里的大鸟和大鱼,应该指的是鲲鹏一脉。与魔龙之战,难道是暗喻那段龙族消亡的历史?”

稣浥停下脚步,深看了皇渊一眼,说道:“龙族消亡的真相,你身为皇室成员,也不知情吗?”

“很多事只有鳞王才能知情。”皇渊想了想又道,“不过,我曾听皇兄提起过,真相并非一场政治阴谋,但为何要向公众隐瞒,就连他也百思不得其解。”

“喂~你们两个要不要上来喝一杯?”听到梦虬孙的喊声,两人都转头望了过去,看见他正在斜对面的酒吧二楼阳台上挥手招呼着。

这个酒吧是典型的南疆风格,直接由一副巨型海怪的骸骨改造而成,长长的脊椎骨是连通一楼与二楼的楼梯,考察队队员们喝酒的包厢位于海怪的头骨,二楼阳台则是海怪突出的下颚。此时的梦虬孙正端着一大杯啤酒,趴在一排被磨钝的牙齿上,向外探出身去。皇渊和稣浥在街对面看起来,他就像被海怪吞了一半。

稣浥见状,与皇渊相视一笑,一同进入了酒吧,爬上二楼,问道:“你们怎么大中午就在这喝酒?”

“当然是工作完成,就跑来放松啊!”梦虬孙给两人各塞了一大杯啤酒,“话说今天我们发现了一个山洞,里面刻满了上古文字。照片我已经发你了,你没收到吗?我们都很好奇写的是什么,就等着你们这些专家答疑解惑了。”

“我今天一直没空看手机。”稣浥闻言,好奇地掏出手机翻看,照片里的上古文字他正好有所涉猎,便一字一顿地念了出来,“龙都叛变了。”

考察队员们不由得面面相觑,没想到满山洞里刻的竟是这么一句话,还以为是什么法术咒语。众人在愣怔之后,全都下意识看向了梦虬孙。

梦虬孙被看得倒退一步,说道:“看到鬼!你们看我做什么?那句话里的龙说的又不是我!”

刚听完魔龙大战鲲鹏故事的稣浥与皇渊不由默契地用眼神交流起来。他们的对视被梦虬孙看在眼里,便没好气地喊道:“喂~八爪的,别只顾着跟皇渊眉来眼去,你这个历史民俗学家给个说法啊!”

“这可能与龙族消亡的历史有关。我现在无法给出结论,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个山洞非常具有考古价值,必须立即封锁保护起来,安排专家进行考察。”

 

梦虬孙等人的发现,让考察队在漫荒原郡又拖延了数日,才去往下一站波林渡郡。波林渡以海怪与稀有鱼种闻名帝国,出了郡城,就是一望无际、密密麻麻的石林,是众多鱼类的产卵地,大部分的小型海怪也爱在这种石林里造巢。因此,当地民俗活动主要就是驯化海怪与土法培育鱼苗。

“我还是不去了。”驯怪园里,稣浥望着那头圆滚滚的鲁鲁海怪,心生退意。虽说是小型海怪,但那个头也有两个他那么高。

“不亲身体验一回,就做不到深入了解。”皇渊兴致勃勃地揽着他的肩膀,推着他往前走去,“稣浥,别怕,我会护着你。”

“不,你自己去,我在旁边看着就够了。”稣浥挣扎着,转身就想逃,却被皇渊抢先抱起,飞身跳上了那头鲁鲁海怪。鲁鲁海怪立即晃动起身体,想将背上的两人甩下去。感受到脚下的剧烈摇晃,稣浥禁不住惊叫起来,“啊!放我下去!皇渊!你放手!”

“我现在可不能放手,不然你会掉下去受伤的。”皇渊语带笑意地说着,一边将稣浥搂得更紧,一边甩出缰绳套向鲁鲁海怪的头颅。这头鲁鲁海怪实在是太圆溜了,皇渊套了几次,缰绳不是没套中,就是被甩开。

“皇渊!皇渊!皇渊……”稣浥只觉得整个人被鲁鲁海怪颠簸得天旋地转,眼前的景象在剧烈晃动,看得他眼晕,只能下意识抓紧皇渊的胳膊,不住地叫唤。他从小体育就不好,与普通波臣相比,天生手脚虚软无力,所以在听到驯怪师解说海怪驯化时,他就知道自己是做不来的。

“稣浥,别怕,抱紧我。很快,我就套好了。”皇渊没料到稣浥会是这种反应,简直心花怒放。在驯怪师的悉心指导下,他又试了两次才套好了缰绳,接下来只用拉紧缰绳,与海怪消磨耐心就大功告成了。

鲁鲁海怪算是海怪中最温驯的种类,所以,在完成最艰难的套绳步骤后,皇渊便把缰绳塞在了稣浥手中,循循善诱道,“稣浥,来,拉紧缰绳。”稣浥用尽力气试了试,身下的鲁鲁海怪却丝毫不受影响,在石林里横冲直撞。

皇渊从背后抱着稣浥,双腿发力夹紧,才能在鲁鲁海怪上牢牢坐稳。他与稣浥同握缰绳,感受着对方的身体在绷紧发力,却感受不到绳上的力道,不由又心疼又爱怜地说了一句:“稣浥,你的手真的好软啊!”

稣浥听得莫名脸红心跳起来,忽而发觉贴着自己背后的身体温热异常,皇渊的气息正包围着他,那是一种清新明澈的味道,还带了一丝香甜。大概是这家伙成天吃甜食的缘故。

鲁鲁海怪在皇渊发力拉扯缰绳之后,渐渐平和了下来,开始在石林里信步游走。皇渊用眼神示意了驯怪师,没让人跟来。等稣浥回过神来时,鲁鲁海怪已经驮着两人游出了驯怪园。驯怪园外的风景与园内差不多,只是两石之间的距离没有园中那般宽敞,方便驯怪。

“稣浥,”由于鲁鲁海怪游得平稳,皇渊稍微松开了对稣浥的搂抱,正用手轻抚他的畸手,在他耳边温声细语,“你看,我们驯服了一头鲁鲁海怪。”

稣浥敏感地拍开皇渊摸他畸手的手,故作镇定地说道:“既然已经成功了,那就别玩了。我们回去吧,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完成。”

“稣浥,别给自己太多压力,我看你每晚都做噩梦,你需要好好放松一下。”皇渊接着稣浥无处可躲的机会,与他耳鬓厮磨,几乎是吻着他的耳朵轻声说道。

稣浥闻言,静默了一下,才回道:“皇渊,我一直瞒着你没说。我的确每晚都做相同的噩梦。我在黑暗中不停地走,耳边一直回荡着听不清的呢喃声。那个声音近来变得越来越大声,也越来越清晰,只是我还没能听清内容。”他说着,不由低头看了一眼畸手上戴着的银手链,“其实,在你送我这根手链之前,我甚至在清醒的时候都能听到那种呢喃声。我认为这并不是休息不够引起的幻听。”

“哦?那又是什么引起的?”

“我也不知道。毫无头绪……”稣浥转过脸来,凝视着皇渊的眼眸,对方眸中的湛蓝会让他莫名感觉心安,“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不是什么好事,而且相当的危险和恐怖。”

“稣浥,别怕,我会护着你。”皇渊觉得稣浥很少正眼看他,此刻被对方这么郑重其事地凝视,心中的爱意便汹涌澎湃起来。他不由抱紧对方,信誓旦旦道。

然而,这个誓言在不久之后就迎来了艰巨的考验。

事情要从梦虬孙去喊稣浥归队吃晚饭说起。当时稣浥和皇渊正在鱼厂里观摩土法育苗,梦虬孙便好奇地跟着旁观起当地人的操作。

土法培育鱼苗第一步是控制水流,让飘荡在水中的精子附着鱼卵完成受精,第二步是控制水温,促使鱼卵快速孵化。控制水流与水温用的不是高科技仪器,而是就地取材的古老工具。这些工具操作起来虽然简单,但土法育苗却需要丰富的操作经验,否则稍有不慎,就会导致失败,是一门相当讲究的精细活。

“看到鬼!这有什么难的?”梦虬孙听解说听得不耐烦,主动请缨道,“八爪的,我来帮你的忙,早点完事好回去吃饭。”

“就怕你是来帮倒忙的。”稣浥不以为然,觉得他比皇渊还要笨手笨脚。

“别小看我!我能做得比你还好,你敢不敢跟我赌?”梦虬孙看出稣浥的心思,不服气地叫板道,“你输了的话,今晚就要吃下一道当地的名菜。”

稣浥也没问是什么菜,就点头答应了。两人便开始了各自的土法育苗,皇渊在一旁作见证。结果出人意料,粗枝大叶的梦虬孙竟然赢了稣浥,成功培育出更多的鱼苗。原因无他,仅仅是因为龙族拥有控水的天赋血脉能力。

于是,考察队在波林渡风味饭馆吃晚餐时,梦虬孙就把一盘当地名菜放到了餐桌上。

“梦虬孙,”皇渊看着面前餐盘里不停扭动的触须,皱起眉头,难得地用严厉冷肃的口气说道,“停止你的胡闹!”

“看到鬼!”梦虬孙侧目皇渊,奇道,“我跟八爪的打赌,与你何干?!这盘生鲜怪触是八爪的赌输了要吃的,本来就不是给你的。”

“吃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生了病怎么办?稣浥作为领队,若出了事,就会影响考察队的工作进度。所以,我必须阻止你。”

“漂亮话谁不会说。你真想帮八爪的,那就把这盘东西吃下去。”梦虬孙对皇渊说完,又似笑非笑地看向稣浥。

皇渊也看向稣浥,稣浥坐在那没有任何表示,低头玩着手里的筷子,没说自己要吃,也没说不吃。同一桌的昔苍白则在用手机变换着角度拍那盘生鲜怪触,淡漠的表情看不出心思。

“行,我吃!”皇渊深吸一口气,夹起那根触须,看也不看,塞进嘴里就开始大嚼起来。稣浥、梦虬孙与昔苍白全都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吃。旁边桌的考察队队员们早就在关注这一桌的赌局了,此刻也都一窝蜂地凑过来,强势围观亲王直播生吃海怪触手。

皇渊面带英勇就义的肃穆神色,直勾勾地看着稣浥,一边嚼一边咽。只见那根不断扭动的长触须在一点一点地缩短,最后在皇渊的嘴唇上抖甩了几下,完全被吞入了口中。直到皇渊吃完,喝了一口酒压惊之后,梦虬孙才从愣怔中回过神来,紧张地问:“好吃吗?”

“鲜嫩多汁,味道甘甜,口感脆滑。如果能适应那触须在口中的动弹,倒是一道不错的爽口开胃菜。”皇渊微微一笑,用美食家的姿态给予了专业点评。

“真的?”梦虬孙半信半疑。

“我以美食家的信誉向你保证。”皇渊说完,又看向周围围观的考察队队员们,“我推荐你们每桌都点一盘,至少尝上一口,就能知道我所言非虚。”

于是,众人各回各桌,去纠结要不要来一盘生鲜怪触了。爱好美食的梦虬孙自然不肯错过,立即又点了一盘,等菜才上了,却又下不了口,便拉着昔苍白在那研究如何克服心理障碍。皇渊趁没人注意,凑近稣浥邀功道:“稣浥,我说过我会护着你的。

“噗~你刚才吃东西的样子还真是丑。”不料稣浥却噗哧一声笑了起来。他很少笑,一旦笑开来,秀丽的五官便犹如春潮回暖般明媚动人,让皇渊看得痴了。他笑过之后,便很不领情地拉过梦虬孙面前的那盘生鲜怪触,从容不迫地夹起来吃了。

其实作为历史民俗学家,稣浥游历过不少地方,主动或被动地吃过不少稀奇古怪的食物,早就没什么心理障碍了。刚才他没表态,也只是好奇皇渊会为他做到什么地步。而皇渊的表现有点超出他的预期。对方果然没有皇室那种骄奢淫逸与深沉心机,对他的追求似乎也只是出于纯然的喜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