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精忠报国爱前辈

一连两周,史精忠都在雕偶,不上网、不出门,甚至连吃饭和睡觉也在急剧减少。好像一场修炼般,吃饭睡觉洗澡上厕所之外,就只剩下雕偶。虽然作风有些像苦行僧,但他很享受这种状态。心无杂念,灵台清明。各种情绪就在刀与木之间划出细腻的弧度,相似的一张脸上便有了不同的表情。有的俏皮,有的温婉,有的甜笑,有的哀伤,还有的在撅嘴置气。

他在雕忆无心,也是在雕自己的心,心中的情绪全都在雕刻刀下被具象化,于是他心头便空荡荡的,什么也不剩,就连爱着那个人的灵魂也被分割,描画在了那一颗颗偶头上,是最真挚的祝福。愿你有个好偶主,愿你的身边都有尊黑白郎君陪着你,愿从此以后你不再只活在剧中,而是在我看不见的角落经历一场我不知道的悲欢离合……

这种放空又疯魔的状态在第三周被上门的燕驼龙打破。他诧异地看着来开门的史精忠,劈头就问:“俏如来你受什么刺激了?!”

“手感期。”他不咸不淡地解释道,将对方让进屋,便又坐回工作台前继续拿了颗头用磨砂纸慢慢打磨。

雕偶也算一门艺术,灵感来了便有如神助,一拿起雕刻刀来就有如疯魔,停都停不下来,手感非常好,于是雕偶师的灵感期被成为手感期。燕驼龙也不是第一次遇见史精忠的手感期,更是见惯了憔悴的他,但这一次的他不只是憔悴,更有点儿颓废味。

“俏如来,你瞒谁呢!你这样多久了?”燕驼龙皱着眉看了一圈客厅,总算知道这颓废味是怎么来的了。

以往史精忠手感期再怎么疯魔也会好好吃饭,毕竟雕偶是体力活,饿久了总会手抖。这一回,他不声不响地闭关,屋里的好几袋垃圾满满的,露着各种零食的包装袋,一看就知道他没正经吃过。

“今天几号了?”史精忠低着头,正全神贯注地细细磨着偶的鼻头,也不直接回话,飘飘忽忽地问了一句。他的体力已经算是到了极限,躺下闭了眼就能睡死过去,手饿得微微颤抖,除了打磨这种只需要耐心的简单工序外,已经不能再雕偶了。

“俏如来……”
“燕叔,我没事,就是很累。撑不住了,睡起来再说吧。”

他知道这种宛如禅修苦行的闭关状态一旦安安稳稳地睡了便断了。他一直在强撑,用饥饿和莫名的情绪来刺激着自己,就算睡也只是三四个小时就莫名醒来,一睁眼就只有一个念头——雕忆无心。现在,为了不让燕驼龙担心,他终于放下了手里的活,昏昏沉沉地回卧室倒头就睡。一闭眼便不省人事。

燕驼龙知道史精忠有些不对劲,看着那睡死过去的人,无奈摇摇头,估摸着明天下午他都未必能醒过来,只好先回了,顺手把垃圾带走。回到家又用Line旁敲侧击问了好些圈子里的人,确认史精忠事业上没什么困难,而且忆无心的订单数量惊人。

“奇怪,难道是压力太大了?”燕驼龙本是去找史精忠挑偶头的,顺便看看是不是能帮交头到片场,结果才发现原来史精忠闭关雕偶可能有蹊跷,百思不得其解,也只有暂时搁置。怕他情绪不稳做事有疏漏,便主动跟藏镜人打招呼。

“藏镜人,俏如来雕忆无心雕得差不多了,想给你送一尊,等你过目了,第一批公司偶的头也就能交了。”
“YOOOOO~俏如来雕偶是不是网都不上,真是心无旁骛啊。罗碧将人都拉进脸书社团,都没见他吭声问候,前辈们可都等得心寒啊~”
“女暴君?藏镜人在忙?”
“然也,又躲进镜子里了。”
“呃。那么麻烦你帮转告一声。多谢。”
“俏如来啥时结束闭关啊?”
“应该已经结束了吧。”

第二天,史精忠睡到傍晚才醒来,燕驼龙来过又走了,给他留下了便当和字条,要他开手机保持联系。他看完字条,又低头看了看关机三周的手机,一种无力感涌上心头。决定暂时忽略掉,拿便当热了热,闷闷地吃起来。

他吃着吃着瞥见桌上的同人志,突然来了兴致,跑去开电脑,登上书后扉页印的论坛——九脉峰一夜。那是一个惊雷戏迷论坛,是最大的同人文聚集地。注册时史精忠习惯性地输入俏如来,正要提交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份不同了,虽然是雕偶师,好歹也算官方身份,必须低调行事。

他想了想,就注册了个“精忠报国爱前辈”。这网名念书时他用得比较多,是弟弟史仗义给他起的,既吐槽了那正直无比的名字,又调侃了他彬彬有礼的距离感。而他喜欢这网名是因为藏着他的小心思。

论坛里的文很多,文名也五花八门,幸好标明了配对,不然史精忠几乎找不到北。言情和耽美并不分区,一锅大杂烩,从点击量来看,这里人气真旺。作为新手,他也不想到处趟雷,直接搜晴时明月的文来看。

虽然女暴君没有当面承认,但是看了这么多年的惊雷剧,要认不出她的风格那就白当了戏迷二字。文笔在中短篇文笔可以各种变化迷惑人,但在剧情设置上,总会有作者人生阅历的影子。

一个情景下,同一个作者对不同性格人物的理解和把握会体现在事态发展上。这就带有作者的个人气息,史精忠已经从那三本同人志中嗅到了女暴君的味道。他甚至觉得同人文写得比正剧还要带感。

这一搜就发现晴时明月居然在半小时前发了一篇新文《入戏太深》。配对是恨心&恨网,简介说黑白郎君最爱最在意的一男一女,三人纠葛半生,最后网中人魂飞魄散,忆无心肉身损毁,黑白郎君竭尽全力付出所有代价挽救回来的是一个忆无心魂网中人身,合二为一的爱人。最后激情的H,更是让此文一贴出,回帖疯涨。

让史精忠诧异得忘记咀嚼的,并不是此文的奇葩设定,而是明月大大在文中写了前记:此文专赠深陷暗恋中的萌萌,人家只能帮你到此了。

下面就有晴时明月的脑残粉评论问:“萌萌是谁啊,好羡慕嫉妒恨!居然能让大神专赠文。好想要~~~~”
“萌萌就是忆无心她哥。”
“啊?剧里忆无心会有哥?小道消息?”
“不是剧里的。”
“文里的?”后面晴时明月就没有再回复了。

史精忠又看了一遍前记,觉得那个人家分明是女暴君爱用的奴家自称,因为这个自称太过暴露,全惊雷迷都知道,这里给硬生生改成了人家。萌萌应该是从四锋萌主化用过来的吧。忆无心她哥就更不用解释了。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那篇文伴着凉了的便当吞下肚的。文依旧写得很让人动容,最后的缠绵也很香艳,如果不是现在情绪恹恹,或许真能让他想着赤羽起反应。现在就连那个入戏太深的文名也是扎心的讽刺。

鬼使神差地,他对着电脑屏幕愣了许久,竟然留下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评论:“怪谁入戏太深。”发完又看了看自己顶着忆无心头像,自称精忠报国爱前辈,忽然释然一笑。

算了,你们就猜去吧,火眼金睛又如何?被看出来了又如何?反正这回承认的不是史精忠,不是俏如来,心知肚明打死不承认,看谁棋高一着。他实在太需要找人倾诉了,离那个人越近,越难以自控,总有一天会走火自焚。

评论没发出几分钟,史精忠就收到晴时明月的论坛私信:“萌主,请开手机吧,憋死奴家了~”
“YOOOOOOOO~~~明月大大,你竟然给我发论坛私信,好荣幸哦~”
“你!你别一下就整得奴家高潮得无以后继。”
“大神功力高深,晚辈只怕尸骨难存。”
“你都不叫奴家前辈,奴家可是为伊消得人憔悴,这文可是赶着写出来的呢。”
他看了一眼自己“精忠报国爱前辈”的ID,没有回话。
“是不是赤羽来才肯喊前辈啊?”
女暴君又试探了好几句,见得不到回应,只好说正事。
“算了,奴家心疼你,就不逼你了,难得志同道合,一会给你弄了个文包,不只有我的文。你暗恋得苦了,可以看看同人文调剂调剂,汲取勇气。好好加油,我们看好你哟~”

我!们!史精忠看着私信窗口上的字,脑海里便浮现出温皇若有所思的笑,默苍离意味深长的注视,现在又多了个连文字都溢满风骚的女暴君。

女暴君果然很黄暴啊。史精忠连连苦笑,被刺激过头,反而轻松了,连吐槽都偏了去。他莫名心情大好起来,开了手机,Line上一堆人留言,大都是寻常问候,没什么回复必要。就连赤羽的问候,他也只扫了一眼,没有去理。

从交换了Line一来,史精忠一直小心翼翼地跟赤羽保持着这种联系,可惜,一旦习惯了,就想要更近一步,甚至连看到这种普通问候都让他烦躁,再也没有一丝雀跃欣喜感。如果突然不理不睬,那个人一定会直接来问个明白的吧。

史精忠走了半天神,决定还是不要去尝试,老老实实回了赤羽的问候。那个人的坦荡直接,自己根本招架不住,多一两次他估计就管不住萦绕在心头的话了。

脸书上他被拉进一个叫中兴百武会的私密社团,管理员是藏镜人,但是最活跃的是温皇,据说这个社团原本叫还珠楼。自从温皇发过四锋萌主的贴文后,就让藏镜人改了社团名。社团里全是惊雷公司员工,主要是雕偶师。里面大多数贴文其实基本跟惊雷无关,大家的互动以彼此调侃为主,看来是个联络江湖感情的地方。

史精忠知道人情应酬的重要性,尤其是在这种地方马虎不得,各方人士都在看着。当即他也拿捏好分寸发了几贴,问候各路前辈,撒娇抱怨一下雕偶赶单的苦楚,一下子就跟社团成员处得其乐融融。

刚松下一口气,准备把打理一下自己的日常,好好振作一番。女暴君就在Line上对他狂轰猛炸。

“萌主大人~”
“俏俏~~”
“俏如来~”
“俏如来!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奴家知道你在线。你有本事抢男人,怎么没本事应声啊,应声!应声!”
“前辈……请自重。”
“在给你弄文包呢。你喜欢什么口味的?算了,瞧你那禁欲款,绝对小清新。不过其实赤羽那样的熟男,加上日本文化的熏陶,他很适合重口味。”
“前辈,不用麻烦了。其实只是一时好奇之举罢了,偶头欠单太多,接下来是修罗期。”
“别担心,有事罗碧会给你压着。”
“前辈,抱歉,我真的要赶工了,先下。”

史精忠叹了口气,重大失误啊,不,应该是毁灭性错误,女暴君绝对不是适合倾诉的对象,即使他是她执笔的正剧以及同人文的粉丝。

另一头,女暴君一边挑着出色的恨心同人文,一边在Line上跟竞日哀嚎:“王上,萌主他傲娇不理奴家了,求临幸~”
“萌主独一无二,不准玩坏。”
“哪敢啊,奴家这不是在给萌主大献殷勤,弄个他会喜欢的文包打气嘛~王上有没有推荐啊?”
“校园架空暗恋梗。都市架空职场罗密欧与朱丽叶梗。这两种应该能够趁他病要他命。”
“原剧向的没有推荐吗?”
“原剧向看正剧啊。藏镜人不是要你拆吗?对了,文包里可以不小心放张图配文。”
“秒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