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温皇赤羽二选一

女暴君在文包里放的唯一一张图配文,史精忠很是喜欢。第一次打开就出神地凝视了许久,然后设置成了桌面。那张图画的是灯影迷离的街头,身着现代装的黑白郎君和忆无心一前一后走向尽头拐角。忆无心侧着半张脸,一脸痴迷地注视着黑白郎君潇洒的背影。

这个场景让史精忠莫名地感同身受。他忍不住去看这图所配的同人文,是晴时明月的中篇《等爱的拐角》,内容是都市架空背景,黑白郎君与忆无心分别在竞争敌对公司里任职。黑白郎君是南宫公司总裁,业界第一狂人。而忆无心所在的苗疆公司CEO是她老爸,人称罗大佬,也是业内呼风唤雨不可得罪的狠角色。

看到罗大佬出场,史精忠不由得莞尔一笑,这不就是藏镜人老大么。身份的对立,辈分的差异,使得忆无心追求黑白郎君困难重重,更何况黑白郎君这样的事业狂人,根本不将感情一事记挂在心。忆无心在老爸的威压和暗恋之人的无视间苦苦挣扎,几度脆弱得想放弃,但终究逃不出情关,最终守得云开见月明。黑白郎君终于意识到这份感情,一旦认知,他便与忆无心携手同进退,罗大佬也最终被逼得点头同意。

文看完了,史精忠跑去冲了几把脸,心中的悸动久久不能平息。女暴君果然文笔了得,她的文虐起心来真是痛得人灵魂都要丢了。故事大纲仔细想来未见新颖,但各种细节的设定和描写十分有代入感,甚至让他有种这文是专门为他量身打造的错觉。

想到这,他赶紧又点开那张图配文,心中不由咯噔一下。这才注意到图的背景,也就是两人所在的街头,原来是那么的写实,那么的熟悉。这是那天随赤羽回家路过的街头,那个拐角从全家便利店就能望见,他多少次隔窗凝望,早就烂熟于心。

这不可能是巧合,被看见了?!不,不仅仅如此,或许还被偷拍了。史精忠想起温皇偷拍的煮头照,顿时浑身冰冷。要是被赤羽看见,自己在他身后一脸爱慕的表情,恐怕一切都了然了吧。

转念又想,那天过去那么久了,却没有照片流出,或许没有自己想得那么糟糕,从全家走到拐角没多长时间,最多只是被看见,不会那么巧就被抓拍到了吧。或许女暴君不仅文采斐然,画技也很出彩呢?

说曹操曹操到。女暴君立即在Line上问了:“萌主,文包收到了吧?喜欢吗?是不是喜欢得泪流满面啊?”
“大神,那幅图配文是你画的?”自从被女暴君发现自己叫“精忠报国爱前辈”后,他再也不对这女人称前辈了。
“当然不是。王上钦点的御用画手画的。”
“王上?难道是北竞王?”
“你问这画难道想要原画?”
“原画?”
“应该说原照。”
“果然是被偷拍了吗?”
“奴家可没那么好的身手神抓拍呀~”
“那是谁?又是北竞王?”
“知道得太多当心小命不保哦~”

女暴君很快传了竞日抓拍的照片过去,看得史精忠连吸冷气,这是实实在在的把柄啊!唯一庆幸的是没有落在温皇手中,想到那尊大神消息灵通至极,过了这么多天没有动静,要不是还在暗中布局那就是北竞王有意隐瞒了。

“萌主,下个月的CWT来做奴家的看板郎吧~嗯,就COS……黑白郎君吧~”
“我从来不玩COSPLAY。”
“越是第一次越有要的价值。放心,奴家会好好疼惜你的~嗯~~”
“恕难从命。”
“抵死不从吗?那好吧,照片传温皇或者传赤羽。奴家给你个选择死法的机会。”
“大神,给您看场守摊可以,能不能不COS黑白郎君啊?”
“不COS黑白郎君,难道你想COS忆无心?深得我心啊!奴家刚才害怕刺激你,话到嘴边生生改成了黑白郎君。”
“我、不、玩、COSPLAY!”
“温、皇、赤、羽、二、选、一!”
“俏如来认输。”
“真明智啊!那明天到片场来一下,罗碧也会在,正好可以让他挑挑宝贝女儿。早点来哟~奴家可是会望眼欲穿呢~”
“那照片……”
“放心,这么好的筹码,白痴才会拱手于人。萌主别担心,么么哒~”

史精忠感到一阵恶寒,赶紧关了对话框。果然知道得太多真会小命不保。一想到女暴君说这种发嗲腻歪的话,想死的心都有了,她可是跟自己老妈一般大的长辈啊,如此为老不尊,难怪老大会受不了。

第二天史精忠忐忑不安地来到片场,让藏镜人选了中意的偶头,又去交第一批忆无心公司偶头给杏花君。进造型间时,他简直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这时候无论是赤羽、温皇还是师尊,他都不希望碰到。

还好他天运一向不差,造型间里除了杏花君只有他的徒弟修儒和一个之前没见过的女人在。“俏如来你来啦,这是我小师妹茹琳,中谷大娘你应该知道的吧。”杏花君正跟茹琳聊得投机,听到有人进来便望了过去。

“嗯,我来交第一批忆无心公司偶。”史精忠跟茹琳打了招呼,修儒便过来清点他交来的偶头,作好记录,放置到一处等待造型。他很自然地帮着修儒搬头。

茹琳看着他俩忙着,突然笑了对杏花君说:“师兄,你跟擦擦可以啊,连收的徒弟都搞情侣款。”

“喂喂喂!你又乱意淫什么!修儒还小,不要教坏小孩子!”杏花君有点像踩到尾巴似的几乎要跳起来。

“紧张什么,你自己看啊,我原以为修儒这么触目惊心的少年白算独一无二了,谁知道俏如来也年纪轻轻一头雪发,你别告诉我他是自己染的。”茹琳说完,史精忠和修儒互看一眼,也都笑了起来。

修儒还是个工读生,所以在片场里不经常能见到。据说他还是个跳级念书的天才神童,现在他大学都快毕业了,也还不够18岁,年纪小,身形也小,模样乖巧,十足招母爱泛滥的正太模样。史精忠见过他一两次,倒是没留意两人都有触目惊心的少年白。与其说没留意,不如说他每次来都把全身心都用来应对默苍离这个恐怖的师尊了,稍有余力也是在积极打探赤羽的信息。

“中谷大娘把我师尊叫擦擦?”趁着茹琳和杏花君在聊,史精忠也一边帮忙一边跟修儒聊了起来。

“是啊。因为钜子总是在玩IPad,手指在屏幕上划啊划的,看起来就像在擦屏幕。”修儒瞥了一眼杏花君,低声回答。“其实,还有个典故。”说着他又看了一眼杏花君,确认没被注意又道:“听师姑说,温皇得知师尊跟钜子的事后,只说了三个字。”

修儒说着又停住了,紧抿起嘴,肩膀抽动,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史精忠,又不时去瞟杏花君。然后再不发一语,默默做事。史精忠也瞟了一眼杏花君,冥医还在跟茹琳说着什么说得很起劲,压根没往这边望过来。在看修儒那模样,估计他一时开不了口,不然笑抽了,冥医问起不好交代。

师尊跟冥医的事能膈应到温皇的不就是他们在一起吗?史精忠独自猜了起来,那三个字必定是骂人的话,三字经还带个擦的话,“我擦咧?”

他的猜测一说出口,修儒果然就笑喷了,哈哈哈的笑声不绝于耳。“修儒你笑什么呢,快说来让师姑笑一个!”茹琳是个活泼开朗的女人,留着波波头,更显得年轻俏皮。这边一笑,没等杏花君问,她就招呼上了。

“呃,没什么,就是俏如来问起那排地包天怎么回事。”修儒很机灵地随手扯了句解释。谁知,杏花君却沉下脸走过来问史精忠:“这排偶头有问题吗?”

“呃,没什么,就是觉得这些偶头气很大,都是师尊雕的新头?”史精忠看了看修儒指的那一排偶头,以为杏花君不高兴别人指摘默苍离雕的偶,也避轻就重地应了一句。

“公司最近打算拍布偶电影,苍离和温皇、赤羽他们都在赶电影要用的偶头,上电影的偶头比上剧的偶头要求精致好几倍,这阵子压力挺大的。”杏花君说完又走开了。

史精忠则在兀自回味刚才话里的讯息。原来是要拍电影啊,怪不得这段时间不见温皇来骚扰,不过赤羽也没跟他提过雕电影用头的事情……

正琢磨着,修儒却偷偷附耳道:“其实这排地包天根本不是近期雕的,而是几个月前的头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那段时间缺头,师尊偏要压着这批头不用,还嘱咐我不能让别人看见,特别是温皇。不知道在搞什么鬼,现在才放出来做造型。”

几个月前?不就是……史精忠闻言笑了,几个月前雕的不想让温皇看见的偶头,现在又借口雕电影用头压力大来解释地包天,冥医前辈真是体贴入微啊!

他正想再好好看看那些偶头,揣摩一下那晚师尊被温皇气得有多厉害,就被茹琳抓过去量尺寸了。

“原来女暴君要我来是为了量身啊!”他有些恍然大悟,怪不得来了有一阵子了,却始终不见女暴君露面。

“她已经全权交给我负责了,最近她可是身陷修罗期,正剧剧本、电影剧本再加上下个月的CWT,直哭不能影分身呢。”茹琳比女暴君好相处许多,给他的感觉跟冥医有点像。

“俏如来,你居然真的答应女暴君去做看板郎?你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杏花君在一旁看着茹琳给他量尺寸惊讶道。

“女暴君出马马到成功,不然怎么叫天下第一鞭呢!女王大人想抽谁谁敢不中!”茹琳一边量一边记录数据,还不忘给杏花君翻个白眼:“你以为都跟你似的,让你出马去请人,结果看板郎没抓来一个,把自己人都丢了。”

“你才丢人呢!我明明是赢得……赢得……”杏花君本想脱口而出赢得美人归,却意识到这屋里还有两个后辈在,抬眼一看,果然,这俩小子正竖着耳朵听得认真,便打住了口,却又找不到适合的词继续下去。

“赢得美人归吗?唉~算了,师兄,看在你是上面的份上,我就不说啥了。”茹琳哀怨地看了一眼杏花君,又继续把剩下几个数据给量了。

“小辈在,你注意点。”听到“上面的”三个字,杏花君有点害羞,主要是修儒和俏如来都在场,要不然这会儿早理直气壮跟小师妹呛声回去了。

“我量完了,该你了。”茹琳根本不在意,把手中软尺往他那一递。杏花君也只好无语地接过来,开始量史精忠的头围。

“冥医前辈,这是干嘛?”史精忠有些不解地看着接手量他头的杏花君。

“在给你量头围。俏如来,你真好命。出个COSPLAY,不但有原版衣,还有首席造型师来给你做造型发,嗯,这下应该叫原版发,对吧,师兄。”茹琳抱着手臂在一旁看着解释道。

原版衣是给本尊做偶衣的偶衣师做给人穿的COSPLAY服装,通常一身皮毛下来,便是一尊偶的价钱,十分昂贵。史精忠虽然不玩COS,但身边的女同学不乏有爱好者,所以相关常识多少都知道一点。

那些女同学不是攒钱买原版衣,就是自己开发技能学做衣服。可惜偶衣追求华丽繁复,做给人穿特别麻烦,技术含量很高,非专业半路出家做的布袋戏COS服,板型不好,穿脱麻烦。那些细节还原控的最终不得不走追求原版衣的烧钱不归路,让史精忠深深惊叹她们月月吃咸菜馒头当减肥的壮举。

那时候很多惊雷COSPLAY社团常打他主意,可惜拉人没成功。他保守了多年的节操终于在女暴君面前被击溃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