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杏雨飞雪

片场造型间里,茹琳止不住抱怨史精忠出个COSPLAY,各种装备比惊雷官方COSPLAY社团的待遇还高,原版衣且不说了,片场道具师给做的原版道具也不说了,单就首席造型师给整的原版发,绝对前无古人可能也后无来者。

“必须大牌!这可是我们四锋萌主啊,要不是这待遇,别说女暴君了,藏镜人来都请不动。”杏花君乐呵呵地顶了回去。

“师兄,我看你根本是爱屋及乌。”茹琳也只能抓住默苍离这一个把柄来调侃自己的师兄了,她撇了撇嘴:“哼!萌主好歹是我跟女暴君的看板郎,宝贝着呢,用不着你在这里护短!萌主,衣服做好了我会通知你过来试的。师兄,你也要上心,可不能给我拖单啊~”

等茹琳走后,史精忠才探寻地问杏花君:“冥医前辈,这出COS的钱……”

“账都报到北竞王那。没你什么事。”他大手一挥笑道:“搞一套黑白郎君回去收藏也不错。反正你都晚节不保了,不用跟他们客气!”

晚节不保……史精忠有些汗颜,觉得冥医的用词有点别扭,又说不上错,只得尴尬地笑笑,看着对方忽然就想起来冥医因为去漫展出COS导致考医科大落榜的八卦,忍不住试探道:“晚节不保怎么听前辈说得很感同身受似的。”

“是啊!深有体会!”杏花君感慨万分的回道,不由回忆起往昔。只是他所回忆的,并非史精忠所以为的那段往事。

那时候,杏花君还差一年就大学毕业了,空闲时在片场里当学徒,争取一毕业就签成惊雷正式员工。要学的东西一大堆,还要周全着人际关系,最难应付的便是茹琳这个小师妹,平日里真是太宠惯她了,平日里好说话的一姑娘到他跟前就各种蛮不讲理。

这一次他真头都要炸了。“师兄,无论如何你必须给我抓个人来!衣服假发武器都是全的,就只需要个人!”茹琳根本无视他深皱的眉头,在造型间里堵着他,像蜜蜂一样在他身边绕着念念着。

“茹琳啊,我认识的人你都认识,你若是找不到人,我能上哪变个大活人给你。”杏花君自认为最大的有点就是有耐心,可惜苦口婆心这招对青梅竹马的小师妹根本不管用。

“那不一样啊,认识是认识一样的人,但是关系和感情却因人而异啊。远的不说,单就说服温皇出COSPLAY,你去说跟我去说,谁的成功率大啊?”

听茹琳说得那么理直气壮,他不由得噗的笑出声来:“我是比你跟温皇关系更好些,但是,他不是别人,他是温皇,试图说服他出的结果是自己被绕着去替他出,你信不信?”

“信!所以师兄你这次就来出吧。”其实茹琳打的小算盘,杏花君是一清二楚,等的就是她这句话。

“茹琳啊,亲爱的小师妹啊,我已经跟满天神佛发过誓了,你真要再害我一次?”他双手扶着茹琳的两肩,直视着她,用一种痛心疾首的语气叹道。自从因陪她出COS导致医科大落榜,意外改变人生轨道一来,他就知道她一直心有愧疚,所以这件事简直是用来镇压小师妹的不二法宝。

“那什么,你不是在片场里帮工吗,多少会认识不一样的人吧?”茹琳果然招架不住,闪过一丝愧色,故作轻松地拍开他的手,讪讪地扯开话题。

“大都不年轻,操偶师年轻的多,但是谁陪你玩这种女孩子家家的东西啊。”杏花君苦笑,这师妹还真是锲而不舍啊!

“那雕偶师呢?我印象中雕偶师也是年轻的居多啊。”

“别说你师兄我现在是学徒,就算是正式造型师,跟雕偶师也不是一路的,平时交偶头基本都不亲自来,我能跟谁熟啊!也就温皇了。我说你与其找我要人,去求温皇估计他能满足你。”

“他就算给我变出七八个帅哥美男来,我也不敢去求他,还是师兄你比较安全。”

“他又不能拿你怎么样,你怕什么。”杏花君好笑地看着茹琳,“你就算想找雕偶师,也得走他那路不是?”

正说着,造型间的门被推开来了,两人同时住了嘴望了过去。来人墨发绿衫,清冷的眼眸扫了一眼,最终落到屋里唯一的两个人上,一身隐隐散发的凉意,莫名就让屋里降了些温度。刚才杏花君还被茹琳闹得觉得头脑热得昏沉,这一眼望过来,竟然觉得舒爽好多。

还是清静点好,女孩子真是吵得人头痛。这样想着,他对来人璨然一笑,“默苍离,来交偶头啊?”

“嗯。”默苍离一脸淡然地走进来,将头递给迎过来的杏花君,等对方记录完,便淡淡地告辞走人,一副我轻轻地来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出尘姿态,引得杏花君好感大增地直看着背影出神。

通常要是被人看见他和茹琳单独在一个房间说话,就会被各种挤兑调侃一番,杏花君虽是早已习惯,也没觉得有什么尴尬,但总还是不喜欢,感情这种事顺其自然最好,他跟茹琳会不会走到那一步,谁都不清楚,流言蜚语多了,反而激得人有逆反心理,搞得两人很有默契地原地僵着,都没有继续深入的心思和兴致。

默苍离刚才那淡然或者说其实是视而不见的作风,深得杏花君好感。他还没感慨完,茹琳就冲了过来,抓着他的胳膊直摇,一脸激动:“这个你认识?认识快上!快!”

“啊?”没等他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推出门外,小师妹真的很激动啊,只把他推得一个趔趄,还差两步就撞上了已经出门的默苍离,这才停下了。直起身来,他才发现对方已经听得动静,转过身来正望着自己。

“有事吗?”杏花君一直就觉得默苍离的声音很好听,淡淡的清清凉凉的,在这除了冬季外都闷热湿热的地方,实在是不可多得。可惜他不太多话,其实人也不常见到。他是刚签进惊雷的雕偶师,墨锋中人。听温皇说年纪跟自己一般大,可是人长得不仅清俊,还显小。看他接人待物没什么不妥之处,大家却莫名觉得他很清高,这大概是气场问题。

“呃,有事……”杏花君咽了咽口水,看着那张表情平淡的脸,也不知道是出神还是在紧张或者应该说纠结,本该他继续说下去的话都被莫名的归零了,只有心里那铺天盖地的吐槽。

跟默苍离才说过几次话来着?有三次吗?平时见他是各种娴静啊,能拉这种人去出COS吗?他脑子被雕刻刀捅了才会答应吧!茹琳你不能是个人就要我上去抓啊!那还不如你跑去西门町看见个帅哥直接勾搭了去出COS成功率更高啊!好歹你也是个人见人爱树见花开的美人,怎么就这么没自觉呢!

杏花君不说话,默苍离也就沉默地看着他,脸上说是不出是什么表情,比起面无表情冰山扑克脸有柔和很多,他觉得就像在看一条静静流淌的溪流,每一点点小波澜都是微小而稍纵即逝,让人有点看不腻。

“呃,是想请你帮忙。不知道方不方便。”杏花君感受到了身后灼热的视线,没心情继续享受这种看起来尴尬实际上挺愉悦的对视,扶额叹道。

“可以的。”默苍离平淡而快速地回答,反而把杏花君给吓了一跳。

“呃,我还没说是什么事,你就答应啦?”
“就是再麻烦,应该也是我能解决的事情,不然你也不会来找我。”
“那个……出COSPLAY也可以吗?你知道COSPLAY吧?”

这一回,默苍离没有立即回答,定定地看着杏花君,搞得他暗暗出了一头冷汗,果然不行啊,男戏迷基本不爱玩COSPLAY,让他上台表演操偶还差不多。这人他也不熟,说不定人家这会正在想自己是不是在拿他开玩笑。

默苍离看了杏花君一会,视线又移到造型间门口,他便也随着看过去,门是虚掩着的,缝隙里黑黑一片,估计茹琳正趴在门里观望事情进展。

“出惊雷剧里的谁?”
“啊?!”杏花君惊讶地回头来看,下意识说出了角色名:“黓龙君。你出黓龙君可以吗?”
“嗯。”默苍离淡淡一笑,“出自己雕的偶,有意思。”

那突然的一笑,对杏花君来说,令他悸动的美,就像一霎间看见了满山满枝的杏花开谢。杏花一直是他最喜欢的花,虽然都是先叶而开,但却没有樱花那种惊心动魄的艳丽,只是淡淡的,有点清冷冷的,别致而醉人。

“道白非真白,言红不若红,请君红白外,别眼看天工。”

正当杏花君兀自在心中念起这首诗时,茹琳已经在默苍离答应的那一声发出后,得了信号一般冲了出来,开始对默苍离不停的说着什么。

也幸而这样,杏花君才能静静地享受完心中掠过的杏雨飞雪。他偷眼看了看正在认真听茹琳说话的默苍离,悄悄退后造型间里,强打精神继续忙活。

当他与默苍离在一起后,被温皇等人逼问到底是怎么看上的。杏花君思前想后,觉得要说第一次心动,能追忆起来的,大概都是那一场杏雨飞雪惹的祸。

温皇听完,闷闷地摇了两下羽扇,最后举起羽扇顿了一会又放下,叹了三个字,“我擦咧……”一旁的茹琳一把夺过温皇的羽扇朝杏花君砸了过去,将温皇不想太失态又很想做的事做完,也跟着学了句:“我擦咧。”

“得,怪我咯。”杏花君被扇子砸了个满脸,顺手接住下落的羽扇,塞还给温皇。“你们俩那都什么表情啊!茹琳,就算之前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怎么说都该是你有了冽风涛,甩我在前啊!温皇,你那又是什么反应,我看不懂,难不成你其实暗恋我?”

“唉呀~多年暗恋的发小被人家一笑就给勾走了。我不知道世间还有如此千娇百媚的笑容,能把直男笑弯,他默苍离莫不是狐狸精?”温皇用羽扇轻拍额头,一脸苦闷叹大气。

茹琳则是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所以师兄你根本就是弯的吧,骗了我们多年,你行啊!”

“我……茹琳,我是不是,你多少能感觉得出吧,我们之间好歹曾经……”杏花君找不到词了,他跟茹琳之间确实就差了那么一点点,亲情友情都有,可是爱情嘛,总有些似是而非说不清楚。心跳有过,心动却根本比不上对默苍离来得那么惊心动魄。

“行啦,别解释了,师兄你不尴尬,我还尴尬呢。”茹琳好不容易止住笑,对着他唱起来:“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这就是爱,糊里又糊涂。”

那首老歌充满了乡土气息,偏偏歌词淳朴却句句真理,听得杏花君和温皇都脸色难看,眉头深皱。最后温皇拂袖而去,留下一句话:“哎呀~都没救了。”

杏花君回过神来,发现史精忠正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看,他不由得摸了摸下巴,掩饰道:“曾经发过誓,不再出COSPLAY,结果三年后因为茹琳社团找不到人,还是出了一次黓龙君。所以我也曾经被逼着晚节不保过,哈哈哈哈哈~”

他没有告诉史精忠,其实他是替默苍离出的黓龙君,因为那天默苍离被藏镜人叫去有要事。温皇一直认为这是默苍离玩的脱身策略,也是勾引他的手段之一,可从藏镜人那里打听来把人叫去的原因,又找不出蛛丝马迹。温皇只说事关墨锋,确实是要事,也确实是藏镜人自发叫人去的,没谁建议;但他依旧坚持阴谋论,只是默苍离出手干净,找不到把柄。

究竟是什么事,杏花君依旧不知道,温皇不愿说,默苍离也不愿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