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大侄子

“见笑了。”箫无名温和一笑,走了过来,在空处比了个架势,是黑白郎君的经典动作。动作摆起来不难,但却不是随便一摆就能出感觉的。箫无名那举手投足本就自带宗师风采,这简单起手式,十分惊艳。

“好帅!”杏花君、茹琳和史精忠皆都异口同声喝起彩来。茹琳忙推史精忠,“快学,箫编亲自教你,你还不积极些。”

史精忠无奈,学着姿势摆了,有形无神,一脸尴尬,“能不能脱了这身衣服再学啊?”

“不行!披皮才能找对感觉。换身衣服学得再好也是白搭。”茹琳不肯放过。

好在箫无名很有耐心,走过来纠正他的姿势,并说:“首先要心无挂碍。然后凝神静气。仔细体会动作中流转的感觉。”箫无名握住史精忠的手,像操作体现木偶一般,带着他做了一遍动作。具体是什么动作,他不清楚,感觉有点像太极拳,很稳很慢。

动作做完,箫无名放了手,对他道:“记住这种感觉了吗?”然后又在他跟前慢慢比划了起来。

史精忠不是很确定自己是否知晓是哪一种感觉,但是他知道刚才对方带他做的动作很舒服,行云流水般的畅快,下意识就跟着箫无名比划了起来。几遍下来,他动作熟练起来,那种畅快感就越来越明显。

“名师出高徒啊。俏如来,要不要趁机拜师学艺啊?”看着两人演练,茹琳禁不住赞叹道。
杏花君也很赞同,“就算学出个花拳绣腿那也可以强身健体,俏如来挺适合你的。”

“还是不要给箫编添麻烦了。”史精忠停了下来,“多谢你了,箫前辈。”

“嗯,我来看看一步禅空。”箫无名也收起了架势。

等CWT到来的那天,史精忠才知道守摊的还有个忆无心。女暴君不能以晴时明月的身份出现,茹琳作为惊雷三大偶衣师,也被戏迷COSER所熟悉,同样不能随便出现在漫展上。于是晴时明月的同人本摊位上便以COS黑白郎君的他和COS忆无心的女孩为主角。

COS忆无心的女孩子叫常欣,虽不算很漂亮,但面容白净和善,性格也跟忆无心一般活泼开朗,善解人意。史精忠觉得她简直就是真人版的忆无心,对她十分有好感。两人坐在摊位前,时不时被人抓去拍照,还被要求彼此摆情侣亲昵姿势。由于心理上把常欣当成了妹妹来喜爱,他也不觉得尴尬。

买本算钱记账的事情不归看板郎和看板娘管,女暴君另请了几个大学生来打点,同时充当两位COSER的后勤助理。史精忠一问才知道,来人全都是晴时明月的脑残粉,这些活也都是自愿的。

因为必须要挨在一起,所以空闲的时候,史精忠跟常欣聊得最多,聊过了好一阵惊雷剧情后,话题转到了晴时明月身上。“黑白郎君,你跟明月大大熟吗?”因为史精忠不想让自己身份暴露,所以摊位上的小伙伴们都不知道他是俏如来,更不知道他叫史精忠,然而网名“精忠报国爱前辈”有太长,于是大家都直接叫他COS的角色名。

“嗯,估计跟你们差不多。”史精忠斟酌着回答,他知道这些都是铁杆粉丝,回答得小心翼翼,不能暴露晴时明月是女暴君,心想尽快把话题转了比较好,免得说多错多。

“你之前说你是第一次出COS,我看你应该是很不喜欢玩这个的。你对明月大大是真爱啊~”史精忠露出了古怪的神色,但常欣没能从他一半白一半黑的脸上看出异样,继续说:“我知道明月大大的秘密,看见你这样可怜,有些不忍心,想偷偷告诉你。”

“啊?”史精忠心想,难道她知道明月大大就是女暴君,这样随随便便告诉别人,一传十十传百,给惊雷公司知道了,影响很不好。虽然女暴君这样做并没有违犯公司任何一条规定,但以同人来赚钱,分占惊雷周边市场,可是很招嫌的。

“明月大大其实是男的。”见史精忠惊骇地张开嘴,欲言又止,常欣很认真地继续道:“我从明月大大发第一篇同人文时,就一直评论捧场,算起来可以说是头号粉丝。所以私下跟大大聊得比较多。有一次,大大终于忍不住透露自己的秘密,吓了我一跳。”

常欣看了看惊得无语的史精忠,笑道:“我还缠着他要了照片,很帅的大叔,你等下,我拿给你看。”说着她就起身去摊子后面找手机。

等史精忠看到手机上的照片时,已经忍不住大笑起来。照片上的人不是别人而是藏镜人。藏镜人不知道什么缘故,十分讨厌曝光,作为惊雷高层之一,所有惊雷宣传片他都拒绝上镜,因而才会有藏镜人的称呼。很神奇的是,业内人士知道藏镜人真容的没几个,也就签约雕偶师比较有机会见本尊。他平时也不怎么去片场,别人在片场碰到他也都不知道他是谁。

不得不说,女暴君玩这一招真是妙。外行人能知道藏镜人的概率约等于零,自我爆照加性别转换,难怪这么久晴时明月是女暴君没被人扒出来。知道的业内人士个个守口如瓶,谁都不会跟自己的饭碗过不去。再怎么夫妻不和,女暴君也是藏镜人的结发妻子,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

等史精忠哈哈哈哈的笑完,常欣才开口道:“你刚才的长笑再嚣张一点就很黑白郎君了。我一直想说你性格太内敛,出不来黑白郎君的狂意。”

“我也觉得。”史精忠还是笑意难收,他想着藏镜人顶着那张威严霸气的脸在电脑上码凄楚缠绵的言情小说,就忍俊不禁。

“你怎么突然笑成这样?这照片有问题吗?你认识上面的人?”史精忠正不知怎么圆场,常欣突然翻看了一下手机,抬起头来对他笑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怪不得。”

“啊?”这回轮到史精忠莫名其妙了。

“刚才明月大大Line上跟我说出黑白郎君那人是他大侄子,让我多多照顾。”常欣笑着白了他一眼:“原来明月大大是你叔啊,怪不得会被抓壮丁,怪不得你刚才笑得那么诡异,你忽悠人还真是不动声色。”

面对常欣的非难和女暴君的设定,史精忠简直有些哭笑不得。好吧,想想这关系女暴君还真捋得顺溜。女暴君是写无心的亲娘,藏镜人又把无心当掌上明珠,自己雕无心当妹妹,这可不就是叔侄关系吗,真该感谢女暴君没直接弄成父子关系。

“黑白郎君和忆无心,能拍张照吗?”话音响起时,史精忠还处在满心吐槽女暴君的微妙状态。这一天同样的礼貌问句他都听过上百回了,已经下意识地站起身,摆起已经练得娴熟的架势。心神却还是飘忽着。一旁的常欣是个让人省心的好姑娘,也起身自然地配合着他的姿势合照。

“谢了。”那个声音再度响起,史精忠蓦然惊醒,他抬眼朝面前围着拍照的人堆里望去。每次摆姿势,总能吸引一圈人拍个不停。作为媲美ACG的本土布袋戏,在CWT上拥有举足轻重的一席之地。逛漫展的人也许认不出其他动漫角色来,但绝对不会认不出惊雷角色。一半以上的摊子卖的都是惊雷同人。

像俏如来这种本身就清秀又装备无比原版的男COSER,简直是漫展宠儿,幸而他还是第一次出COS的小透明,要不然估计连上厕所的空闲都没有。也多亏晴时明月特别嘱咐着照顾好看板郎,时不时地拉进摊子深处避不见人,才没受太多关注。

那一眼望去,史精忠便看见了赤羽,顿时喧闹得耳膜生疼的展区变得寂静无声,五颜六色的人群变得黯淡哑色。只有在人群中的赤羽依旧鲜活夺目,酒红的发色似乎更红了,像史精忠无数个梦里划破痴恋不已的心房飞洒而出的血色。

不常看见他穿如此休闲的服装,史精忠难以压抑自己目光中的贪婪。黑色紧身背心牛仔裤,一副墨镜挂在胸前,轻轻将背心拉下些,若隐若现出性感的肩胛骨来,斜戴着的红色鸭舌帽下束着马尾。他的头发并不很长,那个马尾短短的一截,还是长长短短十分细碎,每一根头发都透着不羁的气息。

“赤……”史精忠看得浑身发烫,下意识地唤出声来。赤羽很快地将一根手指放在唇上来示意他。修长的手指划过优雅的弧度,最终贴在丰厚的唇上,性感得让他难以自禁。他咽了咽口水,几乎失语。

赤羽也笑眯眯地回看着他,直到围着拍照的人群散去,才走近前来,还是笑盈盈地盯着他看。目光温和,似乎有些别的意思,又似乎坦荡荡什么也没有。他一点都读不懂那眼神,究竟是欣赏还是喜欢。

赤羽,你喜欢我吗?

快要滑出唇间的话语,急智地碎成了一句轻叹般的呼唤:“前……辈……”

“妆画得不错,你画的?”远远看见有个黑白郎君和忆无心坐在一个摊子前,赤羽就觉得有些眼熟,走近一看,竟然是俏如来,虽然化了浓妆,还是半黑半白那种阴阳脸,但看他跟忆无心说话的神态,很难错认。乖萌的黑白郎君真是百年难得一见啊。赤羽对此时的史精忠非常有兴趣,细细看着他的服饰、头饰和妆容,包括他那双情绪瞬息万变的眼眸。

“呃,是老板娘负责化妆。”从看见赤羽那一刻开始,史精忠变得浑浑噩噩起来,就好像独自隔绝在水里,各种感官变得很迟钝。声音传来像隔着厚厚的水墙,缓慢沉闷。周遭人事物的存在感在急剧减弱,他的世间只剩下赤羽,他必须用全身心来应对这个人。

“老板娘?”赤羽看向两人身后的摊子,常欣见史精忠似乎遇到了熟人,便独自退回到摊子边休息去了。

“啊,是个叫恋红梅的道友,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叫她老板娘。这摊子不是她的,我们都在帮朋友看摊子。”史精忠一直觉得他现在的状态很奇妙,是一种神奇的分裂状态,他整个心神都处在隔绝的世界里,表面上却与平时一般应对无异。

没有人知道现在有三个史精忠,一个困在暗恋的世界里听着怦怦的心跳声抓狂,一个冷眼看着现实世界的进展,自我嘲笑着,一个则若无其事地跟随赤羽逛晴时明月的同人摊子。

赤羽逛摊子的时候,史精忠紧张地观察那个人每个细微的表情和小动作,见他看了看晴时明月的大名时没有什么反应,心想看来他是不知道女暴君的事,平时一定也不会看惊雷同人文,不然依照晴时明月的名气,不可能不知道。

CWT上晴时明月不只一个摊子,因为她的周边产品太多,以至于不得不按内容和角色配对来分散,他守的这个摊子以黑白郎君为主,同人文本最多的是配对就是恨心和恨网,分别摆在展位上的最前方,左右一摆开,大有分庭抗礼的阵势。

赤羽先随意翻了翻了右边恨心的同人本,又去看左边的恨网。同人本不只有晴时明月的文本,还有代售别人的画本,大多数很黄暴。

史精忠守摊无聊时,也好奇地一一翻过,真是满眼不堪入目,不过画风不错,很唯美,感觉有些熟悉,想来应该是给女暴君画插图和封面的画手出的画本。他估摸着女暴君玩这个玩的那么大,全是北竞王在背后策划支持,再发展壮大下去可真成了产业化了。

赤羽翻高H的画本时,表情也没有丝毫变化。反倒是史精忠见他兴致盎然地一本本翻过去,不自在起来,试探地问:“前辈,这些……你……”

“耽美嘛,我懂的。”赤羽抬眼笑看着史精忠,有种想要擦掉他厚厚粉底的冲动,实在是很好奇他现在脸有几分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