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约会

“前辈对这种……不排斥吗?”史精忠低下头,探问的话语越来越小声,他不敢看着对方的眼睛,哪怕是旁敲侧击,他也不能承受可能到来的打击。差点忘了赤羽也生活在日本,对耽美估计早就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只是这并不代表他不排斥,会有些讨厌。

“其实没什么感觉。”赤羽放下手中的画本,又参观其它周边,在手办柜前看了看,最后很捧场地买了一对Q版的恨心软陶。

史精忠站在他身边,一直在研究那句“其实没什么感觉”的回答。没感觉就是不排斥也不喜欢吗?赤羽有没有可能是双?不对,耽美跟现实里的还是有区别的,也许对耽美不排斥,对现实的同性恋就会觉得恶心呢?刚才应该追问一句的,现在却错过了时机,再问就会显得突兀了。

“这个跟现在的你很像。”赤羽突然对心事重重的史精忠说道。捧在他掌心的黑白郎君正坐在一块石头上,一手支着下巴,似是沉思状,又像已经昏昏睡过去似的,羽扇贴着半边脸,似乎快要流出口水来一般。Q版的三头身体型省略了很多细节,缩略成富有标志性装饰的肚兜,露出水灵灵圆滚滚的小胳膊小肥腿,十分的可爱讨喜。

“就是啊,他这个黑白郎君出得太萌了,一点都不霸气张狂。我们都觉得他应该把这个买回去摆在家里作纪念,比拍照留念更有神韵。”给赤羽包软陶的是看摊小伙伴之一的小伙子,名叫郭筝,对偶很痴迷,稀里糊涂碰上史精忠这个官方雕偶师,聊了大半天的偶,对他关于偶的认知崇拜得五体投地,两人也很快黏熟了起来。郭筝见赤羽是史精忠的朋友,就主动过来殷勤招呼。

“还有吗?我送他一对。”赤羽点点头,对郭筝的话表示赞同。

“没了,这是软陶,一模一样的没做几个。最后一个你买走了。”郭筝把装软陶的小盒子递给赤羽,赤羽却没接。

“先寄放摊子上,一会再取,方便吗?”
“没问题。”
“俏……咳,你有空吗?”没法喊平时用惯了的称谓,感觉怪怪的。赤羽尴尬地笑笑,史精忠更是心怀鬼胎,比他更不自在,见他笑了,自己也下意识跟着笑,两人对视而笑的氛围一下子就变得很微妙。

“前辈,有事吗?”片刻后,史精忠才记得要回话。
“陪我逛逛去。”
“哦。”

赤羽不知道那声哦是不是好的意思,转身往外走,史精忠也就不假思索地跟着走,就像那晚在街头邂逅一般,随着他走回家去,等自己真正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时,已经坐在对方客厅的沙发上了。

“精忠报国爱前辈,你去哪里?”常欣见史精忠突然两眼迷茫地跟着那个红发大帅哥往外走,喊了几声黑白郎君,见他不应,只好喊了这个他自我介绍时用的名字。

这一喊之下,两个人同时停了下来,赤羽看了看常欣,又似笑非笑地看向史精忠,后者有些局促地侧过头去,不敢迎接他的目光,小声解释道:“这是我的网名。”

“又正直又萌,很适合你。”赤羽说完,对常欣招呼了一声:“忆无心,借你家黑白郎君去逛一圈就还。”

“若是江湖有难,我不会阻拦的!黑白郎君,记得要平安回来!”常欣披着忆无心的皮毛,COS得比史精忠要专业很多,言谈举止都很忆无心,这时的回话更是用了惊雷剧里的原台词。

她这一声便引来周围的惊雷戏迷跟着打趣:“黑白郎君这是要去哪?网中人又约战了吗?”

两人便在欢闹笑声中没入人群,顺着人流挨个摊子慢慢逛起来。常欣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地念着:“精忠报国爱……前……辈?总觉得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噗~”

“穿成这样逛漫展很碍事,前辈,我觉得我去换了装再来陪你逛比较好。”人多拥堵本就走得慢,史精忠还时不时被人拉去拍照,他又不好拒绝,更不想把赤羽晾在一旁等他。虽然逛得越慢,能跟赤羽单独相处的时间也越长,但他紧张不安得受不了,汗流浃背得湿了里面的衣服。

赤羽也看出史精忠有些辛苦,便拉他找了家有空位的饮品店坐下休息。“前辈也喜欢逛漫展?”喝了半杯冷饮,史精忠总算是放松了一些,这才有精神跟对方争取话题掌控权。“该不会为了收集各种萌物堆家里?”

“聪明。”赤羽笑了笑,突然给他头上戴上什么东西,“这个送你,很合适。现在不准摸,不准摘。”

收回想要触碰的手,他有些委屈又无奈地问:“是不是猫耳朵?”没等回答,摇头晃脑了几下,听到几声叮铃铃的脆响,又道:“果然,还是戴铃铛的那种。趁我被抓去拍照时买的?”

“你真的太聪明了,欺负起来有点难度啊。”赤羽说着,脸上没有一丝欺负人的愧疚感,抬起手机示意,见对方不反对,就不亦乐乎地拍了好几张。

“前辈,照片求别外传。”等赤羽拍完,史精忠一脸严肃认真地说道。

“当然。你放心。”说完,赤羽放下手机,悠然地拿起咖啡杯,抿了一口。很随意的举动却看得史精忠两眼发直。

赤羽的身材很好,裸露在外的手臂修长而富有肌肉,结实紧绷的线条有着亚洲男性独特的纤美,刚中有柔,并不是西方那种肌肉男一味的张扬突兀。宽阔的肩膀,隐隐呈现倒三角的体态,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典型。

两人这会一时无话,他的注意力不由得全都集中到了这上面,看得喉头发紧,不断吮吸的已经不知是自己的唾液还是杯里的奶茶。

“你真性感……”

猝不及防的心里话说出了口,史精忠望着赤羽独自惊愕起来。对方却不以为然地低头看看自己的黑背心,对他笑道:“还好。最近都不怎么运动了。”

“忙着雕电影用的偶头吗?进度如何了?还顺利吗?”
“嗯,还行。我看过你交的一步禅空了,跟你有点像。你是不是在练手?”
“嗯。有像吗?前辈看出来了?”
“还是本尊更好看。”

本该用寻常聊天遮掩过去的尴尬,又因赤羽的一句打趣变得无以复加。史精忠不知如何应对,只好默默吸着奶茶,赤羽也慢慢喝着自己的咖啡,毫不避讳地盯着他看,像在单纯欣赏一道美丽的风景,坦然得让他有些恼怒。

这个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目光招惹了多少风流。赤羽,你真是太没有自觉了。他在心底悄悄地埋怨,却又窃窃地欣喜,只是那个人的目光愿意为他停留,流连在他的身上。

“你明天还需要出黑白郎君吗?什么时候化妆?”赤羽突然问起。
“得来三天,大概十点就要到这里,这黑白郎君的妆一化就是几小时,比雕偶上粉还辛苦。”
“明天让我试着给你画一下,可以吗?”
“嗯?!前辈你会化妆?”
“在日本学过,还给艺伎画过。不过我没不确定能画得有你现在的这么好。”
“不会的。前辈可是黑白郎君的雕偶师,没人会比你更熟练。”
“你这身应该是茹琳做的衣服,冥医做的造型发吧?扇子也是出自片场道具师之手,记得黑白郎君的羽扇应该是废苍生做的。”
“前辈眼真毒。”

史精忠在心里想,原版衣原版发原版道具,明天再加个原版妆,真是不能更原版了,中谷大娘要是知道了,估计又要说自己大牌得天下无双了。

“前辈,不要告诉别人,尤其是业内的人。”想着,他不由得又跟赤羽再三强调起来。

“放心,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赤羽拿起他摆在桌上的黑白郎君的羽扇,轻轻拍了拍他的头。“你们什么时候收摊?要等到漫展结束吗?”

“大概吧,今天才第一天,我也不是太清楚。他们说收摊后去吃烤肉吃到饱,前辈来吗?”
“不了,送你回摊子我就回去忙了。”

等晚上聚餐完,躺在床上只觉得浑身累得酸疼的时候,史精忠才猛然意识到,今天跟赤羽一起逛漫展,大概勉强可以算场单独约会了。虽然没逛多久,但明天赤羽还会来CWT,而且会过来给他化妆,然后或许还能跟他逛漫展,把今天没逛完的摊位都看一遍,没走过的展区都走一边。

“明天我会穿低调点的。”

临走的时候,赤羽对他笑了笑,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听得他登时满面通红。谢天谢地,他有浓妆掩护。难道那个人听出了自己话里秘而不宣的埋怨?

他确实怕赤羽性感显眼被人认出来,漫展上惊雷戏迷那么多,能认出赤羽的偶迷绝对有,要是被认出来,顺藤摸瓜,旁边的自己就算披着黑白郎君的皮,估计也能被扒出来。

真是个谨言慎行的家伙。赤羽有些无奈地看着铺了一床的衣服,感到有点头痛。平日里对衣着品位的注重,使得他的衣服随便一件上身都很出彩。低调的华丽有,却没有不惹眼的低调。

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为这种小事犯难。如果做不到,恐怕那家伙就会像今天一样,犹如惊弓之鸟,始终惴惴不安,让人看着有点于心不忍。萌主真是个折磨人的小妖精啊。

赤羽捧起床头柜上的Q版黑白郎君,用指腹戳戳摸摸那水嫩嫩的小胳膊小肥腿,叹息道:“该死~你说怎么搞得好像明天去约会似的。”抱怨完,他把手办摆回去,又埋头翻了好久,终于找出一件寻常白T恤来。

同样没有入眠的人还有常欣,她正在Line给晴时明月发讯息:“明月大大,精忠报国爱前辈的前辈是不是有特指啊?”
“谁知道呢,他见人就喜欢叫前辈。估计真的很爱‘前辈’这个称呼吧。怎么了?看上我大侄子了?”
“今天来了个你大侄子称为前辈的大帅哥。”
“YOOOOOOOOO~黑发还是红发?穿不穿皮草?”

正在电脑上写剧本的女暴君登时精神振奋起来,开始捧着手机八卦。她不确定会跑去CWT的人是谁,北竞王、赤羽、温皇都有可能。

“红发的,黑背心,牛仔裤,性感男神。黑白郎君在他跟前乖巧得像只猫,走哪跟哪。忆无心看得好心酸。”

“我勒个去,早知道应该搞一套网中人备着,给他前辈穿。基情妥妥的!”

女暴君直接复制转发给茹琳,并且跟她抱怨:“奴家是没办法去围观,你居然也错失良机,奴家痛心疾首啊!”

“对哦,我怎么就没想到赤羽是有可能去逛CWT的。明天去还有没有得看啊?我豁出去了,就算被认出来也要强势围观啊!”

“你以为约会是球赛啊,还有加场的。根据王上的情报,赤羽逛这边的漫展最多去一天,估计单扫本土自产的萌物周边。日系的他自己有人在日本给他买。”

“残念,太失算了!”光看字就能听得茹琳的哀嚎,女暴君满足地笑笑,反正她也看不到,乐得大家一起吃亏,她转去跟常欣聊天,又详细问了一遍细节。

“怎么,明月大大这是要开坑的节奏吗?”常欣一想到将那位红发帅哥置换成网中人,觉得这梗有点带感的。

“YOOOOOOO~不愧是人家后宫大红人,深知人家的春心。”
“可是这样用黑白郎君岂不是受了。”
“不是。文里会是网中人COS黑白郎君去应付忆无心的逛漫展约会,然后真正的黑白郎君来了,不过他是披了网中人的皮来围观的。”
“不愧是明月大大,那我就敲碗等。话说好像意淫自己的侄子不太好吧。”
“这就是长辈的特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