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化妆

因为黑白郎君的妆是最复杂的,所以史精忠被安排在最后一个。他并没有告诉化妆师恋红梅,今天会有人过来帮他化妆,只是静静地坐在角落,心不在焉地看着手机出神。当手机响起时,他立即就接通了。

“前辈!”
“我到了。上哪找你?”
“我去门口接你。”

他在接起电话的同时就霍然起身,匆匆往外跑去,捏着早就给赤羽借好的摊主入场证,冲向会场大门。他看见赤羽也正往这边走来,白T恤牛仔裤,高马尾精神地高耸着,顿时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他感觉自己跑向的是岁月回溯尽头的赤羽,那一年他还是国中生,而他在读大学。

一切有如初见。

场外的阳光很明媚,将宽敞的大门照得一片程亮,赤羽的轮廓看上去有些朦胧,好似人在梦中。一只渴望的手伸了过去,牢牢地抓住白T恤,布料在手中的质感很真实,柔软又有些粗糙。

“前辈……”

终于碰触到你了。

我追了你好久好久……

史精忠抓着赤羽的肩膀,久久注视不语。赤羽能感受到他眼中的急切与憧憬,还有更多的东西让他看不懂,只觉得那双眼眸清澈透亮,像两股清泉直灌心田。被那样的眼神注视着,让人莫名留恋。赤羽回视的眼神深沉而温柔,如回暖的风,将史精忠的脸吹拂得红潮渐显。

“前辈。”

他松开了手,垂下眼去,不知所措地尴尬着。刚才一时错眼造成的忘情,这会儿找不到半点措辞来掩饰。

“这样算低调吗?”赤羽笑着问。
“前辈怎样穿其实都很惹眼。”
“有吗?”
“这样穿像个大学生,这么多年,没什么变化呢!”不过变得更成熟更有魅力了。史精忠在心中补了一句。
“说得好像你见过一样。”
“我见过的。那年我国中,第一次见你时,你穿着暗红T恤牛仔裤。”

史精忠抬起眼来,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随即又移开了灼热的视线。这一回赤羽终于明白了之前他未曾多想的东西,其名为暧昧。

“走吧。时间不早了。早餐吃过了吗?”两人开始往展区内走去,赤羽递给他一个袋子,“快中午了,你上妆后就不方便再吃东西了,赶紧再吃一些。这家烧饼很好吃,馋起来的时候我会坐几站捷运跑去买。”

史精忠本来并不饿,听赤羽说是特意坐车去买的,便摸出一个来,尝了一大口。真的很好吃,好吃的不只是食物本身,更是此刻的心情,好吃得想哭。他默默嚼着满口的酱香滋味,双眼闪亮亮地看着赤羽。

“超吃吧。这家摊子摆在居民区深处,开车过去都不方便,如果不是这么好吃,也不会逼得人坐捷运去买。”赤羽爱怜地摸摸他的脑袋,银白的碎发摸上去软软的,好似手捧银砂,细细密密地从指尖滑落。“你也是个吃货,吃到好吃的就眼睛发亮,这回快感动得要哭出来了吧。”

“赤羽前辈……”你什么也不明白……

其实,赤羽并非一无所感,别人对他的仰慕之情,他遭遇过不少。对这种真情流露,他能够处理得很好,不动声色地化解掉尴尬的氛围,让双方都能继续融洽相处下去,而不感到别扭。不过,对于史精忠的真正情感,他却错判了,以为只是寻常的崇拜。

他看着谨小慎微的俏如来受宠若惊,竭力隐藏不安的反应,十分有趣,越发地想要对他好一点特别一些,看看什么时候能试探出底线,不知道失控的俏如来会是什么样。

“咦?黑白郎君的前辈又来啦~这回来得好早。”走到化妆间前,常欣刚化好妆,一身忆无心扮相地走出来,一眼就看见史精忠两人。

“前辈是过来帮我化妆的。”
“哇!黑白郎君的前辈会化妆!”
“称我军师就好。”

史精忠好奇地看向赤羽,他不知道常欣为什么执著地叫那一长串称谓,也不知道赤羽自称军师又是怎么来的。

“日本那边的雕偶家族是这样称呼我的。”未等发问,赤羽便很贴心地附在他耳边小声解释。热气吹得他耳垂酥痒酥痒的,只是几秒,却让他心猿意马起来,目光不由追随起赤羽的唇。真想不顾一切地扑上去亲吻。

“有军师给黑白郎君化妆那就省事多了。老板娘这会正在给雨音霜化妆,累得快抓狂了,从刚才起一直就骂骂咧咧的。”常欣让史精忠赶紧去换衣服,又给赤羽找来化妆品和空地。

化妆间是漫展举办方给COSER们配备的,空间不大,人却很多,乱糟糟的。赤羽一进去就认出了正在化妆的雨音霜,是个漂亮的姑娘。给她上妆的女人也美得光彩照人,成熟的风韵比年轻女孩子更迷人。她应该就是老板娘恋红梅了。

赤羽等史精忠换衣服的时候,饶有兴致地围观了恋红梅给雨音霜化妆。手笔不错,很好地把握了雨音霜的面部特征,估计画完雨音霜整个人就神形兼备了。这种感觉很奇怪,有点像看着自己的女儿。

史精忠穿着黑白郎君的衣服走过来时,他还在目不转睛地看着雨音霜。“因为很像,所以感觉很奇怪,对吧。”史精忠也看着不远处的雨音霜,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但又谈不上有醋意。他第一天看到常欣出的忆无心,也是这样看得出神。

坐在不远处的雨音霜和恋红梅感受到两人的目光,都转头来看,恋红梅点头算是打招呼,雨音霜笑着还朝史精忠挥了挥手。这个雨音霜是晴时明月另一个摊位的看板娘,他并不清楚COSER具体叫什么,跟着大家一起按角色名称呼对方,除了打招呼外,都没机会说上话。

“我们开始吧。”赤羽收回目光,开始给史精忠上妆。

上妆的四个小时是场甜蜜的折磨,史精忠几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下来的。赤羽的脸近在咫尺,呵呼相闻,绵长的气息带着他别有的温暖和性感。那个人的目光紧紧地贴伏在他脸上,眼波流转,密切注意着每个细节的勾勒和描画。

都说画偶跟化妆很像,他仿佛成了正在被赤羽精心雕琢描画的偶头,一手轻托着下巴,一手用眼线笔在眼皮上滑过一丝丝细微的凉意。运走的指尖偶尔轻触到脸上,便引得他连灵魂都微颤起来。

“闭眼……睁眼……闭眼……睁……”因为贴得很近,赤羽说得很轻,像极了风中隐秘的絮语。他很乖顺地执行着这单调却不乏味的执令。

因为赤羽画得专注,史精忠可以放纵他贪婪的目光,每次从黑暗中睁开眼来,他都迫不及待地去看那张让他心跳不已的脸,偷偷数着他的眉毛,目测他睫毛的长度,试图记住他唇上每个细致的纹路。

史精忠的皮肤细腻,很适合上妆。赤羽画得很舒心,抬脸的同时也下意识的摸出了对方的脸廓。这是作为雕偶师的手感,不经意间就把史精忠的面部轮廓给记住了。

“突然很想把你雕下来。”

赤羽觉得有些手痒,很想现在就拿起雕刻刀把手上的感觉给刻画出来。他几不可闻地自言自语了一句,史精忠却听得很清楚,探寻的目光如正午的烈日刺得他不能直视。他便又轻轻吐出一句来。

“你的面容,我记住了哟~”

妆还在继续画着,史精忠不能轻易动弹,就算细微的颤抖都会被赤羽察觉。天知道他用了多大的毅力来承接那句突然其来的话语。手难以自抑地伸向赤羽,紧紧拽住衣襟,就好像在拥抱那个人一般,抓得死死的,力大得手都在微微发颤。

“快坐不住了吗?很快就好。”赤羽感到衣服被史精忠越抓越紧,不得不用手轻轻拍了拍他的手,安抚一般地笑道。

那一瞬间,史精忠想要任性一回,他实在不舍得放手,就这样拉着那个人的衣襟,至少到化妆结束为止。既然那个人可以随心所欲地说着撩拨人的话,那自己为什么不能无伤大雅的任性一回呢?

赤羽并没有再说什么,放任史精忠拽着他的衣角,拽得有些衣衫不整。他没想到对方会有这么耍小性子的一面。不过倒是比那个沉稳持重的俏如来可爱多了。

“好了。”又过了许久,赤羽直起腰来,拉开些距离来端详。化妆跟给偶上粉还是不太一样的,毕竟工具不同,用起来就不怎么顺手。不过再怎么说也是画熟了的脸,并不比恋红梅画得差,而且还特意根据史精忠的平时表情做了修改,往凶里画,这一回让他无时无刻都显露出一种沉稳的霸气,隐而不发的狂傲。

“前辈辛苦了。”史精忠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抓住衣襟的手,痴痴看着赤羽,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妆最终是个什么样子。只要那个人喜欢就好。

“哟,好赞的妆!”恋红梅这会儿已经把自己这边所有需要上妆的COSER都搞定了,少了一个最麻烦的黑白郎君妆,她乐得清闲,很有兴致地过来围观赤羽化妆。“能根据人来做精准的妆容调整,你也是专业妆师?”

“不是。只是对他比较熟悉,所以能抓准妆面。”赤羽拉着史精忠,前前后后端详了好几遍,十分满意。

“你是他朋友?你明天还来给他化妆吗?”
“恐怕不行,明天有点事。”
“是哦,看来偷懒不成了。那我得赶紧把这妆容拍下来,明天照着画。”

听赤羽跟恋红梅说他明天不会来,史精忠不由得有些小失落,随即又笑自己太贪心,要求太多,一不小心又会像上次那样搞得自己情绪崩溃。再画一次妆,恐怕自己真的会吻上去了吧。刚才看得快要起反应了。

“麻烦帮拍个合照。”赤羽将自己的手机递给恋红梅。史精忠便被他拉到了身边贴着。
“好。哎~太正经了,来点基情行不行。”于是史精忠便感到自己被暧昧地搂住了肩头。
“不是吧。黑白郎君你还是这么受。”恋红梅还是不满意,一边拍一边念。
“好了,就这样吧。多谢了。”赤羽松开了他,接过手机,对他说:“回去传你。趁现在人还少,继续去逛吗?”
“好啊,这一次全逛一遍才回去守摊。”

于是两人肩并肩地逛了起来。逛漫展的人渐渐地在增多,大家简直都心照不宣似的,估摸着COSER化完妆的时间才来。逛起来还是跟第一天的情况相仿。单独相处的时间老是被要求合照的戏迷打断,想借口人流拥挤去握住那个人的手走的愿望始终没法达成。

史精忠发现赤羽似乎兴致也不是很高,每个摊位他也只是站着看上一遍就走,反倒是看见自己感兴趣的事物会跟他介绍是那个动漫里的。不过他其实也不是标准的动漫迷,只认识各种萌物非人角色。比如一部动漫里不认识主角却认得主角的宠物。

“前辈这样看动漫似乎有点买椟还珠的嫌疑啊。”史精忠终于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爱我所爱,有何不妥。”赤羽正拿着黑白郎君的羽扇在手里把玩,被人潮堵得无法前行,等得无聊时,他会翻几个眼花缭乱的扇花。

史精忠想起几次见他时他手里总是拿着折扇,昨天也见他口袋里插着把折扇,还总拿自己手上黑白郎君的羽扇来扇,想来很喜欢玩扇子,便问:“前辈是不是很喜欢扇子?”

赤羽神情有些古怪地想了想,说:“大概吧。小时候雕偶雕不好老是被长辈用扇子敲头,出师之后也拿扇子敲后辈和弟子的头,在日本生活也时常穿和服,总是插有折扇。可能习惯了。”说着,他又下意识地抛起羽扇,让扇柄立在一个手指上旋转,动作十分潇洒。

“前辈用扇子敲人会很疼吗?”
“你可以试试。”
“俏如来不会让前辈有可趁之机的。”
“哈,不要让赤羽信之介抓到小辫子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