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投喂

“明月大大,那个‘前辈’又来了!”收到常欣Line上讯息时,女暴君熬夜刚起,还揉着胀痛的头,一边在客厅里煮咖啡,一边想着剧本烦躁不安。

“什么!”看到讯息的一瞬间,她简直有了拨电话的冲动,幸好她还记得自己在粉丝心里是个沧桑的帅大叔。是不是应该跟王上申请搞个变声器?

她看了一眼紧闭的书房门,藏镜人这会不是出门就应该在里面。还是算了,一来有可能会被听见,二来万一她激动起来一口一个奴家的暴露,变声器都不顶用。

“今天黑白郎君消失了大半天,都快收摊了,那个‘前辈’才把人送回来。连老板娘都笑忆无心今天独守空闺很凄惨呢。”
“人还在吗?”
“送回来就走了。”
“怎么没留到最后一起吃晚饭?”
“不知道,反正今天黑白郎君旷工,得请我们几个看摊的小伙伴吃饭。要是他来,我会密切关注,详细汇报的。”

女暴君心想赤羽既然不单独跟俏如来吃饭,更不会跟众人一起去吃饭了。不知道进展如何,居然去了两天,应该算得上形势喜人吧。

“刚老板娘说起,今天黑白郎君的妆是那个人过来画的!天啊!好有爱!”

女暴君把那条信息看了两遍,直接拨电话给茹琳:“我们亏大了!赤羽今天又去了,还亲自给俏如来画了黑白郎君的妆。”

“我的天!!!!!!!!原版妆!”电话那头茹琳一声冲霄哀嚎,电话就断了。女暴君以为她太激动,摔了手机,笑着再拨却是占线。

与此同时,史精忠正在接听茹琳打来的电话:“俏如来!在我叫的摄影师过去之前,你敢把赤羽画的原版妆卸了,你就死定了!”
“啊?”
“现在离收摊还有一小时,估计漫展结束前摄影师能赶到,你不会等太久。”
“等等,前辈,我只答应女暴君看摊,你叫摄影师来拍照是想干嘛?说好了不能外发,不能暴露我的身份。”
“放心,我只是自己收藏,我以我师兄的人品发誓!你知不知道你这COS出得有多空前绝后吗?对了,以后喊我小师姑就好,我可不是你爱的那个前辈,受不起啊~”

史精忠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茹琳直截了当挂了电话。真要叫她小师姑吗?师尊能不能答应还是一回事。一个两个都这么消息灵通,幸好事先没有走漏风声,他能跟赤羽安安静静地相处。

茹琳给拍COSPLAY的摄影师朋友去了电话后,才给女暴君回拨过去:“早知道我今天就过去蹲守了,一定是把人品都败光了的缘故。唉~居然错过了原版妆。不管了,明天我一定过去,就算白守一天也甘愿。”

“你对COSPLAY到底有多执著啊!不就是个妆吗?你要让赤羽再给画一个也不难吧。”女暴君在电话里笑个不停:“至于明天去蹲守你还是省省吧,明天赤羽绝对不会再去的。”

“你怎么这么肯定?”
“明天所有参与电影的编剧、雕偶师、造型师包括偶衣师一起开会!你忘了?”
“哦。还真忘了,我也得去。各种内流满面啊!”

CWT通常持续两天,总在周六和周日。这一次不知什么缘故,居然增加了一天。结果适应了两天周期性,第三天的漫展显得有些疲软萧条,大家都有些恹恹的,之前对漫展的亢奋和兴致已经被消磨殆尽,要逛的都逛了,扫同人的也扫得差不多了,面基的也都见过了,再加上两日来的疲惫,打鸡血都抗不住没精神。史精忠也是,只是他不像别人是因为漫展过去了两天,而是因为今天赤羽不会来。

“你那个前辈怎么今天不来了?”常欣这时也有些无精打采地坐在一旁,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漫展逛个两天还不够吗?他其实也不算标准的动漫迷,就是喜欢萌物而已。”史精忠笑道,不经意间流露出思情荡漾。
“你也很萌啊。”
“啊?”

“你很萌的,你知不知道。”常欣忽然来了兴致,坐直身,双手撑着凳子,一脸兴奋地望着他笑。那笑容很甜,一瞬间让他想起雕忆无心本尊时,那抹随着自己手的移动而浮现的笑意。

“无心,你笑得很甜。黑白郎君一定会喜欢你的。”

“哦。”对史精忠突如其来、又说得莫名动情的话,常欣不由得脸一红,别过脸去,心说这个人真是太没有出COS的自觉了,他披着黑白郎君的皮说这种话。

然后两人就陷入了沉默,是种并不觉得尴尬的沉默,一起看着摊位前络绎不绝的人流出神。殊不知他们在别人眼中看来,黑白郎君和忆无心一起静看风景的气氛很好,彼此脸上浮动着相思的神色,正应着一句:我在你身边看着你,却还是忍不住想你。没有人不识相的上前邀请合照,留意到的惊雷戏迷们都很有默契地悄悄在不远处偷拍。

史精忠便在这种微妙的宁谧中度过了他承诺的最后一天看摊。庆幸第三天结束得早,大家也都没有兴致再聚餐,史精忠困得连眼皮都抬不起来,打算回去先睡一觉再起来吃夜宵,或者一觉就能到第二天起来吃早餐。恋红梅还是跟前两天一般负责,拉着恍惚呆滞的他细细地把妆卸干净,才拍了拍他的脸放行。

还没走到捷运站,赤羽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什么时候结束?”
“已经结束了。”史精忠接电话的同时,抬眼瞥见偏西的日头,一眼就晃得人恍惚起来,如在梦中。
“今天怎么这么早?我还在路上。”
“CWT本来只是两天的,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多加了一天,人比前两天少很多,就提早收了。”
“听你的声音,好像很累。”
“等等,前辈你刚才说还在路上,难道你正要过来?”
“嗯,本想找你吃饭的,你如果很累就算了。早点回去休息。”
“比起睡觉,我更觉得胃需要先安抚。”
“哈,那在停车场等我,半小时内一定到。”

当赤羽开到漫展停车场时,史精忠正靠在路边的电线杆上眺望着一层层红灼起来的天际。身形笔挺,看上去没有文艺小青年的忧郁范,即使是45度角仰望天空,也充满着积极向上的朝气。点缀着中国风花式条纹的灰白色卫衣,洗得有些泛白的牛仔裤,留着干练洁净的短发,一眼便知是个优等生的大男孩。

俏如来大学毕业多久了?赤羽想着心中疑问,放慢了车速,按下车窗,“喂,那边的大学生,要不要搭顺风车啊?”

史精忠转过头来,粲然一笑:“前辈,你来了。”洒满阳光的笑容,泛着温暖的蜜色,更有着蜜般的甜美,在夜尚未降临之前,就把人甜醉入梦乡。

“我们去哪?”其实史精忠真的很累,只是他无法拒绝赤羽的邀约,否则整夜都会失眠。等待的时候为了不睡过去,他不敢找地方坐下。等坐进了车,满车充斥的赤羽气息让他沉醉,下意识地蜷缩在副驾驶座上,睁不开眼来,连问话都有些口齿不清了。

“有点距离,你先睡会,到了我会叫你。”赤羽看了他好几眼,一边轻声笑着说,一边将车里的空调调了个睡着不会感冒的温度。

等史精忠再睁开眼时,已经是华灯初上了。车里很暗,车外灯光扑朔,他只看得清赤羽专注开车的轮廓,英俊的侧脸在明暗交替之间,显出刚毅沉着的美来,像心中剪影的现实投映。车不知开在哪一条路上,走走停停。

史精忠不在意车开往何方,他只希望永远都不要停下来,让他就这样,缩在角落一动不动静静看着那个人。现在的距离刚刚好,比一臂之距远那么一点点,免得他能轻而易举的失控,那一点点的距离是最好的结界,他需要积攒勇气才能打破。

红灯的时候,赤羽转头望了过来,他却看得痴迷,忘了要闭眼装睡,其实他也不想再装睡,他渴望着直视那个人的眼睛。赤羽正在开车的眼睛不像史精忠那样适应黑暗,等他确定对方睁着眼时,绿灯已经亮起,他又转而注视起前方来。

车内像之前一样寂静,没有人说话。可自从赤羽望过来之后,史精忠却觉得气氛忽然就变了,沉默不再让他感到舒适,每一秒都变得不安起来,就好像计时的漏斗被翻转过来,流沙累积着忐忑,再不说些什么就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莫名其妙地预感让他开了口:“赤羽前辈……”声音有些干哑,还带着小小的颤音。

开车的人听了不由嘴角扬起,果然是醒了,不知睁着眼在那里一动不动地迷糊多久了,他好几次强忍住开车内灯端详的冲动。“醒了?喝点水吧。”他一直注视这前方,腾出一手给对方递了瓶矿泉水。

史精忠接过,坐直身来喝了几口,润了润嗓子,看了看窗外的街景,陌生得很。“我睡了很久吗?”

“还好。饿了吗?就快到了。本来要走的高速路出事故封了,只好绕了远。”赤羽看了一眼车上的时间显示,笑道:“看来这回是要晚餐连着夜宵一起吃了。”

史精忠看了一眼时间,也笑了:“一顿打发两餐,前辈真够狠的。今天怎么突然想跑那么远的地方吃饭?我记得前辈好像说过今天有事的。”

“嗯,今天片场开会,拍电影的事。”赤羽一边说着一边将车拐出了主干道,趁着直行,意有所指地看了史精忠一眼:“我打算重刻电影女主角的偶头。”

“前辈被退头返工了?”史精忠有些惊讶,虽然听说雕电影的偶头要比剧里精美很多,但连赤羽的精雕细刻都被驳回了,那真是严苛得有点过分了。

“也不算,只是我有了更好的想法想重新雕一个。”
“算起来时间上会有些赶,前辈你手上也积了很多公司偶的单吧。”
“是啊,压力很大。幸好处在手感期,所以要好好吃一顿,回工作室赶工。”

下了车,史精忠望见他们此行的目的地,不免暗叫不好。那是一幢日式别墅样的饭店,招牌掩映在院门内的竹林间,别致淡雅。一看就知道这里用餐价格不菲,他没想到赤羽会请这么贵的地方,顿时有些进退两难。

“这家日料很地道,环境也清幽。我常常在这里吃得忘记身在何方。”赤羽料到他会对这家店望而却步,也不等他客气的话说出口,直接推着人走进去,对小步跑来引宾的和服女子用日语说了几句,便随她往里走了。

史精忠也会日语,都是为了追随赤羽打算去日本留学而准备的,日常会话能达到熟练的程度,至今也没有丢下。但在赤羽面前,他假装不懂,一言不发地跟着走。

那个和服女子提了盏灯笼,在前面走走停停地引路,带他们穿过小小的和式庭院,又换了鞋袜,沿着蜿蜒的走廊,来到一扇格子门前,拉开门里面是四人用餐的小房间,榻榻米上摆着古典的桌案和精致碗碟。

史精忠从外面看过这家店的规模,进来经过的景致虽多,却是短短几步路,可见移步换景的布局十分精巧。他估摸着这家店的隔间并不多,还隐隐担忧过两人间空间狭小,容易擦枪走火,直到见了这个宽敞的四人间不免有些诧异。等进了房间,瞥见角落摆着一对布偶,他心下才有了答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