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吻

离开梅香坞之前,史精忠记挂着万雪夜,特意询问了恋红梅,恋红梅却神色如常,让他不用担心,万雪夜的身手很好,那会既然已经脱困,这里的地形没人比她更熟,要逃脱不难。至于为什么她会跟戮世摩罗动手,估计是执行任务被发现了。

听说戮世摩罗是史精忠的亲弟,恋红梅也看着他惊讶了好一阵,才安慰式地拍着他轻叹道:“唉~不是冤家不聚头啊!”因为知道了恋红梅跟荡神灭的事,这一句让他听来,总觉得那话更像是说给她自己听的。

史精忠要了万雪夜的联系方式,想着可能可以从她那边知道些小空的事情。那家伙要是诚心躲着自己,自己绝对是找不着的。

他连夜给燕驼龙留了讯息,事情说完,却还是心乱得睡不着,对着北竞王送的特级香樟木爱不释手地摸了一会,心定了些就去雕偶,一直到眼皮沉重才爬去睡觉。

“……刀光剑影中沾一身狼烟黄沙,比肩共赏血景繁花……”迷迷糊糊中,电话铃声将他吵醒,他接起电话,口齿不清地喂了一声。

“你最近在干什么?”对面传来的声音很轻淡,只说了一句。史精忠几乎快要忘了自己在接电话,他在意识快要飘离而去时瞥了一眼来电显示,默苍离。

“师……师尊?”由于这让他有心理阴影的三个字起了作用,他惊醒了,不是很确定刚才听到的问句,犹犹豫豫地问。

“我问你最近在干什么。”声音还是很清淡,听不出丝毫情绪,但是蹿升的危机感,莫名让他觉得师尊很生气,他惨了。都怪昨晚茹琳给他说的那些传言,一旦听过就更害怕起师尊了。

“呃,就……就……雕偶啊~”吃饭不能算吧,面对这个问题,史精忠首先想到的是自己跟赤羽单独吃了饭,紧接着,猛然想起难道是昨天的事?但是昨天的事太多,师尊这会问的又是哪一件?

史精忠觉得,应付师长兴师问罪这事,一直乖巧听话的他太缺乏经验了,而且问话的还是默苍离,要是这回不是在电话里,当面见者,被他那锐利目光照射,一般人都会跪地坦白一切的吧。

“你就只是在雕偶?”雕偶没有错啊,难道他还有什么该做却一直没有做的事情?史精忠脑子运转飞快,无奈从深度睡眠中被强制叫醒,有点僵化,不过还是抓到了关键。

“难道、难道粉底又出问题了?!”他总算记得默苍离为数不多的叮嘱。可是偶粉的完善,短时间内他真没什么头绪。

“嗯,忆无心公司偶有好几尊粉了,这些天陆续接到蛮多投诉。老大本来是给你压着的,今天忽然被人翻出来说事,要是你的粉再没有起色,公司就要雪藏你,你将失去雕大咖的机会。”这消息听得史精忠浑身发冷。

“师尊,你能不能给我鬼锋的配方?”
“不能。我说过我不会教你任何东西。”

被情势所逼,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直接问出来了,果然是不行吗?史精忠正因那句话而黯然神伤,默苍离却又说:“俏如来,以你的资质,要入鬼锋当入本家。”不等他有所反应,就来一句:“这两天有空就来片场拿送来重粉的公司偶。”紧接着就挂断了。

鬼锋本家?他还记得关于鬼锋本家,人人皆可任下一任钜子。师尊这话的意思难道是有意我来做下一任钜子,接他衣钵?可是不教我任何东西又是什么个意思?!这要换成是温皇,那他百分之百确认这是在耍人玩。

电话那头,默苍离放了电话,又低头去玩IPad。一旁的杏花君把车开进停车位,解开安全扣,看他还没有下车的意思,啧了一声,伸手过来给他按开安全带,“怎么不下车?又在通关吗?”

“嗯。”
“话说刚才俏如来一定是问你要鬼锋配方对吧?”
“嗯。”
“为什么你就不给他呢,又不是独门配方,鬼锋中人谁不知道,你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想要获得鬼锋中人的认同,不能是我来给。”
“事有轻重缓急。你就不怕俏如来被雪藏?!”
“他们不敢。”

正说着,杏花君的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是茹琳,他接起来喂了一声,就一直在听对方讲话,对方讲了挺久,他听得是一惊一乍的。等挂了电话,他呆了好一会,才从震惊里恢复过来,忙去跟默苍离说:“你知道帝鬼之后黑道老大是谁吗?”

“帝尊戮世摩罗。”默苍离专注地划着IPad屏幕,心不在焉地答,顿了顿,又抢在杏花君开口前道:“本名史仗义。俏如来本名史精忠,是他大哥。”

“哎~原来你早就知道啊?!”看见默苍离一脸平静,搞得听到重大八卦的杏花君顿时很无趣。

“只要有心查一查,就能知道的事情。”

“难怪你说他们不敢雪藏俏如来。”

“不是因为戮世摩罗。”

“那为什么?”

“因为俏如来的父亲叫史艳文。”

“史艳文?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好像哪里听过,他是业内什么人?”

“不是业内人士。”默苍离顿了一下,似乎游戏通关了,他这才缓缓抬头,对杏花君淡淡一笑道:“他是议员。”

“啊!原来是他!史君子史艳文!”杏花君惊得一拍大腿,“原来俏如来是官二代!深藏不露啊!”

“他应该不喜欢别人知道。”

“对喔,这事多少人知道?”

“说了有心去查,就能查出来。我没那么神机妙算回答你的问题。不过一般也不会有人去查。史艳文从儿子小时候起就很刻意地淡化他们的背景。俏如来自己也在这方面断得很干净。随便查也是查不出来的。”

“一会说想查就能查到,一会又说随便查是查不出来的。”杏花君无奈地看着默苍离:“你又跟我装神棍。”

“好吧,答案是这事没有人知道。”默苍离笑着下车去。

“喂喂喂,我跟你不是人吗?”杏花君也下了车,追在他身后念着。

“知道的都假装不知道,该干嘛干嘛,这跟没人知道是一样的。”

“话说我似乎有点明白了为什么俏如来能养得这样谨小慎微,谦和有礼了。”

“史艳文是史艳文,俏如来是俏如来,你想多了。”

那个被议论的主角这会刚起床不久,燕驼龙也给他打了电话,但两人对戮世摩罗的事都没什么办法,只好先打听清楚那边情况,了解具体的前因后果才能有所对策。至于告不告知父母,燕驼龙也叹了口气,说他父亲要是知道了,估计会大义灭亲,还是能瞒多久瞒多久。

史精忠不由得好笑地想,要是父亲知道自己死心塌地爱上个男人,是不是也会顺手把自己抽死。唉,想父亲一世英明,却生了俩不省心的不孝子。

他又想,小空这黑道老大的身份也不是一天两天就没的,日子一长,不用他来说,父亲身边必定有人提醒,肯定瞒不住,要是自己同天出柜,会不会比较好,至少父亲不用心痛两次。想来他身体还很健壮,双重打击之下,应该不至于气到中风吧……

在去片场的路上,史精忠胡思乱想了一通,甚至还好笑安慰自己,现在受到的打击,一定是情场得意,片场失意。结果,到了片场,他就报应似的看到了赤羽在和一个女人接吻。

午后的阳光总是熏得人有种暖烘烘的醉意,连风都吹得很慵懒,撩拨不起人的一根头发来。赤羽低着头,垂下眼,长而密的睫毛遮盖住他的眼神,史精忠看不见,却深信那目光里让人难以自拔的温柔。他的脖子正被人环抱着,那是个美人,穿着紫色黑纹的小振袖,长发及腰。虽然背对着史精忠,但从那曼妙的身形,以及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气质,就能肯定这是个极其美艳的女子。

她先是将脸贴到赤羽耳边说了什么话,然后妩媚动人吻起他来,应该是亲在了嘴唇上,时间很短,似乎只是蜻蜓点水般的贴了一下唇,然后两人就分开了。过程其实很快,史精忠都没注意赤羽的手是怎么摆的,是环住了对方,还是侧扶在腰上?算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没有拒绝那个吻。他不是个随便的人。

史精忠不知道自己是抽了那根神经,好好大大门不走,突然想从偏门拐进片场。结果他就像尊布偶一样,在原地立了很久很久,久到双脚麻木,僵硬得像石头一般,稍微一动弹,就瘫坐在地。

夜幕不知何时已经降临,史精忠只感到大脑一片空白,连对周围事物的感知都好像被人用利器切掉了。他觉得这种状态很舒服,比起那一瞬间锥心的痛要舒服好多,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真好。

在他迷迷糊糊快要昏睡过去时,他听得偏门开关的动静。惊雷剧是昼夜不停赶拍的,片场几乎24小时都有人在。这会是几个操偶师换了班出来抽烟透气。很快就有眼尖的瞧见了瘫靠在墙根上的史精忠。

“哎,你在干嘛?怎么躺在这里吓人啊你!”史精忠听得见,但这会他很虚弱,眼睛半睁着,不想说话。发现他的人感觉有异,走上了查看:“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其他的人也过来看,有一个操偶师认出了他。“这个不是俏如来吗?看样子不对头,快扶进去再说。”

接着他就模模糊糊感到自己被人抬进了片场,似乎躺在了沙发上,有人给他喂了些热水,然后他就什么也记不得了。等醒来时,史精忠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里了,床边没有人守候,他苦涩一笑,又是一个人啊,但很快就发现床的另一边挨着他的枕头放着一尊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赤羽?!他倒是记得放尊偶来陪住院的我。史精忠忽然感到很虚弱,他缩在被窝里浑身颤抖。心理的脆弱使得身体更加的虚弱。他不知道现在该以什么心情去面对那个人。他真的很后悔看到了那一幕。至少他还可以自己骗自己,赤羽没有爱他,但也不会爱别人。

又有一种声音在他心里叫嚣,这只是一个吻,也许赤羽有苦衷,也许他是不得已。这都不算什么!也许那个吻根本没有亲在唇上,只是令人误会的暧昧举动而已,自己所处的角度其实什么也没有看见。

赤羽信之介,你现在有没有爱着谁?!你到底有没有可能爱上我?!

好想立即就奔到那个人面前大声质问,不过第二个问题的答案,可能连他本人也不会知道。谁会知道爱情到来的那天呢?

他浑浑噩噩地又睡了过去,没多久被人推醒了。来看他的是燕驼龙,“我怕等你睡醒就过了会客时间,不好照顾你,就先把你叫醒了,先趁热吃点东西吧,给你买了皮蛋瘦肉粥。”

他接过粥,慢慢地喝起来,像小时候一样,吃药打针喝粥,大人说什么就做什么,乖得像个傀儡。其实他不是没有过叛逆和小孩子脾气,只是因为太过聪明,知道有些事做了也是徒劳,没有意义,不然省点力气。越是听话,越能得到自由。

“小空的事你别太忧虑,你这身体底子不好,雕偶又时常熬夜,心里要是再有什么负累,就垮了。”燕驼龙心疼地看着他吃粥,叹着气道。“你这病也没什么,感冒低烧,就是因为身体弱老不见好,有点反复。我觉着更像是心病闹的,你听燕叔一句劝,水到桥头自然直,有些事就随他去吧,人算不如天算,你掌控不了,担心也无济于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