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吉光片羽

史精忠听着燕驼龙劝慰的话,不由得想笑。水到桥头自然直,有些事就随他去吧,人算不如天算,你掌控不了,担心也无济于事。这几句话好像对个失恋的人说也挺在理。燕驼龙以为他因小空忧虑成疾,竟然劝得歪打正着。

是啊,有些事就随他去吧,感情谁也掌控不来。从国中到不久之前,没有赤羽的日子他不一样过吗?

“对了,那尊黑白郎君是赤羽带过来陪你的。他来的时候你还在睡,等了很久你还没醒才走的。”史精忠听得停止了吃粥的动作,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塑料勺看,等着燕驼龙说话,生怕他一抬眼就将这些信息都打断,再也没有了似的。

“他说他这几天碰上日本那边的朋友过来玩,加上电影用的偶头,非常的忙,可能赶不上出院前再来探望。”日本那边的朋友过来玩?他想起那个女子穿的紫色黑纹的小振袖,赤羽说过他还没有女朋友,他们难道是这些天发展起来的?史精忠想着,手里捏着的勺子就变了形。

“俏如来,不喜欢也得多吃点,吃了才有力气恢复。”燕驼龙见他快要把手里的勺子拧成麻花了,赶紧伸手去抢救。

“哦,粥味道很好,我会吃完的,燕叔你继续说,赤羽还有没有说什么?”史精忠连忙回神,大口喝粥。

“他说之前答应送你的质子一直没有机会带你亲自去选。现在你病了,就先带了尊他自己最满意的黑白郎君陪着你,等你出院了再亲自去挑。默苍离和冥医、茹琳、女暴君都有来看过你,倒是没说什么,就冥医交代说无心公司偶的重粉不着急,你养好病再说,倒是按约上交给公司的偶头不能拖太久。”

“知道了。”人要是吃饱了,心情多少会跟着舒爽几分。史精忠只觉得身体没那么难受了,加上感冒药里含了些安眠的成分,他还没等到燕驼龙离开,就很快沉睡了过去。

深夜的住院部静悄悄的,除了值夜的护士医生轻轻的脚步声在走廊经过,就只有不知什么地方传出来的一两下咳嗽声。史精忠住的病房大半空着,他在最外的床位上,离病房门最近,两侧都有布帘拉着隔档。

他正睡得香甜,连梦都没有做,对外界发生之事丝毫无觉。病房门被人轻轻打开,有人走了进来,拉开一半布帘,悄悄来到他床边。本就幽暗的光线,在来人的阴影遮挡下,他被笼罩在一片更深的黑暗里。

“大哥……”

戮世摩罗凝视了史精忠半晌,才俯下身来,用很低沉的气音唤了一声。那声音一如夜色深沉,却又比风更轻。

“……我回来了……”

他低低的说着,仿佛在吟诵禁忌的咒语,一字一句都回荡着魅惑。

“……大哥,我想你……”

双唇翕动着,却不再发出丝毫声响,将心语化成静默的唇动,呼出的气息吹拂着那张睡得恬静的脸。那张与他眉目相似的脸,美得让人心醉,让人难以抗拒。他又贴近了一些,本就离得不远,这一靠近,便能感觉到肌肤上传来的温度,一直都很熟悉的温度。

戮世摩罗将自己的脸在史精忠脸上贴了一会,开始很轻很轻地吻他,唇像风一样滑过兄长的五官,每一处触碰的力道都一样均匀,不会让人因为突兀的感觉而清醒过来。

他亲得很娴熟,因为他做过无数次。从小到大,他对自己的兄长想亲就亲,想抱就抱,直到父亲觉察出这种亲昵的异常,不动声色地将他跟史精忠分开。自己变态的心思被父亲发现又如何?蛰伏多年,他终于是回来了,终于有了能反抗父亲的权势地位。他要夺回自己所爱,就连父亲也不能够阻止他!

戮世摩罗将吻长久地停在史精忠的唇上,他很想咬住那片柔软,可惜现在还不能惊动他的兄长。上一次的感觉还停留在遥远的童年,那时候他可以压着他,像小野兽一般品尝那唇间的甘美,即使如此,史精忠也从没有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他,仿佛无止境的包容滋长了他疯狂而变态的爱恋。

他伸出舌头恋恋不舍地轻舔了几下那双美味无比的唇,强压住将舌头伸进去的冲动。对于史精忠可能有的反应,他比谁都更了解,这个时候暴露自己的真情实感,这个一直就喜欢紧绷压抑自己的兄长一定会被他吓疯。

兄长的身体一向不好,刚发现自己回来了就让他忧虑得住了院。如果不是顾忌这一点,他或许早就把人绑架到国外去,好好疼爱。

戮世摩罗意犹未尽地直起身来,又久久注视着沉睡的人,他的眼睛亮亮的,像是在潜伏在黑暗里的猛兽。

临走之前,他看了看病床旁边的偶,嘴角扬了扬,兄长还是老样子,爱偶成痴。拉上布帘,他默默退出了病房,关上门。对着走廊上的一片黑暗,他声音低沉带着阴冷地说道:“你都看见了。”

“我什么也没看见。”一个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摇了摇羽扇,面对那话里带着的杀气,风轻云淡。

两个人便不再说话,沉默地往医院外走。但半路却有人停了下来。“就送你到此吧。我还得跟值班的医生联络联络感情。”戮世摩罗没什么表示,独自向外走去,医院门口有几个马仔在等着他。

留下来的人转身往回走,却没有如他所言走到值班办公室会他熟识的医生,而是转回了史精忠病房外的走廊。有一个人正靠在走廊上的窗边对着夜色喝酒,玻璃杯在明暗之间显得流光溢彩。

“他走了?没发现另有人在?”
“应该没有。你都看见了。”
“什么也没看见。”
“你那杯酒那么亮,也抖得太明显了。”
“哈。”

随后两人也都悄然离去。

等史精忠一觉醒来,他的感冒也大好了,要不是燕驼龙坚持,他就想要出院去。精神一好,手就有点痒,感觉一天不雕偶,总觉得有些事没做完,心里没着落。闲着无聊,他只能玩手机,上网找乐子。

Line上赤羽给他留了不少问候,让他看得莫名心痛。暂时不想去探究答案,他决定不闻不问一段时间,反正估计赤羽应该忙着陪佳人,不会注意这种小异常的。

他现在已经养成了一情场失意就跑去看文舒缓,在九脉峰一夜上看了几篇恨心同人文,就被那些OCC的人物描写逗得大笑不止,回了一些没营养的捧场话,再刷首页,就看见晴时明月发的一篇恨心的新文连载。

他有些诧异,女暴君应该还在剧本修罗期没空才对,她的其他几个配对的连载也都停了好多天,文迷们时不时顶上去哭喊着求更。既然是女暴君写的恨心文,他自然是要点进去看的。这一次的文设也很奇葩。

写的是黑白郎君和忆无心的前世今生,双线穿插,一条是古代前世,原剧设定,忆无心追着黑白郎君;一条是现代今生,黑白郎君苦恋忆无心。比较有噱头的是今生线的设定,忆无心转世成男孩子,跟黑白郎君的转世还是亲兄弟。因为前世刻骨铭心的爱,黑白郎君从小就对这个小弟有着谜样的痴恋。一篇文里BG、BL、女追男、兄弟恋、霸道总裁、暗恋梗等各种劲爆因素都齐全了。尤其是文中黑白郎君臆想的对男版忆无心进行SM监禁描写,看得他目瞪口呆。

不得不说,真不愧是大手,写什么样的题材都让他看得很入迷,不由得有些期待更新,很想看后续发展,甚至痒到现在就发Line问作者本人。

“大神,忙完了?”
“没完,被折腾得没完没了,无奈死活就是不高潮。”
“大神,你能不那么黄暴吗?”
“萌主这是找奴家约吗?”
“刚拜读完大神新作《吉光片羽》,求更新求后续啊~”
“YOOOOOOO~萌主还真是欲求不满啊~可惜近期奴家正跟电影、正剧战3P,招架不来。你也不知道疼惜奴家~”
“就是想问问结局,HE还是BE?”
“你最想知道前世还是今生?”
“今生吧。”
“那奴家不清楚。这文是王上丢来的文设,他最近想看兄弟禁断文,逼着我连夜赶出来的。至于是HE还是BE,要看他心情。不过就他那虐恋爱好者,这文BE准没跑。”
“既然是北竞王钦点的,看来更新速度有保证。”
“王上虐起人来心狠手辣,奴家好苦~”
“那就不打扰大神赶剧本了,祝文思泉涌。”
“泉涌个屁!一个两个没良心的!”

关了Line,史精忠又忍不住看了一遍《吉光片羽》,不由得幻想如果是像文中今生的设定那样,换成是赤羽来暗恋自己,那种滋味异常的戳他G点,兴奋、雀跃、害羞……各种奇妙的情绪随着文里描写的情境喷薄而出。这也是他对这篇文爱不释手的原因所在。

史精忠正暗爽着,突然就见默苍离从敞开着的病房门外走了进来。“师尊!”他收敛起脸上的傻笑,有点诚惶诚恐地看着默苍离,估摸着自己刚才的蠢样被师尊看见了多少。

“好些了吗?”默苍离把一带水果放在了床头柜上,开始坐在他床边拿起一个苹果削皮。

“好很多了,我觉得都可以出院了的,燕叔坚决不让,非要我至少再躺一天。”史精忠看着默苍离削苹果,想跟他客气,不让他削,又不知道能让他干什么,要是跟自己大眼瞪小眼干坐着,感觉更奇怪。总不能像平时那样他继续玩他的IPad,自己看自己的手机,这种探病场面有点诡异。

“多休息也好。”默苍离削苹果的手稳而快,果皮厚薄均匀,那动作有种说不出的美感,史精忠看着看着就看痴了,总觉得那里面有什么,悟得模模糊糊、朦朦胧胧的。

默苍离似乎也知道对方正看得入神,削完果皮也不递过去,开始在果肉上雕了起来。在苹果上下刀,跟在木头上下刀是完全不一样的,然而默苍离只是示意雕刻刀法,也没管雕出的苹果品相如何。没一会功夫,苹果上就浮出一张浅浅的人脸,有些丑陋,但确实轮廓分明。

他递把苹果递给了史精忠,后者接过,若有所思的看着苹果上的人脸。等史精忠记起这苹果是用来吃的,而且是师尊给他削的时候,他才抬眼去看默苍离,并且把苹果放在嘴里吃起来。

默苍离这会正在端详他床边的黑白郎君,听到苹果的脆响,也没回头,轻轻说了一句:“精忠报国爱前辈,你最近在干什么?”

这是默苍离第三次问他最近在干什么,这一次最令史精忠惊悚的是,他念出了自己网上用的ID。那个ID之前他多年没用,不太可能被翻出来,再说那时候用都是学生时代跟偶和惊雷无关的事情,显然不会是师尊关注点。

重新开始用“精忠报国爱前辈”,也就上过九脉峰一夜,难道他也上那看惊雷同人文?!而且居然还从回帖认出了自己?!想想自己近来看文心情好时确实回过一些帖,不过数量也很少,九脉峰一夜的水量很大,除了晴时明月的文外,其他文都挺小透明的,回帖量也少,基本没半小时就被沉到后几页。

总不可能师徒看文趣味高频同步吧?!打死他都不相信自己看的那些文师尊会有兴趣。难道说知道自己喜欢恨心,所以把所有恨心文后面的回帖都扫过一遍,然后把他给挖出来?虽然不得不承认“精忠报国爱前辈”挺好猜的,但哪种举动简直是疯狂暗恋自己才可能有。

等等,难道是晴时明月文后的回帖?自己就是为了避免被人抓到,从来不在晴时明月的文后回帖,有什么憋不住的读后感,都直接发给女暴君。女暴君应该不会随便出卖自己,对了,难道是茹琳?茹琳很有可能一不小心跟冥医说漏了嘴,然后师尊就知道了?

“怪谁入戏太深。”默苍离转过头来,看见史精忠思索的眼睛波光流转,淡淡说出了他心中猜度的答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