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阿鼻尊

吃完饭,史精忠又被拉去K歌。梅香坞场子很大,在市区繁华地段的大厦里占了相连的三层楼。第一层是夜店,第二层是K歌城,第三层是按摩洗浴中心。

听了茹琳对梅香坞的介绍,史精忠才有些明白吃饭时,为什么北竞王说女暴君去梅香坞唱比较相宜。幸好梅香坞K歌的地方看起来比较正经,在前台要房间时,看见很多学生模样的人来这里玩。他这才比较放心地跟众人进了包间。

史精忠不太喜欢这类活动,也不太会唱歌,幸好包间里的两个话筒一直被女暴君和茹琳霸占着,他只是被两位前辈逼着唱了首惊雷主题歌,就被放过了。那主题歌的填词人还是女暴君。

温皇和竞日更是没有来K歌的自觉,进了房间点了酒水,便开始坐在角落下棋围棋来,一副悠然恬静的神态,看得史精忠下巴都快掉了。女暴君和茹琳却见怪不怪,居然都不来招惹他们,在一旁视若无睹地疯着。

这诡异的情形让史精忠很想说一句像下棋干嘛不找个茶馆那种安静的去处,可惜他现在也不知道跟谁去吐槽,只好无所事事地坐在沙发上发呆,想着先意思意思,熬个半小时就借口走人。

突然,他就看见门上的小窗户有人在向里张望。这在KTV里很常见,上厕所回来经常找不到自己包厢的,就经常往门上小窗口里张望确认,服务人员也会时不时张望一下,确认顾客的情况。其实是怕客人嗨过头,擦枪走火,在包厢里面干些不文雅的事情。

然而他觉得外面张望的人感觉有些异常,几次过后,他正想开口询问,门就被推开了,先是两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杀马特在前面开道,跟着进来一个中年男子。

那中年男人长得并非满脸横肉,却有种凶煞之气,让人望而生畏。尤其他看人的眼神,微微有点吊白眼。红白相杂的毛发蓬如狮鬃,透着天然霸气。

他的两个跟班进来时,女暴君就走到点歌机器前关了音乐,顿时房间里静得吓人。温皇和北竞王不紧不慢地封好了棋盘,才抬头看那中年男人进来。“阿鼻尊,久见了。”面对温皇不冷不热的招呼,阿鼻尊只是冷哼了一声,扫了一眼包厢里的人,手一扬,两个跟班毕恭毕敬地又都出去了,把门关上的同时,还用什么东西把小窗口给遮了起来。

这阵势来得莫名其妙,史精忠有些紧张,他留意到门上小窗口被遮,走廊上的服务生都没有任何反应,心下就明白这个什么阿鼻尊应该是这里的地头蛇,看模样也是黑道混的,但自己这一行人也没做什么招惹黑道的事情,怎么就麻烦上门了呢?难道因为是北竞王?生意做大了多少会沾上黑道?

他正不动声色地坐在原地观察,阿鼻尊就用下巴比了比他,问温皇和北竞王,“这小子是谁?新的雕偶师?”

“阿鼻尊,我是他小师姑,今天带他过来找红梅姐玩呢,没想到先遇着您了,您可别吓坏我的小后辈。”没等温皇和北竞王回话,茹琳就笑嘻嘻地抢着答道,并且拉着史精忠起身往外走。“我现在歌也唱够了,你们正好要谈事情,我们就不打扰了,找红梅姐喝酒去了,回见啦~”

史精忠被茹琳拉出包厢时,房间里没人说一句话,都各怀心思地看着两人走出去。茹琳一直把他拉进电梯,才松了一口气,一边按楼层数,一边自言自语道:“吓死我了。我就说呢,温皇和北竞王哪会有那么好的兴致跟来唱K。”

“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阿鼻尊是什么人?”史精忠满腹疑问,第三个问句刚要问出,电梯门就开了,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扑面而来,让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小师姑,能不能不去夜店,换个安静的地方说话?”

“安静的地方?要不去上两层的按摩洗浴中心?一起去泡脚怎样?”
“呃,好。”
“不过在那之前,夜店还是要进去的,必须带你见个人,喝两杯。”
“是你刚才说的什么红梅姐?”
“是啊,就是恋红梅,你也认识的,就过去打个招呼,以后你来唱歌可以打折哦 。”
“原来是她,原来她是这里的老板娘!”史精忠终于知道为什么老板娘要叫老板娘了。

夜店的音乐震得人有些难受,绚丽变换的灯光也让人眼花缭乱,茹琳拉着史精忠在昏暗的场地里曲曲绕绕地终于来到一个相对没那么吵的角落,吧台边上,恋红梅正一手搂着个小帅哥的肩膀在喝酒说笑。

“红梅姐!红梅姐!老板娘!”茹琳大喊了几声,恋红梅才听到,转头来看,便起身过来招呼。

“来玩啊?哟,精忠报国爱前辈也来了,你们这是不是漫展后的庆功聚会?其他人呢?”
“不是什么庆功聚会啦,跟朋友在楼上唱K,就下来找你喝两杯。老板娘,要给我们免单哟~”
“又来凹我酒喝。精忠报国爱前辈的酒我请,你的单我给你打个折。”
“红梅姐真偏心,就爱小白脸,哼。”
“少来,你这熟客都免过几回了。人家才第一次来。”
“哈哈哈,其实今晚王爷过来,单都是他签,所以红梅姐还是留到下次再请俏如来吧。”
“俏如来?”
“精忠报国爱前辈其实是惊雷签约雕偶师啦,老板娘你一个人知道就好,别说出去。”
“俏如来这名头好啊。好念又好听。”
“来,给我开最贵的酒。”

茹琳做到吧台前,对着酒保豪迈地点单,看得史精忠有点为竞日肉痛。他跟着两人在吧台边坐下,正好坐在恋红梅先前搂着的小哥旁边。那人冷冷地扫了他一眼,默不作声地一口口喝这杯里的酒。

四周很嘈杂,茹琳和恋红梅说话需要凑得很近,喊着才能听得清楚,即使耳语也显得有点费劲,一来二去就把史精忠晾在了一旁。他对所谓的最贵的酒一点兴趣都没有,只好无聊地研究身旁的小哥。

那是个挺特别的年轻人,黑色的头发下挑染了一层银发,五官不算很出众,就是气质非常出挑,帅,很帅,这是他给人的第一眼感觉,等细看他的五官却又说不出到底那里帅。不仅帅,他还很冷,却不是那种不说话板着脸的冰山,而是一种让人静心的内敛之冷。坐在他身边,就像是坐在夜里飘雪的山洞里,对着一团篝火,一宿无话的那种宁静。

“话说雪夜今晚怎么有空过来玩啊?”史精忠正在猜测那人跟恋红梅的各种可能性关系时,茹琳终于把话头转到了他们这边。
“啧。你啊,光顾着聊天喝酒,还没给人介绍呢,这是我家小孩万雪夜,这位是俏如来。”恋红梅在两人肩头上各拍了拍一下,一脸欣赏地看着史精忠,问茹琳:“茹琳,他俩谁大?”
“当然是俏如来啦,你别看他嫩。他那水灵劲,很显小的!”

虽然这会成为话题中心,万雪夜却没什么表示,一口将剩下不多的酒喝完,放了杯就起身,一言不发地走人,留下有点尴尬的三个人。

“老板娘,你儿子真有个性。”最为晚辈,史精忠自然是要第一个站出来化解尴尬气氛的。他对恋红梅笑笑,说的这句恭维话却是他的真心话。

“噗~”话音未落,茹琳就喷了酒。恋红梅也苦笑起来。史精忠却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话,顿时傻傻地看着两个女人笑得很诡异。

笑了一阵,茹琳拍着恋红梅道:“算了,反正你早就接受事实了,就别乱动歪脑筋。俏如来虽然俊俏,但终究不是女孩子,不是雪夜的菜。雪夜聪明着呢,你看你刚一起意,人就气走了。”

“我家雪夜是个姑娘。不过你也没说错话,她自认为是我儿子。”恋红梅对茹琳的话不置可否,倒是很好心地把话跟史精忠挑明了。

原来如此。惊讶之余,史精忠又有些了然。她,或许跟自己一样,爱上同性吧。不过看样子她家里人算是接受了,而自己家里能不能包容得下……他不敢再想下去,平时这个问题,他连想都不敢去想。

恋红梅需要忙着去招呼熟客,应酬颇多,所以没聊两句,她就离开了。史精忠有些心事重重地喝了小半杯酒,茹琳就带他离开了夜店,上楼去泡脚。

望上的电梯在K歌城那一层停了下来,门开了,外头却没有人进,估计是在等往下的电梯。等在电梯门外的是个身形矮小的家伙,第一眼会被人认作是国中生,脸圆圆的,仿佛婴儿肥还未长开。但是很快就能发现,那人有种与外形不匹配的老成,甚至可以说是老谋深算的气质。只是匆匆几眼,给人印象就很深刻。

电梯门很快关上了,茹琳才来得及咦了一句,神情古怪地看向史精忠。“小师姑认得刚才的人?”

“是玄之玄。他旁边还站着个人,好像是个编剧。”
“玄之玄?鬼锋中九脉分家里的七当家?”
“嗯,是你七师叔。”茹琳继续神色怪异地看着史精忠:“他应该也看见你了。”
“有什么问题吗?”
“你们鬼锋之中内斗有点复杂,我听师兄和温皇偶尔提及,不是很清楚。其实今天这个场合,你不该出现的。”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唉,你被算计了。幸好有我在,阿鼻尊刚来我就把你拉出去了,也不枉你叫我一声小师姑。可惜,一不小心你还是被人看见了。惨惨惨,以后师兄要是问起,别说我在场,免得要被他骂照护不周了。”
“如果我还留着K歌包房里会怎样?”
“会看见行贿现场呗,你懂了吗?”
“怎么会跟黑道的人有牵扯?”
“唉,看来泡脚之前,还得跟你谈谈人生。”

梅香坞的按摩洗浴中心有喝茶休息的区域。茹琳挑了个角落的隐蔽位置坐了,点了壶花果茶,翘着二郎腿跟史精忠开讲。

“这个社会里,无论什么事,做大了总会碰上正经途径解决不了的麻烦。黑道之所以存在,自然有存在的道理。你以为布袋戏就只是个雕偶师、操偶师和偶衣师等手艺人的单纯世界吗?这里面水深着呢。惊雷能做这么大,牵扯的层面比你能想象到的要多得多。单是发行、宣传和销售这几样显著的大头,背后要走多少部门,打点多少关系,你光看公司里有多少员工专职处理这些就能有点概念了。没有金钱和权力的扶持,一门艺术文化是不可能在现代社会站有牢固的一席之地。这权力呢,有两种,明面上白的就是权势,暗地里黑的就是暴力。”

“所以,惊雷黑白通吃,这个好懂。只是俏如来不明白,黑道中人跟雕偶师之间……”
“你说当权者和文人墨客之间是怎么一回事?”
“小师姑那时把我拉出来,”史精忠一点就通透了,“是不让我有被介绍给那个阿鼻尊的机会!”
“真聪明。结识了就等于上了贼船,到时候人家问你要偶头,你敢不给雕?幸好这次来的是阿鼻尊,算你运气好,温皇和北竞王算差了。”
“难道这个阿鼻尊比较好说话?”

茹琳闻言大笑了一阵才道:“你看阿鼻尊像个好说话的人么?”接着她突然扯开话题:“你觉得梅香坞经营得怎样?”

史精忠一愣,老实回答说:“挺好的,规模很大。老板娘真是个厉害的人物。”

“经营手段好只是其中一个因素。刚才不是说了吗?事情做大到一定程度必然黑白通吃才能长久。这片区域开店做买卖,都得拜阿鼻尊这山头。阿鼻尊荡神灭是黑道上三巨头之一,红梅姐是他爱的女人,懂了吗?换成其他的地头蛇过来,我没办法把你摘出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