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明日黄花

看脸书上的评论,史精忠能猜出那家神唤日本料理店是个很特别的地方。本来可以当作两人小秘密的事情,竟然因为他不经意放的一张照片而暴露,真不知是自己天运太差,还是温皇眼睛太毒。

“前辈,我在脸书放的照片好像给你惹了麻烦,对不起。”其实给赤羽发Line消息时,他并没有多少真实的歉意,反而隐隐有些小欢喜。

昨夜虽然看出吃饭地点的特别,但赤羽那样不动声色,也不解释,让他忽略了这家店到底有多不寻常,只当是赤羽知道且常去的。现在意外发觉端倪,这不能不让他小小激动一阵。感觉那地方是赤羽的秘密基地,不会随便带人过去,似乎只有温皇和北竞王去过。

“没事。温皇最近大概是雕完偶又闲得发慌了,你小心点。”
“前辈,神唤到底是什么地方啊?看评论好像很难吃到的样子。”
“是挺火爆的。每日接待人数有上限,所以很难预约。那是我一个青梅竹马开的店,我去不算在每日接待人数里,可以随时过去。可惜太远了,平时没什么空闲。”
“前辈的青梅竹马啊,让人有些好奇,肯定是个厉害的人物。”
“好啊,有机会去日本玩时带你去拜访她,见识见识西剑流的女神。”
“西剑流是?”
“珠锋一脉在日本人形界从属于西剑流一派。”
“所以西剑流也是雕偶的流派,那西剑流的女神怎么改做料理了?还在异国开了分店?”
“俏如来你问得真犀利。不过我也只能告诉你,神唤只有一家,她做这些只是在等一个人。”

应该等的不是赤羽。史精忠正想回话,温皇就来骚扰了:“正好知道有家餐厅叫意犹未尽,俏如来,今晚一同尽兴去?”
“温皇前辈,很抱歉,近来还在赶单就不去了。”
“哎呀,难道只有赤羽才能约得动萌主么?”
“前辈你想太多了。”
“昨天开会一群人都在,赤羽不跟大伙一起去吃烤肉,专门带你去那么远的地方吃独食,十分有问题。知道他怎么在Line上跟我解释吗?”
“怎么解释的?”
“想知道?那今晚意犹未尽,一同尽兴。”
“今天真的有事。”
“那明天?”
“明天也不确定。”
“那就后天,后天不行就大后天,还是说萌主铁了心就不跟温皇吃一餐饭?”
“怎敢!算了,既然前辈那么坚持,就今晚吧。”
“晚上七点左右,车到附近,给你打电话。”

完了,赤羽才刚警告完没多久,他就被温皇逼上了贼船。史精忠一边自我反省着,一边把午餐解决了,然后在家潜心雕偶,直到电话铃声将他拉回现实中来。等按照温皇电话里的指示,他走出居民区就望见竞日那不能更招摇的豪车停在那里。

“快上来啊!”车窗落下,茹琳朝有些目瞪口呆的史精忠招手喊道。等他上了车,发现车里坐了不少人。除了茹琳,还有北竞王、温皇、女暴君。

“这是怎么回事?”他有些诧异地望向温皇。
“吃饭啊,不是跟你说好了的。”
“这么多人……”早知道还有其他人一起吃,他真是白紧张了一下午。
“唉~发现不是跟我单独吃饭,你就那么失望?”温皇坏坏一笑。“要不再约个下次,就你我两人?”

温皇绝对是故意的!史精忠别过脸去,打算今晚一定要彻彻底底无视这个人,他跑去跟感觉最无害的茹琳搭话:“小师姑,今晚聚餐冥医前辈也来吗?”

“不是聚餐哦,是北竞王做东请吃饭,请K歌!”茹琳有些奇怪地反问:“怎么温皇没跟你说?昨天北竞王他们开会,所以把例行的漫展后犒劳改到了今晚。”原来温皇打电话约人留了这么多后手,史精忠根本没有拒绝的可能,他对此越发有些无语。

“俏如来这三天来辛苦了,你将如此宝贵的第一次都给小王,那小王不能没有一点表示。”竞日说着,手拿酒杯比了个方向道:“特级香樟木,希望能博得萌主欢心。等送你回来时,让人给你扛上楼去。”

“多谢北竞王。”史精忠看向竞日指的方向,原来车里竟然还堆了一捆木料,香樟木啊!难怪上车时就闻到了一阵淡淡的木香。他这些天来一直想找好的木料给赤羽刻偶,没想到北竞王送礼送得不仅投其所好,更有如雪中送炭。他几乎有点克制不住想要过去摸木料了。

樟木是一种很好的建筑和家具用才,不变形,耐虫蛀。民间很早就多用樟木雕刻佛像。现在的偶头一般也是采用樟木雕刻。其硬度适合雕琢,下刀的手感如削香皂一般。香樟木雕刻的偶头尤其受藏偶人士青睐,因为偶会散发出阵阵木香,愈久弥香。

“竞王爷,我那近来也缺上好香樟木,这两天匀点过来垫垫。”一旁的温皇接口道。
“温皇怎么不玩油桐木了?”竞日此言一出,除了史精忠,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一种诡异的微笑。
“哎呀,油桐木啊油桐木,明日黄花蝶也愁。”温皇羽扇轻摇,自嘲一句,笑得满不在乎。

明日黄花一词,史精忠听得有些耳熟,又不好问在场之人,只好趁着众人闲聊的空档,场外求援。本来温皇的事问冥医是最合适的,但他想了想还是给赤羽发了讯息:“前辈在忙吗?想问一下,温皇跟油桐木有什么典故?”
“怎么问起这个?温皇找你了?”
“听人提起而已,有点好奇。”
“有段时间,温皇作死,不知抽了什么风用油桐木雕偶。太阳一晒就能出油,即使存放在阴暗处,时间一长也是出油,浸得粉底黄化严重,还很不均匀。那段时期的温皇偶被成为明日黄花。”
“啊!我想起来了,明日黄花!一直就传说温皇的粉不好,偶圈戏称明日黄花,原来是油桐木惹的祸。”
“俏如来,你的粉也要多努力,色泽再不提亮些,偶迷对你日烧肌的戏称可要坐实了。”
“我明白。多谢前辈提点。”

改善偶粉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总要经过漫长的摸索试验。史精忠所雕的偶大都温婉空灵,需要搭配的肤色必须是白皙粉嫩,但他的粉底一直过于暗沉,典型的小麦色色日烧肌,一个个都像西藏洗礼心灵晒回来似的,没少被人诟病。

他不免有些心情低落,应酬起来也心不在焉的。好在有茹琳和女暴君两个女人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根本没有冷场的可能,温皇也跟北竞王谈得投机,没怎么招惹他。不过他倒是从众人的交谈中知道了不少事情。

比如说女暴君的同人本封面和插画,非古风的人物形象设定,都是茹琳设计的。又比如这次去吃的饭店就是北竞王的产业,他早年去苏杭南京等地玩了一趟回来开的,主打淮扬菜,起“意犹未尽”的店名,可想而知开店初衷。

等史精忠到地方下车一看,果然是扑面而来浓郁的江南情调。碧瓦朱檐,雕梁绣户,灯笼高悬,器具典雅古朴,那些跑堂的小哥和姑娘都是一身清末民国装扮,上了年纪的大爷则穿着长袍马褂,游走在人声鼎沸的大堂里,仿佛正在拍旧社会电视剧的现场。

最显眼的还是在几个角落摆放的布偶,清一色女旦,亭亭玉立在展示柜中,或打伞,或吹笛,或观书,或闻花。衣服是江南大家闺秀的款式,清新中不失华贵。偶头则都是姚金池。由于大堂里桌与桌挨得近,十分拥挤,史精忠也只能远远观望那些偶。

没看几眼,穿着绣荷装的高阶女接待员便体态婀娜地过来,将北竞王一行人引上二楼雅座包厢去。一远离大堂的喧哗,史精忠便听到都一路有评弹声,大堂里也有,只是用餐的人声将音乐压得隐约缥缈,也没人去在意那个意境。

四下张望了一圈,满眼古香古色,却找不到播放的喇叭藏身之处,看来这里的设计必定出自北竞王缜密的心思。二楼的装潢与大堂大相径庭,依旧是江南韵味,却俨然有了皇家的气派。雕阑玉砌、丹楹刻桷,点缀之物也由鸟笼盆景变成了游鱼玉石。

二楼上是一圈回字走廊,一边靠着栏杆可以俯视中空的大堂,另一边便是一间间包厢的大门,都是圆形拱门,垂着花纹繁复的门帘。挨着栏杆稀稀落落地摆了些喝功夫茶的桌椅,看来是供客人在此同时享受大堂的烟火气和包厢的富贵气。

史精忠还未随众人步入包间,就看见隔壁间的门帘掀了起来,出来几个穿长旗袍的美女,手里拿着二胡、琵琶等评弹乐器,笑语晏晏,此情此景叫人见了,不由觉得颇有烟花之地秦淮风情之感。

女暴君见史精忠在看,就笑着说:“这里可以点评弹,等会点上几首,风雅一回。昨夜看见俏如来在脸书上提了意犹未尽,王上便改来吃这家,誓要让萌主好好尽兴。”

史精忠忙对竞日道:“多谢北竞王抬爱。”

温皇也笑道:“评弹啊,话说令竞王爷心心念念的姚金池一定是江南女子,那年去苏杭游玩,想来是遇见过真人原型,我一直就怀疑是哪家姑娘用评弹把王爷的心给唱走了。”

茹琳也凑趣道:“未必啊,也许是菜做得好。不是说要抓住男人必先抓住他的胃吗?”

“咳咳咳,诸位请上座。”竞日对众人的打趣只是一笑置之,比了个请的手势。

包厢比史精忠料想得要宽深很多。掀了门帘进去,却是一扇屏风,屏风前横一张贵妃椅,摆了几张太师椅,像个小憩议事的地方,屏风之后才是带转盘的大餐桌。等众人落座点过菜,茹琳就开始拉着史精忠看曲目点评弹。

评弹分为评话和弹词二大类。北竞王推荐点弹词,弹词称为“小书”,一般为双人合说,男女档为主,也有单档的,偶尔有三人档四人档的,都用弦子和琵琶来弹唱。

温皇显然是这里的熟客,不用看曲目张口点了一首。女暴君就笑他说:“温皇你也很长情嘛~怎么次次来都点同一首,听得奴家都会唱了。”

“既然女暴君会唱,那就不要点了,女暴君来一个!”茹琳带头鼓掌起哄。

“俏如来也更想听女暴君唱的评弹。”机会难得,史精忠跟着落井下石。

“既然萌主都发话了,那就骚一个吧,女暴君。”史精忠被茹琳和女暴君夹着坐在中间,本以为可以离温皇远些,结果温皇坐在了他正对面,目光时不时盯得他很不安。说着话时,温皇又深看了他一眼。

竞日笑着招来人拉起伴奏,女暴君也不是吃素的,说得出做得到。一声奴家献丑了,就起身捻着兰花指,风情万种地唱:“苏州评弹吴侬语,百转莺声韵味浓。细腻清音弦恰恰,人间天籁妙无穷。”

史精忠不懂评弹,也不知道女暴君唱得功夫如何,只觉得不错听。与其说她声音好,不如说她真是唱出了风月场间的味来。

一曲终了,竞日摇头苦笑:“好好的苏杭婉约被你唱成了金陵浮华,你还是去梅香坞唱比较相宜。”然后他点了首《醉梦江南》。

进来来唱的人是个十分标致的美女,一张口果然与女暴君有天壤之别,听得人酥酥麻麻,如浴西湖细雨,如闻月色荷香,如嚼鱼米甘鲜。

“古韵江南小巷幽,吴侬软语醉心柔。琵琶弦抚相思曲,缱绻凄迷烟雨楼。”

嫩千张、狮子头、美龄粥……软绵温润的饭菜伴着那同样温婉悠扬的歌声,吃得真是令人意犹未尽。史精忠这一回才知道淮扬菜原来是这般的好吃。真想跟赤羽单独吃一回。只是这店是北竞王开的,恐怕不方便,相约去南京吃?又阵仗太大,目前似乎不是很合适。他只能在心底暗暗记下今日点的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