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醍醐灌顶

史精忠想起来了!这是他第一次上九脉峰一夜的第一个回帖,也是唯一一次在晴时明月文后评论。当时是下意识感慨之举,后来也没当一回事去删除。没想到居然被抓住了马脚。不过,师尊这样说岂不是也昭示了他也上九脉峰一夜看同人文?!

于是现在是个什么情况?!“精忠报国爱前辈,你最近在干什么?”这句问话难道其实是在网友认亲?!其实等于在问你最近看了啥好文啊,推荐一个吧?本来很轻松愉快的事情,都因为自己的大惊小怪而搞得心惶惶?

“师尊……”他看着默苍离那严肃认真的表情,生生把“你也上九脉峰一夜看同人文”的认亲问句吞了下去。这绝对不是网友认亲的气氛,师尊根本一脸我要跟你谈人生。

“八种错误,你在犯八种错误。”默苍离的声音平静无波,却能让人听得惊心动魄:“无谋错一,对既定目标没有行之有效、有步骤的策略部署;寡智错二,疲于自保,处处被动提防,丧失主动权;涉险错三,不明利害,轻与人把柄而受制于人;妄动错四,心显行彰,情思昭然若揭,不懂掩饰;失察错五,情报掌握不足;拙变错六,不懂得示弱,一再错失发展良机;误判错七,妄自菲薄,没有正确评估自我优势和当前形式;少思错八,沉迷妄想,毫无未来。”

默苍离连珠炮似的说完一串长句,飘虚的气音总让人听得提着心,生怕他下一秒就喘不上气来,那是心理和生理的双重折磨。史精忠好一阵才反应过来,若有所悟地看着他,他换了口气,语速恢复正常,淡淡道:“从杏花君家里的那一餐饭,到现在为止,你自己细细回想,逐条反思。我言尽于此。”

说罢,默苍离站起身来,转身走了,像他来的时候那样很安静。史精忠愣愣地看着他来,看着他走,然后对着空空的门口愣了半天神,感觉有点不真实。他低头看了看吃了一半的苹果,又看了看刚才师尊在床头柜上搁下的一袋水果,再三确认了这不是自己发的白日梦。

师尊他确实来了,削了个苹果演示刀法,然后说了一番高深莫测的话就走了,他其实主要是来传授追人秘笈的吗?

当万雪夜走进病房时,史精忠还在细细回想,逐条反思。“俏如来。”万雪夜叫了史精忠一声,并没有在他病床边坐下,而是放松地依柜而立,一只手点在床头柜上。

“万……雪夜。”本想叫万姑娘的,但史精忠看着面前这个冷酷的帅哥,实在别扭得喊不出口,只能亲切地叫她雪夜。

“那天多谢你相助。”不等史精忠有回应,她又简洁明快地说明了来意:“我知道了你跟戮世摩罗的关系,也知道你想找我大概是为了他的事情。我正好也有事要拜托你。你要是再看见他或者知道了有关他的消息,请通知我,希望你能配合协助警方调查。”

“我想知道小空怎么突然从美国回来就成了黑社会老大?”史精忠看出万雪夜并不打算长谈的样子,一开口就追问了最关心的问题。

“抱歉,很多细节我不能跟你透露。只能告诉你,戮世摩罗在美国很早就加入了黑帮,这边的黑帮只是他所在组织的一个势力延伸,由于这边上一任老大入狱,组织内部做了一段时间的调整,权力重新分配,这成为了戮世摩罗崛起与回归的契机。”

“很早就加入了黑帮?!”史精忠惊诧得脱口问道:“那我父亲知道不知道?”
“你父亲一直都知道。”
“呃,你知道我父亲。”
“他也是戮世摩罗的父亲,这是打黑专案组必然会掌握的信息。”

提及自己的父亲,史精忠有些不自在,低下头去,双手不安地攥杯子。“小空他……有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有重大嫌疑,但没有证据。”
“那就是有了?是什么事?”
“抱歉。不能透露。”

他用手摩挲了好一阵被子,再也想不出什么问题可以问,或者说万雪夜还有什么可以向他透露的。他也没有勇气去直面万雪夜投来的视线,虽然她的目光跟初见时相比并没有什么变化。

从小到大,史精忠其实都很害怕面对来自熟人的目光,那些目光里有期许、审视、品评,也有鄙夷、嘲讽,甚至暗藏着阴冷的恶意。每当人们得知了他的父亲是谁,眼神就会变得不一样。

万雪夜见他沉默不语,点在床头柜上的手收了回来,整个人站直,告辞离去。从万雪夜离开一直到晚上访客时间过去,除了燕驼龙打了电话来关心关心外,史精忠获得了长时间的安宁,想了很多事情,小空和父亲的事,赤羽的事以及师尊要他反思的八种错误。

如果说爱情是场攻城战,那么他确实是打得一塌糊涂,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全无章法可言。但爱情是可以算计的吗?感情本来就不是可以勉强的事情,殚精竭虑地筹谋好吗?

想想自己这么多年来的暗恋又何尝不殚精竭虑呢?史精忠苦笑着叹息起来,仰躺在天花板上,望着白色天花板。黑白郎君的偶映在视野里的边角上,让他的焦点总是不知不觉从空无一物的天花板上往那里聚集。

一想到赤羽,他就想起那天看到的吻……“……误判错七,妄自菲薄,没有正确评估自我优势和当前形式……”师尊的话突然闪现,他的灵魂感到了振聋发聩。师尊应该是对的,失察,自己从来就没有冷静地分析过。

当初冥医跟茹琳几乎要谈婚论嫁了,结果陡遭变数。也许冽风涛的出现是个意外,也许不是,但师尊至少把握了难得的契机,反败为胜。如果不是对一切都洞察透彻,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

赤羽的情况比当年的冥医要好很多,连亲口承认的女朋友都还没有,那个令他毫无头绪的吻,也不是没有误会的可能。“……失察错五,情报掌握不足……”哈,师尊的八条句句都是会心一击。

想着想着,史精忠突然恍然大悟,他似乎知道怎么去读《羽国志异》了,因为他领悟到了转换的诀窍。只可惜书没带到医院,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大半夜了,不可能冲回家去取。正心痒难耐,突然病房门就被人轻轻打开,来人让他吃了一惊。

“这附近有家超好吃的蚵仔煎,只有夜宵的时候才会出摊。在这里住院不去吃,那就等于白住了。”温皇一手摇扇,一手拎着一袋饭盒笑盈盈地走了进来。

“温皇前辈,早过了会客时间,你是怎么进来的?”史精忠这会已经被默苍离醍醐灌顶过,面对温皇,突然就不那么一惊一乍了。

“你猜~”温皇在他床边坐下,慢悠悠拿出饭盒和卫生筷,递给了他一份,又拿起自己的那份,滋滋有味地吃起来。

“前辈既然是巫医世家,大概在这医院的高层中有亲戚或者交好的熟人吧,所以可以随意出入。”史精忠也吃了起来,一口就被那滋味惊艳到了,不得不暗暗赞叹温皇搜刮美食的能力。随便一个吃货,对方就能轻易诱拐走,而且还能让人死心塌地跟着。

“我看过一步禅空的本尊实物,真是风情万种啊。你我交换的质子,我要尊一步禅空。”温皇说着,看向床边的黑白郎君又问:“赤羽他跟你交换质子了?他要的是谁?”

史精忠想起赤羽的话,有些不好意思,埋头吃夜宵,掩饰着扭捏,故作寻常道:“他说想要尊自创生。”

“哦?自创生?”温皇把吃空了的饭盒一盖,恰到好处地笃定了说话的语气:“他要的是你真人对雕的偶吧。一开口就要四锋萌主,一如既往的直接和大胆啊!”

“前辈怎么说得这么肯定?”

“一步禅空就依稀有你的模样,虽然很淡,但是别以为你能瞒得住,那其实是你雕自己模样的练手作吧。”

史精忠不想随温皇起舞,正要开口把话题引开,温皇却又抢了一句:“雕偶上心也要用对地方,别累得自己在这里寂寞住院,别人却香车美女的天天快活,见不着人影。”

“前辈,挑拨得太明显了。”史精忠虽然听得心里不好受,脸上却笑得春风灿烂,若无其事。“难得有日本的朋友过来玩,赤羽前辈当然要全程招待了。我也不过是小病,住两天院而已,用不着三番四次来探望。”

“心疼你啊。”温皇用羽扇轻抚过对方的脸,然后结果他手里空的饭盒,盖上又塞回袋子里。“过来玩的人是衣川紫,赤羽曾经的女朋友。”说完,又用羽扇抚了两下史精忠的脸,也不知是在调戏还是在安慰,然后他就站起身,拎起塞了垃圾的袋子,往外走去。“晚安,萌主。”

“等等,前辈你就走了?”被刚才的话定住的史精忠不禁诧异起来。

“给你带夜宵,吃完当然就得走了,我可不想打扰病人休息。”温皇也一脸诧异地回看他,表情流露自然,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装的,“难道漫漫长夜你孤枕难眠,希望前辈我留下陪床?那也不是不可以。”

“前辈,你是故意来告诉我那句话的吧?”
“哦?告诉你哪句话?”
“算了。”

温皇笑笑,转头继续往外走,一手摇扇,一手提着装空饭盒的袋子,一路优哉游哉。史精忠看得福至心灵,在他背后说道:“其实前辈此行单纯是为了吃这边的蚵仔煎当夜宵。看我只是顺便,透露信息更是顺便的顺便。”

温皇闻言停了下来,并没有转身,只是头侧了侧,似乎想要转头来看,却最终没有转过来,又转了回去,轻轻笑了一声,又离开了。果然是被说中了。史精忠看着病房门静静关上后,拉上布帘,躺在床上。

温皇人一走,警惕感一松懈下来,他之前埋下的炸弹便开始在史精忠脑海里连环轰炸。“过来玩的人是衣川紫,赤羽曾经的女朋友。”那句话像是银幕上的旁白,满屏上映的是那天看到的吻,速度被拉得缓慢,一帧一秒的推进,每个细枝末节都在这种慢镜头里突现出来。

曾经的女朋友啊……藕断丝连?死灰复燃?赤羽在日本的一切,都是他难以打探的,在他对赤羽的认知中,这是长久的空白区域。虽然在不久前的那次单独用餐中,赤羽跟他说了很多在日本时的事情,但是这根本不够,甚至连在那片空白区域上画个轮廓草图都不够。

赤羽在日本呆的时间很长,史精忠总是习惯性忽略这一点,因为每当他意识到自己对这个人还有那么多的不了解,就心里发慌。本来就爱得很痛苦,再发现那是一个无法被自己掌握的人,绝望的情绪便油然而生。逃避与刻意的忽略造就了他现在连设想都没有可靠依据的局面。

闭着眼睛,在无尽黑暗里深吸几口气,空气里有些刺激的消毒水味让他轻咳了几下,首先让自己冷静下来,接着清空杂念,然后试着代入师尊传授的思考模式,当感性被驱逐,理性夺得主宰权时,什么可以尝试着去做,应该怎么做等等各种计划渐渐明晰起来,条理清晰地在心中编织起行动纲领。

如果没有办法从旁收集赤羽在日本时的信息,那么唯一可做的就是直接询问本人,以及见衣川紫。明天就出院,找个借口去见赤羽。他睁开眼看了一眼床边的黑白郎君,叹了一口气,希望能用这个借口见到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