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军师大人

第二天史精忠醒得早,匆匆收拾好,去办出院手续,把东西搬上出租车,坐在车里才给燕驼龙去了个电话告知,然后就给赤羽打电话。

“前辈,我今天出院了。”
“这么早?要我去接你吗?”

赤羽的声音听起来很慵懒,带着些性感的沙哑。史精忠咽了咽口水,将脑海里赤羽在床上半裸着接电话的画面驱散。

“不用,已经在出租车上了。前辈,这些天玩得好么?那尊黑白郎君我……”
“你想换一尊?”
“不是……”
“今天正好要到工作室去,我过去接你,你到工作室慢慢挑。”
“前辈今天不用陪朋友?”
“紫也想去工作室看看。那两个小时后,我到你家楼下,行吗?”
“哦,好的。”

原来是她想去。挂了电话,史精忠惆怅地摸着座位旁的偶包,里面装着的就是给他陪床的黑白郎君。怎么可能会不喜欢呢?既然是他亲自给自己选的,既然是他最满意的,而且又代他在医院里守着自己。谁会想换一尊。

三人行注定是一场痛苦不堪的煎熬,史精忠在等待的时候不断地给自己做了心理防护。等赤羽的车到了,他便看到了那个女孩的正面,明艳动人,透着种高贵的气质,一颦一笑又满是女孩子的娇俏可爱。

“这是衣川紫,这位是俏如来。”在史精忠上车时,赤羽介绍道。没有加关系前缀,看来还没复合。他不动声色地坐在了后座,对着副驾驶座上的衣川紫礼貌地笑着打招呼。

“果然如信之介大人所言,俏如来真是俊俏呢~”衣川紫跟史精忠打了招呼,就扶着座背,亲昵地凑过去小声地用日语对赤羽笑道。

“坐好。”赤羽伸手拍了拍她攀着座背的手,发动起车来,她也迅速缩回自己位置上坐好。没过多久,她又转头兴致勃勃地用有点生硬的中文跟史精忠聊起天来,时不时用日文问赤羽几句。

衣川紫感兴趣的都是当地的旅游景点、小吃一类,而史精忠却别有用心地将话题往赤羽身上拐,虽然本人在前面坐着,但这也是个千载难逢套话的机会。只可惜衣川紫的中文有些应付不过来,他想了想,为了得到更多信息,只好暴露自己会些日语,让衣川紫改回日语交流。

这一下衣川紫的话匣子就打开了,赤羽在日本的往事是一件接一件地讲,史精忠都没什么机会插话,他也乐得不暴露自己真实的日语水平。

西剑流其实是武士家族发展传承到现在的庞大世家组织,奉行武士道精神,尤其注重武道。西剑流的产业很广,武馆和铸造刀剑是承袭的主要产业,后来因为擅于用刀,又慢慢发展出人形师也就是雕偶师这一脉来。

由于时代变迁,社会和平,武技因无大用而衰落萧条,反倒是铸造刀剑、雕偶这些原本的副业带来更多的经济利益,支撑着西剑流的延续和繁荣。来自中国的秀锋族人进入日本人形界发展时,跟当时最强势力的西剑流联姻融合,逐渐孕育出焕然一新的珠锋技艺,赤羽就是在这个背景下诞生的。

那时候,珠锋崛起气候已成,在一统日本雕偶界之后,便想强势回归中国,毕竟日本的人形界基本上被BJD占领了大部分市场,木偶龟缩角落。而故乡的雕偶业却因惊雷等布袋戏红火发展而在逐步扩张市场。此外,还为了整合其余秀锋,与宿命的劲敌神锋一争高下。

赤羽从小就崭露了雕偶天赋,加上他中日混血的血统,很早就被默认作未来的领军人物来培养。也因此,为了学习吸收多方的文化和技艺,时常中国日本两地跑。

“在西剑流中,尚武的文化一直很浓郁,几乎人人都混过黑道。”

“黑道?!”史精忠近来对这个词有些敏感。

“其实日本黑道各大帮派一直就是西剑流在背后掌控。西剑流的庞大你是不能想象的。然而信之介大人可是西剑流的军师哟!”

“那都过去的事了。”赤羽嗤然一笑,趁着红灯,他回头对史精忠道:“紫说的,你都听得懂?你的日语比我想象的更好。那天在神唤,你……”

“俏如来其实只能听懂个大概,让前辈见笑了。”生怕自己假装不懂日语被揭穿,暴露了那一夜的小心思,史精忠赶紧打断他的话谦虚道。

红灯已灭,黄灯闪烁,赤羽转回去注视前方,看不到他的表情,让史精忠有点忐忑,而这微妙的瞬间在衣川紫紧接的话语声中,像是一种其实什么也没有发生的错觉。

衣川紫沉浸在追忆似水流年的情绪中,异国的语言讲述的过往让故事本身听起来,平添几分令人回味的魅力。那个史精忠之前无从知晓的赤羽,在日本依旧是个传奇。年少的天才,用他的武道征服了西剑流的同辈人,用他的雕偶技艺称霸日本雕偶界,更用他的智计扫荡了一切敌对势力。而她有幸见证了其中一场。

初见男神之时,衣川紫刚刚艺成,身为同辈中出类拔萃的佼佼者,师门得意高足,她也是心高气傲的初生牛犊,对几年来盛誉不衰的传奇心有抵触,她的超越目标是拥有西剑流女神之称的天宫伊织。

那一日的西剑流家族聚会,实际上是以斗技来底定西剑流内各支各脉的势力。当时,西剑流内能年纪轻轻就跻身上位的小辈只有四人,号称四天王,那一次就来了三位。与天宫伊织同席列坐的赤羽,是席间最备受瞩目的小辈,也成为了她不由自主密切关注之人。

“现在回想起来,不得不说,信之介大人无愧西剑流男神封号,真是一见便误终身啊。”本尊就在身边,衣川紫却望着车前方,目光放空地叹道。

虽然她没有描述所见细节,但史精忠已经能想见那一日的赤羽,一身绯色和服,星眸灼灼,火发下朱唇微扬,折扇轻摇间,让席间众人心上波澜顿生。

衣川紫也手撑着下巴,出神得忘记了言语。赤羽那次的风采从未在记忆里褪色,心思一动便能历历在目。她从未见过有人可以如火般夺目耀眼,只是轻描淡写的寥寥数语说出,便使得席上硝烟弥漫。有人鲁莽动武,他以扇招架,一挡一绕一扫,然后缓缓展开扇面,淡看仿佛被他一扇子扇退之人,王者霸气如浪,吞淹众人。

“看来诸位家长是想以武定论了,那赤羽信之介便在此请招,谁敢应?!”

沉寂片刻之后,坐在赤羽身旁的天宫伊织温婉微笑着,将话接了过去,绵里藏针的话继续逼各支各脉俯首称臣。衣川紫看得艳羡,能与赤羽这等人物并肩,果然需要像女神一般出众。就连那个一直一言不发的第三人,也有着不容忽视的存在感,让人难以测度。

“气氛不对劲。紫,我也是会尴尬的人,你跟俏如来换个话题吧。”

突然,专注开车的赤羽突然说话打破了车里的安静,将衣川紫和史精忠的神思唤了回来。竟然当着本尊的面……两人顿时尴尬得有些无地自容,衣川紫和史精忠对望了一眼,然后中日双语相杂地转移了话题,磕磕巴巴地聊起了等下去吃的晚餐。

史精忠还想问更多的过往,对别的话题有些心不在焉,之前专注于脑补衣川紫的描述,现在回过神来,心中便有种怪异的感觉,却一时找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劲。这种不对劲的感觉随着三人共处的时间增加越来越明显。

吃过晚饭,他们来到赤羽的珠锋工作室,那是一个小仓库,场地很宽敞,一进门便有种如入片场的感觉,只是摆放的器具只跟雕偶有关。车粗胚的机器、一排排偶头架、调粉的瓶瓶罐罐堆放得有些凌乱。这里平时是赤羽和几个珠锋重要子弟雕偶的地方,他们各自有专属的工作台,用塑料布粗糙地分隔出来一片区域来,免得彼此的东西混淆难找。

“怎么一个人都不在?”衣川紫好奇地张望了一圈,问道,“不是说公司偶单因为雕电影用偶头而积压成山,我还以为能看到珠锋其他人。”

“听说你要来,大家今晚都不约而同回避了。”赤羽把两人领到自己的工作台前。那是两张大桌子拼在一起,看得出一张用来雕偶,一张专门上粉用。

“这颗就是你要上交的偶头吗?电影里的女主角?”衣川紫径直走到上粉那张工作台前,端详摆在正中的一颗偶头。

史精忠也走到她身旁去看,他正细细品味着偶头上眉眼间的新画法,却发现衣川紫看了一阵后,开始时不时抬眼来瞧他。“怎么了?”他疑惑地问,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角,应该没粘到东西。

“紫,你看出来了?有够漂亮吗?”一旁的赤羽笑道:“这次的电影,我和公司都想打造出惊雷最美女旦。”衣川紫歪着头又看了看偶头,对赤羽俏调皮地眨了眨眼笑了几声。

“难道……”两人无头无脑的对话,却让史精忠一下反应过来,他用询问的眼神看向赤羽。

后者对他微笑着点点头,转对衣川紫道:“四锋萌主可不是一般的聪慧,你戏弄不了他。”

不是聪慧,而是因为你说过的每一句话我都会记得很清楚……
“突然很想把你雕下来。”
“你的面容,我记住了哟~”

在看向那颗偶头时,视线里多了些许莫名情绪。史精忠怔怔地看着赤羽走过来拿起偶头,一边在手里慢慢转动,一边跟衣川紫讲解雕刻这颗头的细节。

怎样将真人面孔雕成偶,如何将脸型刻得立体真实,运刀走势要如何处理,新研发的画法和偶眼的选取等等。史精忠在旁听着听着,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又一次涌上心头。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

他来回扫了几眼正低头讨论偶头的赤羽和衣川紫,与赤羽突然望过来的眼神对接了。那一瞬的目光,让他醒悟到赤羽此时说的这些话,也是对他的传授,像默苍离削果示刀一般不动声色。

难道这些是他有意安排点拨自己的?史精忠若有所思地看了看空荡的工作室,角落里还摆有冰箱和微波炉,可以想见这里平时聚着好些人忙碌赶单到深夜。赤羽说过有机会要带自己来工作室挑偶,却迟迟不动作,莫非所谓的有机会便是现在这种没有别人的情况?

他看了看衣川紫,她虽是珠锋中人,但人在日本,利害牵扯不大,而此行自己也只是陪同,就算有什么风声传出去,别人也无法非议。他又看了看赤羽,他真的对自己是这般用心良苦吗?会是自己多想吗?他们……

“信之介大人,不如让紫来帮你上个粉吧?”衣川紫开始把玩起工作台上用来调配粉底的瓶瓶罐罐。“紫最近在调粉上可是有所精进,既然到了这里,手就痒起来了。”

“哈,你总是好强,那赤羽信之介也只好让你尽兴。”赤羽从等着上粉的偶头里选了几颗出来递给衣川紫。

她便在工作台便坐下,吃力地辨认上面的标签,调配粉底的化学物名称中日叫法有些不同,看了一会道:“我不认得标签。俏如来,你来帮我。”

于是史精忠也走过来坐下,给她翻译标签上的名称。这一回涉及太专业的名称,他的日文也有点不济,两人都掏出智能手机一边上网查,一边中文、英文、日文名词混杂的交流起来。

“这里没饮料了,我先出去买。”赤羽转去开冰箱看了看,便对他俩说。

“信之介大人,等下还能去吃你们工作室这边的夜市当宵夜吗?”
“我可以一道买回来吃,你们在这慢慢玩。”
“前辈,怎么好意思劳烦你,我去吧,你留下来陪衣川小姐。”
“俏如来,你跟紫都不知道这边夜市的位置,留在这里等吧。”

赤羽出门后,衣川紫和史精忠互望了一眼,似乎都有话想说,却一时开不了口,气氛突然就变得很奇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