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吻别

“衣川小姐,是赤羽前辈授意的吗?你的偶粉配方让我知晓,没有问题吗?”沉默了片刻,史精忠第一句话便让衣川紫吃了一惊。

她停下手来,看了他好几眼,才收敛起惊讶,笑道:“信之介大人说得不错,四锋萌主可不是一般的聪慧。我以为我配合得天衣无缝,能当影后呢。到底是哪里露陷了?”

“你跟赤羽前辈都表现得很自然,毫无破绽。只是,你是远方客,我是近邻友。为了挑偶这种并不着急的事,带我来工作室随时都可以,完全没有必要占用招待你的时间,而且你们……”史精忠脑海中又浮现起他看到的那一幕,一时顿住了。他问不出口,无法装作寻常人好奇的随口探问。

“我们之间很奇怪,对吧。”衣川紫一脸惆怅地扭头望着那颗电影用偶头,它被单独地摆在工作台中央的,“其实我很羡慕你。你跟信之介大人相处得更自然,更亲密。”

“自然?亲密?”史精忠听得不免一脸错愕,幸好对方没在看着他说话。

“嗯,是那种心灵上的亲密感。我们交往的时间不算短,但他还从未把我这个曾经的女朋友雕成偶,”她一脸落寞地望着偶头,目不转睛,说得像是在自言自语。“他是那种会时刻细心周护身边人的男神,虽然很亲切,但总有着莫名的距离感,会让人觉得一直在追着他的人,无法与他更接近,更亲密。”

“或许是你太在意,所以患得患失。赤羽前辈不像是那种紧闭心扉之人。”明白了,突然明悟了那种不对劲的感觉是为了什么,是共鸣,是衣川紫与他同样追慕着赤羽的共鸣。虽然她与赤羽之间举止亲密,但却是在朋友与情人的界线上徘徊,那种暧昧的感觉让他有种既视感,那也是他与赤羽之间的相处模式。

“那时候,他很忙,从日本到这边来开辟江山并不容易,温皇、默苍离、竞日孤鸣已经隐隐有三足鼎立之势,需要强势突破这种局面。我也随他过来,到底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觉得离他越来越远,追随得很辛苦。我一直用他是事业心重来安慰自己,但最后还是累爱了,放弃了。”

“你……”

“哈,是我提出的交往,也是我提出的分手。其实,我不是轻易放弃的人,说来或许你不会相信,我会放下,是因为我发现,做赤羽信之介的情人不如做他的敌手。他成熟体贴,你不能分辨做他的情人和做他的朋友有什么不同,而他却对劲敌时时上心,处处在意,情绪全牵扯在对方身上,强烈到让我这个女朋友嫉妒。”

“衣川小姐……”史精忠想开口说什么,却被她挥手打断了。

“这不是一个女人无理取闹的嫉妒心理。因为我真实地感觉到了,虽然是敌对,但那个人与他心灵上更接近,他们之间的眼神与言谈更默契。而我不够优秀,连与他比肩而行都做不到,所以我绝望了,放弃了,回了日本。”

“你说的那个人,莫非是温皇前辈?”史精忠想起了赤羽对温皇非同一般的了解,想起来温皇收藏的赤羽早年习作,想起很多令他也在意也吃醋的细节,仿佛安慰另一自己似的说:“或许那算得上一种特别的羁绊,但并不是爱情。”

“看来不是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衣川紫把从偶头上目光收回,看向史精忠,“我有想过,或许他只是喜欢我,所以答应我交往的请求,像他喜欢收集萌物那样,但却爱得不够,不是我要的爱,我们之间的感情太不对等了,所以这种关系走不下去。哈,比起那时作为女朋友的我来,我觉得信之介大人喜欢你喜欢得更多一些。”

史精忠心中不免咯噔一下,不知该为这番话欢喜还是忧伤。“话说你怎么突然跟初次见面的我说这些?”

“哈,大概是嫉妒吧。”衣川紫又看了一眼偶头,对他笑笑:“或许是因为你跟我一样是赤羽同好会的,哈哈哈哈哈~”她连笑了好几声,长叹了一口气道:“我快要结婚了。这是我婚前的单身之旅,我其实是来告别心中男神的。”

原来,那只是吻别,一场绝望的吻别。“那……恭喜你,恭贺你百年好合。”史精忠这声祝福说得苦涩,也许他将成为同样的失败者,可能连吻别的机会都不会有。

“喂,别说得那么心酸。绝望累爱的人又不是你。我可是很爱我的阿娜塔。他爱我很久了,也等了我很久,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谈起未婚夫,衣川紫的脸上开始泛起幸福的甜蜜来,“我已经真正放下信之介大人了。只是有些话我憋了很久,一直找不到人来倾诉。在西剑流中不行,在这边,我想你会是个不错的人选。”

“因为衣川小姐觉得我是赤羽前辈的朋友?”

“我感觉得出来,他很关心你,我这次来玩就常常听到他提起你。等我见到你时,就确定你跟我一样仰慕他,一定也很了解他。”

史精忠垂下眼去,他还想继续讨论赤羽过往的感情,但话题显然到了尽头。衣川紫沉默了一会又说:“俏如来,以你同为男性的角度和对他的了解来猜想,你说赤羽信之介会爱上什么样的女人?”

“这……”
“呃,或许我应该问你觉得他会爱上什么样的人?”
“改成这样的问句,难道衣川小姐觉得赤羽前辈会爱上男人?”
“也不是不可能。我不只一次怀疑……”
“怀疑温皇?”
“我想他们之间的感情只是少了一点发生变质契机。”
“你……是不是同人女?”

衣川紫停了停,没有立即回答,似乎想起了什么,对史精忠笑道:“哈,我知道什么是同人女,但我不是。就算是放下了,我还是不甘心,我想知道答案,同性也好,异性也罢,我就是想知道究竟什么样的人才可以获得那个男人真正的爱情。”

“知道答案又能如何?其实这样也是一种在意,不是真正的放下。”史精忠叹了口气,“如果是俏如来,就不会想知道答案。赤羽前辈或许一辈子也不会真正爱上什么人,或许他会爱上令所有人都讶异不解的人,又或许是某个料想中的人,答案只会让人徒增情绪,没必要让自己的感情生活受这样的搅扰。”

衣川紫呆了一阵,回神说:“你说得对。我还是赶紧教你调粉配方吧。”

“珠锋的偶粉配方传我真的没有问题吗?”

“其实我教你的并非珠锋配方,而是我的独门配方,当然我也会有所保留,这是试验性配方,需要你自己进一步完善。你应该知道日本净琉璃,我现在专攻的便是此类艺伎木偶,净白是我偶粉配方的一大特色。要怎样做到白里透红,水灵粉嫩的肤色,是你下一步加强的方向。”

“多谢你。”

“不客气,就当刚才听我倾诉的报答吧。”

“嗯,如果……如果有一天,我知道了答案,我会第一个告诉衣川小姐你的。”

“你不是要我彻底放下,不追寻答案吗?”

“我想如果不是出家得道,应该没有谁能真正不好奇这个答案。”

等赤羽买了饮料和宵夜回来时,两人已经调好粉,一边给偶头刷底粉,一边聊得热切。趁赤羽不在的时候,史精忠又问起了他在日本的往事,但倾吐完心事的衣川紫没有了继续的心情,或者已经不想再聊有关赤羽的话题,而是尽心尽力地在教授偶粉配方的同时,也教了许多珠锋的雕刻手法,让他受益匪浅。

赤羽回来之后,三人开始聊天吃宵夜,在放眼全是偶的地方,聊天的话题不自觉老是围绕着偶,说话像鬼打墙似的三句不离一个偶字。

“被一堆偶头围观吃饭让我突然想起这边朋友给我讲的事。”吃着吃着,衣川紫突然阴阴一笑说道。“我在这边有一个喜欢收偶的朋友,收过一尊很灵异的偶。本来因为他收的偶太多,都放在一处,平时也不会去摆弄,所以很久都没有发现异常。”

“直到他一个玩摄影喜欢拍偶的朋友到他家做客拍那尊偶。为了隔天拍照方便,摄影师上门做客时,总会将要拍的偶放在客厅里。结果那一次晚上起夜,他感到有人在盯着他看,发现是偶,就顺手让偶脸转了个方向,不对着走廊看人。等第二天起来去洗簌时,发现偶脸又侧过去对着走廊看着他。”

“偶主家里只有偶主和摄影师两人,没有养宠物,摄影师起床时,偶主还没起,加上他睡的房间自带卫浴,也就是说没有人碰的偶自己转头了。一开始,摄影师并不在意,以为晚上睡迷糊了。两人出去外拍,结束收偶时,偶主发现偶身上有颗珠子掉了,觉得应该找不到了,又加上有事赶着离开,并不在意,不打算去找。谁知摄影师收三脚架的时候,就莫名其妙收不起来,不是卡住就是收的方式不对,而且想不起来正确的方法。偶主等得无事可做,就开始在地上找掉了的珠子,结果等他找到后,三脚架一下就收起来了。”

“之后,摄影师在偶主家里继续拍那尊偶,中途离开了一阵,回来发现偶头又转了,朝向门口,像是要看他回来没有,之前拍照的姿势是摄影师自己摆的,还拍了好几张照片,所以偶脸朝向的位置他这一次记得很清楚。”

“那后来呢?”史精忠被故事吸引,下意识看了看周遭的偶头,莫名有种森森被关注的感觉。

“后来,摄影师还发现放在那尊偶附近的偶,偶发一摸就掉一大绺,一尊尊拍出来都有些愁眉苦脸的感觉。偶主只好把那尊偶单独放了起来。本来搁在客厅,结果偶主就开始一直很衰,各种小事衰得莫名其妙,类似于吃泡面里面没调味包的那种衰法。最终,偶主把偶搁在了床头柜上,想着这偶这么喜欢转头去看人,就让他看着自己睡觉好了。”

“发生了这些,偶主都不怕吗?还直接摆床头。”

“偶主挺喜欢那尊偶的,加上还没发生什么大事,就想试着跟偶好好相处。放到床头,偶主就不衰了。还有一次偶入梦来跟他说它很好养活,每个月只花30吊铜钱,偶主说好啊,他有13块元宝,然后就在梦里算元宝换成铜钱是多少,怎么算都算不清楚就醒了。”

“哈,这尊偶还挺可爱的。我想起我一个朋友的朋友想接一对偶回家,却一时缺钱,只付订了其中一尊,想着以后慢慢攒足再接另一尊。结果没多久出了一场不大不小、据说她只是手指出了点血的诡异车祸,赔偿款让她一下子把尾款和另一尊整尊的钱都有了,直接将看中的那对偶抱回了家。”

“这对偶跟那偶主有着极其强烈的缘分啊。”

“这是比较凶险的,各种巧合的例子却比较多,一个朋友突然有了接某个角色偶的念头,上露天拍卖一搜,居然就正好有人在二手转卖一尊品相不错的偶,那个角色是冷门角色稀有偶,订的人少,雕的也就更少,能碰上而且能碰上有眼缘的稀有偶,概率非常低,大概跟抽签抽中上上签一样运气。他跟前偶主谈价钱,前偶主开了个最低价给他,正好是他存款上的余额。”

这个话题一直持续到三人吃完夜宵,赤羽开车将衣川紫送回酒店。为了跟史精忠聊天,衣川紫回去时是跟他一同坐在后座。送完衣川紫,便是送他回家。在衣川紫下车时,他也下车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