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默心

到片场时,赤羽没有亲自去,而是把爱灵灵递给史精忠去交。“去吧。”他用扇端轻点了点偶头,又敲了敲史精忠的肩膀,最后深看一眼偶头,潇洒地转身离开,“完事之后,到新木偶间来找我。”

造型间里,造型师和学徒们都聚拢过来,围观品赏赤羽交来的新头,时不时发出赞叹声。“不愧是号称惊雷最美女主的偶头。”史精忠静静听着,默记住每一句赞辞,他希望之后能全部转告赤羽,虽然他知道对方并不在乎,但还是想做些什么,即使是小小的安慰也好。

“怎么总觉得看着眼熟。”修儒挤出人堆,挠着头问杏花君:“师尊,你觉得呢?”

杏花君正在给史精忠装需要重粉的偶头,他阅偶眼力深厚,早一眼就瞧出蹊跷来了。“偶头像谁自己想。看不出就别跟人说你有出师。”

“师尊,突击考试哦,一点提示也不给我,有够严苛。”修儒其实早已把杏花君的手艺基本学去了,就等着杏花君点头认可出师,却迟迟不得。没想到随口一问,师尊竟有松口迹象,急得他直抓头发。

“哼,严苛喔。如果换做是苍离,他会说用思考代替发问。想不出来你可以去自杀了。”杏花君看了一眼身边的史精忠,又对修儒补刀道:“嫌我严苛,你可以跟俏如来换个师尊,我想你那么天才,又那么年少,现在开始学雕偶也为时不晚。”

“别这样啦。永远不出师也不要紧,修儒就只有你一个师尊啦,别抛弃我啦。”修儒一惊,忙去抱住杏花君,一脸哭丧,引得杏花君和史精忠都笑了起来。

“其实冥医前辈跟师尊一样,都是要求严格、不断进取之人,只是言语上,冥医前辈比较温柔。”史精忠笑着,扫了一眼造型间里的人又问:“师尊今天又没来吗?”

“有来,你有事找他?他好像在新木偶间里。”杏花君说着,想起什么来,看了看四周,把史精忠单独拉到一处僻静角落说话,“俏如来,不要跟温皇走太近,我没跟你讲过吗?就算你的小弟是黑帮老大,你也不该趟进这潭浑水。”

“我……”史精忠知道冥医说的应该是跟温皇一班人去吃饭唱K之事,一时有些百口莫辩。

“我想苍离应该已经说过你了。但以他的作风,绝对不会跟你解释太清楚。”想起默苍离来探病时说的话,史精忠不免腹诽。哪里是不太清楚,基本就不是人话,是天书,堪比《周易》,能从话里悟出的东西简直森罗万象。

“有些事情,大家都打着聚餐K歌等玩乐名义来进行。跟去了,被看见了,就算清白也没人相信。大概从那天之后,公司便陆续收到戏迷对你忆无心公司偶粉底不好的投诉,通常这类抱怨都在论坛上,公司也不太重视,老大又很喜欢你,本该没事。但,这一次是频繁的寄信抗议,上面又有人提起,老大也压不住。如今公司已经正式决定将你暂时雪藏。”

“啊!”史精忠如遭雷劈,愣在当场。雪藏,对雕偶师来说,便是所雕偶头得不到出演要角的机会,不仅戏里没有好的戏份,偶单也不会榜上有名。这对雕偶寄情戏里江湖人生的史精忠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你先是粉底问题没解决,加上公司偶交得慢,最近又生病住院,被雪藏也在意料之中。”杏花君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接着安慰道:“你是新签雕偶师,在各方面都有发展进步的空间,公司签你进来就是有意要培养你独当一面。雪藏毕竟是暂时的。你在偶单上还有几个角色,尤其是一步禅空,是公司力捧的人气要角,这都是你向公司表现的机会。”

“一步禅空的戏份是不是快要播出了?”史精忠想到自己拖了一堆的偶单,就心情更沉重了。

“嗯,听说好像是这周出场吧。下个月就上偶单。你要赶紧准备好,迎接新一波数量恐怖的订单。”杏花君凑近看了看他的脸色,皱着眉摇了摇头:“你气色太差,身体也要注意,别又搞到住院,给某些人有借口落井下石。”

“某些人?嗯?”史精忠若有所思。

杏花君却直接点明:“茹琳跟我讲,你们那晚撞见了玄之玄跟编剧在一起。玄之玄一直有在暗中搞鬼搞怪,你就算其实什么也不清楚,做贼心虚的他也会针对你。再加上你是苍离的徒弟,是公司想要重点栽培的雕偶师,从一开始就是他上位的障碍。”

“嗯?听闻公司这次聚齐了四锋最高实力雕电影角色,BOSS之一的梁皇无忌就是玄之玄雕的。这样看来他地位声望均在俏如来之前,怎么会视我为眼中钉?”

“那是你给他的机会。以后要多注意,不要再让人有可趁之机。上头也自然有人帮你说话。”说完,杏花君拍了拍史精忠:“去吧,去参观参观我们的新木偶间,刚刚布置好。”

新木偶间比旧的要宽敞许多,分类摆放也更完善细致,由于尚未整理搬放完毕,这里的偶比较少,显得有些稀疏,与此相比,旧木偶间那种偶挨着偶的拥挤程度,堪称贫民窟。

默苍离正在新木偶间里静静久视群偶。在他面前是专门为电影角色单独设立的摆放台。除了爱灵灵由于改交新头没有完成造型外,电影里的主要角色都基本完工,陈列在此。这些偶聚齐了惊雷也是四锋之中最高雕偶技艺,是近期雕偶师们最得意之作。

电影男主角月牙岚是默苍离的手笔,他此刻在对比他人作品审视着这尊偶,心思流转如电。听到身后有人进来,他也没有回头。就听得来人走到近旁,开口道:“多年前的今日好像是你签进惊雷的日子。看着这一排偶,不知钜子心中会有怎样的感慨?”

默苍离这才侧脸去看说话的人,赤羽与他对看了一眼后又都转去注视眼前的偶。“我在想脸书上的那一句回复。”

“哈,是‘神唤我请,冥医买单’吗?那时间就选在今晚,下班之后,你与冥医两位。不知菜色是否需要我推荐一并预订?”
“麻烦你了。多谢。”

赤羽便走到一旁用日语讲了一通电话后,又走回来继续赏偶。除了男主角,默苍离还雕有另一尊故事中相当于副BOSS角色的偶——煞魔子。两尊对照看,就能看出近期他的手路保持了一贯的邪魅气韵,在线条上犀利而不失畅润,开眼方式运刀刁钻,难以复刻。偶的面容比以往更立体,更接近西方人的五官轮廓。

“看过这两尊偶,赤羽信之介有点相信,钜子想要往BJD上发展的传闻了。”赤羽拿着扇子轻敲着手心,将目光移到了默苍离身上。

史精忠走进新木偶间时,正好听见赤羽和默苍离的对话,听得他似懂非懂。

“与偶相比,BJD可算死物。”
“那就是一时兴起?又或者只是在试水?”
“嗯,我在寻找。”
“找到了吗?”
“有一种可能,我正在尝试。”
“有把握吗?”
“就算成功,也非最终理想。雕偶艺术的传承不只在个人的技艺精湛。”
“确实,兴衰面前,四锋早就不该再分彼此。”
“在兼收并蓄上,你可是经验丰富。”
“赤羽信之介会尽心竭力。只是不知你何时出手?”
“等吧。”
“等他?”

默苍离没有回答,转头看来,便看见了赤羽侧后方站着的史精忠。史精忠见自己被发现,就走上来,打招呼:“师尊,赤羽前辈,你们都在啊。”说完,他也去端详电影用偶,一眼就瞧见赤羽雕的偶,涂得一脸黑乎乎的,不走进都快辨不清五官了,这种颜值的偶也会是主要角色?“这是……”

“这是黑龙。”赤羽解释道,又用折扇指着黑龙身旁的一尊偶介绍道:“这是白狼。看着这两尊偶摆在一起,你会想到什么?”

史精忠看了看那尊白狼,是温皇的手笔,飞眉修目,神采飞扬,造型上立发蓬毛,展现出十足的狂野狼性,在这一排偶中最为惹眼,不愧是神锋之雕。看着看着便觉有熟悉之感,他又细细辨认了一下黑龙的五官,便有了答案:“黑龙有黑白郎君的轮廓,白狼也有黑白郎君的影子。难道这是……”

“是黑白郎君一分为二的化身。”默苍离接话道:“俏如来,你再看仔细。白狼与黑龙只差在五官轮廓。”

史精忠依照指点,再细看两尊偶,心中赞叹更甚。默苍离言下之意便是白狼与黑龙,与黑白郎君相比,虽非出自同一人之手,偶脸也截然不同,但气质神韵上却是一脉相承,要做到如此神似的偶雕是种非比寻常的功力。

“你又能雕到什么程度?”默苍离望着黑龙和白狼轻轻叹道,不知他是在自问,还是在问身边的史精忠。

史精忠被问得心头一紧,他也不知道自己能雕到什么程度。看着比肩而立的两尊偶,仿佛看见了比肩而立的温皇和赤羽。形异神同的一对偶,是偶道不孤的最佳印证,那种惺惺相惜的感动连他也能感同身受。

他突然有点羡慕,失落地将目光从那对偶上移开,随意落到另一尊偶上,恰好是一张愁眉苦脸的病容。

“不急。”赤羽适时地伸手来安慰,搭在他肩头捏了捏,他看过去却发现赤羽正在跟默苍离对视,似乎这句话不只是对他一人说的。

“也急不来。”默苍离果然接话了,淡淡说完,转身走了。史精忠有些茫然地看着师尊离开,却还没弄清这两人究竟交流了些什么,回头来看,赤羽正用扇子支着下巴在看刚才他看的那尊忧愁偶。

“哭诉三世冤,叹无人情暖,悲中寻情理,灵界一线牵。”赤羽一边吟一边苦笑摇头,“每次看竞日雕的偶,总觉得他内心病得不清。叹悲欢,哈。女暴君这个心腹对他雕的偶设定得真是深得精髓。”

竞日分到的电影偶依旧如以往一般,次要角色,非美型、非力捧,却很显雕工,是一种低调的深不可测。史精忠心不在焉地与赤羽同看着那尊叹悲欢,琢磨着怎么开口问比较好。“赤羽前辈,刚才进来听见了一些师尊跟你的对话。师尊他在寻找什么?”

赤羽沉默了起来,史精忠不解地看向他,他似乎结束思考般地收回了赏偶的目光,转了过来:“俏如来,你了解你的师尊吗?你知晓他追求的偶道是什么?”

史精忠一愣,他似乎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一直过分关注雕偶的技艺,而忽略了道心。虽然是挂名弟子,但连师尊的道心为何都不清楚,确实做徒弟做得太失败了些。

“如果说你的偶道是以偶代己,历尽戏中人生;我的偶道是追求技艺的终极以及家族门派的长存;那么你的师尊默苍离,鬼锋之巅,他想要的是传承,是布袋戏文化的经久不衰。”

赤羽的话让史精忠有些震撼,但他反应过来第一个念头却是,师尊不愧是研究历史的博士,文化的传承听起来就有种扑面而来的沉重感和浓浓的无奈感。

“他应该是在寻找古典美与现代美的结合点。”赤羽说着,又把目光移到默苍离雕的偶上,“鬼锋之名,由墨改鬼,皆因他风格多变。他一直在尝试在创新,其实是为了让布偶不失传统精髓又能适应时代审美的变迁。”

“发扬光大木偶和布袋戏文化,难道不是每个雕偶师都想要的吗?”

“哈。但具体到每个人身上,就会各自有不同的背负,而实践起来就会有差别和限制。比如我有珠锋有西剑流要守护,竞日有怪锋有世家责任要承担,就连温皇,背后也有神锋需要照顾。”

“那鬼锋呢?师尊也同样是一锋之巅,是钜子,他难道就能随心所欲?”

“其实,当墨锋因他改名为鬼锋,就从某种意义上标志了默苍离放弃了这个负累。在他眼中,四锋不分彼此。鬼锋中人很多都对改名心有不满,只无奈钜子锋芒太甚,一手遮天,再有怨怼也无奈他何。”

“……四锋不分彼此吗?”那为何师尊对自己却吝于指教?莫非……史精忠一时千头万绪,只能望着默苍离雕的偶失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