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大卖场

史精忠还想继续问赤羽,新木偶间里却忽然进来了一大波人。两人一齐望过去,原来是一组拍摄完毕,过来存放上戏偶的。清点记录的交接工作需要一点时间,工作人员便趁此空档也围过来看电影本尊。

史精忠一眼认出了混在其中的郭筝,郭筝也很快看到了他和赤羽,有些惊讶又兴奋地走过来打招呼:“精忠报国爱前辈,你怎么在这?”

一旁跟过来查点偶的修儒听到郭筝对史精忠的称呼,噗嗤笑声来,抢先介绍:“什么精忠报国爱前辈。亏你那么热衷于偶,居然不认得雕偶师。他就是俏如来,这位是赤羽信之介。”

郭筝一脸不可置信地看了看修儒,确认他不是在开玩笑后,又转回来看着史精忠和赤羽。“俏如来?赤羽?啊~我那三天居然是跟俏如来在聊偶,我是你的脑残粉啊!你雕的偶总是我的菜!”

“郭筝,冷静。”史精忠被郭筝激动地紧抓双手,他挣脱不得,用求助的眼神无奈望向旁边的人。

“郭筝是吧?幸会,幸会。”赤羽在旁好笑地掰开郭筝的手替史精忠解围,顺势改成与他握手,娴熟地化解了这种脑残粉见偶像的尴尬。

郭筝跟赤羽握完手,就眼巴巴地看着史精忠,一脸有话想说却不知如何开口的表情,看得赤羽悄悄背转过身去偷笑,他清楚地记得在造型间第一次碰见史精忠时,就是这样的表情,只不过言行上,史精忠要镇定许多。

“你怎么会在这里?”史精忠开口问话简直是给郭筝救了场。

“啊,我现在在片场打工,学的是操偶。等我毕业之后,我们就是同事了!”郭筝一下子打破了紧张,之前憋了满肚子的话这会像放了闸,奔涌而出。“……嗯,话说这次惊雷电影里没有你雕的角色吗?”说着说着,他瞟了瞟史精忠身后的电影本尊摆放台,顺口问道。本来就是要过来看电影本尊的,结果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人,这回聊开一时也看不了了。

“也算有。电影里可能会有忆无心的一些镜头。”赤羽插话答道。难道需要雕忆无心电影用偶?史精忠倒是没有耳闻,听他回答,不免有些疑惑地看过了,他便又对着史精忠解释道:“你没接到通知的话,大概是直接用戏里的本尊出演。忆无心只是在电影结尾时,出场带走白狼和黑龙。”

没聊多久,郭筝在的那组又要开工拍摄下一个任务了,于是郭筝意犹未尽地走了,临走还约好了网上继续聊。

史精忠挺喜欢这个朋友的,他俩年纪相差不大,又都是公司里的新人小辈,对很多事情都处在一知半解的摸索阶段,便有许多话题可以聊,而且没什么忌讳。

郭筝离开后,赤羽就提议送史精忠回家。史精忠把需要重粉的偶头往后座一放,在副驾驶座上坐下,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叹了一口大气。

赤羽看了他一眼,发动起车子,笑道:“叹大气,觉得重粉任务太艰巨?”

“说起来,俏如来还没好好感谢前辈。”史精忠心念一动,打算主动出击,制造机会。“上次你请我吃神唤,我还没回请你。不如今晚这一餐我来请。”

赤羽沉默了片刻,才问:“你想请我去哪里吃?”

“意犹未尽,淮扬菜,前辈喜欢吗?”
“竞日开的意犹未尽?”

本来很想跟赤羽两个人去体验那种江南情怀,但见赤羽不置可否的样子,史精忠不免有些失望,心里却没有别的议案。“看来前辈是吃过了。如何?或者前辈有什么别的建议?”

“俏如来,你会做菜吗?”
“嗯,只是很久没有空自己做了。前辈不会是想……”
“不出所料。你果然贤惠。”赤羽点了点头,直视着车前方,嘴角扬笑,让史精忠突然醒悟之前他沉默片刻在图谋什么。

“前辈,那你不会做菜吗?”
“我家政课成绩可是优异。”
“那就是会做了。贤惠的赞美俏如来整句奉还。”

这只小狐狸。赤羽笑看了史精忠一眼,直接点明他的意图:“俏如来,我想吃你做的菜。如何?”

“俏如来也想吃赤羽前辈做的菜,不如这样吧,分别做一起吃。”史精忠也打蛇上棍,见缝插针,并不妥协。

“俏如来,是你说的要请客。想吃赤羽信之介做的菜,下次,有机会。”难得有抬杠的时候,赤羽心情大好地步步进逼。

“什么样的机会?”
“连我也无法设想的,非常难得的机会。”
“难道前辈没有做给别人吃过?”
“只有一次。”
“是衣川紫?”
“不是。那一次我输了赌局,赌注是做一桌饭菜给赢的人吃。”

史精忠停了停,虽然答案他立即想到了,但却不情愿说出口,仿佛不想承认某种无奈的事实一般。他最后还是用了平淡地语气去问:“是温皇?你们打什么赌?”

“哈。我们之间的赌约内容,按照承诺不能告知第三人。”对于史精忠瞬间黯然的神色,赤羽并没有察觉,他一边留意着路况,一边快速回想了一遍赌约,脸上浮现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

赤羽告诉史精忠,其实他跟温皇常常打赌,各有胜负。那一次赢了的温皇说都已经呆过了神唤的所有包间,吃得有些腻了,要换个口味,改吃他做的菜,还说什么打算吃遍四锋高人的手艺。

“那温皇实现了吗?”
“大概吧。至少四锋之巅是没逃过。”
“难道我师尊也……”
“温皇说默苍离的拿手好菜是松子鱼,竞日是汽锅鸡。”
“前辈你呢?你做了什么给他吃?”
“天妇罗和碳烤牛舌。”
“那温皇他自己擅长什么呢?”
“他疏懒成性,谁知道。我想大概应该是过桥米线吧。”
“啊,为什么是过桥米线?”
“因为过桥米线只用东西切切丢进鸡汤里烫熟即可。”
“噗。温皇前辈的刀功用来切过桥米线那种薄片,不算太屈才。我还以为前辈会说他擅长泡面。”
“只多了切薄片一道工序,其他的都是丢水里煮,有差吗?”
“对喔,还真是,连鸡汤也是切了丢水里煮。”

说完两人一同笑了起来,笑了好长一段路,本来中间有停下来了,赤羽侧脸望过来时,史精忠没忍住,又噗嗤一声笑开了,在赤羽眼中看来简直是满目白樱瞬间绽放,雪浪花潮一层层往外荡漾涟漪,刹那迷眼乱心。

欢快的笑声拨动着心弦,赤羽便也跟着笑起来,笑意由浅转浓,已经分不清到底在笑什么,只是一味的笑得有些没心没肺。他笑着问:“俏如来,你又擅长什么菜?”

“三杯鸡。”史精忠开始思考起今晚上的菜单,笑容尚未来得及褪却,脑袋微微偏着,想得很用心,一脸甜蜜又认真的小表情引得赤羽频频侧头来看,以至于错过了一个路口,开上了岔路。“今晚就做三杯鸡,糖醋排骨,蒜炒青江菜吧。汤来不及熬直接在外面买,顺便买个凉菜。前辈可满意?”

“嗯。”发现走错路的赤羽此时答得心不在焉,正不动声色寻近道绕回去,但史精忠很快就注意到车外景色有些陌生。在他疑惑地看过来,开口询问之前,赤羽便说:“这条路上有家COSTCO方便停车,在这把食材买了就直接回家吧。”

不一会赤羽把车转进了老远就望见的大卖场去。因为没绕多远。所以史精忠没起疑,下了车去拿手推车的时候,想着自己居然跟赤羽一起逛大卖场买菜,心中不由得雀跃不已。

他看了看跟自己一起走进大卖场的赤羽,蓝黑色短袖、深褐色的小脚裤,褐色的皮鞋,酒红色的高马尾搭配黑墨镜,引来路人频频回顾,猜测是不是哪位天王巨星出行。再低头看看自己的打扮,天蓝色短袖、白色休闲裤,黑皮鞋,跟赤羽的色系对照起来,正好一明一暗,似乎有点儿情侣装的味道。

“我来吧,你去拿。”赤羽把墨镜摘了,挂在领口上,伸手拉过了手推车。两人便按照史精忠拟好的菜单去买相应的食材和短缺的调料。

很久没开火,史精忠早记不清家里还剩什么调料,干脆全部都买齐,为了把这种居家味浓重的约会时间延长,他还建议让他顺道把需要补充的家用物资一并买了。赤羽点头同意,推着车陪他逛了起来。

史精忠也藉着询问选择日用商品的机会,把赤羽的日常习惯给摸了个透彻。比如他喜欢粗毛的还是细毛的牙刷,牙膏喜欢什么口味的,洗衣粉习惯用哪个香型,沐浴露喜欢用什么牌子等等。史精忠也因此掩饰性的买了几乎能想得到的日用品回去储备。

真有种两人在同居的感觉。史精忠非常享受逛大卖场的时光,他漫步在一排排玲琅满目的货架前,看到什么想到什么就会装作有意无意地闲聊,询问赤羽的看法。

赤羽总是略带笑意地回答着这些生活琐事,他推着手推车,挨着史精忠走,过道不算宽,所以他的手臂时不时会贴上来。有时候史精忠找不到某种商品的摆放位置,赤羽就会一把拉起他的胳膊,将人带到要寻找的货架前面。

有好几次,史精忠其实是看到了,却故意装迷糊,然后就在赤羽温暖而有力的胳膊拉挽下,被推送到他要去的地方。这种似是而非的亲昵,让他心跳加速。

有好几次他差点就去亲越过自己肩膀看货架的赤羽。赤羽把头伸过来视物时,下巴若即若离地滑过他的肩头,呼吸的热风也轻飘飘地擦着他的脸颊而过,而他只要微微侧过脸去,就能将唇贴上赤羽的脸。可是他不敢轻举妄动,他怕一旦踏出了第一步,就再也不能控制自己,所以每每都目不斜视,刻意转移注意力,默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来静心。

他不知道赤羽有时也会微微侧过脸来看他,看他因专注而显得诱人的模样。那张可称玉面花容的脸上,一双明眸波光透亮,丰润的唇因思考而略微地抿起,专注认真的表情总是散发出一种娇气的莫名情态,让人忍不住心生宠溺。

赤羽很想在那当下亲他一口,然后爱怜地问他在想什么,却怕吓到他,只好克制自己一向的直接大胆。现在还不是时候,跟他还有重要的事情没有完成,要是放任自己微妙的情绪行动,一不小心将人吓到不敢再交陪,那就得不偿失了。

等史精忠尽兴了,满载而归时,赤羽重新提起在新木偶间,因郭筝等人的到来,而被打断的话题。“你知道默苍离为什么一直不肯传授你技艺吗?”

史精忠还沉浸在回味暧昧中,猛然听到赤羽挑起这么个严肃的话题来,不由得一愣,他坐在副驾驶座上,望了一会窗外的车水马龙,才迟疑地回答:“因为我不适合鬼锋,我的雕偶风格更贴近珠锋。如果像前辈之前说的那样,在师尊眼中四锋不分彼此,那师尊不教俏如来,应该是怕技艺不精纯的我顾此失彼,囫囵吞枣的结果,只会自毁根基,找不到适合自己走的路。”

“嗯,答对了一部分。”

“还因为初入四锋的俏如来资历尚浅,人脉关系薄弱,不教我也是为了让我不因此受人关注指摘,保有可以专注雕偶的时间在公司里站稳脚跟。”

“嗯,也只是一部分。”史精忠想不出更多的答案,用探寻的目光看向赤羽。“你忘了考量你师尊的偶道。”赤羽趁着前方红灯的空档,转过头来,富有深意地对他笑着唤道:“四锋萌主。”

难道……史精忠大吃一惊,师尊该不会是想要让他一统四锋,这想法已经不是大胆了,简直可以说是狂妄。为什么会是自己,怎有可能,这种事至少是四锋之巅才有可能胜任。以他现在的实力,别说集四锋大成了,只是能学齐鬼锋九家绝技,成为本家中人,下一任钜子,都是艰巨的目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