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神唤

俏如来,你会是我等的那个人吗?

默苍离侧过脸去,目光由面前的木偶转到身旁的屏风上。满屏的樱花开得绮丽烂漫,阵阵樱雨仿若已经扑面而来,轻盈地落得屏前之人满身满心。

樱开如云,美得灼眼,却因这燃烧生命的绽放,而盛开过就凋落。也只有绣画入屏,才能保留那最惊心动魄的瑰丽。再辉煌的技艺,鼎盛过也就没落,就好像这留不住的樱雨飞花。

“哇哇哇,不愧是传说中的神唤,光看这布置就有够赞。”杏花君在一旁四处打量,啧啧称道,“我现在才知道,除了偶,还有能让你不看IPad而盯着看的。是说这屏风有够漂亮!”

两人刚进入赤羽给他们预订的神唤包间里,默苍离就径直去看角落上摆放的木偶,那是传统的日本净琉璃,五官造型都很古典,宛若从浮世绘上走下来一般,看得感慨,他才转去看屏风。

那屏风其实是屋里最惹眼的摆设,正对着房门,大得好似一面墙,上面绣有一棵樱花树,樱花怒放,一进来望见就好像误入樱雨深处,有种惊艳的震撼。杏花君踏入时,也是职业习惯先去看偶,然后看屏风,最后才想起环视整个房间的布置,一圈看完发现默苍离在对着屏风失神。

十五年?二十年?从他签进惊雷开始,究竟有多少年了?杏花君看着那张清俊的侧颜亦是感慨良深。一转眼竟然过了那么久,而眼前的景象却仿若昨日一般。杏花君当然记得,初见默苍离时,他就是那样在看着造型间里的偶出神,只是那时他手里没有拿IPad。

那是一个有些特别的人,杏花君第一眼就这么觉得,他没见过谁有那种气场,只是静静立着,无声凝视着,气息就能融入周遭,没来由的让人觉得他一直就在那,光阴在他周身仿佛连运行轨迹都改变了似的。

“还有你啊。”默苍离淡淡转头看了杏花君一眼。

“啊?什么?”杏花君收回思绪,不解地问。

“除了偶和IPad,能让我盯着看的。”说着,默苍离坐到了案桌前,开始低头玩起IPad。

杏花君先是闻言心里一甜,接着到默苍离言行不一,又不满起来:“喂喂喂,太假了吧,你好歹也看着我,把整句话先说完再去看IPad。”

“我有在看你……”默苍离嘴角缓缓扬起,依旧低着头,手指在Ipad上划动:“……一直都有。”

“我两只眼睛都没看见,你在用哪只眼睛看着我。”杏花君哼了一声,在他对面隔桌坐下、

“用心。”有时候,默苍离不咸不淡说起情话来,杏花君一点招架的法子都没有。

“哼。现在是怎样,突然说这些有的没的。我记得今天好像不是什么需要表白的日子,最多是你签进惊雷纪念日,要表白要感慨好像不应该对着我吧。”虽然默苍离的视线没在身上,杏花君却欢喜得有些不自在,不敢去看对面的爱人,遮掩情绪,顾左右而言他。

“也是你我初见的日子。”默苍离抬起头来,把手中的IPad往身边榻榻米上一放,淡淡地看着杏花君。

“对哦,说起来我们都没有过纪念日这种习惯。今天难得浪漫一回,也是狠狠奢侈一回。这个神唤看起来就很贵,不知道赤羽有没有给我们弄到打折价。”他看见默苍离放下IPad,不由奇怪道:“怎么没电了?我记得离开片场前你有充满电啊。”
“如你所说,今天难得浪漫一回。”默苍离的眼眸此时像一汪深潭,杏花君看进去是一潭落樱花影。两人隔桌对视,宁静的房间里,屏风上的花雨便在那目光中被吹得渐渐狂乱迷离起来。

这场心间花雨,飘零的是两人曾经的岁月,过去的点点滴滴,如今已化作片片了无痕迹的花瓣,将两人围绕其中,席卷整个天地。默苍离就在这被飞花笼罩的世界里,动情地凝望着杏花君,淡淡微笑着,热切的目光便是他缥缈虚无的淡吻,比肌肤之亲更深入骨髓。杏花君也在用同样迷恋的目光回视着他,胶着在一起的视线是两颗心最赤裸的贴合,是两个灵魂最真实的拥吻。

有人轻敲房门,送来酒食,轻柔地前来,无声地退去。相视的两个人并没有受到太多打扰。杏花君只觉得被看得有些醉,有些矛盾地撤开视线,去看摆上来的料理,招呼起默苍离动筷:“等这么久,饿死了。你还愣着做什么!哇,这摆得跟艺术品似的,要人怎么忍心下筷。”

他抬起头,默苍离垂目看了一眼酒菜,又去看他,没有表示。“IPad拿来,这么精致的美食,不拍来留念可惜了。”默苍离便把IPad递给他,然后看着他拿来,对着一桌佳肴拍了半天。

“苍离啊,别再看我了,快吃饭!”杏花君被看得有点不自在,拍完照随便夹了一筷子往默苍离嘴里喂。

默苍离凑过去张嘴吃了,又看着他淡笑道:“刚才你还气我不看你。”

“虽然你看我我会欢喜,但老实讲,我还是比较习惯平时你总不看我。突然这样一直看我,我会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杏花君把IPad塞到他手里,“所以你还是不用勉强,你欢喜我也高兴。”

“杏花,如果我说,以前我就是这样看着你的,只是你不知道。”默苍离把IPad又放回榻榻米上,一副铁了心这一餐饭不会去碰的模样。“多年之前,我没有IPad可以遮掩。”

“真的?”杏花君一愣,虽然温皇早就跟他分析过当年默苍离对他蓄谋已久,但多年来,他没刻意去盘问,默苍离也不主动提及。其实两人之间也不必去细究情由何起,只需笃定一往而深便好。“所以,你是突然想要在初见纪念日里坦白一切吗?”

“杏花,”默苍离夹起一块花之恋,塞了杏花君满口的寿司,“吃饭。”然后他就不继续说了,兀自吃起来,无视对方投来充满期盼的好奇目光。

“羽国志异?”赤羽初次去史精忠的家,一进门就看见玄关上搁着一本书。史精忠一直想找时间再好好研究《羽国志异》,但每次都被各种事情打扰,没看几页就要放下。这次是正好随手搁在了玄关。

“这本书你也在看?不会是温皇送你的吧?还真是搞得人手一本。”赤羽笑着拿起那本书来,随手翻到了放有书签的那一页,那一页写的是策天凤初遇神医。

“策天凤是在尸山血海中遇到他今生的知己也是唯一陪他走到最后的同伴。”对于这本书众人都笑称为雕偶界的哥德巴赫猜想。赤羽自然知道,他看了几眼,点出了重点。

史精忠把书签放在这一页时,就是在想象师尊初见杏花君的情景。杀伐过后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残肢断骸触目惊心,策天凤若有所思地漫步在被血浸染的焦土上,远远望见一抹蓝色身影。那是方圆白里之内除他之外唯一的活物,不由得引起了他的关注……

杏花君偏好蓝色,时常一身蓝白的他就像携带了蓝天阳光,时时温暖人心。这种偏亮丽的色彩丝毫不与他的渐增的年岁相违背。默苍离吃着清淡可口的日料,看着眼前的爱人,忽然有种在阳光海岸边上野餐的错觉。

初见那时,他也是一身蓝白休闲装,蹲在一群偶中,一脸认真苦思地端详着手上拿着的偶头,在他面前,偶的内体、手、脚凌乱地堆成了小山。

过来等人的默苍离本以为造型间里没人,正兴致盎然地观赏房间里的偶,就从偶与偶之间的空隙里望见了杏花君,然后他静静地看着那个年轻的造型学徒在那绞尽脑汁地给每个妖道角设计造型。

妖道角在戏中群众演员,用来当人肉背景和炮灰。除了有门派组织属性的小兵会有一些相同造型的要求外,基本没什么要求,可以随意发挥。但因为没戏份,又不能用造型抢要角的风头,加上偶头都品相不好,没有哪个造型师会花心思去弄,都交给学徒练手。即使是学徒,也很少有人把心真的用在这上面,他们更多的是学习那些华丽造型的做法。

杏花君却丝毫不嫌弃,甚至以此为乐。按照偶头的优缺点,扬长避短,设计各种恰到好处的造型是一种有意思的挑战,更是一种扎实技艺的练习。每当看到一颗歪瓜裂枣的偶头,被自己造型得人模人样,他心里就很欣慰。他能从戏里几秒的镜头里认出自己造型的妖道角来,倒不是他记得住自己做的每个造型,也不是他眼神有多利,而是用心与敷衍的作品,还是很明显的。

杏花君对偶的这种用心与认真,是使默苍离沉沦的开始。不知不觉,默苍离就看了他很久,越看越受吸引,想要进一步观察这个人。

后来,默苍离等的人就来了,杏花君才知道原来造型间里竟然还有其他人,有些诧异地转过头来看着他,而他则是含笑朝对方点了点头,随来人走了。然后他记住了那个午后,记住了那个只有他和他的造型间,记住了那张皱着眉头神情严肃,有点帅气的脸。

现在那张脸比记忆里的更吸引人,成熟的男人味让杏花君天然带有的阳光暖意愈发的致命。“杏花……”默苍离忍不住唤出声来,杏花君闻声看了过来,这个人对自身的魅力真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我爱你……”

我爱你,这就是当年所有的布局要传达的讯息。

隔桌贴来的唇还带着海的气息,杏花君不客气地咬住,尝到了比刺身还要鲜嫩甘美的滋味,令他意犹未尽地舔了又舔,恋恋不舍地松开来,“怎么吃得好好的突然欲求不满起来?”

“没什么,蘸点酱比较好吃。”默苍离老老实实坐回去,继续斯条慢理地吃起来,却将杏花君撩拨得心痒难耐,想赶紧把饭吃完了赶回家去吃正餐,却又很享受这一刻旖旎的气氛。

“话说,这家店真适合情侣来吃。”为了分散注意力,杏花君开始没话找话,免得暧昧的沉默把这蠢蠢欲动的欲火彻底点燃。“我记得温皇跟我说过,他跟赤羽两个人在这里每间包房都吃过了。有时候我觉得这俩冤家简直比情人更情人,用茹琳的话讲就是相爱相杀。你说他们……”

“他们不可能。”
“啊!说得那么肯定,你哪来的自信?你不就……”
“以前或许,现在绝不可能。”
“为什么?苍离啊,你又在讲我听不懂的话,解释一下啦。”
“以后,你自会明白。”
“又在那神神秘秘。你其实跟温皇也差不多。”
“温皇比不了我。”
“是哦。”杏花君的语气里满是不以为然。
“因为我有你。”

默苍离不咸不淡地一句话,让正在拿酒碟小酌的杏花君差点呛了梅子酒。“啊~你你你……你又来。是,你说得真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只好默默给你点520个赞。”

“今天俏如来是坐赤羽的车走的?”今天的默苍离心情似乎特别好,他笑得比平时多,这会也端起酒碟,跟杏花君对饮起来。

“没看见。但他们好像是一起来的,听修儒讲走也是一起走的。话说赤羽不跟来吃饭,还真是他请客我来买单哦。”

“嗯。”默苍离若有所思,语带满意地笑着应了一声,似在回应眼前人,又似在对着别的什么。

等两人吃完开车返家时,默苍离才开始一如既往地低头玩IPad。IPad上早有赤羽的信息在等着他:“希望神唤能给二位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增添美好回忆。赤羽信之介恭祝钜子与冥医百年好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