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糖之约定

当赤羽给默苍离发短讯的时候,史精忠正在厨房里忙碌。他的小窝不大,客厅跟厨房只是用料理台隔着,赤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便能将屋里的情景尽览无余。除了偶和惊雷相关之物外,赤羽在这个整洁的屋里看不到任何其他显示屋主个人喜好之物,那种干净的感觉就跟史精忠给他的感觉一般,除了衣食住行,布偶仿佛占据了他生命里剩余的全部。

看来他也是个工作狂,就连个人爱好都被偶填满,在这一点上似乎自己要稍微好一点,至少还有个收集萌物的喜好。赤羽会心一笑,将视线从史精忠身上移到了摆在客厅里的两尊雨音霜。自己一直都被人说是工作狂,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天宫伊织更是因为衣川紫的事情,直接说过他其实不懂爱,虽然能将身边人呵护得很贴心周全,但始终没有谁能让他动心到失控。

失控吗?赤羽又转去看史精忠,他刚把买回来的一大堆调料安放归整,正在处理食材。这餐饭相当于请客回礼,说什么他也不让赤羽插手帮忙。他围了条红白条格的围裙,正低头专注地剥蒜,低垂着眼,睫毛密长,被斜洒进来的夕晖照映出一道阴影来。

虽然相处时日短浅,但赤羽能看出史精忠也是那种用心体贴周遭人、尽力周全所有事之人。同样是醉心事业,同样是善解人意,不知总是拘谨有礼的他,是否会像自己一样,难以为情失控。

电视机开着,各种声响源源不断地涌入这个房间,灌注到这个不知不觉变得相当暧昧的两人空间里。史精忠能感觉到赤羽并没有在看电视,几乎是一直盯着他看。落日在一点点沉没,房间里还没有开灯,变得渐渐昏暗起来,而赤羽坐的位置正好是逆光,让人偷看不到他的表情。而那投来的目光却有如夕晖一般,将殷红笼罩史精忠一身一心,更让回荡在屋里的声响静了音。

因为史精忠没有勇气去承接那情绪莫名的视线,只好假装毫无察觉,目不斜视手里的活。这让赤羽变得更加直接大胆,目不转睛地看着,仿佛在观赏一出厨艺表演。究竟是在什么时候起被他深深吸引了呢?

赤羽心里有点乱,他记得初见史精忠时,对方还是一个伶俐乖巧的萌物,渐渐的,这种喜欢演变得出乎了他的意料。他发觉史精忠对他已经有了生理上的吸引。如果换个人换个时间,他不介意放任这种势头发展下去,即使对方是同性。

但现在,衣川紫的吻别让赤羽深刻反省起自身,或许伊织说得没错,在没有彻底爱上之前,不该轻举妄动,他是那种由于太理智,感情很难深入发展之人,光有喜欢是不够的。他不希望同样绝望的眼神出现在史精忠身上。

史精忠现在是那么快活,脸上满是好看的笑意,整个人像是在微微发光。赤羽明白他对自己的喜欢有着显而易见的特别,如果他继续熟视无睹,两人就会一同坠入情感的危险地带,他必须在彼此的喜欢没有变质之前拉回正途。想着,他收回了目光,扫视了一圈更加昏暗的屋子,起身去按开关亮灯。

结果两人不约而同地摸向开关,史精忠像烫到似的赶紧缩回了按在赤羽手上的手指,掩饰着尴尬问:“前辈喜欢吃甜吗?”正好三杯鸡和糖醋排骨都要放糖,他还不知道赤羽的具体口味。

“喜欢。”按下开关的同时,赤羽瞥了一眼料理台,“俏如来,你呢?”
“超爱。”
“啊,看得出来。”看得出来?傻白甜吗?史精忠看着赤羽,眼里闪过一抹疑虑。

“那前辈喜欢吃辣吗?”
“一般吧。”
“只是一般?”
“你认为我很喜欢吃辣?”
“因为总见前辈穿红色系衣服,不由觉得前辈应该很喜欢吃辣。”
“哈。”赤羽也给史精忠回了一个我就知道的了然眼神。“菜就按你的口味做便好。”

暗思涌动的视线交互之后,两人又默契地各自回避,一个埋头去炒菜,一个又走去看厅里摆放的偶,这一回,赤羽看的是任飘渺,看的是偶,想的却是人。史精忠毕竟是业界同事,在这个圈子里牵扯的利害太复杂,处理起来很麻烦。除了温皇、竞日对他别有居心外,玄之玄在背后的针对也颇棘手,而苍离的图谋太大,对他的期望太重了,现在根本不是他能将心思放在自己身上,处理微妙感情的时候。

赤羽想着,下意识转头去看史精忠。这一次史精忠看清楚了那是一种心事重重的眼神,暗自更加紧张了。他之前见赤羽去看温皇送的偶,心中就莫名不安,尤其是温皇送给他的那颗糖还挂在任飘渺手上。出于不可告人的心思,他很不想那颗糖被赤羽看见。不想今日赤羽突然提出来家吃饭,导致他没能事先清理房间。

赤羽敏锐地抓住了史精忠视线的落处,本来心不在焉地赏偶,没看到的糖此时变得很显眼。他一眼就明白了那颗糖的来历,笑着从任飘渺手上取了下来,把玩着走向史精忠。“你把这糖挂在偶手上当摆设?”

“嗯。任飘渺不就是还珠楼主,没有珠怎么行?”史精忠一边说一边翻着锅里滋滋作响的鸡肉。

“浪费。你不是超爱吃甜吗?因为是温皇送的就不敢吃?”赤羽笑了起来,将网球大小的糖在手里上下拋着玩。

“难道前辈敢吃?”史精忠也笑了,想到那一夜的情景,师尊那句“目小温”的厉喝犹然在耳,而他也终于明白为何当时赤羽会笑得乐不可支。

“想让赤羽信之介试毒可以。只是……”赤羽一把抓住半空落下的糖,定睛看向史精忠:“答应我,无论什么情况,你都绝不做菜给温皇吃。”

“啊?!”史精忠一怔,他其实想着温皇曾经的一句玩笑,便故作随口一提要凹赤羽吃糖,没想到得到的回答太令人意外。但他很快就领悟到赤羽的用意,一边将烧好的三杯鸡装盘,一边笑道:“前辈真狠。温皇前辈要是知道夙愿难偿,竟然是因为这样的条件交换,不知会做何感想。”

“哈,活该。”赤羽开始动手剥开糖上的包装,尽量保持包装完好,方便之后保存。“想要吃遍四锋高手手艺,太狂妄了。”

史精忠则一边心不在焉地下锅炒糖醋排骨,一边密切关注赤羽的动作。虽然跟温皇“舔了送男神”的玩笑不符,但能吃到赤羽舔过的糖也是一样的,而且更让人觉得甜蜜而羞涩不堪。

赤羽拆完,抬眼看见史精忠眼巴巴地瞧着他,顿时像看见了一只吐着舌头,摇着尾巴的哈巴狗,“你不介意我舔过?”他便心生警觉,转念就似乎隐约明白了那种不可告人的心思,间接接吻吗?

“俏如来很好奇这糖的味道,以及它是否真的舔过还能静置如新。”措辞早就备好在嘴边,史精忠这时说来自然又镇定。

看来很会掩饰,只是还瞒不过赤羽信之介。

赤羽对他富有深意地一笑,将糖放到嘴边,在伸舌舔的那一刻,突然转过身去,遮挡了对方投来的视线。

“赤羽前辈!”史精忠立即觉出赤羽的有意戏耍,暗自急得有点羞恼,偏偏他那种见不得人的小心思又不能曝光,使得自己失去理直气壮的理由。“你……”

“我舔过了,第一层是柠檬味,有点酸。”赤羽好奇地端详了一会手中的糖,然后笑看一直看着他的史精忠:“你的糖醋排骨再不翻就要糊了吧?”

“啊!”史精忠忙专心抢救几乎快烧出焦味的排骨,心下寻思着刚才赤羽到底舔了还是没舔。

“你怀疑赤羽信之介言而无信?”赤羽好笑地站在一旁看他一阵手忙脚乱。
“没啊,就很好奇,想亲眼看变化过程而已。”唉,真正的理由,你不会明白。
“你可以自己舔,在自己观察。”
“可是我不知道前辈刚才舔了哪里……”借着翻排骨的动作,史精忠说得极其随意。

对于自己的猜测,赤羽并无完全把握,但听对方的话,他越发确定了,原来史精忠已经对自己有这种程度的心思了吗?“只是舔了一下而已。既然看不出来,你可以当作没舔过。”他目光灼灼地审视着对方细微的表情变化,不动声色地刺探:“如果你真介意,可将这颗糖送我,我另外再买给你一颗,如何?”

赤羽这样的建议将史精忠逼上了两难之境,他自然不想失去间接接吻的机会,却又不好意思开口说不介意,毕竟刚才还有问赤羽舔了哪里。“前辈,先吃饭吧。”他采取了最果决的一招,弃战。

虽然不知道赤羽是不是有感觉到什么,突然在这事上跟他抬杠,但再说下去,恐怕真要变成他不打自招了。

史精忠若无其事地把锅里最后一道菜装盘,然后将做好的三杯鸡、糖醋排骨、蒜炒青江菜,跟外面卖买回来的凉拌海带、四物汤一起摆上餐桌。与此同时,赤羽也将糖包好,放在了客厅茶几上,掏出手机拍那一桌家常菜。

“卖相不怎么好。”很久没下厨的史精忠,看着自己做的菜,想起跟赤羽在杏花君家里吃的那一餐,不由得感慨不已,冥医前辈想来是煮了很多年吧,师尊果真非常人也。

“人不可貌相,菜亦然!”赤羽很快地把照片发上脸书后,拿起筷子对史精忠说:“我要开动了。”

史精忠非常速度地给赤羽碗里每道菜都夹了一筷子,然后一脸忐忑地等着看他吃。赤羽对他一瞬间的小媳妇样小小诧异了一下,那一刻,他简直看到了衣川紫的重影,现在想来,答应与她交往后,她第一次给自己做饭吃就是这样的情态。

然而等赤羽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情不自禁地夹了一块排骨准备往史精忠口里塞。于是,加菜的筷子在半空突然顿停下,离对方的唇还差着好几厘米,平直的运动弧线陡然下落,赤羽把菜改放在对方碗里。

史精忠亮晶晶的眼眸黯淡了一瞬,他眨了眨眼,低头夹起那块排骨吃起来,赤羽也收回筷子尝了尝每一道菜。“很好吃。”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除了品相不怎样外,史精忠的手艺其实不错,没有太多调料的家常菜少了外面那种五花八门的花哨滋味,依旧可口怡人,吃过就会让忘不掉那种岁月静好的滋味。但两人却吃的有些沉闷,各自满怀心事。

赤羽看似还算转变自然的夹菜入碗,自然引起史精忠的敏感。心底的寒流就在那一瞬席卷而来。史精忠相信,赤羽已经察觉了,所以他克制了亲昵举止,这是一种警讯。回想起之前舔糖的言行,是他的一种试探确认。该不会,来家吃饭,从头到尾都是这一个目的呢?那自己又是从何时起让他起疑的?

史精忠在猜度赤羽,赤羽也在推测史精忠的心思。他已经接收到了自己的止步警讯,现在两人之间明显低落的气氛,应该是他在困惑。不知道他有没有过情感经历,竟然忘记询问了,现在也不能再问。赤羽意识到自己对史精忠的了解远远及不上史精忠对他的。细思几次见面,都是对方在探问自己。太大意了!

赤羽放在餐桌上的手机有简讯声在响,为了改换下气氛,他拿起划开一看,是脸书上的回复。温皇已经对他发的四菜一汤贴文留了评论:“萌主手艺啊!动作真快!也不怕烫到嘴。”

赤羽瞥了一眼正在默默吃饭的史精忠,暗自苦笑,还真是烫到嘴。他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贴文,只是写了“难能可贵的一餐家常”。大概是史精忠跟自己同车走被人看到传到温皇耳里了吧。不过这样就能下定论,该说温皇对于吃有着匪夷所思的精准与敏锐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