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炮友

 

杏花君并不知道,自己的匹配属性让他能在完全觉醒的默苍离身上任意妄为。他坐在地上抱着默苍离正畅快地顶着,痴迷地赏看对方白里透红的无暇肉体在眼前忽上忽下的起伏。醺醺然的焦点不经意间移到了背景上。

就在他纵情欢爱时,荒星上的夜晚开始慢慢降临,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天边的星带变得更加明亮,看过去正好落在默苍离的肩背位置,宛如给赤裸的他添了一双闪亮朦胧的羽翼,就像上古基督教里描述的天使一般,美得惊心动魄。杏花君便在这种惊艳的悸动中,在默苍离体内内宣泄了满腔的爱意。

在杏花君意犹未尽地拉过默苍离亲吻眉眼时,他突然说道:“来了。”

杏花君便顺着他的视线转头望去,只见明暗相交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排粉色爱心,爱心上横着一棵血树。原来是他们的纪念品终于做好了。看着那些爱心形服务智能扛树前行的情景很是有趣,夜幕仿佛是追随着它们的脚步漫延而来。

荒星没有大气层,因而没有云霞可赏。但艳色的大地与绚丽的星带依旧组成了蔚为壮观的落日奇景。这有些像在沙漠上看日落,浩瀚无垠的天地尽头是宇宙的空虚,黑暗也似乎有着绝对零度的气息,显得更加寒冷。星辰开始在遥远处用力地眨眼,近处的环状卫星带像被泼墨般漫涌过来的夜给点亮。血色晶岩树仿佛是拉开夜幕的滚轴,一排粉色爱心就是轴轮。

杏花君紧紧搂着默苍离,与他一同举目眺望极夜降临。耳鬓厮磨之间,偶尔会有细碎的吻轻落在彼此的脸上、脖颈以及肩头。那些吻仿佛浸染了夕照的瑰丽,将杏花君的心映照得好似眼前景象。

落日下的默苍离几乎被洗尽了翠绿的冷色调,代之以殷红的暖意。他身上残留着着欢好过后的温热感,正在变得微凉,然而杏花君殷勤的爱抚减缓了这个过程。情欲随着星带一起,被黑夜一点一点地燃亮。当横亘天穹的星灯全都亮起来时,两人也不知不觉再度纠缠在一起。

磨蹭、啮咬、吮吻、爱抚、四肢攀交、抽送……他们情不自禁用各种方式来感知对方,漫不经心地在宽阔空旷的太空室里做起爱来,从这一隅做到那一角。这场狂野而原始的性爱在服务智能进太空室时才缓缓进入尾声。

水床之上,杏花君伏在默苍离肩头喘着粗气,他还留在对方体内,虽然已经软小,却迟迟不舍地拔出来。而默苍离也呈现一种虚弱状态,半眯着眼,微微颤抖着,潮红的面颊开始泛起白来,被吻得湿润鲜红的嘴唇吃力地唤着:“杏花……杏花……”

“嗯?”杏花君慵懒地应道,有些昏昏欲睡。

“我能量偏低,快要进入休眠状态了。快……”默苍离最后一个字已经轻得失落在对方浓重的呼吸声里了。

杏花君这才猛然意识到先前帮忙手淫时,就嫌铜镜太膈应,拔了好办事,没想到这一折腾就折腾去大半个早上。他慌忙爬起身,与默苍离分开,四下找铜镜。幸好绿色的铜镜在满眼嫣然的世界里很是显眼,他拿过来慌忙将琉璃串给默苍离插好。他现在已经对这副身体非常熟悉了,各种意义上的熟悉。

想着,杏花君餍足地又倒回水床上,搂着还处在虚弱状态的默苍离,望着星夜放空。而服务智能进入太空室后,兀自忙碌。有一个到水床边摆起情侣爱心早餐,其余都在一旁把血树竖起来,立在水床一角。

“血色琉璃……”当血树立起来后,稀疏的枝丫一直伸展到杏花君头顶,他仰躺着看那雕琢细致逼真的树枝,发现星带正落在其上,点点闪耀,就好像一串串琉璃珠缀满一树一般。晶莹透亮中泛着殷红,他不由喃喃说道。

“那就叫它血色琉璃树好了。”默苍离睁开眼,在杏花君怀中侧过脸来,一同仰视那棵血色琉璃树。

“随你。”杏花君闻到了食物的香味,禁不住转去看服务智能那边。由于是所谓的早餐,所以被安排在水床上享用。盛放早餐的是一个心形浮空托盘,此刻餐点已经摆放完毕,正徐徐朝杏花君飞过来。

激情纵欲过后,杏花君也觉得有些饥肠辘辘,心情大好地坐起身来吃饭。谁知,食物入口总让他想入非非。青菜粥爽滑清淡,跟默苍离的手感很像,肉包鲜嫩美味,也让他想到默苍离的身体,就连抹茶奶喝起来都让他记起与默苍离接吻的滋味。

他越吃越想去吃身边的人,感觉自己似乎成了精虫上脑的小年轻,刚性发育成熟就时时渴望着跟人来一发。想着,他不由一抖,筷子上夹着的心形煎鸡蛋就滑落了。眼看就要落到水床上,突然一只五指纤长的手不紧不慢地伸出,三指一捏,恰好接住了那块煎蛋。

“可供选择的菜色里只有这一款中式早餐。你吃得还满意吗,杏花?”默苍离睁开眼来,将手里的鸡蛋喂到杏花君唇边。他已经脱离了虚弱状态,双眼变得晶亮有神,嘴唇依旧红润,脸色也还微微泛着桃色。

“满意。”杏花君张口将他的手指与煎蛋一起含到嘴里,一边嚼着蛋一边吮舔着那三根手指。

吃得最后,杏花君津津有味地含吮起默苍离的手指。他才发觉默苍离的手是那么迷人,好像兰花的花瓣。

“杏花,好好吃饭。”默苍离放任杏花君色情地吻了一阵他的手指后,缓缓抽回手来,淡淡说道:“人类那愚蠢的消化功能由不得你三心二意。”

“苍离,你说我们之间现在是什么关系?”杏花君也为自己心中各种荒淫的念头而羞愧,他赶紧端正姿态,一边吃一边忍不住询问道。

“炮友。”这个意外之极的回答杏花君又呛到了,他开始放下筷子狂咳起来。默苍离轻轻拍着他的背,似乎带着一丝不快说道:“以后你进食时,我不会再跟你说无关紧要的话。你噎死的概率超过了我的预估。”

“喂!这才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话!”杏花君好不容易缓过来,大声说道,“虽然我有期待过你的答案是情人,也做好了答案不是情人而是朋友的心理准备。可是你……”

“我们当然不是情人。”

“为什么?”

“因为我还不懂得爱。”默苍离扫了一眼两人赤裸相对的身体,又道,“我们也不是朋友。你会跟温皇做爱吗?”

“不要每次举例都拿温皇。”

“那你会跟竞日做爱吗?”

“我的朋友又不止他们两个,你就不能拿茹琳举例吗?非要拿那两人恶心我。”

“因为我是男性。”杏花君顿时哑口无言,在男性朋友中,跟他关系最好感情最深的,还真是温皇和竞日莫属。默苍离见他没有辩驳,又继续说道,“所以,在人类的现有语言中,我们之间最精准的描述就是炮友。”

杏花君望着默苍离愣了片刻,才说:“好吧,炮友就炮友吧。你……”本想说你不准跟其他人做爱,但转念一想,这好像是情人才拥有的独占权利,只好惴惴不安地改口问,“你不会跟我以外的人做爱吧?”

“那也要先看你们三位最高权限者的意思。”

“看我们的意思?”

“你忘了我有猥亵自卫程序吗?”

“嗯?!”杏花君这时才惊觉自己似乎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所以刚才我们、我们那、那个,温皇和竞日都知道了?”

“他们不会再知道。我给了你猥亵自卫的豁免权限。”

“等一等,你刚才的回答为什么是要看三位最高权限者的意思?难不成你有想跟其他人做爱?”一时之间,太多的疑问无法理清,杏花君下意识地抓住了他最紧张的一个问道。

默苍离并没有回答他,静默地看了他片刻,坐起身走下水床去,并且说道:“杏花,你好好吃饭。”

“你去哪?”

“清洁后穴。”

杏花君心情复杂地望着那一丝不挂的背影走向浴池,一边心不在焉地吃着早餐,一边回味刚才默苍离看他的神情,虽然可以说还是面无表情,但他感受到了一种高深莫测的微笑。这虽然默苍离并没有真的展露笑颜,但种微笑的气息他太熟悉了,温皇每次坑人都喜欢这么笑着看人。

难道刚才的回答是故意避而不答让他着急的吗?虽然默苍离说得没错,他们三位最高权限者应该是不会让默苍离跟别人做那种事,首先他自己就绝对不允许,呃,除非苍离真的爱上了别人。杏花君有些苦涩地想着,更加恋恋不舍地追望着对方的身影。

此时的默苍离已经曲腿跪坐在浴池里,用手划着池水,似乎在测算水流。修长的手指微微弯着,被水打湿了一大截,从水面抬起时,会有一滴滴水珠滚落。那情景就好像雨天里的兰花一般清丽。水池里波澜叠起,粼粼波光在他身上映出一道道幻彩,如佩璎珞,满身珠光宝气。默苍离倒映在水中的碎影也十分迷人,看过去是一片月牙白,衬着满地红艳,仿佛天边的星带落了一片在水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