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水中花事

 

杏花君痴痴地盯着那几根他才吻过不久的手指,在池水中来回游走了一番后,合并在一起,沾了些清水后,顺着线条诱人的股沟,探入了那处隐秘在深处的极乐通道。就在杏花君下意识咽了咽口水时,那些手指又出现了,再度沾了水返回。

默苍离正洗得细致,突然听得水床那边传来咚的重物坠地声响,便回头去看。原来是杏花君栽倒在水床外。

“杏花?”

“我没事。一不小心被水床推出去了。”

杏花君面红耳赤地爬回床上,在默苍离回头继续清洗时,心虚地四下张望。幸好有保护隐私原则,整个太空室里没有记录影像的设备,就连服务智能在送完餐后,也都自动离去,等到受召才会过来收拾餐具、整理打扫。如此一来,默苍离就不会知道刚才发生的事,真是万分幸运啊!

由于有卫生间的阻隔,在水床上只能望见一部分浴池,杏花君为了偷窥默苍离,移到了水床边探身去看。而那该死的太过贴心的早餐托盘也跟着他移动,与他保持相对位置一致,让他忘记了自己的所在,心不在焉伸手去拿东西时,他这一举动给了水床一个力道,随即这股力量便把他自己推下了床。

完了完了,人家只是在洗屁股,自己居然看得那么痴迷。

为了转移注意力,杏花君开始狼吞虎咽地吃起剩下的早餐,希望能把各种淫邪的欲念都狠狠咬碎,吞下肚了事。

仿佛注意到这边的响动有些不对劲,默苍离又停下动作,转过身来看。杏花君正塞得满满一口,说不得话,只好瞪着疑问的眼睛回望。

“杏花,你吃太多了。”

“哦哦。”杏花君支吾应着,快速嚼完咽下,才继续说道,“也就多吃了几口。刚才运动量有点大,有什么关系,你总不会是嫌我胖吧?”

“体重不稳定,不符合健康标准。以后,我会让服务智能只送一人份。”

“真严厉。你该不会还要逼着我运动吧?”

“不会。”

“我想也是,温皇自己那么懒,绝对不会搞逼人运动这种程序。”

“如果你下指令,我会执行监督操作。”

“我只对一种运动感兴趣。”杏花君也跑到浴池里坐在默苍离身旁泡起澡来,他摸了摸对方光滑的脊背,忍不住把人拉进怀里搂着,坏坏地笑道。

“纵欲对身体不好。”默苍离并不挣扎,头一偏,贴着对方的胸膛,安静地望着室外的夜色,听着杏花君的心跳。

相拥片刻,杏花君忍不住问:“你这样泡着没事吗?能泡多久?”等了一阵,听不到默苍离回话,他把对方从怀里推离一些,想要查看。

“用思考代替发问。”默苍离冷冷说道,似乎很不耐烦心跳检测被干扰,他斜睨了杏花君一眼,有贴回对方怀里去。

杏花君就开始抱着他思考。嗯,记得竞日说过默苍离拥有完美机身,能抗高压、能抗超高温和超低温,还能抗高腐蚀。泡澡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估计他自己把皮肤泡烂了,默苍离都会没事。那如果是在水里这样那样,也应该没有问题,不会漏电把他电个酸爽吧。

 

放松的休闲氛围,让杏花君自然而然地诠释起饱暖思淫欲的真理,他开始浮想联翩,在那脑海里演绎各种能想得出的场景与姿势,亢奋的情绪让心跳也逐渐加快起来。

“杏花,你在想什么?”默苍离立即察觉数据有异,眉头微微挑了挑,出声问道。

“我在想……”怎么侵犯你。他含着后半句话,低头吻入默苍离口中,并顺势压着对方往浴池底倒去。

拥吻的两人猛然入水,激起了一阵水花。默苍离青色的长发在那一瞬间飞扬起来,散成草木脉络状,好似一朵青莲在水中怒绽。当他沉到池底时,飘逸的长发仿佛是一道道青色飘纱,随波逐流,在水中曼舞,将无尽的风情晕染于碧波之中。

杏花君的这个吻一如既往的深情绵长,粼粼波光像红色的荆棘缠绕在两人赤裸的周身。直至氧气消耗殆尽,杏花君才恋恋不舍地松开吻,浮到水面上透气,随即又深呼一口,再次潜到水底去吻沉在水底的默苍离。他双手抱住默苍离的头,将舌头探入,绿色的长发若即若离地浮掠在他的指间。

唇齿相交接时,所有的空间都被水充盈,于是就有了两人融在了一起的错觉。默苍离也伸出舌头来与他嬉戏,轻轻摆动手脚,时而让水波冲离开去,时而又迎着水流逆袭回来。杏花君紧追不舍,时不时需要浮到水面上换气。

每次杏花君没亲上几下,默苍离就会鱼一样溜走。他们乐此不疲地从唇舌追逐演变为肢体纠缠,闹腾得整个大浴池里水花激荡。这场嬉闹以杏花君将自己坚挺的阳具插送入默苍离的后穴中才告一段落,像一首乐曲从欢快跳跃的篇章转为低沉回环的段落。

少了润滑剂的助兴,杏花君又有了全新的体验。增大的摩擦让进入的每一寸肌肤,都愈发鲜明地感受到后穴内壁的柔嫩与紧致。他半跪在水中,上半身湿淋淋地滴着水,将欲根穿越水面捅入躺在水下的默苍离体内。

默苍离随着阳具起落的水响而微微晃荡身形,绽放如花的飘逸秀发让他看上去宛如欲乘风而且的仙人。玉白的肌肤缀着波光,熠熠生辉。情动的呻吟化作无声的泡沫,时不时从他的唇间溢出,悠悠浮到水面上,被穿梭于水面的攻势震碎,散成一池的旖旎与快意。

杏花君觉得自己化身成一头凶猛的欲兽,将美味无比的默苍离叼在口中,反复吞舔,却总嫌不能饱腹。即使他粗大的性器已经将对方的内穴充塞严实,他也依旧渴望更进一步,更加紧密一些。贪求的欲念让他勇猛劳作,热汗渗满全身,平日里只是稍显分明的肌肉因紧绷而显出雄健的轮廓来,散发起凛凛的力量美感。

“杏花……”默苍离的数据库里没有这样的杏花君。他睁开迷离的双眼,射来灼灼的目光,直起腰身,伸手去攀对方的肩。杏花君领会他的意图,双手拖在他臀上一抬,让他顺势揽上了自己的脖颈。

这芙蓉出水又是一番水花飞溅,少了水流阻力的作梗,这个抱插的体位让两人结合得更加紧密。杏花君抱着默苍离立在池中,兴致勃勃地抽动不停。背后和前胸忽轻忽重的抓挠,使他兴奋忘我。

“杏花……”

这场迷醉的欢爱做到最后,杏花君只记住了默苍离浅唱低吟般的呼唤,却忘记了是如何结束的。

等他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浴池旁,赤裸的身体上盖着睡袍。而默苍离已经穿戴整齐,手里捧着铜镜,坐在池边拨着池水,凝视着变幻莫测的水面。也许测算水流或者波光对他来说是件有趣的消遣。

“杏花,你醒了。”默苍离很快转过脸来看他,拨水的那只手伸到他脸上方,让水滴落在他睡眼惺忪的倦容上。

微凉的水滴,让杏花君更加清醒了一点。他感到浑身舒服得不想动弹,莫名满足地望着默苍离,静默相视了好一阵,他又要昏昏入睡。

“别再睡了,起来吃晚餐。”

“晚餐?”杏花君将视线移到正上方闪烁群星的夜空,似乎与他失去意识前看到的景象并无二致。时间仿佛被隔绝在了这颗荒星之外。一切看起来仿佛亘古不变,不变的满地殷红,不变的璀璨星带,还有不变的相亲相爱的他们。

“其实刚过晚餐时间。你几乎睡了12个小时。”

“是吗?”杏花君微微一笑,他觉得就这样躺着睡个天昏地暗也挺好,如果还能抱着默苍离睡那就最好了。

“你多年良好的生物钟已经被纵欲打乱了,必须尽快调回来。”默苍离单手掬了一些水,泼洒在他脸上,催促道:“杏花,起来吃晚饭。”

杏花君感到有种错位的喜感,通常这种殷殷叮嘱是他当医生时对病人经常重复强调的。如今被人这样叮嘱,感觉很奇妙。他越发不想动弹,想看看默苍离能拿他怎么办。如果换做是他,他会一边苦口婆心嘴里劝着,一边把人拉起,强势逼压对方遵照他的医嘱。

“杏花,你不打算起来吗?”

“嗯。”你总不能电我这个最高权限者吧。杏花君笑嘻嘻地看着默苍离用力嗯了一声。

“那我通知温皇和竞日。”

“通知他们干嘛?他们更不可能让我起身。”

“通知他们你被三次判定猥亵默苍离,询问可否进行放电操作。”默苍离把铜镜递到杏花君面前,淡淡说道:“我不介意将你现在的样子用3D全息影像形式汇报给他们看。”

“别!我起!我起!”杏花君惶恐地坐起身来,迅速穿好睡袍,有些郁闷地看抱怨道:“你就不能动手拉我起来吗?你又不是没那个力气。”

“能动口做到的事,何必动手?”默苍离若无其事地又兀自拨起水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无法精密操作,万一伤到你怎么办?”

“狡辩,我又没那么弱,又不算精密操作,随便拉一下还能脱臼不成?”

“不是脱臼,是骨折。”默苍离凝视水面的目光斜睨过来,似乎在似笑非笑地说,“如果这些天你还想尽兴的话,最好不要亲身试验这种概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