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看不见的眼

 

赵云澜察觉沈巍有些与众不同,并不是从他讲述噩梦的那一夜开始,而是那个下雨的周日。

本来说好宿舍一起出去聚餐,结果大庆和林静都爽约了,也不知是故意还是巧合,集体活动变成了赵云澜和沈巍的单独约会。

赵云澜心里乐开了花,自从尝到那夜促膝长谈的甜头后,他便打定主意无视兔子不吃窝边草的自我约束,大胆追求沈大美人。他寻思着沈巍能由着他靠怀里聊到天亮,对他多少是有好感的。再加上一段时间的相处,他们之间最初的那种不自在感早就消弭殆尽。

至于他们那场非比寻常的初见,呵呵,他赵云澜是什么人,早就没脸没皮地抛在脑后了。

美色当前,一顿饭自然吃得是舒心欢畅。沈巍脾气很好,无论是端茶倒水,还是剥壳喂菜,只要赵云澜说得出口,他就二话不说统统满足。这副乖巧媳妇样,让赵云澜心花怒放,各种撒娇耍赖地折腾。等结完账准备走人,最后被沈巍温柔地用餐巾纸擦了擦嘴时,他才猛然意识到有些不妥。

这感觉已经不是贤惠了,而是太宠了!怎么好像追人的是沈巍而不是他?不行不行,一时得意忘形了,以后得注意一点,自己的男友力可不能就这么在不知不觉中被比下去。

赵云澜一边在心中端正着追人的姿态,一边忍不住又看了看表:“奇怪。”

已经过去1个小时了,以往5路公交车每隔15分来一趟,这个时间段,又是周末,应该不会堵车才对。他看完表,就望向与他并肩而立的沈巍。沈巍正微微皱着眉,看着四周等车的人群,表情有些严肃沉郁。

“怎么了?我的小巍怎么脸色有些难看?”赵云澜用胳膊捅捅他,表情夸张地歪头打量他,打趣道。

“不太对劲。”沈巍叹了口气,语气中有些不确定,“今天是个奇怪的日子。”

“奇怪吗?”

“你看周围等公交的人群多得有点奇怪,就好像是一场电影放完,从电影院里涌出的一大群人滞留未散。明明周围没有影院之类的娱乐场所。这个车站也就三路公交而已,即便堵车,一小时之内聚集这么多人等车……”沈巍看着纳闷的赵云澜,说着说着,声音就变小了,似乎不太想解释下去。

“巧合吧。各种巧合凑在一起,就容易让人想太多。别的不说,我和你就是各种巧合大全,选修课都能不约而同选到一起。”赵云澜摸着下巴凑近沈巍,一脸坏笑地撩拨,“有时候我会忍不住怀疑,你是不是在刻意接近我。”

沈巍美目眨了眨,没有回答,也没有正视他的眼睛,他正想乘胜追击再说些什么时,突然四周暗了下来。也不知是哪里飘来的乌云,一下就把天空遮个严实,宛若黑夜,紧接着下起倾盆大雨来。

“还真是天公不作美!”赵云澜还想再骂一句老天爷,就被沈巍拉到了街边小店屋檐下避雨。

所有候车的人全都挤在了车站附近为数不多的小店屋檐下,顿时将店门围得水泄不通,不出几分钟,店老板们就开始抱怨生意被妨碍了。正当人群渐渐骚动起来时,远处一辆公交车破开密集的雨帘驶入众人视线中。

来的正是5路车!那是一辆半旧的公交车,亮着夜行灯,两个雨刷在车前窗上一刷一刷地摇摆着,有着时钟指针的韵律感。5路公交到站停下,哗的开了门。躲雨的候车人群早望见那大大的5字标识,纷纷冒雨奔上车去。

赵云澜看见车上的乘客寥寥无几,不免奇怪起来。一般久候未至的公交车常常挤满人才对。他心下纳闷,行动上却不慢,拉着沈巍就往车上挤,但沈巍似乎在犹豫什么,几乎是被他拖着来到了车门前。

此时车里已经挤满了人,在车门台阶处勉强还有空位站两个人,他也顾不得多想,拉着沈巍踏上一个台阶。再踏上另一个台阶,车门便可以关上时,沈巍却死死拉住了他。

“喂,挤不上来就等下一趟,别磨磨蹭蹭的了,大家都等得够久了。”车里有人没好气地催促道。

赵云澜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一股大力拉出了公交车,更确切地说,他是被沈巍从背后抱出车的。

“小巍?”他错愕地转身去看。

天啊,刚才他竟然是双脚腾空地被人抱下车的!沈巍看起来斯斯文文,劲道居然大得他毫无挣脱之力。

雨很大,就在赵云澜疑惑地望着沈巍的片刻,便将两人淋成了落汤鸡。雨中的沈巍白皙的脸上泛着水亮的光泽,有种出水芙蓉的楚楚动人。说起来,同宿舍这么久,还没一起上澡堂洗过澡。赵云澜被眼前的美色一激,就忘了先前的疑惑。

两人在雨中对视半晌,赵云澜才抹了一把脸上不断往下淌的雨水,问道:“刚才怎么不上车啊?淋雨很痛快吗?”

“很可爱。”沈巍轻轻笑道。

“啊?什么?”雨很大,雨声几乎将周遭的声音全都掩盖了。

“没什么。”沈巍看着赵云澜依旧笑容淡淡。眼前的人原本有些桀骜张扬的头发被雨水浇湿,湿漉漉的刘海遮去了帅气的眉眼和额头,打理精致的胡茬上挂满了晶亮的水珠,模样看起来有些狼狈,却又莫名的萌,让人有种想一把抱紧,给他掀开湿发,然后在光洁的额上狠狠吻一口的冲动。

说话间,下一辆5路公交来了,却挤满了人。两人在雨中好不容易又等了下一辆5路才能挤上车去。谁知,在快要过桥的时候,司机又突然宣布这趟车暂时改了路线。赵云澜与沈巍不得不提前下车,决定打的回学校。可是,一路走来,一辆空计程车也拦不到。

“唉,还真是倒霉。以后要是碰上地铁停运抢修,就该宅在宿舍里决不出门。”赵云澜已经不知是第几次抹脸上的雨水了。

“我们走回去吧。反正已经湿透了,不如趁机欣赏一下雨中的龙城。”沈巍已经摘下了眼镜,双手插兜,头微微低垂,一直很安静地走在他身边。

赵云澜闻言抬眼四下望了望,只看得见一片迷濛的雨帘,稍远些的道路与车流一样,影影绰绰,折射着迷离的水光。

这么大的雨,对面是人是鬼都看不清,哪里来的雨中龙城给你欣赏?

他只是在心里吐槽,没吭声,转头去看沈巍,发现对方在低头走路,似乎看的是路上映着霓虹灯的积水,一脚踩过,便是一地的碎彩,有点梦幻。

虽然天气很糟,际遇有点衰,但这个约会却是意外的美好。

“小巍,你摘了眼镜后,路是不是看得不太清楚啊?”他一边冠冕堂皇地说着,一边伸出手去牵对方。一只微凉的手热情地回应了他,在他刚触碰到时就有力地握紧了他。

这个回应让他内心一阵窃喜,果然有戏!

两人沉默却很愉悦地走了一段路。赵云澜似乎兴奋得有些飘飘然,竟鬼使神差地问道:“对了,小巍,记得你说过之前一年都呆在国外,开学之前怎么去了H市?”

这是他们第一次谈及两人的初遇。每次一想起那场初遇,沈巍都忍俊不禁,他强压着笑意,语气平淡地回道:“同你一样,是去旅游的。”

“林静家在那,我去他那过暑假,原以为旅游城市会很有意思,结果还是很无聊。”

“你们无聊成那样?”

话既然说到了这,赵云澜不由得停下脚步,认真解释起来:“没有,你碰到的那次只是我赌输了,接受惩罚而已。我今年诸事不顺,衰运不断,那么多张惩罚签,就我抽到那张最变态的。”

沈巍微笑地看着他,眼眸亮闪闪的,也许是雨光折射的缘故。赵云澜愣愣地看着,想琢磨透他那意味深长的眼神,他却又垂了眸去,牵着手继续往前走了。

沈大美人很腼腆害羞啊!

赵云澜禁不住下了这样一个结论。他却不知道,沈巍是在害怕自己继续这么看下去,会有亲吻面前小可爱的冲动。

这场大暴雨一直下到晚上7点多才停。两人走回学校时,已经9点多了,澡堂刚刚关门,想要洗个热水澡,便只能自己打水去水房洗了。

“我们回来了,今天真是倒霉。你们两个倒好……”赵云澜一推开宿舍门,就看见正凑在一个电脑屏幕前看着什么的室友们吓了一跳,齐齐转头目瞪口呆地看着浑身湿漉漉的他们。

“干嘛这样看着我们?”赵云澜没在意,一边走向自己床铺,一边脱下湿透了的衣服。结果大庆和林静一脸惊恐地逃远躲开,目光直勾勾盯着他所过之处留下的水渍。他见状奇怪道,“喂!我不过是被雨淋而已,又不是掉粪坑里,你们用得着这么惊恐地退避三舍吗?”

“老大,你的手机呢?”大庆小心翼翼地问,看赵云澜的眼神里满是紧张与焦急。

“手机?”赵云澜从裤兜里掏出同样湿漉漉的手机来,打开一看,居然没有反应,“我的手机好像沾水坏掉了。怎么了?”

“晚上将近6点的时候我给你打了电话,你没接。那时你在哪?”林静也跟着紧张兮兮地问,一副见鬼的神色,一会看看赵云澜,一会看看沈巍。

“6点?6点……啊,我想起来了,那个时候应该是在公交车上。我记得5点的时候还在等车,不久车就来了。”赵云澜说着,不太确定地看向沈巍,后者点头确认。

“是……是5路公交车吗?”林静继续哆哆嗦嗦地问。

“从那回来只有5路车到学校,你这问的什么废话!”赵云澜有些不耐烦这两个不知在发什么神经的室友,“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老大,你是鬼!你已经死了。沈巍也是……”大庆突然哀嚎起来,林静连忙捂住了他的嘴。

“幼稚。”赵云澜又好气又好笑,懒得再理会那俩精神病,提了热水瓶就招呼沈巍一起去水房冲洗。

“是不是5路公交出了什么事?”沈巍却似乎明白了大庆和林静在误会什么,开口问道。

“我听说有时候死得太突然,做了鬼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告诉你们比较好。”林静先是看看赵云澜,又看向沈巍,哭丧着脸说,“我们从本市新闻上得知一辆5路公交在暴雨中过桥时,因不明原因打滑冲向桥栏,由于刹车不及,整辆车坠入江中,目前车上大约58人无一生还。”

“原来如此。”沈巍若有所思起来。

赵云澜嗤之以鼻:“那又不是我们坐的那辆车。”

“新闻报道是在出事后不久,也就是晚上6点左右,我有些担心,立即打你的手机,结果得到的答复是服务范围外。你刚才又说你的手机沾水坏了,而且那个时候你在车上。”林静指着地上的水渍,一脸笃定地说,“你们一身湿漉漉的,就像是从江里爬上来的一样。”

“唉~我算是听明白了,你俩这是在满怀希望地竭力求证我是鬼,对不对?”赵云澜苦笑起来,一手提热水瓶,一手拉着沈巍往外走,边走边抛下一句话,“我刚才的话还没说完,我们坐的那辆车根本没过桥,我们是淋雨一路走回来才这么湿的。”

“我们坐的那趟公交是因为车祸封桥才突然改线路的。你知道为什么我不让你上出事的那趟车吗?”赵云澜对车祸并没有太在意,沈巍却有些上心。

“对啊,我都忘了问你为什么了!突然那么用力地把我抱下车去。”赵云澜被他这么一问,还下意识地摸了摸腰,仿佛那双有力的臂膀还抱着他似的。

“因为我上车前,看了一眼车内,所有人都没有眼睛。”沈巍不苟言笑,一字一顿地说道。

“没有眼睛?”

“也不是没眼睛,就是看不见眼睛,比如一张相片,所有人的眼睛都被黑乎乎的一团抹掉那样的情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