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看不见的眼

 

赵云澜察觉沈巍有些与众不同,并不是从他讲述噩梦的那一夜开始,而是在一周后的雨天。

本来说好宿舍一起出去聚餐,结果大庆和林静都爽约了,也不知是故意还是巧合,集体活动变成了赵云澜和沈巍的单独约会。好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他们之间那种不自在感已经消弭殆尽。对沈巍动起其他心思的赵云澜似乎开始忘记了他们那场非比寻常的初见。

“奇怪。”赵云澜忍不住又看了看表,已经过去1个小时了,以往这5路公交车每隔15分来一趟,这个时间段,又是周末,应该不会堵车才对。他看完表,就望向与他并肩而立的沈巍。沈巍正微微皱着眉,看着四周等车的人群,表情有些严肃沉郁。

“怎么了?我们的小巍怎么脸色有些难看?”赵云澜用胳膊捅捅他,表情夸张地歪头打量他,打趣道。

“不太对劲。”沈巍长吁了口气,似乎有些憋闷窒息的感觉,“今天是个奇怪的日子。”

“奇怪吗?”

“你看周围等公交的人群多得有点奇怪。就好像是一场电影放完,从电影院里涌现的一大群人滞留未散。明明周围没有影院之类的娱乐场所。这个公交车站也就三路公交而已,即便堵车,一小时之内聚集这么多人等车……”沈巍看着纳闷的赵云澜,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下去,似乎不太想解释下去。

“巧合吧。各种巧合凑在一起,就容易让人想太多。别的不说,我和你就是各种巧合大全,选修课都能不约而同选到一起。”赵云澜摸着下巴凑近沈巍,一脸坏笑地撩拨,“有时候我会忍不住怀疑,你是不是在刻意接近我。”

沈巍美目眨了眨,没有回答,也没有正视他的眼睛,他正想乘胜追击再说些什么时,突然四周暗了下来。也不知道哪里飘来的乌云,一下就把天空遮个严实,宛若黑夜,紧接着下起倾盆大雨来。

“还真是天公不作美!”赵云澜还想再骂一句老天爷,就被沈巍拉到了街边小店面屋檐下避雨了。

所有候车的人全都挤在了车站附近为数不多的小店面屋檐下,顿时将店门围得水泄不通,不出几分钟,店老板们就开始抱怨生意被妨碍了。正当人群渐渐骚动起来时,远处一辆公交车破开密集的雨帘驶入众人视线中。

来的正是5路车!那是一辆半旧的公交车,亮着夜行灯,两个雨刷在车前窗户上一刷一刷地摇摆着,有着时钟指针的韵律感。5路公交驶到站便停了,哗的开了门。躲雨的候车人早望清那大大的5字标识,纷纷冒雨奔上车去。

赵云澜看见5路车上从上站坐过来的乘客寥寥无几,也不免奇怪起来。一般久候未至的公交常常挤满人才对。他心下纳闷,行动上却不慢,拉着沈巍就往车上挤,但沈巍似乎在犹豫什么,几乎是被他拖着来到了车门处。

车里已经挤满了人,在车门台阶处勉强还有空位站两个人,他也顾不得多想,拉着沈巍踏上一个台阶。再踏上另一个台阶,车门便可以关上时,沈巍却死死拉住了他。

“喂,挤不上来就等下一趟,别磨磨蹭蹭的了,大家都等得够久了。”车里便有人没好气的催促道。

赵云澜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一股大力拉出了公交车,更确切地说,他是被沈巍从背后抱出车的。

“小巍?”他错愕地转身看向沈巍。

天啊,刚才他竟然是双脚腾空地被人抱下车的!沈巍看起来斯斯文文,劲道居然大得他毫无挣脱之力。

雨很大,就在赵云澜疑惑地望着沈巍的片刻,便将两人淋成了落汤鸡。雨中的沈巍湿淋淋的,有种出水芙蓉的楚楚动人。说起来,同宿舍这么久,还没一起上澡堂洗过澡。赵云澜被眼前的美色一激,就忘了先前的疑惑。

两人在雨中对视半晌,赵云澜才抹了一把脸上不断往下淌的雨水,问道:“刚才怎么不上车啊?淋雨很痛快吗?”

“很可爱。”沈巍轻轻笑道。

“啊?什么?”雨很大,雨声几乎将周遭的声音全都掩盖了。

“没什么。”沈巍看着赵云澜被出落的湿发遮了额头和眉眼的狼狈模样,依旧笑容淡淡。

说话间,下一辆5路公交来了,可是却挤满了人。两人在雨中好不容易又等了下一辆5路挤上车,在快要到过桥的时候,又突然改了路线。赵云澜与沈巍不得不提前下车,决定打的回学校。可是,一路走来,一辆空计程车也拦不到。

“唉,还真是倒霉。以后要是碰上地铁停运抢修,就该宅在宿舍里决不出门。”赵云澜已经不知是第几次抹面上的雨水了。

“我们走回去吧。反正已经湿透了,不如趁机欣赏一下雨中的龙城。”沈巍已经摘下了眼镜,双手插兜,头微微低垂,一直很安静地走在他身边。

他闻言抬眼四下望了望,只看得见一片迷濛的雨帘,稍远些的道路与车流一样,影影绰绰,折射着迷离的水光。

这么大的雨,对面是人是鬼都看不清,哪里来的雨中龙城给你欣赏?

赵云澜只是在心里吐槽,没啃声,转头去看沈巍,发现他也只是低头走路,似乎看的是路上映着霓虹灯的积水,一脚踩过,便是一地的碎彩,有点梦幻感。

虽然天气很糟,际遇有点衰,但这个约会却是意外的美好。

“小巍,你摘了眼镜后,路是不是看得不太清楚啊?”他一边冠冕堂皇地说着,一边伸出手去牵对方。一只微凉的手热情地回应了他,在他刚触碰到时就有力地握紧了他。

这个回应让赵云澜内心一阵窃喜,看样子有戏,至少沈巍是很好哄骗又乖巧的美人。

两人沉默却很愉悦地走了一段路。赵云澜似乎兴奋得有些飘飘然,竟鬼使神差地问道:“对了,小巍,记得你说过之前一年都呆在国外,开学之前怎么去了H市?”

这是他们第一次谈及两人的初遇。每次一想起他与赵云澜的初遇,沈巍都忍俊不禁,他强压着笑意,语气平淡地回答道:“同你一样,是去旅游的。”

“林静家在那,我去他那里过暑假,还以为旅游城市会很有意思,结果还是很无聊。”

“你们无聊成那样?”

话既然说到了这,赵云澜不由得停下了脚步,认真解释起那件事来:“没有, 你碰到的那次只是我赌输了,接受惩罚而已。我今年诸事不顺,衰运不断,那么多张惩罚签,就我抽到那张最变态的。”

沈巍微笑地看着他,眼眸亮闪闪的,也许是雨光折射的缘故。赵云澜愣愣地看着,想琢磨透他那意味深长的眼神,他却又垂了眸去,牵着手继续往前走了。

小巍大美人很腼腆害羞啊!

赵云澜禁不住下了这样一个结论。他却不知道,沈巍却是在害怕自己继续这么看下去,会有亲吻面前小可爱的冲动。

这场大暴雨一直下到晚上7点多才停,而两人走回学校时,已经是9点多了,澡堂刚刚关门。想要洗个热水澡,便只能自己打水去水房洗了。

“我们回来了,今天真是倒霉。你们两个倒好……”赵云澜一推开宿舍门就大声嚷嚷起来,谁知,正凑在一个电脑屏幕前看着什么的大庆和林静像是被吓到似的跳了起来,目瞪口呆地看着浑身湿漉漉的赵云澜和沈巍。

“干嘛这样看着我们?”赵云澜有些没好气地走上前,想给大庆和林静头上各一个爆栗,结果两个室友惊恐地躲开了,目光一直看着他所过之处地上的水渍。他见状不满地又道,“喂!我不过是被雨淋而已,又不是掉粪坑里,你们用得着这么惊恐地退避三舍吗?”

“老大,你的手机呢?”大庆小心翼翼地问,看赵云澜的眼神里满是紧张与焦急。

“手机?”赵云澜从裤兜里掏出同样湿漉漉的手机来,打开一看,居然没有反应,“我的手机好像沾水坏掉了。我的手机怎么了?”

“将近晚上6点的时候我给你打了电话,你没接。那时你在哪?”林静也跟着紧张兮兮地问道,一副见鬼的神色,一会看看赵云澜,一会看看沈巍。

“6点……6点……啊,我想起来了,那个时候应该是在公交车上。我记得5点的时候还在等车,不久车就来了。”赵云澜说着,看了一眼沈巍,沈巍朝他点头确认。

“是……是5路公交车吗?”林静继续哆哆嗦嗦地问。

“从那回来只有5路车到学校,你这问的不是废话吗?”赵云澜有些不耐烦起这两个不知在发什么神经的家伙。

“老大,你是鬼!你已经死了。沈巍也是……”大庆突然哀嚎起来,林静连忙捂住了他的嘴。

“幼稚。”赵云澜又好气又好笑,懒得再理会那两神经病,提了热水瓶就招呼沈巍一起去水房冲热水。

“是不是5路公交出了什么事?”沈巍却似乎明白了大庆和林静在误会什么,开口问道。

“我听说有时候死得太突然,做了鬼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告诉你们比较好。”林静先是看着赵云澜哭丧着脸说道,然后转向沈巍,“我们从本市新闻上得知一辆5路公交在暴雨中过桥时,因不明原因打滑冲向桥栏,由于刹车不及整辆车坠入江中,目前车上大约58人无一生还。”

“原来如此。”沈巍若有所思起来。

赵云澜则嗤之以鼻:“那又不是我们坐的那辆车。”

“新闻报道是在出事后不久,也就是晚上6点左右,我有些担心,立即打你的手机,结果得到的答复是服务范围外。你刚才又说你的手机沾水坏了,而且那个时候你在车上。”林静指着地上的水渍一脸笃定地说,“你们一身湿漉漉的,根本就像是从江里爬上来的一样。”

“唉~我算是听明白了,你俩这是在满怀希望地竭力求证我是鬼,对不对?”赵云澜苦笑起来,一手提热水瓶,一手拉着沈巍往外走,边走边抛下一句话,“我刚才的话还没说完,我们坐的那辆车根本没过桥,我们是淋雨一路走回来才这么湿的。”

“我们坐的那趟公交是因为车祸封桥才突然改线路的。你知道为什么我不让你上前一趟公车吗?”赵云澜对车祸并没有太在意,沈巍却有些上心。

“对了,我都忘了问你为什么了!突然那么用力地将我抱下车去。”赵云澜被他这么一问,不由地笑道,说话间还摸了摸腰,仿佛那双有力的臂膀还抱着他似的。

“因为我上车前,看了一眼车内,所有人都没有眼睛。”沈巍不苟言笑,一字一顿地说道。

“没有眼睛?”

“也不是没眼睛,就是看不见眼睛,比如一张相片,所有人的眼睛都被黑乎乎的一团抹掉那样的情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