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化学楼的晚歌(二)

 

 

“我无力抗拒……”

……灼热感像要焚化躯体……

“特别是夜里……”

……头好沉……

“想你到无法呼吸……”

一个声音总在心底萦绕,挥之不去……

“恨不能立即朝你狂奔去……”

好讨厌,感觉透不过气来……

“想的都是你……”

一张开口,就想唱歌,那种冲动,那种强烈的执着……

“云秀?云秀?云秀……”

“嗯……”崔云秀虚弱地睁开双眼,看到宿舍里的人全都脸色苍白地望着她。

“云秀,你没事吧?”一个室友问道。

“嗯,我没事。”她虚弱地回答。

“你一整夜都在唱歌。”另一个室友说道。

“唱歌?”

“嗯,虽然很好听,但是听起来却有点毛骨悚然的。”

我没有唱歌啊……崔云秀晕晕乎乎地想着,却没说出口。

“嗯,我们都听得浑身冷汗。本来你发着高烧,不想叫醒你的……”

“是呀是呀,真的好恐怖的……”

“还是在大半夜……”

头好沉,室友还在絮絮叨叨着,像是没完没了的样子……

“云秀……你都不知道自己在唱歌吗?有没有做梦?”

“没,我一直都没睡着。不过,我也没有唱歌。我根本没有力气唱歌。”

听她气若游丝地说完,众人的脸色更难看了。宿舍长便说:“大家还是先去睡觉吧,好晚了。明天还要上课做实验,很累的。”

“可是那种歌声叫人怎么睡得着啊,把我吓昏还差不多。”有人不满地小声说着,被宿舍长用眼神压制了。

自己真的没有唱歌。崔云秀感到委屈,不过她心底却有挥之不去的歌声,从来没有断过。从那夜在化学楼里唱歌之后,她的心底一直回响着很美的歌声,唱的是曾经流行的一首老歌。这首歌自己很久没再唱了,不知道为什么那晚会突然唱了起来,一唱就停不下来,原来着魔是件很容易的事。那时的自己恨不得纵身跃进旋律的长河,永远沉浸在那首歌曲里,一遍又一遍地回味,一次又一次地为之痴狂……

 

“对了,那个崔云秀后来怎样了?”系学生会办公室里,赵云澜正盯着电脑屏幕,托腮沉思,见祝红进来,便问道。那晚,崔云秀送到校医院,点滴还没打完,人就醒了,医生没让住院,他就让祝红送回宿舍去了。

“都过了好几天了,还在病着,不过不严重,一会发烧一会又退烧,我看她那个身体状况是上不了迎新晚会了。”祝红一边整理桌上的文件,一边不怀好意地说道,“我说赵云澜赵主席,崔云秀不能上,缺的那个节目是不是应该让我们的文艺副部,你的小巍补上啊?他现在可是我们系的颜值担当啊!”

赵云澜没吭声,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脑屏幕,祝红以为他是在假装听不见,便蛮横地把他的电脑屏幕转到自己面前,不悦地道:“你在看什么呢?很少见你那么严肃严肃认真。”

电脑屏幕上是满屏的学生档案,祝红本来不以为意,正要把电脑屏幕转回去,却瞥见屏幕上的字,不由奇道:“化学系?你怎么能调外系的学生档案?”

“你忘了我们系学的是什么了?”赵云澜自己把电脑屏幕转回来,一边研究一边解释,“一般来说,传说总会有一个最初的原型,特别是校园故事,基本都是根据一些事实改编的。所以,我拷贝了化学系历届学生的资料,分类之后,就发现一个值得关注的规律。历代化学系因受伤退学的学生都有一个共同点,歌唱得很好。”

“歌唱得很好?”

“歌唱得很好的人必然也喜欢唱歌,晚上10点还会在化学楼里唱歌的人八成会是化学系的学生。”

“然后呢?你这信计系的学生会主席好像也管不到化学系吧?还是说你打算跟林静学,当个假道士,给化学楼驱鬼?”

“我才没那个闲情逸致。”赵云澜突然甜蜜一笑,关了电脑,抓起桌上手机,从打印机上拿了一叠文件就往外走。

祝红一直看着他,冷不防被他情不自禁的笑容给恶心到了,摸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目送他离开学生会办公室。

“你看老大那满面春风的骚样,就知道他哪里是在管化学系的闲事。人家分明是在给心上人办事,这会才有点眉目,就巴巴地去献媚邀宠了。”旁边有人笑起来,正是接任文艺部部长之位的丛波,他继续说道,“还有啊,红姐,别想着为难沈巍。你刚才那建议没用,老大就是答应了,转头也会逼我去顶,谁让我才是文艺部部长。”

“那你就和沈巍一起上得了呗。”

“唉,向情敌开火何必要殃及无辜啊。”丛波见学生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俩,便坏笑着招呼祝红凑过来耳语,“红姐,我有个主意保准你满意……”

 

“小巍~”清朗的嗓音带着上扬的荡漾尾音,不用抬头,沈巍也知道赵云澜凑过来的脸上是怎样一种可爱的小表情。他和颜悦色地一边合上书,一边伸手轻捂对方的嘴,示意出自习室去说话。

“查到什么了?”教七楼是沈巍喜欢去上自习的地方,离宿舍楼不远,没有对面的数学楼那么陈旧,也没有附近图书馆那么火爆。如果没被占座,他几乎是固定教室固定位置上自习,所以赵云澜要找到他不费吹灰之力。久而久之,他俩学习之余,闲聊散步的地方也固定下来。

“这些就是我查到的资料。”赵云澜斜靠在楼梯拐角的窗台边,将一叠文件递给了沈巍,笑眯眯地道,“我厉害吧?”

“嗯,真不愧是我们信计系学生会主席。”沈巍摸猫似的轻轻拍了拍他的脸,专注翻看起文件。

“实验事故?”很快,他就抽出一张十多年前的旧报扫描复印件,重点研究。

十年前,化学系有一对恋人,女的歌声绝美,闻名全系,男的成绩出色,是系里的才子。事故当晚,男生所在的班级在做会用到浓硫酸的实验。实验做到一半,走廊上响起了美妙的歌声,是那个女生在唱歌,音调极度凄美,使得男生因此分心,酿成了事故,不只被毁容,身体还造成大部分损伤。后来因为男生家里经济条件不行,延误治疗而死。女生为此愧疚,屡次自杀未遂,最终退学,她的结局不得而知了。据知情者透露,当时这对恋人在闹矛盾,男生听出歌声中的死志才分心失误。

沈巍看完资料后,想了想便问:“那个女生现在怎样了?病好了吗?”

“听说病着,虽然病得不重,时好时坏,但继续这样下去,人肯定是吃不消。怎么,你觉得她有危险?”

“嗯,身体虚弱,阳火也会跟着弱,如果还招惹上不干净的东西,很容易丧命。”沈巍说着,下意识将头转向化学楼的方向。

“你想去化学楼看看?”赵云澜察言观色,立即殷勤地问,沈巍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别担心我,你不是给了那什么镇魂令了吗?我现在可是百邪不侵,刀山火海都陪你去。”他也不等对方的回答,兀自回教室收走沈巍的东西,就拉着人往楼下走。

“老大!”才下了一层楼,他们就遇到了熟人。汪徵似乎在找他们,在楼梯下望见,就蹭蹭地跑近前来,有些气喘地说,“老大,云秀的病突然严重了,人已经送去校医院住院了。林静让我来找你,说他们在化学楼等你。”

“找我怎么不直接打手机?”话一说完,赵云澜就意识到林静说是找他,其实想找的却是他身旁这位不爱用手机的家伙。

沈巍这个人有种古典气质,明明就读信计系,却不爱用电子产品,手机时常是摆设,除了用于学习外,他平时连电脑也很少碰。问他也只是一脸迷茫地说不知道,凭感觉报的专业。最可恶的就是,他的成绩很好,是那种可以拿奖学金的好。

“行,我知道了,我们马上过去。”赵云澜也不闻林静去化学楼做什么,和沈巍对视一眼就赶过去了。

 

“崔云秀那晚唱过歌之后,化学系学生会生活部就开始收到投诉信,说化学楼每到晚上10点就会在某层楼上有歌声响起,虽然没有影响到学生自习,但那种恐怖的歌声令晚上去做实验的同学感到不安,请求学生会调查一下这件事。”林静一见赵云澜和沈巍现身,就远远地迎上来,边走边直切正题地说,“化学系学生会也有做过调查,可都没遇到在楼里唱歌的人。他们系里的谣言越传越盛,有的甚至说看到了血光,还有人吓晕在走廊上。在这样下去,就要惊动系领导了。”

“哦?你怎么对化学系的事那么清楚?”

“我好歹是公关部长,跟各系学生会的人有交情很正常嘛~”

“我看他们是找了你这个假和尚来帮忙吧。”赵云澜看见楚恕之、郭长城、大庆都等在化学楼外,便露出一个不出所料的笑,“你可以啊,不但全宿舍人都叫齐了,连隔壁宿舍也没放过。”

“其实我揽下这事还不是为了崔云秀。我怀疑她八成是把这楼里的什么给唤醒了,如果这事不解决,要是她有个万一,我们信计系开学不到两个月就病死一个,传出去不太好听。”

“你打算怎么做?”沈巍看着林静手上提着一大袋鼓鼓囊囊的东西问。

“等10点以后,歌声起时,冲上去。我也不知道那东西厉不厉害,至少是怎么回事得弄清楚再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