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化学楼的晚歌(三)

 

离晚上10点还有几分钟,林静见人来齐了,便开始挨个分发装备。原本大家还抱有期待,想看看这位自诩佛门俗家弟子的假和尚会拿出什么好东西来,结果无外乎纸钱和香。于是每个人全都面露鄙夷,不肯接他的东西。

“这可不是市面上随便卖的纸钱和香,都是有法力的大师开过光的。诶,你们相信我呀!你们不是高人,也不是鬼,当然看不出这上面的与众不同来。”说着,林静眼巴巴地看向沈巍,希望他能给个认证,在这些人中,也只有他算懂行的。

沈巍礼貌地接过,仔细翻看了好几遍,竟然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只好笑笑:“我也不是大师,看不出什么名堂来。不过,大家都带上吧,有备无患。就算这些东西没用,遇上什么事也可以沿途丢弃当作标记,好让我们找……”

“有那么严重吗?化学楼才多大点地方,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这是去深山老林探险呢。”一个声音突兀地打断了沈巍的话。

赵云澜下意识转头瞪过去,在看清来人后,立马脸色转晴,笑脸相迎,热络地攀着对方的肩膀打招呼道:“哟!朗哥你怎么来了?”

“系里出了这种事,我这个学生会主席能不来处理吗?倒是你这个信计系学生会主席被惊动了,比较出乎意料。”这个叫朗哥的男生浑身带着市侩气息,模样也显老,脑满肠肥的,看着不像大四学生,倒像那些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狠赚了一笔钱的小老板。

“朗哥的事,我既然知道了,当然要鼎力相助了。我这个室友是个假和尚,不太靠谱,我得在旁看着点。”

“嘿,我觉得吧,这事就是一些人的恶作剧,想吓唬吓唬新生的。”朗哥似乎早有定见,他看了一眼林静的“装备”,有些嫌弃地摇摇头,“你们这样大张旗鼓地搞封建迷信,影响不太好。先收收,我们进楼去。现在已经10点了,应该有歌声了吧?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敢在化学楼撒野。”

一群人走进化学楼,侧耳倾听,果然,楼内不知从何处飘来如泣如诉的歌声。朗哥一听,兴奋地撸起衣袖:“太好了!老赵,一起去抓人吧!”

他们跑上二楼,看了一眼走廊,走廊上空荡荡的。又跑上一层,还是一样。接连跑了四层,依旧没有发现。

“奶奶的。难道在顶楼?声音怎么能传到一楼还那么清楚。这一路跑上来也不觉得歌声有变大声一点。”朗哥气喘吁吁地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往上走。

“那个……会不会是躲在房间里。每层走廊两边那么多小房间。”郭长城很难得地发言了。

“不会。除了底层的大教室,二楼以上都是小型实验室和储物室,小教室也就几间。为了彻查这事,今晚都清场了,楼里除了我们,应该没有别人。”

一直查到顶楼,还是一无所获。几乎是一口气跑上七楼,众人都有些气喘,听着那痴痴怨怨的歌声飘在四周,不知所措。

“可恶!连个鬼影都见不到!”朗哥一拍楼梯的扶手,火大地说,随即他又自我醒悟道,“也许不止一个人在搞这样的恶作剧。我们分头围堵!”

“分头围堵?”认为是鬼怪作祟的赵云澜一时有点跟不上朗哥的思维。

“刚才那位同学提醒了我。我觉得吧,肯定不止一个人在作怪,很有可能是一伙人,他们人手一台录音机放着歌,等我们赶到便躲进走廊上某间小屋里,给同伴发信息,下一个人跟着放歌,然后潜逃。所以我们分头围堵才能抓到。”

赵云澜听得皱起眉来,有些冷漠地看向朗哥。虽然地头是他的,但人却是自己的,不能由着他瞎指挥。正要开口,沈巍却抢先表态了:“我也赞成分开。很明显,我们聚在一起,是什么也遇不上的。”

“对对对,本来男生阳气就重,我们还这么多人。”林静也醒悟地跟着附和。

“正好七个人,一人一层楼。有什么响动,楼上楼下的人也可以很快赶来支援。”楚恕之也认可道。

“还……还是两人一组吧,一……一个人太危险了。”郭长城期期艾艾地反对道。

众人都看了他一眼,直接无视掉,赵云澜说:“好,就这样吧。朗哥,你就留在这一层仔细搜查。郭长城,你胆子最小,负责一楼,楚恕之二楼,大庆三楼……”

“我六楼。”沈巍先说了自己的安排。

赵云澜不放心地看了沈巍一眼,对方也在坚定地回望着他,一秒过后,他便顺从了,继续做安排:“林静四楼。我五楼。没问题的话现在就给我下楼去。”

于是大家都各自散开行动,去往负责的楼层展开地毯式检查。走下六楼时,赵云澜落在了最后,有些腻歪地望着沈巍:“猜得没错的话,楼层越高越危险吧?小巍,我们还是换一个?”

“我不会有事,你自己小心。”沈巍朝他温柔一笑,转身向走廊尽头走去,要从最里面的房间开始检查。

赵云澜独自一人来到第五层,优哉游哉地走在走廊上,每路过一扇门都随脚踢一踢,确认房门是否锁紧。哒哒哒,他的脚步声响亮地回响在走廊上,无论他怎么放轻脚步,那声音都还是听来刺耳。

“我无力抗拒……特别是夜里……想你到无法呼吸……恨不能立即朝你狂奔去……想的都是你……”歌声像是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潮水包围住他,辨不清声源。不知过了多久,赵云澜忽然觉得头昏脑胀,眼前一阵恍惚,肢体也开始不由自主随着那悠扬的旋律舞动起来。

“赵云澜!你在干什么!”突然一个声音像一记重锤打在他的耳膜上,之前的昏眩感瞬间消散,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将头伸到了走廊窗户外,整个身体向前倾斜,一条腿也已经攀上窗台。

“你不会是想要跳楼吧?”他身后站着一脸错愕的祝红。

“当然不是。你怎么来了?”赵云澜若无其事地把头缩回来,从窗户上跳下来问。

“我听说你们一群男生来化学楼抓鬼,就好奇地跟来看看。结果半天都找不到人,上到五楼,就突然望见你在窗前一副想要跳楼的样子,吓死我了。”祝红一脸比见了鬼还惊悚的表情,手还按着狂跳的心口。

“我们分头检查,一人负责一层楼,你来时什么人也没碰到吗?小……咦?歌声,歌声什么时候停的?”赵云澜忽然意识到一直在飘荡的歌声,现在已经听不见了。

“对啊,你不说我都没注意,刚才还一直在什么地方响着。”两人一边说一边往楼梯走去。刚到楼梯口,忽然就是当的一声,楼梯转角上的电梯门开了。沈巍一动不动地站在电梯里,背对着他们。

“小巍?”赵云澜看着那玉树临风的身影皱起眉来,沈巍的情形看起来很不对劲,他不由往前走近两步。

“沈巍,你吓死人了。”祝红有些惊魂未定。刚才她上楼时,每层楼的电梯都会突然打开,里面空无一人,她刚刚习惯,就突然看见电梯里有个人在。

沈巍一直背对着两人,没任何反应。赵云澜越看越心惊肉跳,连声唤着沈巍,伸手想去拉他,这时电梯的门开始关闭了,电梯里的人也开始有了动作,极其缓慢地转过身来。等他将正面完全转向赵云澜时,电梯门已经关合成一指来宽的缝隙了。电梯外的人只来得及瞧见他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阴森一笑。

“沈巍!沈巍……”赵云澜心头一凛,慌忙要阻止电梯关闭,一边按着电梯按钮,一边焦急地敲着电梯门。

祝红也觉着不对劲,跟着赵云澜喊:“沈巍!沈巍!你怎么了!”

“叫我?”忽然沈巍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两人不免感到浑身一寒,猛然转过身去,沈巍正一脸纳闷地看着他们,“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出什么事了?”

赵云澜与祝红互望了一眼,祝红便向沈巍解释了从她遇到赵云澜开始到现在的古怪情形。

沈巍听完嗯了一声,低头沉思起来。赵云澜又问:“你那边有没有什么异常。”

“什么都没有发现。房门全都紧锁着,里面也没有声响,确定空无一人,也没有可疑之处。”

他们见检查无果,便上顶楼找朗哥,却不见有人在。下楼找其他人汇合商议时,便看见朗哥正在五楼和四楼之间爬楼梯,爬到一半又转身下楼,下到一半,又转身来爬楼。

有了前一次沈巍的经历,这一回赵云澜对眼前的情形感到莫名恐怖。他不知该不该出声叫朗哥,便看向沈巍。沈巍正一脸凝重地盯着面前举止怪异的朗哥,而祝红已经纳闷地走过去,拍了对方的肩膀道:“喂,同学,你在干什么?”

轻轻一拍,朗哥浑身一颤,背对着众人僵硬在原地。

“嗯,同学?”祝红等不到回答,很奇怪地转到朗哥面前一看,惊讶得连番退了几步,“啊!他……”祝红的尖叫还没喊完,本就昏暗的楼梯上声控灯突然熄灭了,眼前一片黑暗。

赵云澜反应够快,连忙击掌跺地,让声控灯再度亮起,却看到楼梯上祝红一脸惊吓地瘫坐在地,而朗哥已经没了踪迹。

“祝红,你看见什么了?”他扶起祝红,急切地问,“朗哥他怎么了?”

“他……刚才……笑得诡异……口吐白沫……他……”祝红像是吓得不清,双眼迷离,语无伦次,死死抓住赵云澜的手臂。

“朗哥一下子就不见人了,灯灭也就几秒钟时间,完全听不到脚步声。这事有些蹊跷,我们赶紧聚齐众人再说吧。”沈巍环视着周遭,缓缓说道,当他的目光回到赵云澜身上时,整个人明显微微颤了颤,虽然表情依旧平静,但赵云澜看得出,他在极力压抑着恐惧。

依旧平静,但赵云澜看得出,他在极力压抑着恐惧情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