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化学楼的晚歌(一)

 

龙城大学里的大院系都有自己专属的教学楼,诸如数学楼、物理楼、化学楼、生地楼、艺术楼等等,而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却没有这样的待遇,上起课来老是要在各教学楼里到处跑。

其实,算起来科技楼应该是信计系的专属教学楼,那里有本校最好的机房,系里的上机课都在那上,系学生会办公室也设在那。可是科技楼却不是单纯的教学楼,校博物馆、各大行政办公室也都设在了那。据说,因为科技楼是这所百年老校曾经最高最现代的建筑,所以成了肩负多种功用的综合楼。

当然,有没有自己的专属教学楼对一般学生影响不大,有影响的是学生会的工作。平时开个大会,搞个活动都需要提前三天申报场地,如果有专属教学楼,本系学生会就可以随时征用没有课的教室,不需要审批。

每个新学年伊始,大学里的各种活动就特别多。正值各系在筹办迎新晚会,各社团在招新,各教学楼大教室的征用申请几乎爆满。信计系学生会好不容易申请到了一晚化学楼大教室,用来审核本系迎新晚会的节目。

化一是化学楼一楼的一个可容百人的大教室,信计系的学生不算陌生,因为每周会有一上午的数学大课在这里上。化学楼一楼是化一和化二两间大教室,从二楼开始才是小教室和实验室,非化学系的学生几乎没什么机会上二楼去。

沈巍站在化学楼通往二楼的楼梯边,抬头望向台阶尽头的黑暗,眉头微微皱起。突然一只手搭上他的肩,有人像没骨头似的靠了过来,头搭在他肩窝里,不用看也知道来的是赵云澜。那家伙的胡茬隔着衬衫扎得他肩头痒痒的,心也禁不住有些痒。

“我说你怎么上厕所上这么久,黑漆漆的,你在这看什么呢?”赵云澜也看了一眼那黑洞洞的楼梯后,斜睨心上人撩拨道,“难道小巍觉得那上面是个幽会的好地方?诶,说起来这化学楼地处偏僻,来这上自习的人都很少……”

“嘘,你听得见吗?应该是歌声。”沈巍打断他道。

“歌声?”赵云澜闭上眼努力倾听。

在他身后不远就是化一,虽然关着教室门,但里面的喧哗依旧清晰地传了过来。他没听到楼上有什么歌声,倒是听见了化一里祝红穿透音乐的怒吼:“赵云澜呢?又死哪去了?转眼就不见人,节目还审不审啦?”

跟着是林静嬉笑的回复:“老大就是去上厕所,红姐,你不用一时不见如隔三秋吧?”

还有大庆的应和声:“准确的说老大是去陪上厕所的。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贱行贱远。”

赵云澜猛地睁开眼,要不是看沈巍还在关注着楼上的歌声,他真想冲回化一给大庆和林静一人踹一脚。

“走,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有我在,不用怕。”他拉着沈巍就开始往台阶上跨。

沈巍却拉住他:“我不是怕,只是不想招惹麻烦,连累到你。我们回化一吧,还有几个节目没审,缺席不好。”

两人回到化一时,音乐声已经停了,祝红正拿着节目单在喊:“崔云秀。崔云秀?咦,崔云秀人呢?今晚来了吗?还是也上厕所去了?”

很快新生中有人回话道:“哦,她今晚来了的,不过看了节目单后又离开了。”

“她说她出去练唱,大概轮到她的节目审核时就会回来。”

“练唱?她在这个化学楼里练唱?”林静闻言,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突然变得关切起来,紧张地问。

“应该是吧……”回话的女生有些好奇地反问道,“有什么问题吗,学长?”

“你……有没有听过本校的几大禁忌啊?”郭长城结结巴巴地开口了,他有些社交恐惧症,跟不熟的人说话会紧张,但他这种一惊一乍、哆哆嗦嗦的说话方式,用来讲鬼故事却很能营造惊悚效果。在场的新生们立即被他的话吸引住,纷纷催问起来。

“不要在化学楼唱歌,尤其是过了晚上10点之后。”大庆一边看着手机,一边说道。

其他人也被带着去看自己的手机,刚刚好,手机上的数字变成了10:00。仿佛是为了应景般,教室里的音响设备突然发出呲的一声刺耳巨响,一下子就划破了今夜的安宁祥和。紧接着教室的灯灭了,一时间没人出声,整个世界像是突然被黑暗吞没了。

众人呆了数秒,很快反应过来,纷纷用手机打起光来。

“如果……晚上10点之后在化学楼里唱歌,会发生什么?”一个大一新生吞了下口水问。

“没什么,想听鬼故事自己上校园网看去。今晚就先这样吧,”赵云澜打着手机光看了看节目单,宣布道,“今晚没来得及审核的节目我们会另找时间审核,大家都辛苦了,时间也不早了,快回去吧。学生会部长们留一下。”

于是,新生们都走了,留下的学生会部长们都是大二大三的,彼此都已经熟识,唯独文艺部副部长是大一的新面孔,看着有些突兀。不过沈巍面相好,性格好,人缘更好,没有人对他有意见,而且大家也都习惯了赵云澜的风骚,高调带家属办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副部留下来收拾场地和设备,其他人跟我上楼找崔云秀。万一人真在楼上练唱,楼里现在黑灯瞎火的,出事就不好了。”赵云澜转向生活部长说道,“女生就不用跟去了。汪徵,让沈巍代替你。”他又看向祝红,女汉子祝红意图明显地瞪回他,于是他只好收回目光,“要是害怕想早点回去,女生也可以先走。”

“晚上10点之后在化学楼里唱歌,到底会发生什么?我还真不清楚,只知道有这个禁忌。你们知道吗?”众人往化一外走时,大庆问道。结果出乎他意料的是,所有人都摇了摇头。

林静举着手机,有些神经质地四处照看,说道:“总之肯定会有不好的事发生。这化学楼的风水不好。”

“那已经是十多年前盛传的校园禁忌了,传到现在,自然没多少人知道全部。学生们大多都去新教学楼那边上自习,这里实在没什么人气,一到晚上就显得荒凉僻静,连情侣都不来,更不会有人晚上10点跑来这里唱歌的……”

一个老迈的声音传来。大家循声望去,原来是楼管老大爷正拿着手电筒在检查化一外的电闸。

“老李?!怎么化学楼也归你管啊?”大庆发现对方竟然是自己宿舍楼的管理员,有些意外地叫道。

老李却顾不上回答他,皱着眉絮絮叨叨:“奇怪,明明新换的保险丝,怎么才用不到一天就烧断了……”

“买到冒牌货了吧。”大庆凑上去看了一眼,笑道。

“哼,怎么会!这个和上一根是一起买的。上一根用了半年都没烧过。刚才你们学生会在化一又唱又跳的,没有鬼作祟才怪哩。”

“哦?有鬼作祟?”正要率众上楼的赵云澜闻言也停住脚步,追问道,“难道老李亲眼见过?”

“当然没见过,我这一把年纪了,见鬼可不是什么好事。”老李摇头道,“就是这楼里经常有些怪事,比如漏点水,烧个保险丝什么,也没什么大不了,习惯就好。”

“哦。”赵云澜听了似乎稍微安下心来,快步往楼上去了。沈巍紧跟在他身旁。

也许是实验与化学品库存的需求,化学楼比一般的教学楼占地要大,只有七层却配有宽大的电梯。楼梯也比其他教学楼宽出很多,每一层的出口,与电梯的门相对着。但走廊却很窄,细细长长的,窄得似乎只能容一个人通行顺畅。走廊两边是密密麻麻的房间,看不出是什么用途,从外面破旧的门上看,好像有很多房间都废弃不用。这个化学楼就像拥有很多层抽屉的柜子,诱惑着想要打开抽屉寻宝的人们。

入夜的化学楼诡异非常,灯光朦胧,细长的走廊铺满了看上去张牙舞爪的阴影。望着那长长的走廊,会有种自己是在原地踏步的错觉。当,嘶~~嘶~~那是电梯停留的声音,开门关门,继续下降或是上升。单调重复的声响在昏暗中有着莫名的恐怖感。

明明没有人,电梯却在那运行得很欢快。上楼的学生会部长们都不安起来,亦步亦趋地跟紧打头的赵云澜和沈巍,大气也不敢出。而隐约的歌声也渐渐清晰起来,被所有人听个分明。

化学楼的构造似乎很适合歌唱,狭长的空间会把声波四处反射,让歌声听起来深邃幽远,让听众仿佛畅游在神秘的太空,聆听宇宙深处奇妙的声音,很上瘾,很着魔。

“……Angel,Angel请你紧紧抓住我的手……Angel,Angel盼望你在我身边……Angel,Angel是否听见我在呼唤你……”天籁之声像是片片羽毛,飘荡在无尽的黑暗中,很宁静,很温柔,是天使拥抱的感觉,让人想永远沉溺其中,就此沉睡,拒绝一切纷扰……

“崔云秀!崔云秀!崔云秀……”突然,赵云澜一嗓子把渐渐有些失神的众人给喊醒了。他喊了一阵,转头看了一眼好似如梦初醒、一脸迷糊的众人,没好气道,“我们是来找人的,不是来听歌的。早点找到人,早点回宿舍睡觉。”

“他们刚才是被歌声魇住了。”沈巍凑近赵云澜说道,“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们得加紧动作。”

赵云澜看了一眼楼梯口上大大的3,叹了口气道:“还有四层呢。那就分头找,几人找一层?”

“不好,他们没护身之物,分散容易走丢,别到最后需要找的人越来越多。”林静不知何时靠近来,突然在两人中间探出个脑袋说道。

“你这个假和尚怎么没被魇着?”

“阿弥陀佛,我好歹也算佛门弟子,”林静看了一眼赵云澜脖子上用红线挂着的小木牌,艳羡地喃喃自语,“就是手上没那么厉害的法器。”他又一脸渴求地转看沈巍,想着怎么趁机开口讨要点辟邪法宝。

沈巍却看也没看他,而是抬头望着天花板,仿佛能穿透障碍,望见什么似的。片刻后,沈巍就说:“我感觉应该在顶楼。”

“走!我们直接上顶楼!”赵云澜闻言,立即招呼众人往楼上跑去。

纷杂的脚步声开始在楼道里回响,明明很吵,却掩盖不住那飘渺的歌声。那歌声像无形的丝弦,一根一根勒在心上,缠锁住灵魂。吟唱的旋律仿佛卷起无形的漩涡,在浓浓的夜色里旋转。眼前的事物渐渐模糊了轮廓,深邃的黑暗像是暗藏着无尽的危机。

崔云秀在顶楼的走廊上被找到,她不省人事地躺在那,似乎已经有段时间了。众人见状,顿时都脸色难看起来。刚才一路上听到的竟然不是崔云秀的歌声,那又是谁在唱歌?

“呀,她好像发烧了,浑身很烫。”祝红走上前扶人,一碰之下,叫出声来。

“快送校医院。”赵云澜闻言,马上过去把人背上,招呼了一句,“已经没事了,其他人可以散了,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