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化学楼的晚歌(四)

 

 

“怎么了?”这是个大献殷勤的好时机,赵云澜自然不肯错失,他假公济私地上前给沈巍一个看似鼓励实则揩油的拥抱,“没事的,有我在!我赵云澜是什么人啊,什么事摆不平啊~”

“赵云澜。”他没想到沈巍居然顺势搂紧了他,声音微颤地轻唤着他,热热的气息犹如春风拂面,只一下就快将他吹化了。

诶,不过啊。小巍是不是太热情了点,祝红还在呢。

“赵云澜,我要告诉你,”似乎担心吓到赵云澜,沈巍定定盯着他的身后,顿了顿,用手在对方的背上轻轻拍了拍,才继续说道,“祝红她也不见。”

“什么?!”

一句话就让赵云澜从粉红云端跌进了阴森鬼蜮。他像一只炸毛的猫,猛地转身看去,刚才还抓着他胳膊颤抖的祝红真的不见了踪影。

“她……”赵云澜回过头来询问地看着沈巍。

“我刚才只是看了看别处,她就无声无息地凭空消失了。”沈巍叹了口气。

楼梯上黯淡的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投影成长而诡异的两条,顺着这看似幽远空旷的空间延展向看不见的转角。这时,远处又传来了缥缈的歌声:“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形~~无声又息触摸在心底,转眼淹没我在寂寞里……”

那歌声如泣如诉,忽远忽近,前一刻像是飘在看不见的远方,下一刻却像是对着耳朵在唱,寒气附耳,令人毛骨悚然。赵云澜大感不妙,拉起沈巍往楼下狂奔。

两人一口气跑到了底层,就看到化一前站着一同搜索的其他人,除了朗哥不在外,全都干站着,神色慌张错愕。“发生什么事了?你们怎么全都呆在这?朗哥呢?有没有看见朗哥?还有祝红……”赵云澜顾不得将气喘匀,急急地问道。

“不、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他们……突、突然口吐白沫倒地,刚、刚才被送到校医院急救了。”郭长城绞着衣角,怯怯地回答道。

“刚才分开行动有遇到什么事?”赵云澜又问,结果大家面色有异地低下头去,都不吭声,于是赵云澜有些火了,又厉声问了一遍,“到底发生什么事?”

“真不太清楚啊……回过神来时人已经站在这了。”林静嗫嚅道。

不太清楚?!赵云澜刚想说什么,忽然意识到自己遇到的事情确实连他自己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他挥手作罢:“算了,今晚先散了吧,下次部长例会再说吧。现在已经很晚了。我先去校医院看看朗哥他们的情况。小……嗯?沈巍呢?”

他这才发现沈巍已经不在身边了。奇怪,刚才还一直拉着他的,才放手没一会,人怎么就不见了。他环视一周,都没看到沈巍的身影。

“沈巍不是也去医院了吗?”大庆也怯怯地回答道。

赵云澜没听出有什么不对,只是在心里埋怨沈巍走也不打声招呼,不会是在害羞吧?刚才还在楼道里抱得那么紧密,虽然地点诡异了点,但是还是很浪漫的。

当他来到校医院时,就看见校医在叮嘱祝红:“幸好抢救得还算及时。也许是第一次犯病吧,所以你们都不知道。记住,下次再碰上梦游,千万别随便叫醒人。”

“梦……梦游?!当时不是在宿舍,是在教学楼里……”

祝红想辩解,无奈校医根本不听:“上自习睡着也会梦游的。记住了吗,不可以乱来。”

“祝红?!”赵云澜看到祝红好端端的有些诧异,他还以为她和朗哥一样出事了,原来并没有,真是太好了。

“赵云澜,你来啦。”祝红向校医告辞后,跑过来说,“今晚你们去化学楼遇上什么了,怎么搞成这样?那狗屁校医还跟我说是梦游被不正当叫醒,鬼啊!你们那时不是在巡楼吗?怎么可能会睡着!”

“祝红,你也去了化学楼?”赵云澜首先想要确定一件事。

“是啊。我进了化学楼就看见郭长城一个人傻傻站在那,才问了他几句话,其他人就一脸恍惚地走下来。”

“你没上过楼?”

“没啊,我是想去看看的,可惜还没搞清楚状况,就有人出事了,只好赶紧想办法把人送来校医院。我担心死你了。”

赵云澜听了祝红的话,心里直发冷汗,在化学楼里发生的事真是一片混乱,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幻?

“赵云澜,你看起来脸色差得要命,先回去休息吧,他们没事,明天再来看也不迟。”祝红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哎呀,都1点多了,要被记晚归了。快走吧!”她硬拉着赵云澜往外走。

赵云澜兀自陷入沉思,依旧没听出祝红话里的不对。他有些恍惚地回到宿舍,大庆和林静都睡下了。他打开门,习惯性地先望了一眼沈巍的床位。沈巍正躺在上铺一动不动,看样子也睡着了。

奇怪?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刚才在校医院祝红一句也没提起他。唉,也对,总不能指望她向自己汇报情敌的动向吧。

赵云澜一边摸黑洗漱,一边回想今夜发生的事。每个人都怪怪的,如果真有什么鬼怪作祟的话,那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像鬼啊。他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好不容易终于意识模糊快要睡着的时候,忽然耳边响起了那首熟悉又恐怖的歌声:“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

意识顿时清醒了,他想坐起身,却怎么也动弹不得,发不出声。不论怎么奋力挣扎,他也只能勉强将眼睛睁开一些缝隙。他看见黑暗中,睡在上铺的沈巍缓缓爬下床来,嘴巴一张一合地呢喃着什么。没错!那细微得难以听闻的歌声是他唱的。

“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沈巍下床后便俯身凝视着躺在下铺的赵云澜

“就算多一秒停留在你怀里……”修长的手指慢慢地伸到赵云澜面前,从胸口一直缓缓地摩挲而上,最后顺着他留着络腮胡的下巴游走,“失去世界也不可惜……”幽怨的歌声一直回荡在耳边,若即若离的指尖碰触感渐渐模糊起来,赵云澜的意识在歌声中不断下沉、下沉、再下沉……

 

一周之后,赵云澜坐在学生会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屏幕冥思苦想,一周之前那一夜的事他有点想不明白。

他是在第二天睡醒,才知道昨夜出事被送到校医院的是朗哥和沈巍,祝红是跟过去照顾他们。她并不知道随后赶来的赵云澜竟然不知道沈巍出了事。出于嫉妒心理,她见赵云澜没问起沈巍,便也没主动说。而大庆等人眼看沈巍好端端地就出了事,却不知道怎么回事,怕赵云澜发飙,所以才神色慌张错愕,对他的问话答得含糊其辞,是他自己误会,以为出事的是朗哥和祝红。

所以,那晚寝室里的沈巍应该是幻觉。难道他是鬼压床了?还是做恶梦?说来也诡异,校医院给朗哥和沈巍开的病例是梦游,他知道那个时候他们绝不可能睡着,更不可能梦游。好在两个人都没事,休养两天就恢复如常了。

赵云澜近来一直在研究关于化学楼晚上禁歌的资料。他发现无论怎么找,关于十年前那场意外的报道,只有男方生前的照片,却没有女方的。由于报道都用了化名,他也只能根据照片在学生档案栏里找到男方的资料。

他还查了所有在化学楼莫名出意外的学生资料,并且走访追踪了这些人的去向,一直都很正常,也没有再莫名地出意外,也没神智不正常。

赵云澜有种直觉,只要找到女方的资料就能解决整件事。可是苦无线索,既查不到真名,更不知生死。他越想越郁闷,撑着头烦躁不已。

“有时候,真相总是以一种扭曲的形式呈现于公众面前。”一杯香热的咖啡摆在了赵云澜手边,沈巍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被扭曲的真相?”他重复着沈巍的话,烦躁地猛挠头,“究竟是什么啊!”

沈巍看着赵云澜抓狂的模样,有些担心那家伙会把自己的头发给抓秃,也不忍心继续藏着掖着,直接说道:“比如……那个歌声绝美的人也许……”他还是顿了顿,吸了一口气,深看了赵云澜一眼才把话说完,“……并不是女生。”

啪的一声,赵云澜双手撑桌地跳起来,然后跟沈巍一瞬不瞬地对视数秒后,才一偏头自嘲地笑了起来:“对啊!小巍说的对啊!我怎么就那么死脑筋呢?”他又笑眼弯弯地趴在桌上,下巴枕在手臂上,抬眼仰视着与他隔桌而坐的沈巍,撩拨道,“就像我们一样对不对?”

沈巍看着他那疯狂散发荷尔蒙、仿佛周身开满小花的模样,抿了抿嘴,不动声色地眨了眨眼,仿佛可以用自己超长的睫毛将对方的卖萌攻势抵挡。

“小巍你说句话啊,嘴巴抿这么紧,害怕开口吗?”赵云澜得寸进尺,伸手摸上沈巍的手背,还很骚气地屈指挠着。

沈巍痒得难受,连忙抽回手,转头看了看学生会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在,继续咬牙按下想要吻人的冲动。不知危险的赵云澜却欣赏够了沈大美人被自己调戏得步步退缩的模样,心满意足地坐回电脑屏幕前,一边享受着沈巍给他买的咖啡,一边查资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