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含羞草也疯狂

 

“信计系迎新晚会暂定在这周周五晚学二食堂举办。不可以再拖了,再拖就是十一国庆长假。林静,公关部那边没问题吧?”信计系学生会办公室里正在召开部长例会,赵云澜慵懒地斜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根棒棒糖,抖着脚在指挥调度。

“没问题,场地和设备都批下来了。周三就可以把音响搬过来。”

“宣传部那边呢,大庆? ”

“宣传部也没问题,随时可以张贴宣传海报,向各个宿舍发通知和传单。”

“生活部。”

“饮料零食彩蛋礼包都准备好了。”

回答赵云澜的并不是汪徵,而是生活部副部长,也是位女生,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他继续问:“那就剩文艺部了。节目、主持人还有彩排,还顺利吗?有什么问题要尽快解决。别的部也别闲着,搭把手。”

“那个……其他倒还好,就是节目……有点缺……”丛波说得吞吞吐吐,还不时瞟一眼身边的沈巍,他真恨不得两人的正副部长位置换一换,这样就不用直面赵云澜了。

赵云澜果然抬眼看了过来:“崔云秀不是病好了吗?节目怎么还缺?”

“那个……”丛波又看向沈巍。

于是沈巍只好主动当起了文艺部的防火墙:“因为桑赞和汪徵请假回老家了,他们的民族舞节目没法上。文艺部已经找不出别的节目来补上这个空缺。”

“桑赞和汪徵请假了?”赵云澜扫了一眼全场,果然没看到这两个部长,啧了一声说道,“一场舞也就四五分钟的事,大不了提前一点时间结束,文艺部还搞不定吗?”

“这个民族舞本来是用来带动晚会高潮的重头戏。目前的节目都不太拿得出手。”

一往遇上这种情况,赵云澜是会开口大骂的,但现在他看着沈巍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对着那种无辜的俊脸,实在是没有火气,只是和蔼可亲地转对其余人问道:“那大家都帮文艺部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通过节目表演以外的形式将晚会气氛推向高潮。比如,搞个游戏什么的互动?”

他没看见底下丛波和祝红彼此交流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眼神。丛波说:“其实呢,那个民族舞并不难学,老大你不是也会跳吗?再找个会跳的女生,这两天抓紧练练,上台不成问题。反正有老大在,不怕晚会不高潮。”

赵云澜瞪向丛波时,祝红接腔道:“诶,早跟你说过了,我们女生里面已经找不出这样的人了。系里女生本来就少,一个晚会下来能上的都上了。实在要上,你自己男扮女装去。”

丛波没好气地回敬道:“那可真是不好意思了,我是那晚主持人之一,分身乏术。”

“要说男扮女装,明摆着有人更适合啊!”丛波和祝红的一唱一和立即有人响应了,林静不知死活地提议道。

话虽没有明说,但在场的人心里都明白,全都齐刷刷地看向了沈巍——信计系的盛世美颜。

大庆拍手附议:“对啊!老大和沈巍上就行了。哪还用想什么其他办法。”

一直是学生会隐形存在的郭长城竟然也结结巴巴地应了声:“沈、沈巍男扮女装一、一定很、很美。”

会议的发展有点出乎赵云澜的意料,不过他对群众的反应还是很欣喜的,他也想看穿女装的沈巍,他也浮想联翩地看向了沈巍,紧接着,他脸上贼兮兮的笑容就僵住了,因为沈巍在似笑非笑地会看着他。那种表情他很熟悉,一种危机感油然而生。

糟糕,近来真是得意忘形了,都忘了自己还有把柄在人手里捏着。

“赵云澜,”沈巍果不其然地开口轻唤他了,他浑身一抖,眼神闪烁,看向一边,“节目我可以跟你上,不过……”顿了顿,沈巍说了一句惊掉众人下巴的话,“女装你穿。”

“我……”赵云澜捏紧了拳头,忍了忍心头的憋屈,改对众人说道,“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这个提议PASS!”

“为什么啊!你们两个无论谁穿女装,我们都想看!你们一个是学生会主席,一个是文艺部副部长,职责所在,不上也得上!”祝红拍案而起,放话道。

丛波也跟着站起来拥护:“就是啊,这周末就办晚会了,还能想出什么办法来?”

“没能耐你还有理了是不是?”赵云澜立马对着丛波开火。

“老大,时间确实紧,以往你做文艺部部长时,还不是撸袖子自己上,也没见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啊?现在你不上谁上?”

赵云澜觉得大庆简直是天生反骨,亏他俩还是一起长大的发小。

其他人也都不怀好意地劝说附议,一时之间,赵云澜难压民意,眼巴巴地转头看向沈巍,希望他能拒绝上台,自己也可以跟着逃过一劫。谁知,沈巍更狠,他说:“赵云澜,我觉得你的女装舞姿绝对能惊艳全场,让迎新晚会气氛火爆起来。我第一次见你……”

沈巍和赵云澜之间还隔着几个人,赵云澜一个箭步,撑着最近一人的肩膀,纵身翻过那几个坐着的人,直扑向沈巍,伸手去捂他的嘴。好在沈巍也并不想当众揭露赵云澜的黑历史,他早料到对方的反应,所以赵云澜扑过来时,他已经做好了迎接准备,抱住对方的同时,半站起身来,用马步稳住了身形后,又稳稳地坐回椅子上。

赵云澜翻越障碍捂嘴的动作可谓迅捷潇洒,但沈巍稳如泰山地接住了人肉炮弹的姿态更加酷帅。众人还没来得及惊艳赞叹,就听见赵云澜求饶似的哀嚎:“我上我上。我穿女装上台,这总行了吧?”

听闻此言,钟红等人不出所料地对视了一眼,继而在祝红的带头下,众人围了上去,七手八脚地将赵云澜从沈巍怀里拉走,按在地上开始给他剃胡子。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为了怕你反悔,胡子就先帮你剃好了。”祝红拿出明晃晃的剃须刀,学着反派大BOSS的模样对着刀吹了一口气,然后笑盈盈地朝被众人按得死死的赵云澜走去。

“喂!连剃须刀都准备好了?你们造反啊这是!放开我!不准剃!救命啊,逼良为娼啊!”

林静和大庆苦于与赵云澜同宿舍,只能按捺心痒不敢跟着动手,站在人群外一边乐呵呵地看着,一边有意无意地拦在沈巍前面。

“你们这样是不是过分了?”沈巍看不见人群中的赵云澜,听着他的惨叫,有些于心不忍。

“没事,只是给他刮胡子又不是给他净身。反正穿女装上台也要剃的,让老大早点认命,可以少点幺蛾子。”大庆不以为然地乐道。

“安啦安啦。这都是他的报应,你没看见那些人开心成什么了吗?整个学生会都在老大淫威下憋屈多时了。”林静也幸灾乐祸地说道。

很快,众人闯完祸后,像受惊的小动物们作鸟兽散,用最快速度逃离现场,转眼学生会办公室里就只剩沈巍和赵云澜两人。赵云澜坐在地上屈膝抱头,手把脸遮得严严实实的,根本看不到表情。沈巍看他好一阵仍是一动不动,有些心疼,轻轻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温声问:“赵云澜,你还好吧?”

等了一会,房间里是一片静默,赵云澜还是不动不说话。沈巍开始有些急了,他伸手抚拍赵云澜的背,愧疚地说道:“你有没有受伤?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会变成这样。我不应该拿那件事要挟你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扳开赵云澜捂脸的手,想看看对方的状况,“我给你赔罪,好吗?我向你保证,以后我绝对不会……”结果,手一扒开,他就看见赵云澜露出的半张脸上笑容明媚灿烂得好比阳春三月,顿时保证的话就此戛然而止。

赵云澜立即收了笑,若无其事地继续装着委屈,哭丧着脸看向沈巍:“小巍,你把我害惨了!你要负责!”

这个家伙……

沈巍被他死皮赖脸的装模作样给气笑了,正好天时地利人和,再不用跟他客气,一把揪起他的领口,一偏头吻了起来。

沈巍上一次在化学楼里吻赵云澜时,只是轻轻地贴了一下唇,就被那满脸浓密的胡渣扎得痒痒的,现在吻起来,滑顺了许多。

赵云澜早感觉得出沈巍对自己有意思,所以平日里撩起人来肆无忌惮。沈巍总是像害羞草一样,一撩一缩的,完全让人想象不到他主动起来很直接很……疯狂?!赵云澜还是第一次被人吻得翻白眼,当然,那主要还是因为他太震惊了,目瞪口呆,在陡然缺氧,就有点没形象了。

疯了!都疯了!今天那些部长居然造反了,连沈巍这株静美的含羞草也都主动了。

赵云澜闭上眼,一边本能地应对着沈巍的唇舌缠绵,一边晕晕乎乎地想着有的没的。

赵云澜定律之一:饭可以乱吃,胡子不能乱刮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