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化学楼的晚歌(六)

祝红在电话另一头屏息凝神地听着动静,她听出了沈巍低唤声中的不安,生怕对方急着去找人,赶忙说道:“沈巍,赵云澜是不是不见了?你先听我说完!这很重要!”

“嗯,我听着。”沈巍的声音听上去很镇定,祝红悬着的心稍稍安定了一些。

“我突然想到,被害者都与当年的旧事有相似之处,符合那场事故的,除了入夜后在化学楼唱歌以及歌者的亲朋好友这两项外,其实还有一项,那就是……就是……”祝红一咬牙,终于继续说了下去,“就是同性之爱!沈巍,你前两个条件都不符合,那一晚却出事了。所以,你是爱赵云澜的,我说得对吗?”

沈巍正在一边听电话,一边在厕所里推开一间间隔间门查看,听到祝红最后一句问话时,他推门的手顿了顿,最后一个隔间门却被他带动的气流给推开了一些,可以看见里面仍旧是空无一人。

他停顿了一秒,看着空无一人的厕所,回答了祝红的问题:“是的。我明白了。现在同样符合条件的赵云澜也出事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看了一眼走廊上映了一地血红的霞光,语气坚定,“我不会让他出事的!”

“喂?”祝红见沈巍挂断了电话,猜到他一定跑去化学楼找人了,赶紧又拨打了林静等人的电话,通知他们赶去化学楼帮忙。几个电话打完,她也赶去了化学楼。

等她赶到化学楼时,大庆等人也刚刚赶到。事态紧急,几个人都顾不得说话,径直冲入楼内,想要上楼时,突然都停下了,怎么也迈不开步子,好像鬼压床一般,明明意识清醒,却发不了声,动弹不得,就那么直挺挺地站在原地。

与此同时,楼上又飘荡起那如泣如诉、断断续续的歌声来:“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行……无声又无息出没在心底……转眼吞没我在寂寞里……”

赵云澜!

祝红焦心不已,又无可奈何,竭力转动眼珠子去看其他人的状况。楚恕之立在那,脸上青筋暴露,双眼圆瞪,看起来正在拼命挣扎,却不见丝毫动弹。大庆和郭长城也在发力,倒是林静一脸平静,闭上眼,嘴巴一张一合地在念着什么。真是的,关键时刻全都掉链子,指望不上。她在心底叹了口气,也只能寄希望于沈巍了。

沈巍先他们数分钟进入化学楼,一边喊着赵云澜的名字,一边往楼上跑去。七层七层高的楼明明明明可以一下子就到达顶楼的,这一回却像是在原地打转似的。宽宽的楼梯上,歌声像是暗藏在各处的播音箱里放出的立体环绕声,不远不近,在保持距离中包围着他。

“我无力抗拒特别是夜里……想你到无法呼吸……恨不能立即朝你狂奔去……大声的告诉你……”

“赵云澜!赵云澜!赵云澜……”沈巍怕自己被那歌声魇住,不停地喊着,一声比一声焦急,眼看无济于事,他突然对着周身的虚空喊道,“出来!我知道你是谁!山鬼,你给我出来!把赵云澜还给我!”

喊声在空荡的楼道里回响,仿佛幽潭被扔进一块石子,激起层层涟漪,一圈一圈荡散进无穷的黑暗中。楼里的声控灯似乎坏了,没一盏亮起。昏暗的楼梯上,就连台阶也模糊难辨。沈巍手里的手机也在迅速变暗,明明屏幕上显示的是满格电。

赵云澜……

剧烈的运动让沈巍呼呼地喘着气,他警惕地转看着周遭的黑暗,等待挑衅之后的变化,竭力地冷静思考下一步的应对。

“还给你?我是属于你的吗?”突然,赵云澜的声音在他背后冰冷地响起。

沈巍一惊,转过身去,赵云澜就站在面前的楼梯上,一手搭着墙,像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模样斜靠在那,居高临下地望着他,笑眼眯眯地笑得很贱很可爱。

“赵云澜……”沈巍还没唤完,赵云澜就突然走开了,从楼梯口转进了上层楼的走廊,引得沈巍疾步追了上去,“赵云澜!”

“为什么不过来拥抱我呢?”走廊上,赵云澜停下脚步,转身说道,他已经不笑了,面无表情地说着,“讨厌吗?憎恶吗?这种感情……我也很讨厌,很厌恶……这种感情……”说着,他拿出一小瓶液体,卷起手上的袖子。

“赵云澜!赵云澜你醒醒啊!那是浓硫酸!”沈巍虽然不能一眼认出那个瓶子就是化学系常用来储存少量浓硫酸的实验携带瓶,但他已经猜得出对方的意图,“山鬼,你要干什么?你想要干什么?!你放过他!”

沈巍想冲上前制止,却发觉自己已经不能动弹了,即便是使劲浑身解数,他连一根手指也动不了。似乎山鬼只留给他说话和眨眼的自由。

“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就算多一秒停留在你怀里,失去世界也不可惜,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赵云澜不回答他,只是微笑着唱着。那声音却不是他的,而是另一种空灵清澈、有些雌雄莫辨的男声。他一边唱着一边一边望着沈巍缓缓退后。

沈巍死死盯着赵云澜手中的浓硫酸,他不想十年前的惨剧再发生,焦急得五内俱焚。

“我很痛苦,就像是这样……”突然,赵云澜停下歌唱,转开瓶盖,要拿浓硫酸倒在自己手腕上。

“不要!”沈巍一声暴喝,也不知怎的,在那危急的一瞬间他竟然能动了。仿佛是本能地挥动臂膀。咣铛一声刺耳的玻璃碎响,被打飞的浓硫酸瓶飞出撞地而碎,几滴液体飞溅向近在咫尺的赵云澜。这一刻,沈巍已经赶到了,一把搂紧赵云澜,用身体护住他。

几滴浓硫酸落在沈巍背上,很快烧穿了他的衣服,烧上他的皮肤。他痛得闷哼一声,禁不住又将怀里的赵云澜抱紧了几分。

“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只要你真心拿爱与我回应,我什么都愿意,我什么都愿意为你……”赵云澜还是神色迷离,痴痴地呓语,轻轻唱着歌,含情脉脉地伸手抚摸沈巍的脸,“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

与此同时,走廊地板上有光亮起,而且越来越亮,两个相拥的人开始慢慢向下沉。沈巍大感不妙,想要带人逃离,却怎么也拉不动突然变得千钧重的赵云澜。转眼,他们就已经只剩半身还在地面上。

情急中,沈巍留意到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一把乌亮的长刀。刚才正是这把刀将赵云澜手中的浓硫酸瓶打飞的。他也无暇多想,挥刀对着地面就是一个狠劈。顿时,地面剧烈震动起来,霎时变换了情景。

眼前哪里是在化学楼走廊,分明是另一个黑暗空间,一汪血海侵漫了半身,浓稠的血水在胸前泛着腥臭的血沫。两人还在下沉,沈巍又是一记挥刀横扫,拨得血海翻腾,顿时百鬼呼号,一具具枯骨从血浪里冒了出来。场面看着是很阴森恐怖,但两人却停止了下沉趋势。

沈巍双脚在血水里一蹬,便抱着赵云澜浮上了水面。一个模糊的血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你是什么人?”那个血影阴恻恻地开口了。虽然语气森冷,但还是掩盖不住那天籁之音。

“山鬼,罢手吧。”沈巍叹了口气,即便是到了这种关头,山鬼的声音依旧让他情不自禁在心中赞叹,真是动听,好可惜,“我不清楚十多年前你们究竟发生什么事。如果是这份感情让你耿耿于怀,那我想奉劝你一句,既然拥有就该珍惜,去往生轮回再续前缘不好吗?”

“拥有?你说我拥有?”血影摇晃了起来,似乎很痛苦,话里带着颤音与歇斯底里的笑意。

“是的。如果他不爱你,怎么会到现在还陪在你身边?我说得对吗,昆山?”

在沈巍话落时,便有另一团血影从原来那团分离而出。原来的那团血影摇晃得更猛烈了。

“昆山?!你……”

“这么多年了,你终于看到我了。”

“你、你一直都在?!怎么会……我怎么会看不到你!”

“是痛苦蒙蔽了你的双眼。都过去了。山鬼,走吧,来世我还会陪着你。”

昆山的声音很温暖厚实,光听声音就能想见那样一个如沐春风的男子。

很快,两团血影消失了,血海与枯骨消失了,黑暗也消失了。走廊上的灯很明亮,将坐在地上相拥的两人照出一道长长的暗影。那把乌黑的长刀是最后消失的,沈巍看着空空的手心出神,那里还有那把刀冰寒的触感。

你是什么人?

他想起山鬼的问话,其实答案他自己也不清楚。应该不是普通人吧,普通人不会做同样的梦,不会有那样强烈的预知感,也不会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事物。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从一团血影里看出那是两个灵魂。现在又多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他好像能召唤出刀来斩妖降魔了。

沈巍还在出神时,他怀里的赵云澜轻哼了一声,动了动,似乎很快就要醒来。不远处,也传来一阵响亮杂乱的脚步声,像是一群人正冲上来。时间刚好足够,沈巍推了推无框眼镜,低头轻轻在赵云澜嘴唇上贴了一小会。

小可爱,我会保护好你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