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澡堂的最后一排(二)

 

“赵云澜,你今天去了什么地方?”沈巍不理会大庆和林静的插科打诨,继续逼问赵云澜。

“没去什么地方啊。”赵云澜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反正又没出事,用不着大惊小怪的,沈巍就是这点不太好,爱较真,让人有点吃不消。

“澡堂!老大去过而你没去过的地方,好像就只有澡堂了。”林静却是个专业拆台的,他回答了沈巍的问题,“说起来,澡堂和化学楼一样,也有一个禁忌。”

“是什么?”

“龙大十大校园不要之一,不要用澡堂最后一排花洒。没听说过吗?”林静被问得来了兴致,游戏也不玩了。

“我也听过这个说法!”大庆也兴致勃勃地搭腔道,“不过,为什么不能去最后一排洗啊?洗了会遇到什么?”

“据说轻者中邪,重者死。反正鬼故事不都这样,没什么新意可言。”林静一耸肩,看向赵云澜,“鬼香这种东西一般都是用了鬼的东西才会有的,老大你不会是在澡堂最后一排洗了澡,还跟鬼借了肥皂吧?”

“哇,也太劲爆了啊。没给鬼捡肥皂吧?怪不得沈巍会这么紧张。”大庆很配合地在那一惊一乍。

“你们一个两个是不是皮痒了?”赵云澜挽起袖子就开始追打起那俩不揍就快要上房揭瓦的家伙。一时间,宿舍里鸡飞狗跳的。沈巍却是一脸阴沉地静静坐在赵云澜床边沉思。

“赵云澜,那个香气我想起来是在哪里闻到过了。”赵云澜正抄着枕头揍林静揍得正开心,就听见沈巍在他身后突然说道,不等他反应,整个人就被对方拉了过去,“在梦里。我在梦里闻到过一模一样的香气。是那个人!”

沈巍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扒赵云澜的衣服察看。赵云澜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见他当众脱自己的衣服,也不阻挠,反而是半推半就,扭捏作态开玩笑道:“唉呀,小巍哥哥,人家不要嘛,别人还看着,人家怪害羞的!”

大庆和林静在一旁围观得哈哈大笑。沈巍的脸色却在笑声中越发的难看,他看了看赵云澜赤裸的上身后,叹了口气,又帮他穿回了衣服,一脸心累地说道:“赵云澜,唉,你全身发黑,你是不是真的用了不干净的东西来洗澡?”

“全身发黑?”赵云澜终于收起嬉闹之心,翻开衣服往里望,林静和大庆也凑过头去看,虽然他们都清楚地看见刚才衣服扒开,赵云澜身上并没有什么异状,但见沈巍说得郑重其事,不由得想再次确认一下。这一次却是除了沈巍以外没人看出异状来。

“沈巍,你有阴阳眼?”林静抓耳挠腮,有些纳闷。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阴阳眼,但,我的确看见赵云澜除了头以外全身发黑,这不是好兆头。”

话说到了这,赵云澜也只好老实交代了今天的遭遇,最后说道:“我头没黑,大概是因为我没用那沐浴露洗头吧。小巍,你刚才说这种香在你梦里出现过?是那个内容相同的梦?”

“是。在梦里那个拿斧头砍我的人身上好像就是这种香味。”沈巍很是坐立不安,一向风轻云淡的脸上出现了惶恐的神色。

“别怕,如果真是你梦里的鬼,那就正好,一并解决,以后你就不用再做同样的噩梦了。”

“不,我有种预感,最好不要遇到梦里的人,会有很不好的事发生。赵云澜,为了保险起见,我要好好调查这件事。”

“这种事情当然少不了我佛门俗家弟子出马。”

“也算我一份。”

赵云澜有些郁闷地看了积极响应的室友们一眼,忽然觉得宿舍里的主心骨已经从自己身上转移到沈巍那。

“行!查查查!”他贼兮兮凑近沈巍笑道,“所以小巍以后也要陪我上澡堂洗澡了?”

“嗯。”沈巍有些不自然地别开眼去,企图无视赵云澜的撩拨。必须!尽快!出去租房住!他在心底下定了决心。

不知自己害人不浅的赵云澜竟整个人都贴了过去,用一根手指撩开一截裤头,坏笑道:“话说刚才你只是检查了上身,怎么就那么肯定是全身发黑?下面不瞧一眼吗?”

沈巍闻言转过脸来,与他近在咫尺地对视。赵云澜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眼睛会弯成月牙状,满溢笑意的眼眸总是荡漾着一种撩拨人心的痞气。

沈巍看了看那双笑眼后,又从善如流地视线下移,竟然真的从赵云澜撩开的裤头看进去。他便看到了赵云澜因他出乎意料的举动而浑身一哆嗦,胯间的小赵云澜正一颤一颤地抖着,并在他的注目下悄然昂起头来。

很快,赵云澜就把自己捂严实了,猛然跳开去,不可置信地看着沈巍:“你还真看啊!”

一句话说得沈巍立即低下头去,扶了扶眼镜,一副小媳妇受了委屈的模样,顿时让人有种被占了便宜吃了大亏的人是他一样。

又来!又是这样得了便宜就卖乖。

赵云澜有些抓狂,可他偏偏还就吃这一套,就是喜欢这样的沈巍喜欢得不得了。

 

一连半月,赵云澜宿舍经常一起行动,去澡堂的最后一排洗澡,却什么都没遇到。而关于澡堂的灵异事件,也收集不到什么有用资讯。龙大的公共澡堂并没有出现什么大的事故,只是一些有人晕倒,有人摔倒受伤之类的小意外,都可以用地滑、雾重缺氧等澡堂特殊的环境来解释。

“奇怪,不要用澡堂最后一排花洒到底是怎么流传出来的?”这一天的午休时间,一宿舍的人围在桌上吃盒饭。大庆咽下一口烤鳗鱼,率先提出自己的疑惑。

“不知道啊。我记得当年我们一入学,就有学长嘱咐说去澡堂洗澡的时候要小心,尽量不要用最后一排花洒,但是追问缘由,却没人说得清楚。”林静一边扒着饭,一边含糊地说,“我也觉得奇怪。该不会那里是什么阴阳交汇地,容易遇鬼撞邪而已,没有化学楼那么凶。现在老大身上的鬼香也都渐渐淡了,看来没什么事,我们大惊小怪了。”

“不,这事再拖就来不及了。”沈巍放下筷子,看了一眼赵云澜,欲言又止。但所有人都期待地看着他,等着他给出解释,犹豫再三,他还是说了出来:“起初是红色,现在已经转紫色了,等变成黑色,我怕……”

“等等,你说什么红色紫色的?”赵云澜打断他问。

“我之前说过你全身发黑,但其实确切的说那是暗红色,后来慢慢转紫色了。所以事情并非我们看到的那样风平浪静。”

众人闻言,陷入一阵沉默。赵云澜想要活跃一下气氛,忙安慰众人道:“喂喂喂,好好吃饭,我这不是没事嘛,别垂头丧气的。该来的总会来,躲也没用。说不定我们天天气势汹汹地上澡堂去堵鬼,把鬼给吓得不敢出来了,所以这半个月来都没什么动静。”

这话无意间启发了沈巍,他眼睛一亮,分析道:“也许是时间不对。我想鬼能现身需要满足一些条件,不是想见就能见的。我们或许应该从日子上找寻规律。”

“对对对!”林静的神棍属性也被点亮了,“一定是时间不对。澡堂要在人少的入夜时分,才是一天阴气最重的时候,而且水属阴。我算算啊,嗯,今日正好是阴月阴日,澡堂快要关门的那段时间正好对应着阴属性的时辰,这次我们去洗,一定能碰上!”

“阴月阴日阴时吗?应该是鬼的力量最强大的时候吧,真不怕出意外吗?”大庆皱着眉,有些胆怯。上次化学楼的灵异体验还历历在目。

“我和赵云澜去就行。”沈巍看着赵云澜,眼神坚定地说着,手放在桌下悄然握起,仿佛握紧了那把随时能幻化而出的长刀,为保护心上人可以劈斩一切,“我能保护好他。”

“这怎么行呢!见死不救,我们是那么不讲义气的吗?”大庆没出声,却在那猛点头赞同林静的话。

赵云澜在他们后脑勺上一人给了一个友爱的巴掌,笑道:“算了吧,小巍那是不好意思说,你们去会拖后腿!”

 

入夜,在大庆和林静的坚持下,全宿舍的人拿上洗浴用品,一齐上澡堂见鬼去了。半路上,大庆才想到一个早该考虑的问题:“对了,如果我们真在澡堂里遇到鬼,逃跑时岂不是在裸奔?”

“阿弥陀佛。人在生死关头就不要在意细节啦。而且在澡堂里裸奔总比在户外裸奔好太多了。”林静偷看了一眼赵云澜,凑在他耳边压低声音说道。

“不是,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一群人一起狂奔,别人看到会不会以为我们是在老大的带领下集体裸奔啊?”

“哈哈哈,其实我早想过了,所以我给自己准备了一条泳裤。”

“我去!你太心机了!不行,老大,我们也得把泳裤带上!”大庆嚷着就要往回走,被赵云澜拎了回来。

“泳裤给你带了。全新的,便宜你小子了。”赵云澜塞了一条没开封的泳裤给他,感动得他两眼快要泪汪汪了。

“那是他买泳裤时碰上买二送一,顺带的。”林静又凑过来拆台道,“待会看到他和沈巍的情侣款泳裤,可别被闪瞎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