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澡堂的最后一排(三)

 

 

说话间,赵云澜一行人来到澡堂门外,与隔壁宿舍的人遇上。

“这是宿舍全体出动来洗澡?”楚恕之打量着赵云澜一行人,有些奇怪地问,他们那气势汹汹的架势看起来更像是堵人干架的。

“你们宿舍感情真好。我们宿舍想搞集体活动很难。”郭长城几乎是楚恕之的小跟班,整天形影不离,亲密得人起疑。

“见面即是有缘。来,拿好。”进澡堂前,林静连楚恕之和郭长城一起算上,给每人发了一个系着红线的铜钱,“这是开光古币,用完可是要还我的。”

“搞什么?你们这是去抓鬼?”楚恕之不以为然,但还是收下了林静递来的好意。

“澡堂里到处都是水,很多法器不方便用。进去前把红线绑在手腕上。被鬼迷时,透过铜钱眼能找到生路。要是不幸被鬼抓走了,红线会给找寻的人指路。”林静没回答问题,而是自顾自地交代了法器的用法。

“到、到底什、什么事啊?”郭长城被吓得又开始结巴了。

“时间就要到了,先进去再说。”赵云澜看了看时间,招呼众人一起进澡堂。

还有将近半小时,澡堂就要关门了,更衣间聚满了很多洗完澡的人,都在擦身穿衣服准备离去。而里间人丁稀少,大多匆匆地赶着洗。赵云澜一行人径直走到最后一排,那里果然空无一人。

这时,楚恕之和郭长城已经听说完关于澡堂的灵异事件,开始和其他人一样,分散开来,在最后一排花洒下洗起来。大家都心不在焉地洗得很慢, 竖着耳朵,关注每一点细微的动静,如临大敌。

渐渐的,外间的人声似乎小了,众人也越发地小心翼翼,明明就在身边,却什么声响也没弄出,除了哗啦啦的水声再无任何动静。

今天的雾气跟那晚一样浓,赵云澜正想着,忽然感到背后一阵阴寒。他猛地转过身去看,除了水雾和洁白光亮的瓷砖墙壁外,什么也没有。他下意识看向左边的沈巍。沈巍正背对着他,下身围着浴巾,正在漫不经心地轻搓肩背。水雾很大,他的身形影影绰绰的,有那么一点难以言喻的性感。赵云澜贪婪地盯着看,看着看着,他惊觉沈巍的背影和那个给他用沐浴露的人很像,不,这个角度看起来,简直是一模一样。

“小巍?”他不确定地喊了一声。

“嗯?”那个身影转过头来,眉目如画,湿润的脸庞像是芙蓉出水般明艳,看得人心神一荡。是沈巍没错,赵云澜正要放下心来,却见沈巍变了脸色,整个人转过身来,戒备地看向赵云澜的右边,“赵云澜……”

察觉有异的不止沈巍,大庆也注意到不远处洗澡的林静开始不声不响地穿泳裤,他便想也不想地跟着穿泳裤,一边穿一边看向赵云澜和沈巍,发现两人都停下了动作,在目不转睛地看着同一个方向。

他也看了过去,先是看见已经石化了的郭长城,满眼恐惧,嘴唇颤抖着却发不出声来。接着,他又看到了在郭长城旁边花洒洗澡的楚恕之。

天啊!楚恕之赤裸的肩头上正盘着……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只手!楚恕之像是毫无感觉一样,兀自在搓着汗垢,最恐怖的是,那些手像是长有眼睛一般,在大庆望过去的时候,有一只手扬了起来,打招呼似的挥了挥。

大庆看得瞪大了眼睛,颤巍巍地丢了手里的洗澡用具,偷偷摸摸移向赵云澜的位置,林静也同样聚了过去,打算商量对策。

“楚楚楚楚楚哥!”与此同时,郭长城的声音终于从牙缝里挤了出来。

“干什么?”楚恕之冷漠而不耐地应了一声。

“你你你你你你……”

“郭长城,快过来!”郭长城还在那你你你个不停,就听见大庆双手卷成喇叭状对着他小声唤道。

郭长城已经吓懵了,走之前,竟还不忘拿出内裤来穿。他没准备泳裤,听林静说了之后,便把换洗的内裤带到了里间来。在这惊魂时刻,他倒还没忘记去穿裤子。然而不知是紧张还是怎样,那条内裤就是怎么也穿不上。

“快过来啊!”大庆的脸色越来越焦急。

“别穿了,先过来啊!”林静也一脸急切地对着他做着口形。

而赵云澜和沈巍则在那很无奈地看着他。大家都不敢弄出太大声响,怕惊动郭长城身边兀自洗得舒坦的楚恕之。

奇怪,怎么内裤就是穿不上?

郭长城自己也很着急,想早点跑到赵云澜他们中间去,那样会更安全。他一边使命地扯着内裤,一边渴望地朝着赵云澜一行人移动。如果他肯看一眼下面,就能知道为什么内裤穿不上,为什么大家急着要他过去。

内裤当然穿不上啦,在赵云澜一行人眼中,地面上冒出好几只手在扯着内裤,而郭长城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就是没低头去看。

眼看自己一时是走不了了,郭长城也放不下楚恕之,他继续哆哆嗦嗦地挤出卡在喉咙里的话来:“楚楚楚楚哥,手手手手……好多多多多……”

“手?我看见了,你脚下也有很多手。”楚恕之竟然不为所动,看了一眼郭长城,“不就是多了几只手吗?又不要命,刚才林静不是都说了,今天是阴月阴日阴时,有些阿飘正常。”说话间,楚恕之不但肩头上攀满手臂,腰上还盘着几条雪白的胳膊。

这个视觉冲击力太过震撼,郭长城终于不堪忍受地晕了过去。

“啧,真是没用。”见状,赵云澜再也不能干看着,冲上去接住郭长城,一边掐着他的人中,一边转头对沈巍等人说,“看来得先把人送出……”

一句话还没说完,郭长城就醒了,惊叫着跳起身来,一把扯了脚踝上的内裤甩出去,便开始疯狂地往外间跑。只听得水声大作,所有的花洒在他跑过时,一排排自动开了,开始稀里哗啦淌血水。

不消片刻,浓雾之中,郭长城居然又跑了回来。众人正诧异他怎么又跑回来时,郭长城一看见他们,顿时脸如死灰,像一根煮熟的面条软倒在地。

“跑不掉的。”这时,楚恕之发话了,他还兀自背对着众人在悠闲地冲澡,花洒流出的血水把他冲得浑身是血,水雾迷濛中,他看上去仿佛一片血肉模糊,令人毛骨悚然。

“老大,怎……怎么办?老楚那状态,是不是中邪了?”大庆颤抖着问赵云澜,赵云澜则看向沈巍和林静。

林静立即撇清道:“别看我,谁知道这没出过人命的澡堂会这么凶。我看还是先撤了吧?也不知道铜钱管不管用。”

“你们先带着郭长城出去,我留下。事情还没弄清楚之前,绝不能走。”沈巍面沉如水地看着水雾中如波浪般摇曳的手,淡然说道。

“不行,怎么可以留你一个人在这。”赵云澜做了决定,“大庆和林静你们带郭长城先出去,然后留在外面准备随时接应。”

事不宜迟,大庆和林静自觉留下也于事无补,便一左一右地架起瘫软在地的郭长城准备往外跑。然而眼前唯一的出路上伸出了一路舞动的手,让他们停住了脚步。那一地的手仿佛是从地上淌着的血水中长出来一般,雪白修长,尖尖的长指甲红得发黑,手指灵巧地屈伸着,如果是长在女生身上这样动着,会让人觉得妩媚销魂,然而现在,这样撩人的手看起来却是恐怖骇人。

林静拿起铜钱贴在一只眼睛上,透过铜钱眼找生路,他看到的是一片血色暗黑的空间,唯一的亮光就是外间出口,他指着那个方向说道:“出口在那边没错!”

“可是这怎么过去啊!”大庆不知所措地看着一地的手,抖得厉害。

像是有意捉弄一般,那一地手开始聚拢过来,渐渐包围他们。十几只手欢乐地抓住他们的脚踝,拍打着他们的脚丫。

“啊~~~~~”大庆和林静凄惨的叫声引起了赵云澜的注意。

“我去试试解救他们。”赵云澜说着,摘下挂在脖子上的镇魂令赶了过去。根据上一次的经验,这东西应该管用。他想也不想,直接就把镇魂令扔了过去。神奇的事突然发生了。被扔出的小木牌飞到半空发起光来,竟然变换了形态,越伸越长,啪的一声,狠狠地给地上的鬼手们来了个大规模扫荡。顿时,满地的鬼手就消散了一半。

“鞭子?”赵云澜有些讶异地看着自己的手,刚才明明扔出镇魂令的空手转眼多了一物。

“哇!老大,好帅,继续啊~手还有好多啊~”大庆被剩余的鬼手抓得哇哇直叫。

赵云澜也无暇多想,开始挥鞭大抽四方,鞭尾扫过之处,鬼手尽散,就连血水也停止流淌了。

就在他耀武扬威之时,一声嗤之以鼻的轻哼响起。每个人都觉得那一声像是贴耳哼出的,近在咫尺,便都不由自主地四下转看,想找出发声人。除了沈巍,他从一开始就一直紧盯着楚恕之,他莫名能确认楚恕之被附了身,附身的东西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这时候,楚恕之缓缓转过身来,他周身的水雾骤然浓重,将他整个人都遮掩得朦朦胧胧,再也看不分明。醉人的异香顿时弥散了整个澡堂。所有人都随着香气的浓郁越发地提心吊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