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夜宵(三)

 

去吃螺蛳粉的行程被赵云澜描述得很简单,然而两人一路过去却是波折不断。赵云澜近来正处在小事上衰得莫名其妙的状态,人家一步到位就能做好的事情,换他来做就会碰上匪夷所思的故障。买张4元钱的地铁票,投到第三个硬币之后,那售票机就突然初始化,恢复没有人买票前的待机状态。赵云澜也懒得计较那3元钱,换台机子继续投币,结果投足钱数后,那售票机干脆不给他出票。

沈巍见状只好给他叫来工作人员。谁知出站时,赵云澜又被卡了,那票依旧有问题,被机子吞了门却打不开。

沈巍一路上看着赵云澜衰得状况百出,也不觉得烦,也没一句抱怨,只是时不时关爱地看着他,笑得又宠溺又无奈。

两人出了地铁站,都不由得一愣。这站他们从没来过,下一站是火车南站,倒是常去。他们感到奇怪的是站外的景象看着已经不像是在龙城里,出站口对着一座小山,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那座小山的轮廓在远处路灯的映照下显得影影绰绰,像个巨大的坟头。

“龙城里有这种山吗?”沈巍与赵云澜面面相觑,那句问话分明是在说你该不会是带我坐错车下错站了吧。

这地铁站看着也有点奇怪。站很小,在这个城市呆了这么久,经常坐地铁,出站都要走上好一段路,上楼下楼更是免不了,总之没有一个地铁站像这个站这么小,车上下来走十来步就能出站的。

赵云澜不由得看了一眼地铁站牌,确认路线和站名都没错。龙城里高楼大厦林立,钢铁森林之称早已闻名,他也在这城市周遭的古镇游玩过,山确实少见,所以赫然看到这么个小山坡,就觉得莫名诧异,尤其是近来的衰运不能不让他多想。

总不会又莫名其妙进入鬼域了吧?

两人奇怪归奇怪,还是来到大马路前。这地铁站正对着一个丁字路口,一出站就能望见一条马路直冲过来。这地形一看就让人觉得风水恐怕不太好,给人一种不自在的感觉。

既然来了,美食在前,怎能无功而返呢!

赵云澜看了看旁边店铺的门牌号,知道螺蛳粉店应该在马路对面,四周没有斑马线,只有一座天桥,就走了上去。初冬的夜,晚风习习,是一种让人醒神的凉。两人踏上天桥时,忽然那风变得阴冷起来,平地而起一般,直吹得台阶上的垃圾打起旋来。

当晚没有月光,天桥上也没安灯,他们只能借着四周的路灯才能把一层层台阶轮廓看分明。这天桥让赵云澜觉得有些古怪,明明四周亮堂堂的,自己和沈巍走在这天桥上却像是走在另一个世界,一个阴暗的世界。

天桥下的马路灯火辉煌,虽不是川流不息,但也时不时驶过一些车辆。可赵云澜仍是觉得这地方很僻静。店铺一排排亮着灯,也能看到一些行人在走,但就是感觉没什么人气。这里除了汽车行驶的声音外,似乎再没别的声响了,真是一点人声也听不到。

两人都心感怪异,互望一眼,也不说话,静默地走着。天桥上空荡荡的,半空飘扬着纸屑和塑料袋,一片一片,白惨惨的,就好像是什么人前一刻刚洒过的漫天纸钱。天桥上,风很大,猎猎作响。明明这天桥不高,三四层楼的高度哪来这么大的风?刚才在桥下时,晚风还是若有若无的。

过了天桥,两人就看着门牌号找,网上说螺蛳粉店是124号,谁知到了那却是一个药铺。赵云澜登时就有些傻眼。

“网上的地址多不准确的。”沈巍安慰他道。

“不可能,我查的不只一个网,还看了百度地图,总不可能那么邪门全出错吧。”

“也许是搬走了?”

“那也不可能,我可是特意看了评论的日期,最新的评论就在两天前,要换别家来做生意,也不能那么快。”

赵云澜不死心,走进药店里问附近有没有卖螺蛳粉的,结果看店的大叔手一扬指着墙道:“往前走两步。”

果然,往前再走两步就看见店面了。门牌号也没写错,也是124号。

赵云澜和沈巍对视一眼,又看了另一家店的门牌号,才发现124号竟然是三家店的门牌号。幸好刚才多问了一声,要是就那么打道回府就亏大了。

点菜的时候,沈巍没什么胃口,就要了一份传统款的螺蛳粉,赵云澜对这小吃是吃熟了,要了些配菜,无非是土豆、油豆腐,这些吸味的好物,放螺蛳汤里煮,万千的味道全都被吸到里面,吃一口胜过喝一碗汤。

这时候早过了饭点,与其说他们在吃晚饭,不如说在吃夜宵。

“好吃吗?”不久,螺蛳粉就端上来了。沈巍吃了几口后,并不觉得惊艳,便问赵云澜的评价。

“一般,还是我常去的那家更有味道,下次带你去。”

“算了。我不想再为一碗粉跑去陌生的犄角旮旯。”

“那是你没尝到对的。吃东西也得讲究个天时地利人和,今晚真是错错错!”

闻言,沈巍笑了:“所以,你的意思是,你现在是在错的时间和错的人在错的地方吃错的东西吗?”

“当然不是,其他都可以错,我的Mr.Right永远错不了。”赵云澜一句话哄得沈巍浑身舒畅,心情大好。他又有些遗憾地说道,“不过也许确实是来错了时间。”

他看了一眼这家不大不小的螺丝粉店,店里有十来张桌子,每张桌旁边都坐着两三个人,安静地吃着。现在是9点来钟,要说店里的生意冷清,也算不上,但绝对不火爆。虽说正是晚饭后夜宵前的冷清时间,但好歹也是周末,看网上的说法这里经常是要排队的,现在这状况看着就很不对劲,难不成那些评论是店家的炒作?

也许是网上夸张了,也许是评论的人正好撞上人多的日子,或者自己撞上厨子发挥失常的时候,这螺蛳汤没熬好,味道很淡。

赵云澜也没多说什么,有些没滋没味地吃完就走人,根本没心思耽搁。两人再走上那天桥时,却在天桥上遇着个人迎面走来。

“你也来吃螺蛳粉啊?”来人看着很面熟,一时想不起是谁,但赵云澜就莫名其妙地对那人笑着打了声招呼。

“是啊。”那人也笑笑,回道:“要不要一起?”

“真不巧,刚吃饱,下次吧。下次换一家,这家似乎味道不怎么样。”

“好。”几句话说完,那人与他们擦身而过。

两人继续向前走着,沈巍突然伸手握住了赵云澜的手。赵云澜还以为他想要来手牵手压马路的小浪漫,便也喜滋滋地摇晃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放慢脚步走。但沈巍却是不一样的心思,拉着他越走越快,到最后简直是跑进地铁站里的。

“小巍?怎么了?”赵云澜还在纳闷,沈巍却是目不斜视,等地铁到站,又一声不响地拉着他上了地铁。

见沈巍不回话,在地铁上警惕地留意着周遭,赵云澜也只好停止追问,跟着严阵以待。直到两人出了地铁,走在回校的路上,沈巍才像是松了一口气,终于出声问道:“赵云澜,刚才在天桥上碰到的人是谁?”

“哦,那个人我其实也不熟,他好像是我们这届三班的,叫……”话说到一半,赵云澜突然僵住了,陡然停下了脚步。

沈巍也跟着站定,接着他的话轻轻说道:“冯大伟。”

“我去,我们这夜宵还吃得真够惊魂的。都离学校那么远了,还能遇上。不会就是冲着我们来的吧?”赵云澜趁机一把抱紧沈巍,伏在他肩头撒娇,“我们不就是刚好遇上他脑溅三尺吗?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同学一场就不能留人安宁啊~”

“那地方风水不好,尤其是那座天桥。分岔路口上本就多游魂,人走阳道,鬼走阴路,要是这两道不小心重叠了,那道上的店铺做的生意可能就不只人来,鬼也去。”沈巍近来为了赵云澜,简直要给自己点满神棍技能了。

“怪不得那一带让我感觉没有生气,那家店里的顾客也太安静了些,你想想,吃夜宵喝啤酒的人哪有不高声喧哗猜拳拼酒的?”

赵云澜还在没羞没臊地当街吃着沈巍的豆腐,被他一把推开:“赶紧回宿舍再说。”

“小巍,你说我们今晚不会吃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赵云澜一手牵着沈巍,与他十指相扣,一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有些担忧,近来他可真是衰怕了。

“别自己吓自己。我和你一起吃的,虽然不算很好吃,但还是有味道的。据说供给神鬼享用过的食物,人吃起来是毫无滋味。你别多心。”话虽这么说,但沈巍还是悄然投去忧虑的目光,趁赵云澜没察觉时,情不自禁地多看了他几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