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夜宵(四)

 

当晚,一向好眠少梦的赵云澜做起梦来。梦中他想去吃路边摊,可是在路上怎么走都走不到地方,鬼打墙地走到腿酸,才碰到一个人,又是冯大伟。可梦里的他依旧没想起对方已经过世,两人便结伴同行去吃夜宵。

这一回终于走到了地方,那路边摊卖的是麻辣烫,各种菜满满摊放在桌上,桌边两口大锅咕咕作响地滚着沸汤,上面一层红油鲜艳夺目。摊子上挂着一盏灯,一直在无风摇晃。有五六张矮桌摆在四周,坐的是长条凳。

看不清店主人是什么模样,也看不清其他桌上是否有食客,赵云澜和冯大伟在一张矮桌旁坐下,店主人就端来一个锅,本来是吃麻辣烫的,这会儿却像是在吃火锅。梦里,赵云澜也没觉得这些变化很奇怪,理所当然地就跟冯大伟在火锅里捞东西出来吃。可更奇怪的是这火锅里捞出的东西竟都不是吃的。只见冯大伟在热气腾腾的火锅里搅着搅着,就捞出一件衣服来。

只见那口火锅汤面沸滚,混沌不见底,在恍惚而昏黄的灯光下忽明忽暗,盯着看就让人有些眩晕。赵云澜举着筷端着碗,坐在那有些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是被那唯一的灯光晃的,还是面前这口火锅让他感觉很难受,像什么地方被堵塞住,浑身不舒畅。

冯大伟在锅里捞着捞着,又夹出一条裤子来。赵云澜在梦中见了也不觉奇怪,只是问:“怎么没吃的啊?”

“不知道。”冯大伟继续捞着火锅,结果那汤水不知怎的,越搅越粘稠,最后变得像水泥一样硬了,使得冯大伟的筷子叉在了里面,拔不出来。

后来他们又不吃了,忽然在路上走了起来。路上依旧是一片晦暗,空无一物。走着走着,远处忽然透出了依稀的光亮。

“我要回去了。”赵云澜对冯大伟说。

“嗯,保重。”冯大伟停下脚步,落在了后面。

“冯大伟?”赵云澜走了几步,见对方没有跟上来,有些奇怪,边走边回头问,“你不跟我回学校吗?这是要夜不归宿?”

谁知他身后的冯大伟已经变了一副模样,一身是血地站在那,脑袋只有一半是好的,另一半正在滴淌着脑浆。

“冯大伟?”赵云澜吃了一惊。

“快跑吧,过了时辰你就回不去了。现在是玩大冒险的时候,我要来抓你了。”冯大伟说话的时候,一阵刺骨的阴风突然吹起,赵云澜被这风一吹,猛然想起了冯大伟已经跳楼身亡,立即头也不回地转身向前方的光明飞奔而去。

身后劲风逼近,赵云澜知道冯大伟正在追他,也知道一旦被追上,恐怕就回魂无术了。他赶紧摸向了自己脖子,镇魂令好好地挂在那,这让他心定了不少,熟练地一把扯下,向后甩去,顿时黑色长鞭幻化在手,紧接着就是啪的一声脆响,身后就没了动静。他却没回头去看,而是紧赶慢赶地冲入了那片光明中。

一阵眩晕,赵云澜再睁开眼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里。沈巍正坐在他身边玩手机,手机里正播放着和尚念经的声音。

“你终于醒了!林静向你问好。”沈巍一把抱住赵云澜,紧紧拥抱了好一会,才松开来,把手机递了过去,“不愧是达摩传人,念起经来还是管用的。”

“这是林静在念经?”赵云澜嫌弃地挂掉了语聊,嘀咕道“我醒来是自救的结果,才不是因为他念的经。”他看了看窗外明媚的阳光又问,“我怎么住院了?今天周几?我睡了多久?”

“我们周五吃的夜宵,你回来一睡就不省人事,我发觉不对劲,周六就送你来校医院了,现在已经是周一下午。医生说你是肠胃炎引发的高烧,给你打了点滴,烧退后就可以回宿舍养病了。”说着,沈巍用手探了探赵云澜的额头,并不烫,烧已经退了。

 

出院两周后,安分养病的赵云澜又开始蠢蠢欲动,爬到沈巍的上铺问:“沈巍,你饿吗?”

为了守着赵云澜,沈巍已经改在宿舍里上自习了,也习惯了赵云澜有事没事地骚扰。

“不是刚吃过晚饭吗?”沈巍看着书,眼也不抬。

“都过去三小时了。”

“然后呢?”

“要不要吃小龙虾啊?”赵云澜一脸期盼地说:“就是校外菜市场上的那家,我带你去吃过的,你还说那家虽然是小店,但是可以看到厨房,菜做得干净卫生,小龙虾尤其美味。”

沈巍闻言不由得扫了一眼赵云澜:“你忘了乱吃夜宵会住院的教训了吗?才刚出院两周,不作死不会死。”

“这回不是随便乱吃,是去常吃的那家店。陪我买回来吃好不好?”赵云澜开始撒娇,手伸过去盖住书面,“现在才9点来钟,打包小龙虾回来,肯定不超过11点。小巍~我馋啊~我想吃小龙虾!要不你给我吃也行。”

“呃,我去找楚恕之商量一下球赛的宣传事宜。你们如果去夜市,记得帮带油炸小鱼干回来。”大庆看赵云澜那饥渴的架势,赶紧装模作样地跑隔壁宿舍呆着去了。

赵云澜笑眯眯地看着宿舍门关上了,转过头来,贱贱地对沈巍眨巴眼,语调暧昧地说:“那我们不如……”

“不如我出门给你买小龙虾。”沈巍推开他,干脆利落地下床穿鞋拿外套,不容拒绝地指着赵云澜道,“你给我呆在宿舍里,哪里也不许去。”

于是沈巍一个人走了,轻车熟路地赶到那家店,排队等菜打包,再走回来,并没有什么不对劲之处。想着赵云澜欢天喜地迎接他和夜宵的模样,沈巍就不由得面带微笑。可他高兴得有些早,等走回学校,就渐渐觉着不对了。

通常校园里11点左右都还有不少学生在游荡,要么是从教学区晚自习归来,要么是徘徊在宿舍楼外与小情侣卿卿我我,要么是在食堂小店前蹲等夜宵煮好。可是今晚的校园寂静无声,出去时还很正常,回来时却已空无一人,犹如走在了凌晨时分的校园。

又来了吗?沈巍心中生疑,脚步不停,匆匆走回自己的宿舍楼。宿舍楼里很安静,仿佛楼里的人都睡着了。他越发不安,赶紧跑上七楼,在看到墙上大大的七字后,转过楼梯间,进入走廊。走廊很长,两边都是宿舍门。通常回宿舍走的步数都是一样的,所以沈巍习惯性地停下伸手要开门,才发现那里是一堵墙。他左右看了一眼,发现走廊上竟没有他们宿舍745的门。

咦?!沈巍举目四望,走廊没错,其他宿舍的门都还在,唯独他们宿舍的门却没了。他摸了摸本该是门的墙壁,敲了敲,这显然不可能是门或者幻觉。

“赵云澜!赵云澜!……”他试着喊了几声,喊得很大声,走廊里回荡着他的声音,简直震耳欲聋。可不但赵云澜没应声,就连其他宿舍都没有人开门出来察看。

“赵云澜!”沈巍又试着捶了几下墙,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今晚回到学校后,就没见到一个人,大家都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难道真的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鬼域?

沈巍无奈,返身下楼,再爬一次七楼看看,结果还是一样,楼层没错,走廊没错,就是看不到自己宿舍的门。

等他再下楼时,无意间瞥了一眼墙上的楼层标识,红艳艳的七字似乎在缓缓地淌着血。他就看了一眼,若无其事地疾步下了楼。

看着这沉静无声的校园,站在宿舍楼外的沈巍闭上眼,试图召唤那把长刀,只要长刀在手,总能杀开出路。也许是召唤的方式不对,也许是处境不够危急,沈巍尝试了许久,依旧没什么效果。

他想了想,只好放弃了召唤长刀,拿出手机开始给赵云澜打电话。他知道自己被鬼打墙了,破解的方法也很简单,只要赵云澜在宿舍里打开门,他就能看见门了。可是打给赵云澜,却是在服务范围外。想了想,他又给其他同学拨电话,一个个全是服务范围外。

“赵云澜,对不起了。”眼看提着的那袋小龙虾渐渐凉了,沈巍不由得叹息起来,也没别的办法,继续一个接一个地重复打电话求救。终于,在试了三遍之后,林静的电话竟然接通了。

“大半夜的给我打电话。赵云澜又出什么事了?”林静人在深山庙里进修,手机信号并不好,他的声音随着电流杂音传来,沈巍听得紧张,生怕通话会断。

“我被鬼打墙了,只打得通你的电话求助,你打电话叫赵云澜打开宿舍门就可以了。”沈巍长话短说。

“嗯。”林静挂断了电话,过了几分钟后,他又打电话来说,“我也打不通赵云澜的手机,他应该在游戏上吧?我登录新倩女幽魂找他。你等等。”

“多谢。”沈巍挂了电话,拎起小龙虾再次爬上七楼,刚看到楼梯上那红彤彤的毫无异状的七字时,就听到走廊上咔嚓一声门开了,转到走廊上果然看到了自己宿舍门和探出半个身来打着手电筒张望的赵云澜。

“小巍,你买个夜宵都能鬼打墙到1点钟,真是急死我了。要不是怕与你错过,我早就出门找你了。”赵云澜迎上来,帮沈巍提手上的袋子,“话说大庆怎么没跟你上来?”

“已经1点钟了?大庆有去找我?”赵云澜的话听得沈巍有些糊涂,竟然已经1点了,难怪校园里没有人影,可是自己怎么会这么晚,明明没有耽搁多久。

“快熄灯了你还没回来,我们就着急了。你又不准我出门,只好让大庆去老李那蹲着,免得宿舍楼大门锁了你进不来。”

宿舍楼大门没锁,他来回几次也没看到宿舍管理员老李和大庆。他看着赵云澜打着电筒,倒热水热了热冷掉的小龙虾,开始摸黑啃起来,不由感慨道:“还好林静人在庙里,能接到我的电话,不然今晚别说吃夜宵了,我可能觉都没法睡。”

对此,赵云澜只是叼了只小龙虾抛来一个媚眼,回应道:“小巍,来和我一起吃夜宵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