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冬日里的火锅(一)

 

严冬是个令人昏昏欲睡的季节,铺天盖地的寒气把人逼困在屋内。漫漫冬夜里,肚子总是饿得最快,每到这个时候,宿舍里都会大规模囤粮,方便面,饼干,面包,巧克力……有上晚自习习惯的人也会早早地回宿舍。

男生宿舍里总是在这个季节弥漫着各种闭塞的味道,泡面的气味,洗脚水的熏臭以及多日未洗的体味。不过,今年有沈巍在,赵云澜宿舍不得不痛改前非,成了整栋楼最洁净整齐的优秀宿舍。

林静终于回来了,没上几天课,就碰上元旦放假。每逢节假日,宿舍楼不会熄灯断电。于是,赵云澜宿舍和隔壁宿舍跨年狂欢的传统模式就是聚在一起彻夜不眠地打麻将打游戏打牌,打得天昏地暗。一屋子小伙子吃起东西来,跟鬼子进村扫荡似的。玩到天快要蒙蒙亮时,熬了一夜的众人都饿得饥肠辘辘,在赵云澜宿舍里东倒西歪地或躺或坐,没精打采地继续联机打游戏。

“出去买点东西吃吧,饿得快前胸贴后背了。”大庆无力地把脸贴在键盘上,一副阵亡状态。

“现在才四点钟,早餐都还没有呢,商店更是不开门,你找鬼买吃的去啊~” 赵云澜嗤笑着,开始在宿舍里到处翻找吃的。

“我们吃火锅吧!吃火锅!”林静提议道,斋戒了一个月的他高举双手直喊,“佛祖啊~我要吃肉!吃肉!肉~”

“电热锅我们有,可是调料和食材怎么办?”沈巍一边帮赵云澜翻零食,一边讨论。

“调料我们宿舍还有好几包。肉和蔬菜现在就可以去早集市上买!”楚恕之一下就把大部分问题解决了。接下来是谁大冷天出门买菜的问题,他看向了郭长城。

郭长城立即缩起脖子,反对道:“不好吧。我们用违规电器,被老李抓到会被处分的。”

“放假谁来查啊。你快去买菜。”楚恕之踢了他一下,凶巴巴地催促道。

“我不不不……”

“算了,我去吧。”看郭长城一副被逼上梁山的可怜样,沈巍主动说道,他不是单纯出于好心,而是不想看众人推来推去拖延时间,早点去早点能让他的小可爱吃饱。

“这种时候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去。小巍,我们一起去。”

赵云澜立即如胶似漆地要跟去,却引来所有人的抗议:“不行不行!沈巍不能去,赵老大更不能去!”

“为什么?”赵云澜奇怪道,平日也没见这帮人这么爱戴他这个老大。

“还不是你太衰了,谁知道你一出门又会出什么事?”林静看了一眼窗外,“现在天还没亮,鬼还没休息呢。谁去都可以,就老大不行。当然,连带着沈巍也别去,谁知道会不会被老大带衰。”

“那到底谁去?你去?”人饿起来,容易没耐性,尤其是暴脾气的楚恕之,他瞪着林静问。

“猜拳吧,黑板白板,少数的去买菜!”

大庆的建议得到了众人一致通过。猜拳的结果是桑赞一个人去买菜。桑赞人很开朗外向,但他是少数民族,从小汉语就说不好,读写倒没问题,因此成为楚恕之那个宿舍最沉默寡言的人,比郭长城还要话少。

桑赞很爽快地出门去了。众人便在宿舍里张罗起来,收拾狼藉的桌面,移开杂物,放上电热锅,摆上碗筷,将水烧滚,放上调料,就关电等着桑赞把菜买回来下锅了。等了一段时间后,桑赞比想象的更早回来了。

他一手提着各种蔬菜,一手提着一大袋肉,敲开了宿舍门。几乎所有人都热烈地迎上前去,七手八脚地接过他手里的东西。为了不让楼管知道宿舍在违规打火锅,宿舍里的门窗都关得死死的,不让气味飘出去。桑赞回来时,火锅味早就充盈了整个屋子,光是气味就让人食指大动。

众人等肉都等得两眼发绿了,一边赞美着桑赞的速度,一边把半袋肉下到了锅里。

“慢点放,一下放这么多,熟得反而慢!又不是饿死鬼投胎。你们那样子简直饿得生肉都能吞下去。”赵云澜见状,忙去维持起秩序。

“那我先去洗菜摘菜。”沈巍拿起蔬菜去了水房,郭长城和桑赞也跟去帮忙了。剩下屋子里几个饿鬼紧盯着锅里的肉。

“咦,这肉切得真细致,一片一片厚度好均匀啊!”大庆等得无聊,开始用筷子挑起剩余的肉,观察起来。

“嗯,早集市的肉果然新鲜,你看这肉色,红艳艳的,肉的纹理看起来就很有质感,细腻可口!”林静闻言也夹起生肉片咽着口水说,“而且肉味真浓啊!”

“这肉确实不错。”赵云澜看着火锅里上下翻滚的肉,有些奇怪地问道,“不过这是什么肉?我怎么有点看不出来。”

“猪肉。”

“牛肉。”

两个声音异口同声地回答了他。楚恕之和林静回答完,怒目相向,都不服对方的判断。

“问桑赞不就知道了。我看着像羊肉。”大庆托着腮帮,美滋滋地看着锅上飘着的热气,等着吃肉。

“我知道应该不是,可是,这肉煮出来怎么看着像鸡肉啊?”赵云澜越看越觉得很不对劲,皱起眉头,转看其他人。

“就我十几年吃肉的经验来看,这肉是有点奇怪。”林静终于从开荤的兴奋中缓过劲来,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什么名堂。

说话间,锅中的肉片变了颜色,林静用筷子戳了戳,便很不客气地捧着碗就往里大把大把夹肉。

“啊!熟了!熟了!林静你这个酒肉和尚给我留着点!”大庆迅捷地抄起筷子来抢,楚恕之也当仁不让卷走了许多肉。

“不急不急,慢慢来,还有半袋没放,肯定够每个人都吃撑。”赵云澜嘴上很老大样地嚷嚷着,自己夹肉的速度一点也不落人后。

沈巍等人洗菜回来,就看见众人抢肉的场景。

“小巍,快过来,别在一旁看着,我可有给你抢了肉!死肥猫,你居然敢偷我给小巍的肉,不想活了?”赵云澜抢肉之际,还不忘忙里偷闲地问桑赞一句,“桑赞,你买的这是什么肉啊?”

“不知道。”桑赞乐呵呵地笑道。

“啊?!”赵云澜刚要把一筷子香喷喷热腾腾的肉放进嘴里,陡然听到这句回答,不由愣了愣,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知道是几个意思啊?别告诉我你买的肉却不知道是什么肉?还是你汉语表达有问题啊?

就在赵云澜愣神之时,沈巍疾步冲出,一肘子撞飞了大庆夹着肉的筷子,动作之大,直撞得大庆整个人都翻倒在地,随着咣当一声响的,还有沈巍声色俱厉的大喝:“一个都不准吃!”

所有人都被他喝得定在了那,目瞪口呆地看着刚才还很贤惠这会忽然就霸气侧漏的沈巍。不是吧,就算抢肉也不用抢得这样霸气冲天的。

“你怎……”唯一在动的是大庆,他一边爬起来,一边哀怨地看向沈巍,才说了两个字,就也目瞪口呆起来。因为沈巍从锅里夹起了一样东西给众人看。

一时间宿舍里鸦雀无声,只有众人围坐的火锅在咕噜噜滚着汤水,冒着热腾腾的雾气,飘着香喷喷的肉味。众人都保持着各种姿势僵在那,两眼发直地盯着沈巍高举的筷子,筷子上赫然夹着一截手指!!!

没错!是一截人类的手指,虽然已经被煮熟,颜色暗红还沾着油腻的火锅汤,一条一条肉丝突现,但是毫无疑问,那就是人类的手指。

“桑赞!这肉怎么回事?你哪里搞来的?!”赵云澜咽了一下口水,竭力压抑自己恶心的冲动,怒吼着打破宿舍里的宁静。

沈巍放下筷子,从容地关掉火锅电源,叹口气道:“报警吧。唉~我们就等着记大过了。”说完,他也转头看向桑赞,他这一举动引得众人眼睛齐刷刷地望向了桑赞。

 

“嗯?!路边随便捡袋肉就拿回去打火锅,是谁脑回路这么清奇啊?”警局里,一间办公室的门打开了,上次赵云澜和沈巍见过的刑警队长陪着一位衣冠楚楚、气宇轩昂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看两人说话的状态,那位穿便衣的中年男人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比刑警队长职位高好几级的样子。

两人来到走廊上,在一排坐着的大学生面前停下。那个中年男人先是不动声色地看了赵云澜一眼,目光在他的脖子上略略停了停,眉头微微皱起,随即又转去打量其他人,看完后又再度打量起赵云澜身边的沈巍,那目光却不怎么友善,是深深的忌惮与厌恶。虽然他掩饰得很好,但沈巍还是感受到了,赵云澜也很快有所察觉,脸上也露出古怪的神色来。

“你就是那个捡了碎尸的大学生?”中年男人对着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桑赞问道,见对方点点头,又道:“好,你跟我进来。”

桑赞跟中年男人走后,刑警队长怜悯地看了看留在原地的大学生们,问道:“这是个大案子,你们怕是要录很久的口供了,火锅没吃成,肚子很饿吧,要不要我让人买点包子给你们?”他又好心地补充道,“当然,包子是素的。”

他话未落,郭长城就一脸受不住地起身狂奔去厕所吐了。

“还是豆浆油条吧。”正好是早餐时间,赵云澜下意识地开口道。谁知,他这一说,想起油条那油腻状的大庆也捂着嘴,起身追随郭长城去了。

“馒头就好。”沈巍本以为这样不会引起反胃了,抵不住林静脑洞有点大,听到头字就联想到碎尸上去,也干呕着追大庆去了。

于是,刑警队长很无奈地看着还在原地坚挺的三人说:“面包,面包总行了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