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瑶池赋春

 

“好无聊啊!这家伙每日不是躺上一整天,就是弄花舞墨,抚琴浅酌。”我没精打采地倚坐在一根粗大的树枝上,晃荡着双腿,俯视着树下不远处的云中君,对一旁趴着的天禄嘀咕道,“团子你说,这般风雅又惫懒之妖,真的是那个狠毒阴险、一心妖化天下的云中君吗?”

“云中君是七位妖君中最神秘莫测的一位。他的实力一直都是未知之数,见识过他身手的都不存于世。甚至有传言西王母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天禄也百无聊赖,用一只爪在树干上略显烦躁地磨着,“不仅如此,他还聪睿绝伦,仅凭寥寥数次的出谋划策,就坐稳了妖君之位,是西王母麾下难以替代的军师智囊。”

我闻言不由脊背发寒,想起云中君妖化天下时一步步算计环环相扣,让我们降妖师疲于奔命,却又无能为力,眼睁睁看着他轻而易举的得偿所愿。于是,再度投向林中男子的目光中不由自主地带了几分敬畏。

自从那日容裳离去后,已过十余载,云中君独自在沐芳林中逍遥度日,再无人上门。他此刻正坐在林中空地上独奕。那是一幅美得让人目不转睛的画面。俊美无匹的男子低垂着眼眸,浓长的羽睫微微眨动着,凝视着身前一方白玉棋盘,棋盘上已下到中局,白子与黑子交错,正厮杀得胶着激烈。静默片刻,林风轻抚,草叶窸窣作声,云中君也有了动作,抬起指关节明晰的手,极其写意地凌空一摘,天上飘着的几朵白云中就忽而有一朵被他摘了下来,落在指尖,凝成一颗白棋,然后啪的一声轻响,棋盘上便多了一子。须臾,同样是那只手,优雅地凌空一捏,一旁花蕊上的一滴露珠便飞到了指尖,化成一粒黑子,随即落在了棋盘之上。

我不懂棋,却爱看云中君如此摘云凝露地下棋。其实他做什么都好看,只是我看了这么长时间,他独自一人反反复复做的那些事已经让我开始厌烦了。我们不是来花痴美男的,而是身负挽救天下苍生的重任,前来寻找云中君心之弱点的。

“啧啧啧。不愧是云中君,性情飘渺,心思莫测。”天禄平日里并不爱动脑,但它现在也闲得发慌,竟然认真观起棋来,还点评给我听来解闷,“如果不知下棋人,光看那黑白子的棋路,风格迥异,完全出自性格相左的两人之手。啊呀!你看!这一步走得真是妙绝……”

“喂喂,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在这里的目的啊?我们能不能跳到其他记忆片段去?”我不耐烦地打断天禄问道。

“可以是可以。”天禄有些为难地道,“只是我们先得弄清楚现在所处的这段记忆具体年份。然而看了云中君十多年的记忆,我却找不到任何有关时间的信息。若是胡乱跳转,有可能会错过重大线索,还白白浪费法力。我担心自己残余的力量支撑不了几次跳转。”

“好吧,就当是多了解一下敌人吧。”我不由得怀念起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容裳来,真希望她能再出现,或者别的什么人来也可以,那样可以多看到云中君不一样的表现。这十多年来看着他一副古井不波的神色,都快审美疲劳了。

就在我漫无边际地猜想着到底是什么变故把这么一个美貌宅男变成那个丑恶大BOSS时,云中君下完了一局。他施施然站起身,翩然远去。我以为他是去沏茶或者干点别的什么日常雅事时,眼前的景物就突然一闪,全然变了样。

“啊!云中君出门了!”天禄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它欢叫一声,撒蹄追在云中君身后跑起来。

什么?!云中君竟然出门了!苍天怜见啊!我也跟着一脸傻笑地发足狂奔起来。这里是一条白玉铺成的大道。路面上隐隐约约闪着辉光,仔细看会发现那是繁复的妖纹和图腾,有种华贵肃穆之感。路两边是一道水渠,碧水清澈,倒映着重重树影,飘荡着星星点点的桃花花瓣。紧挨着水渠的是一望无际的桃花林,正是花开时节,满眼粉红如霞,连到天边。

“这里是西王母的蟠桃苑。”天禄望着满林桃花,忽而有些惆怅,“自从周穆王离开西王母后,蟠桃盛会就没再开过。已经很久了,我都快忘了蟠桃的味道了。眼前这蟠桃林看着也比记忆里的稀疏许多。”它又指着水渠说,“这是引瑶池之水来灌溉蟠桃林的水渠。以前能看到成群结队的锦鲤,现在也没有了。”

正说着,走在前面的云中君陡然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我和天禄都吓了一跳,下意识僵在原地屏息不动,以为他感知到了我们的存在。幸而而这只是在记忆里,云中君回身看的是一株枯萎的蟠桃树。他走了过去,跨过水渠,将手掌覆在树干上。转眼,那株枯萎的树就生机焕发,迅速地绽放一朵朵桃花来,满树繁花,好似一团灼灼燃烧的火焰。

云中君仰望着那一树的灼华,眸中有光华流转,好似有感慨,好一会他才回到大道,继续前行。

“这个云中君竟然也有温柔善良的一面啊!”我隔着三步远的距离,跟在云中君身后,看着那玉树临风、衣袂飘飞的背影,愈发有些看不懂对方了。

“云中君此行应该是去瑶池拜会西王母。”天禄一句话打断了我的思绪,让我兴奋起来。

哇!瑶池!西王母!传说中住在瑶池的妖主西王母!

穿过蟠桃林后,大道尽头便是一望无际的瑶池,烟波浩淼,如梦似幻,是与沐芳林不一样的美景。沐芳林像是江南园林,精致娟秀,却又不失灵动飘渺。瑶池则像皇家园林,大气端庄,美轮美奂。

云中君来到瑶池边,脚步不停地朝池中悬空的一座阁楼上飞去。我与天禄紧随其后,飞近便望见阁楼上龙飞凤舞的题字“琼楼”。我们直接在顶楼天台上落了脚。天台之上,有一宫装女子正凭栏远眺,容貌绝美,气质华贵,却愁眉不展,难掩恹恹之色。她必是此地主人——西王母。

“妖主大人。”云中君对着她甚是随意地一礼,叫唤的口吻也听不出多少属下该有的恭敬拘谨。

“云中君,你又来了。”西王母没有回头,依旧保持着先前的姿态,望向楼下瑶池的目光平添了几分怅惘,“每逢蟠桃花开,你便会来进贡一坛若英酒。想不到,这么快,花又开了。”

“花随主人意,如今桃花已不复昔日繁盛。妖主大人还要继续下去吗?”云中君走到西王母身旁,化出一个酒坛,轻轻放下,然后也举目眺望,神色淡然。

“云中君认为他等不回来吗?”

“这个问题,妖主大人已经问了不只一遍。”

“可你从未作答。”

云中君嗤笑一声,倾身斜倚在栏杆上,语带讥讽道:“从周穆王离世之日起,本君就安排妖族追查其转世。如今数百年已过,仍旧杳无音讯,足见事有蹊跷。妖主大人在此空候,于事无补。”

“连我的军师——绝智善谋的云中君都束手无策了,那我又能做什么呢?”

“其实从他拒绝永生厮守而选择轮回再见之时,这场相爱就注定了悲惨结局。他明明知晓转世会忘记前尘,明明有法可解,却仍我行我素。哼,人心本就善变,情爱更是飘渺,不值得我妖族错付真心。”

西王母闻言转过头来,看着云中君苦笑道:“人族也有至情至性之人。暂不论姬满如何。九夫人的夫君容与公子,云中君以为如何?”

云中君又是一声冷笑,不咸不淡回道:“尚可。本君更欣赏九夫人,妖主大人当效她之豁达,做完一世夫妻之后便放下,不强求轮回再见,便能心无挂碍。”

“只可惜知易行难啊!”西王母无奈一叹,无意中扫了一眼云中君带来的酒坛,奇道,“咦?何故此番进贡的若英酒开过封。”

“家中遭贼,惟此坛幸存。”

此言一出,我在一旁听得瞪大眼睛,看云中君一脸淡然,发现他原来是个撒谎不眨眼之人,亏得先前还以为他是风雅君子。容裳明明就只偷喝了一口酒,却被他说得如此严重,他这算是在告御状吗?

西王母听闻,倒是没管酒的事,而是对那贼人越发好奇:“哦?是何方神圣?竟敢在云中君眼皮子底下,潜入沐芳林撒野?”

“是啊,半妖小贼确实胆大包天。”云中君答非所问地兀自感慨了一句。

“半妖?”西王母立即就明白了小贼的身份,莞尔一笑,面上的忧色都淡了几分,“原来是小裳那丫头。”笑完,她又向云中君求情道,“你的沐芳林与若英酒向来是妖中口耳相传的胜景与名酒,想来是小裳好奇,一时顽皮胡闹了些,还望云中君大人有大量,看着我的面子上,对她照拂一二。”

“那小贼已被本君罚至人间寻找周穆王转世了。想来她若有消息,必定先来见妖主大人。”谈及容裳,云中君一直疏离淡漠的神色微不可察地温和了几分,眼底悄悄泛起的笑意,让西王母也有所察觉。

她细看了云中君几眼,笑得意味深长:“所以,云中君送来这坛酒,其实是为小裳所备?”

“若英酒不适合妖主大人如今的心境。”云中君答得也意味深长,他又颇为随意地向对方施了一礼,翩然而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