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初宵殿战

 

西剑流大殿内,火光幽幽,偶尔有噼啪声从火把上传出,让整个空阔的大殿显得越发幽静深邃。我独自一人斜倚在王座上,时不时变换姿势感受一下舒适度,同时满脑子胡思乱想。

和赤羽相处了这么久,应该不会临场就羞涩得怂了吧?再说我怂了,赤羽肯定不会。

不行,今夜是我要推赤羽,不能是他推我。我要拿出色女本性来,好好享受男神。

话说西剑流的王座还是小了些,要是像苗疆的王座,直接就能躺平了,体验度应该更棒一些。我摸了摸扶手上凹凸不平的雕花,又想起苗疆的王座还铺了皮草,毛毛的软软的。

总感觉好像选错地点了,要不还是回房吧?

我正想着,我在等的人却已经来了。

赤羽一路走来,发现殿外的守卫与巡逻都被我调离了。本该灯火辉煌的殿内也变得黯淡幽静,殿壁上的火把熄灭了一半。他不免满腹狐疑,暗生警戒。

等赤羽走近王座,才看清坐在王座上的是我。我此时正两腮泛着酡红,目光有些迷离,披头散发,身着浴袍,情态醺然。他警惕之色顿去,星眸不可察觉地眯了眯,躬身行礼道:“主上召本师有要事?”

“嗯。今日要不是军师提醒,本座差点忘了有件要紧事需要处理。”我手一挥,一层隔绝视线和声音的光罩结界出现,将王座在内的半个大殿都笼罩了进来。

“到底是何要事?”赤羽打量了一眼我所布的结界,似有所悟地转头看我,平日里灼灼的目光此时突然带上了别样的幽光。

“是关人命,算不算要事?”我斜倚王座,翘着腿,修长的腿直直对着赤羽,引得他下意识看了好几眼。

“哦?主上是想?”赤羽注视着我,视线是从未有过的放肆。我原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他的注目,没想到其实是他一直在克制。

但这场战役是我开启的,是我的主场,怎能轻易言败。

我一手支颐,不紧不慢地说道:“既然军师几次三番地表露心迹,那本座便将此殊荣赐予你吧。”说着,我好整以暇地端起放在王座旁的酒碟,一边浅啜,一边对赤羽扬了扬下巴,“自己脱啊,难道还要本座亲自替你宽衣解带?”

赤羽神色淡然地开始宽衣解带,没有故意放慢速度,就好似是寻常入浴前的举动,仿佛面前没有我这不怀好意的观赏者。他一边脱,一边紧紧盯着我,口气轻松地劝诫道:“主上不该喝这么多酒。”

“你有意见?”正是春色乍泄好时光,一杯饮尽的我正想给自己再满上,却发现酒壶已空。真失算,方才等赤羽时,我有些紧张,竟然喝掉了这么多!

“观主上神色,再喝就不省人事了。”

“这种事,有你清醒就够了。”

“若是不省人事,主上便不会记得。”

“要记得什么?”

“吾。”

几句话间,赤羽已一丝不挂地立在我面前,连发冠也都解下了,披散了一头火红的长发。我觉得赤羽散发,莫名有别样的风情,美艳却不阴柔。我痴痴地看着他的脸,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好半天眼球才转动起来,看往别处。

赤羽身材健美,肌肉分明,浑身上下的线条都充满了力量的美感,性感得让人觉着晃眼。我只看了一眼,就觉得被面前的男色冲击得有些眼晕,呼吸滞涩。

虽然殿内光线暗淡,但赤羽那昂扬粗大的阳物竟仿佛明晃晃地横亘在我眼前,让我无法忽视。好大,好挺。我目光闪烁地偷偷瞥着赤羽的私处,感觉两颊有火在烧。想想那东西等下要进入自己,就又忍不住好奇地多看两眼。

等等,赤羽现在就已经勃起了,之前我有说什么挑逗的话刺激到他吗?还是他根本就是性欲旺盛之人。我到时一定要坚持住,不能让他为所欲为。反正我武力值比他高,他强迫不了我,我一定要记住,嗯,记住我可是炎魔幻十姬。

我故作镇定地把赤羽从头到脚扫视着,然后意识到这是高度的问题,他站着,我坐着,造成了我在直面他勃发的欲望。

我慌忙起身,一时间整个人都有些晕,我踉跄几步,被赤羽扶住。我顺势捉起他的双手扣到他身后。

“记住,只能本座动你,你不准碰本座。”我坏笑着掏出早准备的铁链,将赤羽的双手绑缚在身后。

我绑完就转到赤羽面前,捧起他的脸,察看他的反应。他似笑非笑地与我对视,灼灼目光中,流光溢彩,那是宠溺的眼神。我顿时觉得自己落了下风,冷哼一声,开始用手指玩弄他。

从赤羽俊朗的脸庞开始,我的手指轻柔地划过他浓密的眉峰,划过他深邃的眼,划过他的唇,顺着他微翘的下巴往下滑,在他时不时上下抖动的喉结画几个圈圈,然后从锁骨间穿越,在胸肌与腹肌间的沟壑中游弋,最终停在大腿根本。

赤羽近在咫尺的呼吸声渐渐变得浓重,像蓄势待发的野兽在低吼。我继续肆无忌惮地挑逗他的情欲,伸手撩起他红艳的发丝,拉到唇边,小口咬住。赤羽一瞬不瞬地盯着我,我觉得他的目光快能喷出火来。

“主上……”赤羽沙哑的嗓音听得我一个激灵,有种身为猎物被盯上的危机感。我从没听过赤羽用这种语气唤我。

“嗯?”我故作不解,煽风点火依旧。我改指为掌,摸摸赤羽迷人的脸庞,摸摸他的宽厚的肩膀,捏一捏、抓一抓他各处结实的肌肉,尤其是那胸肌的手感,相当好。

我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把赤羽摸了几遍后,又改成亲吻,轻轻咬他富有弹性的肌肉,口感也相当好。没多久,赤羽的前胸就被我濡湿,看起来水亮水亮的。我觉得又性感又羞耻,赶紧转换玩法。

我开始给赤羽的分身一些关注,握在手中把玩摸索。赤羽被我捉弄得浑身微颤,咬牙隐忍,被我爱抚的肌肤在急剧升温。他的气息也比平时更浓郁,本就有些醉意的我也跟着有些招架不住,并没能坚持多久,我就懒惰起来。

我放开赤羽,后退几步,瘫坐回王座上,顺手把自己的浴袍解开,对着赤羽开诚布公。浴袍如花一般绽放在王座上,我玉体横陈在花间。

“吻吾。”我对着赤羽高傲地说,同时对着他缓缓地分开了大腿,发出致命邀请。

赤羽欺上前来,俯身吻我。他一上来就直接攫取我的双唇,用力地吮吸,强势地探入,蛮横地席卷我的唇舌。在我窒息得想推开他时,他改去吻我的下巴,轻啄几口后,就顺着我的脖颈,滑到锁骨。

赤羽的舌开始舔舐我的双峰,重点肆虐峰上蓓蕾。大力的吮舔,灵巧的勾卷,激得我差点尖叫出声,禁不住抱住赤羽的头,欲拒还迎。就在我以为我可以适应赤羽的挑逗时,他又不失时机地继续攻城掠地,向核心地带进发。

“啊!”当赤羽把头埋进我的大腿根部,舔弄我的阴蒂时,我终于忍无可忍地呻吟出声来,双手深深插入他火红的发间,有些无力地推着赤羽的头,想要推开他,缓一缓那快意的峰潮。

但赤羽根本不依不饶,每一下吸吮,每一下点挑,都瞬间抽空了我所有的气力。“赤、赤羽……”

“叫我信之介。”

“信……啊……信……信之介!”赤羽灵巧的舌直接钻入我的花径,找准我的敏感点,正在倾力施为。我被他弄得感觉身体都不像是自己的了,不得不颤着声求饶,“信……不……别……”

当我感觉自己像是一条翻着肚皮的鱼,漂浮在快感的惊涛骇浪之中,只剩在呼吸时,赤羽终于改变了进攻模式。他重新压回我身上,亲吻我的脸。

“主上真的很敏感。”赤羽咬着我的耳垂,轻飘飘地说了这么一句,我顿时脸红到了耳垂。

赤羽一边吻着我,一边用身体在与我摩擦。我的乳头与他的来来回回地撞在一起,我感受着他强劲有力,而他在感受我的柔软丰满。炙热的欲火被摩擦得越来越旺,我开始有一种莫名的渴望,急切想要些什么。

意乱情迷中,我听见赤羽对我轻声说:“主上,放吾进入。”我睁开眼,一时反应不过来,有些茫然地看着他,赤羽用眼神示意,我顺着看下去,原来赤羽抵在我小腹上的男根早就把我那块肌肤磨蹭得发红。

“握住它,慢慢送入。”赤羽低声指引着我,他密集的吻让我有些忘乎所以,只是下意识地依循他的话,握起那根烫热的硬物,往我胯下送。

我才刚把赤羽送到地方,他就迫不及待地进入了我。我感到有一股火热冲入了体内,一路蔓延、灼烧。

“啊!”初夜之痛在那种如焚的快意中变得不那么明晰,我只来得及叫了一声,就被赤羽的抽动给震得气息不稳,呻吟碎乱。

赤羽的索要很凶猛,我困在王座中,被他猛烈地顶撞顶得无处可逃。那些裂身的不适与胀痛感,都被他顶撞得七零八落;各种陌生的快感,都随着他的顶撞纷至沓来。

糜乱中,我莫名想起赤羽说过的一句话:“万万不可,是用来形容挑衅赤羽。”而我今夜可不止是挑衅这么简单啊!

我这边已经被顶撞得欲死欲仙了,赤羽犹嫌不够,铁链清脆的声响越来越频繁,他醉人的声音一直在我耳畔徘徊:“主上,松绑好吗?”

我最后还是败在了赤羽给我的高潮中,理智全失,赤羽需用一个吻,一个顶撞,就能哄我听话行事。

我一扬手,用气劲劈断了铁链。咣当一声,铁链落地,也宣告了今夜的春色改由赤羽接管。

很快,我感到自己被一双温暖有力的手臂抱起,我与赤羽的姿势陡然逆转。赤羽坐在王座上,而我骑坐在他的大腿上,被顶得起伏不定。跳动的双峰几乎贴着赤羽的面,只需他微微俯首,便可随意采攫。

“信、啊、啊、啊~”我被他上下刺激得招架不住,抽搐着攀着他的肩,语不成调地求饶,“不、啊、不要、本座不要了、啊~”

“属下罪该万死。”赤羽抬起我的下巴,直视着我涣散的眼眸,笑得性感又邪魅,“总是情难自已地顶撞主上。”他故意放慢了速度,每说一句,都在我体内深深地顶撞一下,“今夜,就让属下肆意顶撞主上,好吗?”

我毫无招架之力,承受着赤羽的顶撞,除了嗯嗯啊啊的呻吟,根本无法回应。而他却得寸进尺,一边顶撞一边不怀好意地反复探问我的意见:“好吗,主上?可以顶撞主上吗?就像这样吗?”

我被问得羞恼不堪,恰巧赤羽又将我放回王座上,抬折起我的双腿深入浅出,我便顺势缩在座位上,双手捂脸地装死。只听见赤羽轻笑一声,很快扒开我的手,将我的手按在了两侧,他整个人压上来,与我面对面地进出。

“你喜欢吗?”

“嗯。”面对赤羽的问话,屈服在他淫威下的我不敢再躲避,连忙讨好似的点头应声。

“喜欢吾吗?”

“嗯。”

“幻十姬……”赤羽温情脉脉地轻抚着我的脸颊,轻柔地唤着我的名字,但他身下去是截然相反地粗暴。

“啊、啊、啊、啊……”我能回应他的只有一声又一声妩媚销魂的呻吟。

爱的顶撞持续了许久,等赤羽意犹未尽地离开我时,我已经意识模糊,很快就睡死过去。我不知道赤羽并没有立即清理现场,而是愉悦地欣赏了一番自己的杰作。

熟睡的我没有平日里的傲气,尤其是被蹂躏之后,微微汗湿的面容红潮未褪,楚楚动人。白皙细腻的肌肤遍布大大小小的吻痕,玲珑丰满的曲线更是让人移不开眼。

其实,我应该庆幸自己恶趣味地选了西剑流大殿而不是在卧房,避免了被赤羽折腾到天明。

在西剑流大殿里一度春风,着实给善后的赤羽留下不小麻烦。看着王座上的狼藉、地上的水渍和满殿淫靡的气味,赤羽不禁苦笑,明白了我刻意召他来此的恶劣意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