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如来点火

 

“什么?俏如来来了?”我没听完下忍禀报的话,就兴冲冲地化光而去。

西剑流总部入口,俏如来和何问天正被西剑流兵马重重围住。赤羽一人当先,语带不善:“单枪匹马闯来西剑流,该说你是有胆识,还是太愚昧?我会让你后悔今日的鲁莽。”

“原来西剑流,不过是一个无胆无信的流派!”俏如来一身白衣胜雪,声音温润,却听来气势不凡,锐不可当。

“嗯?”

赤羽还在寻思俏如来此行意图,我已经急吼吼地出声了:“你会因这句话,付出代价!”我携着狂风飞沙威然降临,那一瞬仿佛连天地风云都在翻覆变色,“杀你,只在弹指之间。”

我指着俏如来,不动声色地就近打量着这位传说中艳压九界的萌主,虽口出怒语,但眉梢上却飞扬着莫名喜色。

哇!俏如来真长得好俊俏啊!那肌肤好白,简直就是吹弹可破的代言!那眉眼,就是正气凌然时也是挡不住美艳的风情啊!那身段……

“流主现在要杀人灭口,只怕太迟了。”哇,俏如来在对我说话,怎么看都只想到一个词,俏生生。压抑不住了,我的色心!

“嗯?”我借着话头,故作好奇状,明目张胆地绕着俏如来上下打量。

我的兴奋异常早被赤羽看在眼里,他口吻里的不善又加重了几分:“俏如来,你现在所处之地可是西剑流的地界,最好注意你的言行!”

“谁敢动他,追星箭必取其命!”何问天挡在了俏如来面前。

“凭你?”喂,呛声就呛声,你挡到我看帅哥了!我的气性有点被激起来了。

“炎魔,你若无愧于心,又何必怕人说呢!”

“你不过是本座指上的蝼蚁,顷刻便让你灰飞烟灭,但你勾起了本座的好奇心了,说吧,本座杀你,是灭什么口?”

“为何破坏约定,进攻中原?”

“约定?”我下意识与赤羽对视一眼。

说起来,这些天我都忙着准备逃生保命的功夫术法,赤羽也每次都是入夜才过来留宿,我享受雨露温存都来不及,哪有心思关心时事。现在回想,我竟然记不清决战时刻的剧情了。糟糕,我是穿越太久被这世界同化了吗?还是谈恋爱降智商?又或者一孕傻三年?所以说,我是不是真怀上了?按照赤羽那种频率,也该中奖了吧……

“哼。为什么吾主要对中原人守信?中原已如吾主囊中之物,风云碑的进行与否,根本不重要。”

诶?等等,这好像是我的台词啊!我只是一时反应不过来,忘了一下词而已,赤羽你就抢我的戏!

“这不是原因,真正的原因,炎魔你心知肚明,你确有实力,却不是最强。”

这一次,我不等赤羽代答,强势抢回自己的话语权:“哼!你要本座踏平中原来证明吗?”

“征服中原,是西剑流总体的实力,而非你个人的实力。如果西剑流真能在五五对战之上取得胜利,证明炎魔是真正的天下第一人,证明西剑流每位战将,都是超越中原人的强者。风云碑,是西剑流征服中原最快的良策,这原本是你们的算计,但是……”

啊,开始了,智者的套路,那个,我可以打俏如来吗?还是算了,看在他长得楚楚可人,又不像温皇那么耐打的份上。

我饶有兴味地盯着俏如来的盛世美颜看,对他话中的激将挑衅无动于衷,甚至很配合地问:“但是怎样?”

“但是你与黑白郎君交过手,你明白自己并无胜出的把握,更明白中原人才辈出,西剑流无法在风云碑取胜。所以,只能用阴谋算计,毁约群斗的方式,来取得中原。我说的是吗?”

话说那次与黑白郎君交手,我可是刚来完大姨妈就去干架,气血本就不足,在他分裂前我也只是稍有劣势而已。那一场交战双方都不在状态,给你说得我好像必败无疑。

“哼!”我气不打一处来,爆冲的气劲震得所有人都后退了数步,“可惜本座打败黑白郎君的那一刻,你已无缘再见。”

赤羽最清楚我的情况,知道我势必会被俏如来那番话激得情绪失控,正要上前缓颊,就听到俏如来凌然不惧的话语:“可惜那一天永远不会到来,现在,我话已说完,你可以 ‘杀人灭口’了。”

“允你!杀!”原本走向我的赤羽闻言,竟然干脆利落地转身要击杀俏如来。

我一惊,气都散了,忙喝止:“住手!”

“主上!”

“吾知道你这种人,抱着梦想,奇迹出现。杀你,会让你死在自己的美梦当中。”

我一边对俏如来说着,一边看了赤羽一眼,他看我的眼神像在说“主上又受激了”。

开玩笑,要真把俏如来搞死了,我可不敢保证,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可造之材准备解脱的默苍离会不会怒而出手。

我收回看向赤羽的目光,欺近俏如来,冷笑着捏起他的下巴,逼视着他的美眸说道:“你想激吾,是因为你将希望寄托在黑白郎君,认为他能打败本座,但本座乐于让你美梦破碎。”

哇!俏如来的皮肤好好哦,手感好滑腻呀!凑近看,他那双眼睛水汪汪的,好想把他欺负到哭啊~

“那就打败黑白郎君。证明炎魔你自己是真真正正的天下第一,证明西剑流的人才,远远凌驾在中原之上。”俏如来冷然地回视着我的逼视,浑身散发着英勇就义的气息,与我心猿意马的调戏形成鲜明对比。

我突然有点不好意思,再厚着脸皮占他便宜了,但一时又舍不得放手。正纠结时,赤羽接话道:“黑白郎君复原之日遥遥无期,你想藉此来拖延时间吗?”

俏如来借着回话之际,不动声色地退开一步,摆脱我挑下巴的手:“风云碑主战之时,我会让你们见到完整的黑白郎君。”

“哈!天下风云碑还有效力吗?”赤羽一边应对如常,一边默默将我看着自己的手一脸遗憾的表情看在眼中,我却根本没注意到他握扇的手紧了又紧。

“风云碑已启,当然有其效力。”

“吾主要对付黑白郎君,何必非要在风云碑之战,毫无意义的战斗,对西剑流无丝毫利益。”

“当然不同,流主私下决战黑白郎君,总然得胜,武林中人是否清楚,是西剑流倾一门之力打败黑白郎君,还是炎魔个人的能为。”

……

真是赏心悦目。有赤羽和俏如来两大美男在眼前你一言我一语地表现,我的关注点早就飞离了谈话的内容,在那美不胜收的景致上流连。尤其是难得一见的俏如来。要不是还需要他出面主持天下风云碑,我都有点想把他留下,玩一把监禁play了。

“炎魔幻十姬,西剑流之众,风云碑之战,你们有胆继续吗?”

啊!机会来了!我记得这里是可以吃豆腐的!

“这就是你的目的吗?猖狂小子!喝──”我怒而起掌,拍向俏如来。

“俏如来!”何问天见状心急如焚,搭弓射去,一箭化三,射向我的要害,却在半路被暗器打落。

而俏如来面对我凶狠无匹的掌势,不动如山。我的掌风擦着他的耳际掠过,将他身后轰得一片狼藉。

“哈哈哈哈~”我仰天大笑,拍出去的手顺势抚上俏如来的脸颊,轻轻拍着,“好气魄!吾允你的挑衅,后日天允山上,风云碑第一战照常进行。哈哈哈哈哈~”

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捏了俏如来两下脸,也算是赚到了。我满意地收手,心情大好地转身离去。

“流主且慢。”

“嗯?”我停住脚步,侧过头来。

“作为交换承诺,西剑流是否也该交予信物,作为背书证明。”

“军师。”后面的事我根本没打算理会,当赤羽的上司就是舒服啊!

“是。”

 

当赤羽进屋时,我还沉浸在俏如来的美色中不能自拔,挑过俏如来的几根手指在回味似的轻轻搓着。

“主上今日见俏如来,似乎特别兴奋。”赤羽行完礼,见我仍看着自己的手指想入非非,便主动挑起了话头。

“不愧是俏如来,还真是俊俏啊!可惜……”我如今已经习惯了赤羽的存在,尤其是两人独处时,我也不再端着流主的架子,就连本性也在慢慢暴露。

“可惜留不下人。”

“是啊。要不是天下风云碑还需要他出面主持,本座早就……”话到一半,我突然有种强烈的危机感,顿时住了口,这才第一次看向赤羽。

“主上早就怎样?”果然,赤羽的目光,灼灼依旧,但却是静静燃烧的怒意。

“呃……”我赶紧收敛花痴的神色,补救道,“让他尸骨无存。”

“是吃得尸骨无存吗?”赤羽走近我,咄咄逼问道。

“是又如何?”我见状,不由气性上头,梗着脖子嘴硬起来,“俏如来看着就很美味,本座甚是喜欢。”

“在主上眼中,赤羽信之介是什么人?”

“军师啊。”我下意识回道。

“还有呢?”

“呃,本座未来孩儿的父亲。”

“还有呢?”

“还有什么?”

“主上唤吾阿娜塔。”

“哦,欢好之语,军师不必放在心上。”我下意识地与赤羽言语争锋,偏不顺他的意说话。平时,我们总是如此逗趣,故而我并没察觉这一次有所不同。

赤羽定定看了我半晌,突然冷笑一声,颇有些自嘲道:“原来如此,倒是本师误会了。”说完,他躬身行了一礼,头也不回地退了出去。

我望着他的背影,有点不是滋味,寻思着他是不是吃醋了,又觉得不太可能。我只是摸了一下俏如来的脸,赤羽没这么小心眼吧?

一直等到入夜,赤羽竟然真的没有再过来。我一个人躺在被窝里辗转反侧,孤枕难眠。奇怪,以前一个人睡没觉得寂寞,要多香有多香,怎么自从跟赤羽睡了几晚后,现在反而一个人睡就失眠了?

我郁闷地一骨碌坐起来,抱着被子发愁。完了,我现在真觉得浑身都不爽快了,该不会真是欲取不满了吧?不会吧,我真有那么色吗?那一定是这身体的问题……

呆坐半晌后,我决定跑去夜袭赤羽。说起来,我都在西剑流里住了这么久,居然还没去过赤羽的房间。

我只是随手披了件外袍,就披头散发地溜了出去。我的身手自然不会让任何人瞧见,很顺利地摸到了赤羽的房门口。赤羽屋中果然还亮着灯。我偷偷摸摸拉开门钻进去时,他还在埋头处理着公文,等我拉上门,他才听到动静,抬头看来。

“主上。”赤羽似乎并不意外我的到来,只是起身行了一礼后,又坐回去处理公务,态度冷漠。

我被他刻意冷落,只好无所事事地在他房中参观起来,东摸摸西看看,等得连我自己都失去耐心后,我又转去看赤羽。他看起来完全不受影响,处理公务的速度只快不慢。

“军师~”我凑过去,坐在他身边,小声唤他。

“主上有事吗?”赤羽一副敷衍我的样子,语气冷硬。

“信之介~”我小鸟依人地挨靠在他身上,轻轻扯着他的衣摆,可怜兮兮地轻唤他。

赤羽仍是不理我,依旧看着他的公文。

啧,定力有够好的。

我见撒了半天的娇收效不大,只好使出杀手锏,猛地从背后一把抱住赤羽,一边摇晃着他,一边把头埋在他背上蹭来蹭去,喃喃唤道:“阿娜塔,阿娜塔,阿~娜~塔!阿娜塔看我一眼啊,阿娜塔怎么不理人家了?阿娜塔……”

这一回赤羽终于被我搅扰得公文也看不了了,放下手里的文件,阴阳怪气地问:“主上曾言,阿娜塔只是欢时语。现在,主上这样唤吾,是要本师侍寝吗?”

我抬起头,与赤羽对视,他在用一种严厉审视的目光在盯着我,我突然觉得这个问题我要是答不好,就会失去他。

对视片刻后,我率先服软投降,嘟起嘴委屈地说:“是吾错了,你是吾的军师,吾的爱人,吾未来孩儿的父亲。”

“是唯一吗?”赤羽伸手捧起我的脸,不让我有逃避他目光的可能。

我被他的目光看得有些心虚发慌,眼神闪烁地说:“你是吾第一个男人,也是吾最爱的,这还不够吗?”

“不够。”

“这……本座无法保证。”难得穿越一回,难得有炎魔这种横扫武林的实力,不开后宫简直太对不起我自己了。话说赤羽这样的不应该是最理想的坐镇后宫人选吗?你应该是我的贤后才对啊,怎么这剧情陡转成修罗场了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