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逆徒迷师

 

“师尊。”随着一声暧昧的低唤,一个温热的身体靠在了我身上。御魂笑光辉伸手环住我的腰,同时将下巴搭在了我的肩头。

“你回来了。”我很受用地伸手轻抚了一下他的脑袋,对他颇为逾越的亲昵举动熟视无睹,“交涉得如何?”

“上杉龙矢已经答应清剿流寇。”御魂笑光辉回得一本正经,但他的手却很不安分地从我的腰开始缓缓往上摸。

我在那只手即将袭胸之前一把抓住,不动声色地说道:“上杉龙矢为人正直,以信立世,对侠道之奉行与坚持几近顽固,这一点你可善加利用。”说着,我在他手里塞了一块兵符,“赤军虽已组建完备,但尚需操练,我全拨与你,以你的聪明才智,应能在练兵的同时,死死牵制住竹龙众的力量,别让他们有余力去对付西剑流,扰乱我们的计划。”

“这就是你暗藏的全部势力?”御魂笑光辉翻看着那块兵符,似笑非笑地斜睨着我问道。

“当然不止。你小子别太贪心,一口吃不成胖子。你既然拜我为师,我必然会将所有的资源都交给你,助你成为妖魔共主。你的当务之急,就是要让残忍联盟认可你这突如其来的军师。”说着,我继续观赏起御魂笑光辉来时我正在看的一把剑。

“这剑……”御魂笑光辉此时也将注意力从我身上转移到我面前的剑上,一看之下,不由得松开我,起身去将剑从剑架上拿起了。

“很眼熟对吗?”我笑着解释道,“这是宫本总司年轻时的配剑,共有两把成对。一把为剑无极所用,另一把被供奉在西剑流大本营中,其后大本营被残忍联盟攻破,如今便流落到了我手中。”

“你打算收藏?”御魂笑光辉把玩着逆刃剑问道。

“不,我要用它来钓鱼。”

“哦?难道说你的碎片在剑无极身上?”

“嗯。我会派人去中原,顺便帮你找寻网中人。”

“你要帮我找回网中人?”御魂笑光辉将剑放回剑架上,偏头看向我,邪魅的眼眸明暗流转。

“怎么?你不急着与网中人汇合吗?他为护你而死,应该是你最信任的大将。有他在你身边,你会安心一些。”

“我很好奇,师尊现在的战力比之网中人如何?”

“现在的我应该稍逊一筹,不过,拍死你倒是易如反掌。”我知道他虽然拜我为师,但心底依旧对我缺乏信任,时不时就在探我的底。我好笑地继续说道,“等我拿回所有的碎片,恢复完全的力量,届时,拍死你和网中人也是轻而易举。”

“听起来,师尊很想拍死徒儿。”御魂笑光辉闻言,又挨过来靠在我的身上,头搭在我肩头撒娇。

“是你自己皮痒,老是在作死的边缘试探。”我将他往外一推,“好了,别想偷懒,快去用功。”

御魂笑光辉被我推开后,就以扇抚额,可怜兮兮地说:“唉~真有必要学那么多吗?我有策君,还有师尊你。”

“妖魔共主岂是好当的?你可以不是最聪明的,也可以不是最强的,但你的见识、眼界必须达到帝王的高度与境界。”我板起脸说教道。

“若每日的课业都按时完成了,有奖励吗?”

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问:“这又不是为我而学,你想要什么奖励?”

“亲我一下。”

“允你了。快去吧。”我其实被撒娇的御魂笑光辉迷得不行,早就想亲亲抱抱他,但又怕他得寸进尺,便借机答应了。

谁知,他却又改口道:“我是说和我亲热一下。”

“你这逆徒,滚!”我闻言,又好气又好笑,随手抓起手边水果盘里的苹果砸了过去。他便接住了那个苹果,一抛一接地优哉游哉地走了。

 

“师尊。”数日后,我正坐在水榭里悠闲地插花,御魂笑光辉来了,仍是一如既往地唤了我一声后,往我身上一靠。但这一次,我嗅到了他身上浓烈的血腥味。

“你受伤了?!”我大惊失色,忙丢了手中的花枝,转过身来扳着他前后左右的查看。我记得他这时期并没有受过重伤才对。

“不是我的血。”御魂笑光辉一瞬不瞬地注视着我,乖乖呆在那,任由我检查他的身体。

“哦。那是谁的血?”我顿时放下心来,转过身去继续插花,漫不经心地问。

谁知,御魂笑光辉的回答让我的手陡然停住了:“今日我率领残忍联盟擒住了赤羽信之介。”

原来已经到了赤羽被擒的剧情了?也就是说今后赤羽将会被望月咲虐了。不行,我既然在此,就不能放任他受这种折磨。

“赤羽信之介现在在哪?”一念至此,我正襟危坐,一脸严肃地问道。

“目前关在赤军之中。”

“此人对西剑流举足轻重,同时,也是残忍联盟凭借仇恨凝聚在一起的关键,必须掌握在手。你做得很好,若带回残忍联盟,势必引发争端。”

“师尊就不好奇我是怎样抓到他的吗?”

“这不难猜测。你有足够的力量在他回东瀛的途中截杀。”

“说起来,师尊答应的奖励尚未兑现过,如今还要有加上这一次的功……”我不等御魂笑光辉说完,就俯身过去,捧起他的脸,在他的额头、脸颊上连亲了数下,然后放开他,坐回原位。

他的脸吻起来温软富有弹性,我心底一本满足,表面上却若无其事地继续说道:“你刚才说是带着残忍联盟的人去的,那么这些天,你要好好安抚那几家的情绪,不可妥协,将人交与他们处置。”

“啧啧啧,亲得还真是敷衍。”御魂笑光辉摸了摸被我亲过的脸颊,不满道。

“我在与你谈正事,你别跟我胡搅蛮缠。”我佯怒地斥责道。

“好好好,你要谈赤羽的处理,我就跟你说,人交由望月咲关押。这就是残忍联盟最终的决议。”

“什么!你没反对?”我闻言,心中一凉。

“我没反对的理由。只要保证赤羽不死,人交给谁关押,我们根本无所谓。”

“不行。望月咲对西剑流有血海深仇,她的保证我信不过。她若真不守信,将人弄死,残忍联盟中也不会有人为难她。”我说得斩钉截铁,“就算是最终决议,我这盟主也坚决反对,赤羽信之介必须由我来关押。”

御魂笑光辉闻言不由对我侧目,奇怪道:“师尊你糊涂了?若由我们来关押,势必要承受西剑流前来营救的风险,到时候不但人马有损,还可能将暗藏的势力暴露。得不偿失啊!至于望月咲,在西剑流彻底覆灭前暂留赤羽一命,是我与她商定的交易,她的百目忍族势单力薄,若她不想失去我们这一势力扶持,就不会轻易毁约。”

御魂笑光辉的一番话,让我有些哑口无言。若我不在乎赤羽,自然丢给望月咲是最好的选择。但,我怎么可能不在乎呢!我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开口道:“确实,你的做法非常明智。但,你不知我另有打算。你若想收纳百目忍族的势力为己用,就与望月咲换个条件吧。若她为难你,我这还有她的把柄。不过,我想,你这么讨女人喜欢,哄她原谅你不是问题。”

“师尊这话听起来,很有醋意哦~”御魂笑光辉俯身贴近我,语调暧昧,“不知师尊对赤羽有何打算?别告诉我,你打算跟他暗通款曲。”

我淡淡一笑,双手抵在他的肩上,阻止他继续靠近,说道:“说起来,你也与西剑流有仇,与赤羽有仇。你可以选择在事成之后亲手杀他,或者,让他赎罪,成为你在东瀛的的助力。”

“哈,赎罪。”御魂笑光辉冷笑着重复了一声,不置可否。

“他既然能够放下西剑流,千里迢迢去中原还恩俏如来,为何我们就不能让他向你赎罪?”我见御魂笑光辉若有所思,继续说道,“用人之道,不在于忠心与否,而在于能否成事。无论敌友,皆无所不用其极。”

“他是智者,岂会轻易就范,被人左右?”

“赤羽虽是智者,但也满身弱点。他最重情义,西剑流就是他的底线。眼下我们既然不能杀他,那就最好暗中交好他,以免他未来翻盘,我们失利。”

“他有翻盘的可能吗?”

“你忘了即将回来的剑无极。”我想了想,又补充道,“还有竹龙众,上杉龙矢与西剑流并无深仇大恨,他愿意加入残忍联盟,只为声讨公义而已。一旦他被赤羽说动拉拢,我们就会陷入被动。”

“不愧是师尊,思虑深远。”御魂笑光辉总算被我说动了,他勾唇看着我又道,“不过,师尊让我失信于望月咲,总该给我一些补偿吧。”

“你想要什么?”

“我要吻你。”

“我是你的师尊!”我没好气地一口拒绝,并且加大力道想将他退离自己。

“世上有规定徒弟不能亲吻师父吗?”御魂笑光辉也用力倾身压向我,邪魅的眼眸微微眯起,似笑非笑地在我面上吹拂热气道,“就算有这种规定,那我就更要打破。”

“你……”也许是我受到诱惑,潜意识也在期待着他的吻,推他的力道便显出几分欲拒还迎来。

御魂笑光辉很快贴近了我,吻上我的双唇,用力地吮吸。温热的舌头略显笨拙地舔着我的唇瓣,试图钻入我口中。我禁闭牙关坚守,让他无法侵入,只好在外游弋,舔顶我的齿关。即便如此,他的气息却已将我淹没。那是一种会让人上瘾的味道,有着青春的张狂与飞扬,有着暗夜的深沉与浪漫,有着罂粟的迷醉与魅惑。

我在御魂笑光辉锲而不舍的攻势下,一不留神就被他攻破了齿关。他的舌霸道地长驱直入,戏弄起我的舌来。没多久,我就被他笨拙的骚扰激出战意来,一个没忍住,我就对着他火力全开。我招式一出,就令得他难以招架,节节败退,我紧追不放,喧宾夺主地去攻占了他的唇舌。

等我松开吻时,才惊觉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双手紧紧环住御魂笑光辉的脖颈,与其说这场漫长热烈的深吻是他吻我,不如说是我在吻他。在对上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眸时,我有些羞愧难当。

完了,完了,我的节操失守了!话说,这该不会是小空的初吻吧?一上来就玩这么刺激,是不是带坏年轻人了?

我故作风轻云淡地注视着御魂笑光辉的眼睛说道:“这样你满意了吗?”

“看来师尊身经百战,经验丰富啊。”他勾着唇,阴阳怪气地说道,“不如连这男女之事也一并教与我吧。”

“唉~”我将他从我身上推开,坐起身来,叹息一声说道,“虽然我知道你并非诚心拜师,但,你我之间就不能做单纯的师徒吗?你非要将我们的关系弄得复杂难解。”

“是你自己没拒绝我的无理要求。”御魂笑光辉一针见血地点破了问题的关键,他一把拽我入怀,挑着我的下巴,居高临下地注视我,笃定地说道,“明明喜欢我,却不肯承认。我不知道你在坚持什么?”

“我没有!我只是……只是……”我话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小空的话其实也没错,即便我打算这一世补偿他,也不用把自己赔进去吧。其实我自己根本抵挡不了他的魅力。

“只是什么?”御魂笑光辉口气强硬地逼问道,“是不是放不下前世记忆中的爱人?哦,对了,差点就忘记了,织田信长是男人。那你上一世是男还是女,是不是无法接受自己对一个男人动心?”

“我……”我有些张口结舌。我没想到他竟然问这么劲爆的问题,就连我自己也没想过。

“恢复完整的你是男是女?”他继续问。

这一回,我总算是能答得上来了:“我是妖族,而且我的情形比较特殊。完整的我可男可女。”

御魂笑光辉闻言,满意地笑了:“那从今以后你就为我做女人吧。”

什么鬼!你这算宣示主权吗?这种说法听着就不太对劲啊!

“放肆!”我突然反应过来,拨开他挑下巴的手,从他怀里坐起身来,怒道,“为师的性别由不得你来做主!我看你是精力太过旺盛,我之前布置的课业太过轻松,以你之聪慧,需要翻倍才行!”

“诶~师尊!”御魂笑光辉立即换了可怜兮兮的神态来拉扯我衣襟。

我拍开他伸过来的手,站起身来道:“好了,跟我到书房里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