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醉中荒唐

 

牢房里昏暗潮湿,扑鼻的霉味让我不禁皱起眉来。我缓步走进铁栅栏门,忍着心疼看向被铁链吊挂在墙上的人。赤羽信之介低垂着头,披散的头发遮掩了他的面容,满身血迹斑斑,惨不忍睹。我一挥手,让跟在身后的下人放下热水,退了出去。等整个牢房内只剩下我和赤羽两人时,我才走上前去,解开铁链,把他放了下来。

赤羽人是清醒的,被我放下后也没什么反应。直到我解开他的上衣,用热毛巾给他擦拭血污的伤口时,他才抬眼来看我。那种灼灼的目光是我所熟悉的,但他却不是我熟悉的那个人,我也不清楚此时自己是个什么心情,只是面无表情地给他清洗被鞭打的的伤口,涂抹伤药。

“你是?”我的举动让赤羽有些疑惑。

“残忍联盟盟主胧三子。”我迎着他探询的目光,继续说道,“抱歉,我虽是盟主,但我却制止不了望月咲做这种事。”

赤羽闻言,若有所思,继续探问道:“你与西剑流有仇?”

“有。所以,我主张直接杀掉你。士可杀不可辱,望月咲这种行径与你们西剑流曾经的作为又有何分别。”说话间,我已经帮赤羽处理好伤口,穿好了衣服。我看着那盆已经变红的水,感叹道,“唉,仇易报,恨难释。”

“你们不杀我,是为了引诱西剑流前来营救。”

“是。”我递给赤羽一瓶药,说道,“望月咲的七窍水银针我不能给你拔除,但我的药能压制其发作,消除你的伤痛。这是我能做的极限了。在西剑流彻底覆灭之前,我会保证再也不会有人滥用私刑。届时,我会给你体面的死法。”

说罢,我端起那盆血水,就往外走。走到一半,赤羽突然在身后出言试探道:“盟主以为消灭西剑流是最好的复仇之法吗?”

“难道还有更好的方法吗?”我闻言停下脚步,并未转过身去,满心期待。没错,我在用欲擒故纵之法,先释出善意,让赤羽觉得可以从我这里寻求生机,进而积极说服我放过他与西剑流,到时候,我便可以顺水推舟救他。

“人死不能复生。生者却可以做很多事来赎罪。”

“赎罪。哈。西剑流想要如何赎罪呢?”我冷笑一声,“现在西剑流被残忍联盟打得落花流水,看似势微,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怎知一时的心软不是纵虎归山?”

“残忍联盟为剿灭西剑流而生,我相信当西剑流灭时,残忍联盟也将不存。届时,盟主将如何自处?”

“我这盟主本就有名无实,连小小的百目忍族首领都可以无视我的意志肆意妄为。只要结果达成初衷,这残忍联盟有没有,我也无所谓了。”

“哦?即便东瀛因此大乱,百姓遭殃,盟主也无所谓吗?”

“难道留你西剑流,就能让东瀛和平吗?”我转过身来,对赤羽的游说表现出兴致来。

“若能让西剑流加入残忍联盟,以五家之势镇压忍道,足可保东瀛和平安稳。”赤羽目光灼灼地逼视着我,言辞笃定,“这也是西剑流的赎罪。”

“维护和平与公义吗?嗯~”我假装沉吟片刻后,还是拒绝了,“赤羽信之介,你不愧是东瀛首智,舌灿莲花。等你能说服残忍联盟其他人再说吧。”

 

等我离开关押赤羽之地,回到家中,便习惯性地在水榭中饮起酒来。我的心情很糟糕,因为我没能阻止望月咲毒打赤羽。望月咲同意让我关押赤羽的条件便是让她对赤羽动用七窍水银针。也许这是不可更改的剧情,我也只能忍痛同意了,并在望月咲离开后,立即去给赤羽疗伤,但看到他的伤势,我还是十分难过。

虽然我已经基本减免了赤羽这一世所受的酷刑,但,那种无法改变剧情的痛苦因此被引发。上一世,与默苍离在仙山的小聚根本难以抚平我心中的创伤。我有些受够了那种明知未来发展,却无能为力的痛苦。这一世,我都身为胧三子了,却还要有所妥协,实在是让我不甘心,让我愤懑。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不知不觉,我就喝得烂醉如泥,浑浑噩噩地躺在水榭之中。

“师尊?”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了御魂笑光辉的低唤,继而感到一双有力的手臂将我抱了起来。一阵熟悉迷人的气息环绕而来,我不由得被吸引,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搂住那个温暖的身体。

“师尊这一次醉得不轻啊。”我的卧房内,御魂笑光辉将我平放在了床上,我却依然紧搂着他的脖颈不松手,醉得迷糊。他便趁势伏在我身上,开始亲吻我的眉眼,吮吸我的双唇,用他那性感的嗓音在我耳边低语,“是心情不好吗?”

平日里,我虽然看似整日在饮酒作乐,醉态撩人,但实际上我从没真正醉过,一直保持着神智清醒,提防着御魂笑光辉时不时的骚扰与撩拨。所以,即便他与我朝夕相对,却难觅机会寸进一步。

这一次,我耽于心伤,俨然忘记了他的存在,故而大意了。

御魂笑光辉侵入了 我的齿关,肆意搜刮,我却做不出任何抵抗,被动地逢迎着他。很快,他的吻便不再满足于我的眉眼与唇舌,开始沿着脖颈往下蔓延。我的衣衫也被他干脆利落地脱光了,露出雪白的娇躯来。

我只觉得自己浑身乏力,好似躺在云端,身下被褥软绵绵的,身上贴着我的肉体沉重而火热,让我难以动弹。有一双手在肆无忌惮地爱抚我的身体,把握我丰满的双峰,有一双唇在我的肌肤上游走吮咬,让我一时酥麻一时疼痛。我被折腾得情不自禁发出阵阵呻吟来,偶尔睁开眼,便看见一双深邃的眼紧盯着我。

“小空……”我尚保有一丝清明,看清在自己身上放肆之人后,不由得喃喃唤道。其实,连我自己也不清楚,那一声究竟是在叫停还是在催促。

“师尊该叫我帝尊。”此时,与我亲热之人已然是戮世摩罗的模样,垂散的墨色发丝微微有些卷,掩映着他肌肉紧实的胸膛。虽未戴眼罩,但低垂的刘海仍是遮去了他一只眼睛,露出的那只眼睛精芒流转,深邃惑人。他近近地凝视着我,口吻霸道地说着。

平日里,我和他独处时,因他喊我师尊并不诚心,我便也戏谑地喊他帝尊,两人尊来尊去的打趣。醉醺醺的我此时也没去深究他的用意,便也稀里糊涂地顺着他的意唤了他:“帝尊……”

“嗯,乖喔。”他轻笑一声,猛然进入了我。

“啊!”熟悉的撕裂痛从下体传来,我痛呼一声,酒也瞬间醒了大半。等我意识到眼前情形时,已经为时已晚。我感到体内硬热的异物开始抽动顶撞了起来,“不要!”

戮世摩罗的索取并不温柔,有些横冲直撞,蛮横霸道。我痛得眉头紧锁,卷缩起身体来,伸手按在他的肩头用力去推开他。但我的推拒对体内的攻伐毫无影响,他压着我,挺进得一波比一波猛烈,激荡的交合让我痛得溢出泪来,我的指甲嵌入他的肉中,在他背上划出一道道浅浅的血痕。

好不容易,我挺过了那阵疾风骤雨,感受着戮世摩罗在我体内缓缓退去,暗自庆幸他是初尝云雨,宣泄得比较快,我还能承受得住。我正想趁机推开他时,他的吻就刻不容缓地袭了过来。他用手禁锢了我的头,让我没有似乎躲避的余地,只能全面接纳了他的吻。

他的吻也许经过了数次演练,颇有章法,还带着他的风格,狂野霸道中又带着诡谲莫测,撩拨得人无所适从。等我从这个深吻中解脱,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时,他就又昂扬澎湃地再度进入了我。

“不!不要!”我惊得大呼出声,但戮世摩罗根本不为所动,兴致勃勃地将我翻转身来,寻了个可以更加深入的体位,凶猛再战。

我很不适应这种粗暴狂野的交欢,感受不到对方半分温情,而且也很不舒服,隐隐的快意根本掩盖不了那锐利明晰的痛楚。我不想这样的。我并不想跟小空发展成这样的。我知道小空对我的迷恋只是出于这具肉身的美色以及利益的需求,他需要彻底掌握我,确保我对他死心塌地。

如果我没有心伤,我并不介意跟他玩这种成人游戏,但现在,我只想要温柔的安慰,我突然很想念赤羽的宠爱,想念默苍离的温柔。但,一切都回不去了。

我沉默地流着泪,明明已经酒醒,能够轻而易举地将人推开,却放任着戮世摩罗在我身上为所欲为。反正,现在推开也于事无补了,他喜欢玩,就让他尽兴好了。

“很疼吗?别哭别哭,我会温柔的。”很快,戮世摩罗察觉了我的不对劲,停下冲刺,抱着我,用手指轻拭我的眼泪,温声来哄我,我默然别过脸去,他赶紧将我的脸扳回来,改用唇舌舔拭我的泪,语气委屈地问,“师尊不愿意吗?你不喜欢我吗?”

我看了他一眼,便闭上眼去,依旧默不作声,泪水汹涌,让他怎么吻都吻不尽。我感到他的欲望在我的泪水中迅速消退,很快就从我体内抽了出来。面对默然啜泣的我,他有些不知所措,只能是紧紧抱着我,略显笨拙地拍抚着我的背,用话来逗我:“乖,别哭了。哭有什么用?做都做过了,你若真介怀,拍死我,不是易如反掌吗?”

我闻言,在哭泣中也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他见状又道:“看来师尊是舍不得我死,那是不是可以原谅徒儿的强占。”原来你也知道自己干的好事啊!我忍不住又白了他一眼。他继续说道,“师尊,我允你后位,你会开心吗?”

“开心个鬼!你还知道叫我师尊!你真是越说越不像话了!”我终于是忍无可忍,一把推开他,坐起身来,随手扯了件衣服将自己身体包裹起来。

“你终于肯说话了。”戮世摩罗从背后将我拖回他的怀抱,吻着我的脸上的残泪感慨道,“突然沉默,还哭个不停,真是令人不安。难怪俗话说,眼泪是女人的武器。”

“怎么?难道你没跟女人打过交道吗?好歹你也做了一年的修罗帝尊,几滴眼泪就让你心慌了?”我推开他,冷嘲热讽道。

“那要看是谁的眼泪了。”戮世摩罗有些像牛皮糖一般,每次被我推开,又锲而不舍地黏过来,“师尊,”他开始扯我披在身上的衣服,我察觉他的意图,连忙抓紧衣服不让他得逞,“可以继续吗?”

“你!”我看向他的胯下,他的阳物正傲然地翘挺着。天啊!招惹到这一位,有我好受的了。小空和两位前任最大的不同之处,果然是在于他的年轻吗?

“师尊,你要负责到底,是你先喝醉勾引我的。”戮世摩罗趁我愣神之际,一把扯走了我死守的衣服,让我再度一丝不挂地裸露在他眼前。

“用手……我用手帮你……” 我被他再度按回床上,顿时有些慌神,忙道。

“不行。”他压着我,舔着我的鼻尖,邪魅一笑道,“我就要进入师尊。”

我感到自己的大腿被他抬起,紧接着一个硬热的东西捅进了我体内,一路深入,撑开了层层叠叠的肉壁。幸而经过先前的激战,秘径里湿滑一片,让戮世摩罗的侵入顺畅了许多。

“你轻点!”我赶在他抽插之前,急切地叮嘱了一声。

“不如师尊自己动?”他轻笑一声,抱着我一个翻转,变换成他下我上的体位。

“你这欺师灭祖的逆徒!”我忿忿地骂了他一句,只能自己动起来。

其实,这个体位能让我居高临下尽收美景。平躺在我身下的戮世摩罗将他一身的肌肉展露无遗,流畅深刻的线条,紧致分明的轮廓,还有那顺着肌肉滴淌、微微颤动着的汗珠,性感得人面红耳赤、血脉喷张。

戮世摩罗此时的表情也很诱人,丰厚的唇微微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迷离的双眼半睁着,时不时透出危险的精光来,像一只潜伏在草丛的野兽,紧紧盯视着我。逐渐高涨的快意让他的呼吸变得低沉而急促。最终,他还是按捺不住,坐起身来抱住我,反客为主,十数次迅猛的冲刺后,才意犹未尽地倾泄一腔热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