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改选盟主

 

“想不到,剑无极不但赢了立花雷藏,还饶了他一命。”山野间,御魂笑光辉与我漫步而行。我们刚围观完一场精彩的激战,剑无极与立花雷藏的对决结果出人意料。

“据情报称,立花樱是剑无极回东瀛后所交的朋友,他既然能饶恕有血海深仇的西剑流,自然就更不会杀立花雷藏。”我淡淡道,由于早就知道了结果,自然也没什么兴致去谈论。

“唉,他可是月牙诚的师父啊,月牙诚的父母血仇就这样被他忽视了,可怜啊!”

“自己放下,也就罢了,还要别人放下,根本是慷他人之慨,愚不可及。不过,这样对我们最有利,不是吗?”我冷笑一声,突然觉得现在的自己真的很反派。

说话间,我们经过一片枫树林。正是枫红时节,放眼一片嫣红。山风吹拂,满林叶响如浪,片片绯红的枫叶飘舞,携着明媚的阳光,绚烂迷眼。我不知不觉地停下了脚步,驻足观赏,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接,红叶零落,片片艳红错手而过,好不容易才有一两片跌落在掌。

一旁的御魂笑光辉见状,便在我掌上挑挑拣拣,抢去了最好的那叶红枫,一边双指捻转着叶柄把玩,一边含笑注视着正沉醉美景的我。突然,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想将手中的枫叶别上我的发髻。但他没能成功,我的护身气罩将他的手弹开了。只要是人在外时,我怕他不安分,便不准他靠近,时刻开着护身气罩提防着他。

“师尊……”御魂笑光辉郁闷又委屈地唤了我一声。我视而不见,继续向前走了。他不甘地大步赶上来,与我并肩而行,转手手中那叶红枫说道,“说起来,这还是第一次和师尊同行漫步。师尊平日总在水榭饮酒,庭院再美也该看腻了吧。不如多陪我出门游赏,如何?”

“游赏?”我闻言,心中一恸,冷笑一声,“我已经看腻了,而你,霸业未成,还不到享乐的时候。”

上一世我陪着默苍离走的路已经够多的了,而东瀛的美景,我也在前两世都看遍了。所以,这一世我不喜欢出门,更不喜欢看眼熟的风景。若是在魔世,或许我还能有心情四处走走逛逛。

“看腻了?”御魂笑光辉察觉出我的不豫,兀自沉吟,然后试探道,“那魔世的风景师尊总没见过吧?”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我不想被他引诱得说出许诺的话来,便转移了话题道,“对了,中原的情报已经传回。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坏消息吧,让我听听看,还能有什么糟糕的事情。”

于是,我便将元邪皇之乱的始末以及雪山银燕的失踪都告诉了他。御魂笑光辉听完,沉默不语。走出好一段路后,我还是忍不住安慰他道:“放心吧,雪山银燕不会有生命危险。”

“哦?”他不置可否地哦了一声。

我知道他不信,只好继续解释道:“你与他是孪生兄弟,他若真有不测,你就算相隔千万里,也会心有感应。既然你从没有这种感觉,那就说明,他尚幸存。”

御魂笑光辉抬眼来看我,似笑非笑道:“师尊的话听起来真有道理,我几乎要相信了。”

“哼,爱信不信。”我没好气地回道。

“你敢保证吗?”

“我保证。但,我就算保证了,你也不信。”

“若师尊让我错信,又当如何?”

“随你处置。”

“那与现在有什么区别?师尊本就对我百依百顺。”

“嗯,说的也是。那为了有所区别,从今天起,我就不继续惯着你了,你别想再碰我。”我好笑地和御魂笑光辉抬杠。

“唉~师尊,我错了还不行吗?”他立即服软哀求道。

“好了,你还有一个好消息。网中人已经复生了。虽然我的人没能找到他报讯,但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应能顺着绝海找来东瀛,与你汇合。”

“哦。”我没想到御魂笑光辉对此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好似无动于衷。

“怎么?是坏消息对你的打击太大了,导致这个消息让你没有半分喜色?”

“网中人复生本就是预期之事,而元邪皇之乱导致修罗帝国兵将折损,元气大伤。情况真是糟糕。”

“嗯,所以,你更要着重眼前,积蓄实力。无论是掌握云外镜,还是开启妖界,都不能失败。”我站定看向御魂笑光辉,肃然道,“准备好,马上就要变天了。”

 

次日,残忍联盟总部里,风云变幻如期而至。上杉龙矢召集四大家共同商议吸纳西剑流与重选盟主一事。

“让我介绍竹龙众的新盟友。”上杉龙矢话音刚落,便有一人缓步走了进来。

我定定地看着赤羽神采飞扬地走近前来,款款一礼:“赤羽信之介,参见盟主大人。”我在他抬眼看过来时,连忙低头回礼,同时收敛自己过于复杂的目光。

赤羽……

看着赤羽重回风光的模样,我又欣慰又怅惘。而这一场会谈,在赤羽到来之后,便被他把控了节奏。我有些心不在焉地旁听着,看似若有所思地沉稳应对,实际上早已神游物外。我在想,如果这时候我掀桌,不按剧情演会如何?如果只是跳过一些令我不耐烦的情节,而不改变剧情走向,是不是就不会有什么不良后果。第一世时,我也是成功扭转了自己的死关。第二世若不是对上默苍离这个智力天花板,我也应该成功的。

我越想越按捺不住,突然,咣当一声,在我回过神来时,我已经真的掀桌了,原本摆着案上的酒杯和酒瓶都被我扫在了地上。

“真是够了。不必再浪费口舌,既然有人觉得胧三子不能胜任盟主之位,那便投票重选吧。”我一甩袖,负手在背,微愠道。

我的突然发怒有些出乎众人意料,上衫龙矢与赤羽对视一眼,出面缓颊道:“盟主这段时间领导残忍联盟劳苦功高,残忍联盟上下无不钦服,但现在与西剑流的纷争已然平息,残忍联盟该以和平保守为职责。不同的方针需要不同的主事者。”

“别误会了。我亦认同上杉先生的建言,只是厌烦了冠冕堂皇的虚伪言辞。你们各自的盘算难道用动人的言语就可以掩盖吗?不如全都省下,直接投票吧。还是说,你们需要留出时间来彼此拉票?”

我的出其不意让上杉龙矢、赤羽与剑无极面面相觑,默然不语。望月咲跳出来反对道:“改选盟主,立即票选太过突然,而且,立花樱虽然作为血扇流代表与会,但,她毕竟不是门主,不能投票。”

“血扇流的一票可以留在明后天再投,反正白夜丸会投的人选你们也心知肚明。先投后投有区别吗?”我嗤然一笑说道,见众人仍是踌躇不作声,我继续说道,“哦,也许是胧三子愚笨,想不出这其中还有可以操作的空间。那……三日后再投票,我也无所谓啊。届时,白夜丸应能亲自前来票选,你们也再无话可说了吧。”

“急事缓办。三日的时间也好让诸位深思熟虑,做出明智之选。”赤羽接话道。

我似笑非笑地看向他道:“:可以,但西剑流虽然加入残忍联盟,乃属新进,此番选举,西剑流无任何参与的权力。”

“这……”上衫龙矢有些迟疑,见赤羽朝他颔首,便答应道,“一切听凭盟主意见。”

“那便决定在三日后,由五大家共同投票,推选新任盟主,建立规章。最后我还有一个建议。”我扫了一眼众人,冷声说道,“既然身为盟主,就要对残忍联盟有真正的节制权,否则,内部不安、纷乱,以下克上,盟主尊严不立,如我处境,不过一个虚位,发号施令,又有谁肯听从?再次结盟,要有更强的凝聚力量,我建议,五大家交出各自家传信物,上交盟主,以为凭证。盟主继位之日,五大家歃血为盟,指天为誓,如有违令,其他四家共灭之。”

众人对我的话并无异议,会议就此结束,各自散去。我独自坐在那,继续沉默饮酒。

“师尊今日情绪不佳啊。”御魂笑光辉现出身形,手持折扇半遮脸地歪头打量我。

“他们太聒噪,让我不耐。”我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掏出一块龙形玉佩摆在案上,“刚才我关于信物的提议你都听见了。这是假的玉龙坠,你该知道怎样做。小心些,上杉龙矢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别被他抓现行了。”交代完,我一口饮尽杯中酒,起身向外走去。

“嗯?”御魂笑光辉望着我离去的背影,沉吟片刻后才拿起假玉龙坠离开。

 

“就剩下血扇流的那一块了。”入夜,御魂笑光辉带着玉龙坠来水榭见我。

我此时心情已经好了,笑盈盈地看他朝我走来:“上杉龙矢没察觉吗?”

“我事先安排,让赤军袭扰在关键时候分散了他的注意力,他没料到我会在他刀锋之下行险。”御魂笑光辉在我身旁坐下,轻佻地将玉龙坠贴放在我的锁骨中间,再轻轻一放手,饶有兴味地看着它顺着白皙的肌肤,自然滑落入高耸的双峰之间,“不过,上杉龙矢早就在怀疑流寇之事是师尊的安排。”

“哈。他怎样认为,对我们已经无所谓了。三日后,便是我恢复完整之时。”说着,我开始化烟消散,留下一句话来,“我先去吸收碎片,然后会在房中等你。”

“在房中等我吗?那我可要好好思考,该要什么样的嘉奖呢?”御魂笑光辉目送我消失,立在原地,用折扇轻轻敲着手心,勾唇自言自语地笑道。

我怕吸收碎片后爆发的威势再度毁掉水榭,不得不跑到野外无人之地去吸收。本想完事直接打道回府,想了想还是跑了一趟百目忍族,跟望月咲商议推选她做新一任的盟主。然后再去找风间久护,说服他重掌东剑道。

等我办完事回去,戮世摩罗已在房中久候多时。他披散着墨发,只着一件浴衣,单手支颐,斜倚床头,大长腿一条屈起,一条平伸,霸气侧漏地坐在那,宛如坐在王座之上,浑身散发着凌厉气息。“师尊真是让人好等啊~”他口吻戏谑,却隐隐有着怒意。

“想起一些事,就顺便处理了。”我若无其事地进屋,转身关好房门,顺手布了一个隔音结界。戮世摩罗很爱折腾,每次都做得惊天动地,房中的动静要是让人听了去,我也没法见人了。

“是什么急事,非要在今夜处理?分明是有意耽搁。”

“随便你怎样想吧。”面对他的不满,我不在意地淡淡回道,“取回碎片的奖励,你想要什么?”

“我要师尊舔我。”戮世摩罗似笑非笑地勾唇看着我,说出来令人不堪的要求。

舔他?我一怔,随即领悟了他的意思,顿时羞耻得不敢与他对视,低垂着眉眼缓步朝他走去。我在他身边跪坐下来,正要俯身开始时,他又发话道:“我要你脱光了舔。”

我依言而行,在他目不转睛地注视下,将一身衣物脱个精光,裸露一身春光。我趴下身去,掀起戮世摩罗下身的衣袍一角,便看见他的阳具正张牙舞爪地对着我。硕大的龟头肉肉的,饱满圆润。粗长的阴茎泛着淡淡潮红,被我打量时会兴奋得微微翘动。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跟戮世摩罗的分身打交道了,看了一眼后,就伸出手去,轻轻扶握住,张口含吮起来。顿时,我就被他撑得两腮鼓起,舌头被挤压得难以动弹,只能笨拙地使劲舔蹭。

就在我专注于伺弄着口中的性器时,戮世摩罗已经被我舔得有些难以自持了,他压抑着极致地快意,低沉急促地喘息着,脊背慢慢绷得笔直,浑身的肌肉都随着他的紧张用力而微微颤抖。他低头看着我,双目微眯,眸光流转之间愈发的暗沉深邃。

“师尊,看着我舔。”闻言,我不由动作一滞。原来他已经注意到我一直在躲避着他的视线。见我没反应,他直接拉扯我的发髻,逼迫我抬头与他对视,“看着我!”我避不过,眼神游移地看向他,企图将视线集中到他眼睛以外的部位,见状他轻笑起来,“怎么,师尊不敢看我的眼睛吗?”

看就看,谁怕谁。我有些赌气地瞪着戮世摩罗的眼睛,他勾着唇,笑得邪魅,满意地将自己的凶器戳到我唇边,示意我继续。我在对视中舔舐着他的性器,没舔几下,就感到羞耻难当,再也舔不下去,脸上也泛起羞涩的红晕来。

不行,太羞耻了,简直不能直视!

我嘤咛一声,低下头去,改去舔戮世摩罗的大腿根部,借故将头埋在起来。我听到头顶上传来几不可闻的轻笑声:“原来师尊也会难为情?”他并没有再强迫我看着他,而是提了新的要求:“师尊,好好舔,我的每一寸肌肤你都不准落下。”

“每一寸肌肤?你想用我的口水洗澡是不是?”我忍不住停下来吐槽他道。

“哈。”戮世摩罗便笑着改口道,“那就胯下,别人不能碰触的禁忌区域,师尊都要好好舔一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