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新婚燕尔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在与一条五爪金龙搏斗。那条龙凶猛有力,一个甩尾就将我抛至九霄云外,然后紧追不放,强健的龙尾一把裹缠住我,边飞边摇摆。我被折腾得有些眩晕窒息,只能凭本能奋力反抗,死死抓着龙须,艰难地攀爬上龙头,试图驾驭。金龙大怒,长啸震天,几个翻腾,扶摇直上九天,又俯冲直落黄泉。我趴在龙头上,被狂风刮得摇摇欲坠,惊恐地呼号不止,一个没抓牢,我整个人就跌了下去……

“啊!”我猛地睁开眼来,午后的阳光已将寝宫照得金碧辉煌,有些耀目。我刚一动弹,就发现自己浑身酸痛,下身微痛,似乎比昨日更严重了。“小牙~”我张口叫唤,顿时感到口干舌燥,发出的声音也嘶哑得吓了自己一跳。

“王后娘娘,你终于醒了!”小牙闻声立即就赶了进来,还捧了一托盘的茶水。

真是个贴心的丫头!我渴得发慌,忙抢过水杯,倒满一杯,咕嘟嘟喝了起来。第一口下去,清凉甘甜,原来不是茶,应该是桂花蜜吧。我连喝了三大杯,才心满意足地咂吧着嘴重新瘫回床上去。我刚才起身得有点急,这会觉得浑身都要散架了,各种酸痛。

“王后娘娘,你还好吧?”小牙看着瘫在床上呻吟的我,憋着笑,神色怪异,欲言又止。

“不好。一点都不好。感觉自己像被卡车碾过一样。”即使喝了水,我的嗓子也还是不舒服,声音依旧沙哑。

“啊?什么什么车?”小牙又给我端来了一碗香喷喷的肉粥。

“没什么。我是说,我现在浑身酸痛,就像被人大刑伺候一样。”我实在酸痛得不想动弹,就张口让小牙一勺一勺地喂。

“噗。”小牙闻言,喂粥地手不由发起抖来。

“想笑就笑。看你憋得,我都难受。”我没好气地瞪着她问,“我昨晚是不是喝醉了?是不是惹了王上,然后被他折腾了一整夜?”作为老司机,我身体的感觉早就让我猜到了事情真相。

“原来王后娘娘也知道惹了王上啊!”小牙实在忍不住了,在那笑得又羞又怯的,“王后娘娘昨夜喊得好大声,外边伺候的宫人侍卫全都听到了……”

“我……喊什么了?”我知道自己的酒品,闻言不由坐起身来,粥也不吃了,紧张地追问道。

“王后娘娘喊的是……”小牙在那羞涩了好一阵才道,“啊,王上身上有蛇!”

我勒个去!太白痴了!太丢脸了!我听了第一句就抚额想死,不愿再听了。偏偏小牙这会已经不害羞了,开始连珠炮地给我转播起来。

“王上的蛇好大!不要不要不要。王上,我怕。啊,完全钻进去了。王上,救命!……”

“停!别再说了!”我老脸一红,忙喝止小牙。虽然我还是半点想不起昨夜的情景,但那些话也太有画面感了,“呃……那……王上今早离开时是什么表情啊?”

“和昨天一样,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笑吟吟的?”

“嗯。王上不一直都是这样的吗?”我叹了口气,看来只能我自己去探知了,别人很难感知北竞王面具下的真实心情。小牙自然不知道我的烦恼,突然好奇地问道,“王后娘娘,小熊猫你知道吗?是什么啊?”

我勒个去!我该不会是喊北竞王小熊猫了吧?不过,看小牙这反应,难道说苗疆并没有小熊猫?又或者是别的叫法,毕竟大熊猫在古代也不叫大熊猫。

我试探地问道:“你不知道小熊猫?苗疆没有小熊猫吗?那……有没有大熊猫?”

对于我的问题,小牙连连摇头,反问道:“王后娘娘,难道你知道小熊猫?昨夜王上突然问起,小牙实在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哦,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是顺着你的话问问。”我暗自松了一口气,“昨晚王上还问了你什么?或者说了些什么?”

“王上没再问别的了。今早离开之前,王上倒是有话留下,说要禁王后娘娘的酒。”

“啊!岂有此理!”我闻言怒道,“父王最多不准我喝醉,王上竟然直接就禁我的酒了?!太过分了!”

“王后娘娘,”小牙笑道,“你还是等上一阵再去跟王上理论吧。你不知道,现在整个王宫上上下下都因为王后娘娘的喊话,知道王上很大了。奴家还听说,今日朝堂上群臣看王上的眼神也都有异了。”

完了!完了!完了!北竞王此时大概对我恨得牙痒痒了吧!他到底大不大,我其实不知道啊!清醒时没来得及看,喝醉时看了也记不得。如果他真的大就还好,如果小了,我岂不是造谣?是反讽?不过,男神应该是不会小的,不会的,不会的!今晚一定要好好看看。

我正在心里自我安慰时,小牙又说:“王上还交代说,让你起来后去见他,他传你皇世经天。”

“皇世经天!”我兴奋得大叫起来,“他说要传我皇世经天?!太好了!那还等什么!快快快,我要起身!”

 

我风风火火地洗漱装扮,草草用了膳,便去大殿见北竞王。大殿之中,竞日孤鸣出声叫住正欲离开的默苍离:“且慢。有一个疑问,已经存在孤王心中多年。当年孤王金碑开局,你是为了找寻传人才来应局的吧。可以对孤王说,孤王是为何被你判出局?”

“留下你可以分裂苗疆。你可以是敌人,是帮助人,但不是传人。”默苍离停下脚步,冰冷冷地回道。

“咳、咳咳……”竞日孤鸣轻咳数声,示弱地同时,心思电转,“原来当年你就看破了孤王的伪装?为什么?”

“第四手到三十七手布局的一刻间内,你嗽了五次,第六十二手至九十五手关键的一个时辰,你绞尽心智,却一声未嗽。”我兴冲冲地刚步入大殿,就听到了无比耳熟的声音,举目望去,大殿之上只有两人,北竞王,以及……

“小王当时太过全神贯注棋局。就这样一盘棋,你就察觉了?”

“所以别再嗽了,你的嗽声,令人作恶。”默苍离回头,轻蔑地扫了竞日孤鸣一眼,刺了他一句话后,转身离去。

苍离!苍离……

我猝不及防与默苍离打了照面,看着他淡漠的表情,看着他冷厉的目光,不由得浑身战栗,慌忙避到了一旁去。我心乱如麻,说不出是伤感,还是惶恐。或许,此后穿越的每一世,默苍离都是我最不想见的人。而他,其实又是我最想念的人。

默苍离自然注意到了我,淡淡打量了我一眼,随即看向了跟在我脚边的飞英。飞英感受到我的情绪,根根狼毫竖立,对默苍离充满了敌意,喉咙里压着低沉威胁的咆哮,仿佛随时都会飞扑噬人。

此刻的飞英看起了十分可怖,连我都有些担心它会按捺不住暴起伤人,但默苍离却视若无睹地走了过去。我不由得目送那道熟悉的背影渐渐远去,消失在殿门外。

就在我呆愣地看着空无一人的殿门时,身后传来了北竞王的轻唤:“小雪。”

我陡然回神,转身跑到王座前,一头扑进北竞王怀抱中,像只受惊的小兽一样在他怀中蹭来蹭去。

竞日孤鸣有些好笑地抱住我,坐回到王座上:“怎么了?”

“好恐怖!那个人……”我将整张脸埋在柔软的大氅绒毛里,掩饰着自己纷乱的情绪。

“你认识他?”

“第一次见。”

“小雪怎知他是一个恐怖的人?”

“直觉。他让我不由自主毛骨悚然。”我知道刚才自己的失态已经被北竞王看在眼中,只好做此解释。

“嗯……”竞日孤鸣抱着我,安慰地轻拍着我的背,闻言下意识看向飞英。飞英正闭着眼趴在王座边,时不时用头轻蹭一下他的脚,表示亲昵。它神态慵懒惬意,与刚才面对默苍离之时,有天壤之别,“看来小雪拥有野兽般的直觉。”

“嗯!”我暗中松了口气,总算糊弄过去了,幸好北竞王对我和飞英都还不熟。

“那孤王呢?你直觉害怕那个人,却不怕孤王吗?”

我抬起头来,眨巴着无辜的小眼神,看着北竞王说道:“王上是我们雪狼一族效忠的王,英明神武,可亲可敬,只有敌人才会觉得王上可怕。”

“哈。”竞日孤鸣捏着我的脸颊,笑道,“的确,你们是不像。千雪可没你说话甜。”

“王上说要传我皇世经天,是真的吗?怎么这么突然?王上原来知道我一直想练这部武功的吗?”我被捏得有点疼,却不敢去挣脱,蹙眉忍耐着问。

“你昨夜喝醉之后什么都记不得了?”

“嗯。话说昨夜我怎么了,王上要禁我的酒?”我苦着脸,明知故问,试探他的反应。

“哈。”竞日孤鸣只是不置可否地轻笑一声,松了捏我脸的手,问道,“你现在身体如何?能练功吗?又是睡到午后才起身?”

“嗯……”我被问得有些难为情,我现在别说练功了,抬脚走路都感觉难受,但我实在好奇房事惊天,呸,皇世经天。我一边低头绞着北竞王的小辫子玩,一边嗫嚅道,“要不……王上先传我心法口诀,我好好琢磨琢磨,过几天休养好了再练?”

“可以。”竞日孤鸣笑吟吟地从我手中抽走自己的小辫子,放我下地,然后递给我一本书册,正是《皇世经天宝典》。

“王上,我适合练哪一部啊?星辰变吗?”

“皇世经天宝典中,星辰变在于力量集中一点,虚空灭重防守反击,轮回劫则是以守借攻,利用借到的力还击。小雪的确适合练星辰变。”竞日孤鸣开始给我讲解,“星辰变最具狼性,直来直往,发动时集全身之力不可松懈,讲究快速突击、先发制人……”

“哦。”我兴致勃勃地翻看起书册,北竞王则在一旁饶有兴致地观察着我。

“小雪,会下棋吗?”

突然,正看得专心致志的我听到北竞王轻声问了一句,便下意识答道:“会啊。”答完我就反应了过来,抬头看着他急忙补充道,“会倒是会,但不擅长。王上要想跟我下棋,就是在欺负人。”

“哈,让你三子如何?”

“不行,才让我三子。王上是要用狼王爪杀鸡仔吗?”

“哈,十子?”

“嗯……再加一个条件,我可以悔棋。还有,还有,王上不准笑话我。”

“好,都允你。”

于是,我们便到御书房开了棋局。我的棋是赤羽教的,那一世闲来无事,他常陪我下来玩。与默苍离那一世,我反而没跟他下过一盘,各自都忙得要死,就算有闲情逸致,也怕他钜子舌不敢跟他下。与小空那一世,我也没跟小空下过,不过,为了打赌,倒是意外地跟公子开明下过一盘,结局自然是小空在我快输前,就掀了棋盘。所以,我的棋艺嘛,虽然不差,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北竞王人很温柔,棋风也很温和,让我不至于棋未过半就落败。

我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捏着黑子,蹙眉看着面前几乎排满的棋盘,越看越觉得看不清楚棋局,越看越烦躁,不由抓耳挠腮,习惯性说道:“提示,提示……”每当我这么说时,赤羽的扇端就会点在一处位置,让我一落子就能拨云见日。然而,我等了一会,等不到折扇,抬头一看,才惊觉下棋人已不是赤羽,吓得心头一颤,幸好刚才没喊阿娜塔。

“小雪想要破局提示?”

“嗯。王上,求提示嘛~”我一脸愁苦地撒娇道。

“没有。孤王也给不出,你输定了。”竞日孤鸣看着棋盘若有所思,“或许,那个人可以……”

我知道他想的是默苍离或许能破此局,但无法搭腔,只能充耳不闻,双手一推,直接把棋盘拨乱,感慨道:“一力破百巧。下不赢就掀棋盘,果然是王道!”

“小雪……”竞日孤鸣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我,引诱我道,“你若赢孤王,孤王便不禁你酒,如何?”

“不如何。王上是苗疆首智,下棋赢你最快的方法是自杀重新投胎,转世成智者再来和你下。”我不悦地回答。

“小雪的棋艺不差,看得出来应受过名师指点,只是手路生涩,欠缺磨练,相信用不了多久,在相让十子、可以悔棋的情况下,你能赢孤王。”

我突然意识到北竞王会愿意跟我这种菜鸟下棋,根本不是在寻求下棋的乐趣,只是寂寞而已。看着那张含笑的俊颜,我不由转变态度,一口答应下来:“好!王上金口玉律,说我会赢,那我就会努力去赢。再来!”我一挥手,一旁的宫人就上来收拾棋盘。我也趁机复习一下赤羽教过的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