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国葬

 

“王后娘娘,快醒醒。王后娘娘……”我被小牙从香甜的梦中推醒,迷迷糊糊地坐起身来,闭目蹙眉,宛如梦游。小牙一边像个闹钟似的不厌其烦地唤着我,一边往我嘴里塞喂一小块浓香的蛋奶酥饼。

我终于在美食的刺激下清醒了一些,微微睁开眼就看见北竞王正站在床边,三四个宫女围着他七手八脚地穿戴着礼服。“咦?王上还在啊。”我不满地看向小牙,“你这么早叫我起来干嘛~”

“王后娘娘,今日是国葬!”小牙委屈地回道。

“哦。”我顿时就不再做声,乖乖地起身洗漱装扮,直到坐在北竞王身边用早膳时,我依旧闭着眼,半睡半醒状,也不动筷,只是动嘴咀嚼,吃食全靠小牙喂给我。

竞日孤鸣还是第一次见我早起,笑容满面地一边用膳,一边围观,看得小牙都不好意思再喂我了。她轻轻推了推我,急切又羞恼地唤道:“王后娘娘~你别睡了!王后娘娘~”

“啊~”我充耳不闻,只是张口等喂。小牙没辙,看看北竞王,又看看我,硬着头皮继续喂。

“她一直这样?”早膳用完,竞日孤鸣放下筷子,优雅地用丝巾抹了一下嘴,才微笑问道。

“王后娘娘不常早起,每次若有重大活动不得不早起时,便是这般行事。”小牙看着北竞王雍容华贵的举止,再看看身边的我,不由得垂头丧气起来,十分担忧我会因此失宠。

“孤王来吧。”国葬在皇陵举行,离苗王宫有两个时辰的车程。从寝宫到王撵有不短的一段路,眼看我被小牙搀着走得晃晃悠悠,竞日孤鸣快步上前,将我打横抱起,径直走向王撵。

这一下我可舒服了,伸出双臂,环住北竞王的脖颈,将头轻轻搭在他的肩上。如果不是我一身盛装,满头珠钗,我早就在他身上蹭来蹭去了:“王上,我爱死你了!”我嘻嘻笑着,口齿不清地说了一句,然后就睡了过去。

等我睡饱醒来时,王撵已经行进了一个多时辰。我坐起身,闭着眼习惯性地想要伸懒腰,结果手臂舒展到一半就听到叮铃当啷的配饰声响,身上的衣服也变得沉重紧绷。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身穿礼服,要去出席国葬。

我猛地睁开眼,就看到北竞王近在咫尺地笑看着我,一双秋波盈盈的眸子里倒影着我的身影。见我看着他发愣,他笑道:“睡醒了?”

“嗯。”我继续发呆,过了一会终于想起,昨夜我和北竞王下棋下到趴在棋盘上睡了过去。我下意识感受了一下身体,似乎没那么酸痛了,尤其是那一处的情况好多了。可能是今天要出席国葬,他没碰我。我低头打量起自己今日的穿着,又摸起自己的头发,很好奇今天自己的模样,但车里没镜子,我只好开口问一直在那看着我笑的北竞王:“王上,我有没有把头发睡乱啊?”

“还好。”

“那衣服呢?没乱吧?”

“还行。下车之前,小牙会给你整理好的。”

“那王上在笑什么?我哪里好笑了?”

“因你可爱而开怀。”

“哼!王上真的不是在看我的笑话吗?”我斜睨北竞王一眼,怀疑道。

“多心。你不是直觉很准吗?感受不到?”竞日孤鸣伸手捏起我的脸颊笑道。他捏脸的手离我的嘴很近,我转脸张口就咬,他收手很快,我没能碰到。

“吼~”我朝他呲牙低吼,那是飞英经常会做的警告动作。我这个身体有一些与狼类似的习惯动作,我会不经意做出来。竞日孤鸣伸出一指在我面前晃动挑衅,我恼火地拍开他的手,气道:“王上!我又不是狼,别这样逗我,要逗就逗飞英去。”

“吼~”我话音刚落,卧在我们脚边的飞英就不满地发出一声抗议,然后继续慵懒地趴回去。

竞日孤鸣见状又是一阵轻笑,然后摸着我的脸温声细语:“哈。孤王知道你不是狼。”

“不是狼是什么?狈?”我撇撇嘴,在心里补充了一句,总不能是二哈吧!

“孤王本想说你其实是小狐狸。不过,狈嘛,似乎……”他竟然煞有介事地沉吟起来。

我赶紧岔开话题,问道:“王上~别说笑了。今天国葬的流程都还没人告诉我呢。我该怎么做啊?”

“不需要做什么。不动声色,呆在孤王身边就好。”

“哦,又是不言不语地当吉祥物吗?那简单。”

我好歹也当过一世的后尊,母仪天下的气场还是多少有点的,再加上这一世的姿容,正如北竞王所言,静默不动声色时会给人一种冷傲嗜血的错觉。

我随着北竞王下了王撵,跟在他的侧后方款款步入皇陵。我们身后跟着长长一列文武百官,道路两边还站满了军民,个个哀戚怆然。放眼望去,成千上万,场面极其盛大。颢穹孤鸣的棺椁就摆在皇陵广场的中央,我们略作行礼之后,便散开来,站到了一侧,留北竞王独自一人站在棺椁前昭告万民:“先王颢穹孤鸣,为争取苗疆福祉,不幸亡于叛将藏镜人之手。依礼,非命者不得入祖茔,然先王为国捐躯,其情伟大,故特别开例,奉入皇祀。国师。”

步霄霆出列应声:“在。”

“封棺入祀。”竞日孤鸣话罢,负手在背,走到了一侧,来到我身边观礼。

在他离去后,便有两名苗兵抬着华丽的棺盖上前,正要盖棺之际,突来一道惊天掌力,将棺盖连人一起打飞。

“是谁胆敢扰乱先王的国葬!?”步霄霆厉声大喝。

一旁观礼的文武百官开始骚动起来,先是惊诧,继而纷纷戒备。苗疆尚武,即便是朝中文官也会些拳脚,无一文弱样。女暴君与苏厉一步踏出,护在北竞王身前。因我站在北竞王身边,我的雪狼卫就拱卫在了我的身侧和身后。

“王?他配吗?”一句话语带着雄浑的内力轰响在广场之上。

变局来得突然,众人的反应快慢不一。北竞王在看向来人之前,不动声色地迅速扫了一眼现场状况,除了他本就在意的铁骕求衣外,审视的目光还在我和飞英身上多停留了一瞬。我知道剧情,第一时间不是惊讶和紧张,而是有些好奇地看向掌力发出的方向。我的淡定自若不仅被北竞王注意到了,连铁骕求衣也不由打量了我几眼。而飞英才是现场最淡然的存在,它依旧趴卧在我的脚边,瞌睡依旧,只有耳朵抽动了几下。

我感受到两道凌厉的目光投来,不由得抬头看向身边的北竞王。他见我看来,便对我微微一笑,眼神是一如既往的和煦如春,仿佛在抚慰我,要我别害怕。我对他眨巴了一下眼,表示我不害怕,继而又看向铁骕求衣。他已经在看着撼天阙,似乎从来没看过我。但,我并不觉得刚才只是自己的错觉,我已经被两位智者关注了,以后得更加小心才是。

我突然觉得自己跟默苍离处了一世,居然没露馅,真是太幸运了。也或许是他太聪明,即使察觉到了什么异常,只要不妨碍到他,就不会去深究我的秘密。深知人性的他,不会去做考验人性的蠢事。

“憾天无道,唯吾嚣狂,逆宇掩宙,再创神荒。”张狂的言语再次传来,只见一人身乘邪诡骨椅,霸气猖披,气慑天地。沿路军民慑于其强势,不由自主分开道路,任由其径直闯入。

骨椅车由一面具人拉着,不疾不徐到了北竞王面前停下。撼天阙坐在骨椅上岿然不动,眼神睥睨。北竞王负手而立,也巍然不动,眉眼含笑,不怒而威。王见王,气势激荡,骇人的威压让在场众人鸦雀无声,不敢轻举妄动。气氛一时静默窒息。

“知道你没死,孤王实在惊异万分啊!”对峙之际,北竞王看了一眼拉车的面具人,一语双关,显然认出了苍狼。

“这只是开端,接下来,你还会更惊异。”撼天阙冷哼道。

“大胆!对王上讲话,竟敢不用敬称!”

“见到苗王还不下跪参拜!”

面对一羽飘刀和雪扬秋风的出列喝斥,撼天阙不加理会,仍是只对着北竞王挑衅道:“:你真有那个能耐,让我下席参拜吗?”

“放肆!”两个马前卒大喝一声,一起攻上,撼天阙轻描淡写地左右手各伸一指,就将两人的兵器挡下。不等他们惊讶,撼天阙两指一推,两人被击飞而出,于半空爆体而亡。

“啊!”女暴君、步霄霆、苏厉等武将皆吓得面色一变。

“这就是苗疆现今的实力吗?令人失望!”撼天阙瞥了一眼地上的血肉,不屑道。

“若不是因为你,苗疆何需重新培养战力?当年,苗疆可是险险被你所亡啊!孤王的好王侄,天阙孤鸣。”北竞王的语声温和平淡,蕴着深厚内力,令得方圆百里之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顿时,年长的苗民们率先骚动起来,窃窃私语声如浪潮席卷四周,转瞬变成沸沸民议。

“天阙孤鸣?祖先王的长子?他不是早就战死了吗?”

“详细看,还真正是他!这是怎样一回事啊?”

……

耳闻民众的议论,撼天阙神态愈狂,气焰愈盛:“哈哈哈哈~天阙孤鸣已经不存在了。如今在你面前的,是即将撼动苗疆的另一个天阙。撼天阙,便是我的名字!”

“喔~你要如何撼动呢?再一次的弒君吗?”

“君?自老头驾崩以后,苗疆还有真正的君主吗?”

“这句话,是将先王与孤王置于何处?”

“侧室之子,何来称王之资?王族旁系,岂有为王之格?”

我本来是闲闲看戏模式,没想到莫名其妙就躺枪了。我这一世的身份毕竟是雪狼一族,王族旁系,听到这话,顿时情绪就不受思想控制,勃然大怒。飞英就像我的情绪具象化一般,立即跟着有了反应,站起身来,狼毫竖立,对着撼天阙呲牙怒吼。它一吼,雪狼卫带着的众狼也跟就跟着吼。原本,场中的血肉就刺激得众狼野性难抑,一时之间,腥风血雨之势令人胆寒。

“王后。”竞日孤鸣微微偏头,轻唤我一声。语调依旧温和,却有着不容抗拒的威严。我暴怒失控的情绪顿时就被压制了,原本手中缓缓伸出的武器也瞬间收了回去。我呲牙嘶了一声,飞英就停了狼嚎,稍敛气势,只是森然地盯着撼天阙,蓄势待发。

“哼。雪狼一族也落魄到给人当狗了吗?”撼天阙轻蔑地看了一眼飞英,继而看了我一眼,又扫了一眼我身后的文武百官,我知道他在看我老爹。

“你这个弒君灭祖之人,就能做王了?”面对言语挑衅,北竞王不为所动,轻而易举反讽回去。

“哈哈哈~果然智巧聪颖,莫怪颢穹会败于你手。可惜你手段不够,留下了致命的破绽!”撼天阙也没有与北竞王打嘴仗的打算,手一挥,打掉了苍狼脸上的面具,真容一现,群臣哗然。

“是苍狼王子!苍狼王子啊!”

“苍狼王子没死,王储并没死啊!”

……

一浪浪骚动从广场中央朝四方扩散,撼天阙的话更是点燃了热议:“没错。你们尊贵的王子还活着,只是现在成了我的狗。”说话间,苍狼身上穿体铁链被拉紧,顿时鲜血流淌,苍狼痛苦惨呼出声。

“啊!王子!”

“可恶!快将王子放开!”

“竟敢这样辱蔑王储!该死!呀~”趁着军民激愤,女暴君、步霄霆、苏厉三人心怀鬼胎,连手攻上。但,转瞬之间,三人合攻之势接连瓦解,而撼天阙竟只动用了一只手。

“你们根本不值得我动手。对付你们,他们两人就足够了。”撼天阙不为所动,派出两名王族亲卫与女暴君等人缠斗。

北竞王一心两用,一边静观场上情势,一边留神铁骕求衣的意动。场上激战瞬息万变,忽然司空知命怒喝一声,一拳朝北竞王攻来。我下意识就要做出抵挡,却被北竞王先一步拉到了他身后。

“皇世经天·轮回劫,”北竞王伟岸的身形挡在了我面前,将我遮得严严实实,感受不到一丝拳风,我也看不到前面发生了什么,就听到他一声,“碎苍穹!”司空知命就狂喷着血飞了出去。

“王上。”我有些不知所措,忍不住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袍,既担忧又有些不满地轻唤了一声。我感觉自己的武力打个王族亲卫还是可以的,北竞王那反应让我很不爽,感觉他是下意识把我当不会武功的姚金池来保护。

竞日孤鸣没回头,负在身后的手轻轻握了握我的手后松开,然后对我的雪狼卫首领命令道:“护王后退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