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暗棋相争

 

“记不得的话,孤王可以再教你一遍。”昏黄的烛光透进纱幔,将一切都染成风月的色调。竞日孤鸣的怀抱比那入目的暖光还要醉人,温软的语声回荡在耳畔,牵引着神魂,“来,小雪,握住孤王。”我受他诱惑,伸手去握他的分身。

那硕大的性器入手烫热,外软内硬,还会在手中时不时微微弹翘,宛如活物。我忍不住专注地把玩起来,一手覆握,一手游抚,用指腹细致地摩挲那柔滑的表皮,感受肌肤下血管的脉动。我能听见北竞王低沉的呼吸声,我的抚弄让他难抑激动,情不自禁抱紧我,将头搭在我肩上,与我耳鬓厮磨,闭目享受阵阵袭涌的快意。

“好玩吗?”我正撸摸着那肉肉的小东西玩得高兴,就被北竞王咬着耳垂轻声问了这么一句。他婉转的声线在这种时刻听来,是莫名的色情。我不由得耳根发红,两颊发热。也不知是被他吻的,还是逗弄的,“孤王允你动口。”见我踌躇不动,他又撩拨道,“害羞了吗?上一次小雪可是舔得很起劲啊!孤王不让,你还闹来着。”

“我……”我羞急地转过头去,想要反驳北竞王的话,却不料自己的目光与他琥珀色的眼眸撞了个正着。那是一双带笑的眸子,是一汪笼着迷濛烟雨的温水潭,暖流之下深不见底,望进去就会被他的温柔所陷,沉困在潭底。

只是含笑一眼,我就着了魔,像只饥渴的野兽俯身舔吮起来。北竞王的粗长让我无法一口吞没,我只能勉强吞含他的龟头,用舌头来来回回地刮舔,感受着那种极富弹性的肉感。一时之间,浓烈的男性气味充塞满我的口鼻。我对此并不陌生,因为上一世小空就爱让我舔他,感觉北竞王也有此偏好。难道是这种姿势特别具臣服的意味,所以比较受帝王喜欢?

“小雪……”我一边浮想联翩,一边卖力地吞吐舔吮。我精湛的技艺就连擅长忍耐的北竞王也很快败下阵来,他开始意味不明地唤我,原本下意识抚摸我的手加大了爱抚的力道和幅度。摸着摸着,那只手就不怀好意地滑向臀峰之间,手指探入花穴捣弄起来。

我的世界顿时就被北竞王的手指扰弄得一塌糊涂。令人上瘾的舒爽感如花绽放,如潮荡漾,层层叠叠,将我的神智与身体侵蚀。我口中的含吮渐渐后继无力起来,细碎的呜咽声逸出唇来,带着几分不满与渴求。

“想要吗?”竞日孤鸣不等我作答,就翻身抬起我的臀,将自己的欲望挺入。

“啊~”熟悉的胀痛感从下身传来,伴随而来的还有那种欲死欲仙的快感冲击。我情不自禁扬声叫了出来。“呜呜~~”很快,就有一只大手捂住了我的嘴,将之后的呻吟全压了下去,与床榻的摇晃声混在了一片,像巫山巅的冽冽风啸,又像荒野里的哀哀狼嚎。

随着欲火的炽盛,北竞王在我体内的攻伐从温和转为暴烈。迅猛的高潮感解放了我的野性。我有些不耐自己叫不出声来,忍不住张嘴去咬捂嘴的手。牙齿才刚刮了北竞王手心一下,他就会意的松开,改捂为抠,将三根手指插入我口中,模拟着身下的交合抠弄起来。于是,我的呻吟又被他捣碎。我剩余的心神被他牵引,下意识地舔吮起口中的手指来。暧昧的水声在上下两处的口穴中滋然作响,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更是经久不衰。

“唉~感觉明天王后娘娘又要赖在床上不肯下地了。”在外殿值守的小牙听着内殿的疾风骤雨声,忍不住对着身边趴伏的飞英小声叹道,“可怜的飞英,自从王后娘娘入了宫,很多时候都不能陪你了。唉~苗王宫虽大,御花园虽美,但还是及不上从前的山林。小牙想家了,你想家吗?也不知王后娘娘想不想……”

 

“这半个月来,王后每日都在做什么?”御书房里,竞日孤鸣一边批阅奏折,一边漫不经心地问着御前躬身而立的大内总管。

“王后娘娘每日起身后,不是在御花园练功,就是在寝宫里研习棋谱和兵书。”

“兵书?”竞日孤鸣闻言,提笔的手顿了顿,莞尔一笑后,继续书写起来,“哈,她倒是爱看书。”

大内总管说完,察言观色了半天,见他不置可否,又开口说道:“除此之外,王后娘娘问过一回宫中事务。”

“哦?”竞日孤鸣饶有兴味地轻哦了一声,抬头看了大内总管一眼。

“不过,王后娘娘也只是随口问了几句,翻了翻文书账册,并没有接管之意。”这一眼让大内总管来了劲,不用再问,就把所有的细节都说了,“王后娘娘问的主要是宫中的财政和人事安排……王后娘娘还说,入宫之前,既往不咎。今后每月她都会查一次,若有徇私舞弊,重罚不饶。”对此,竞日孤鸣又是笑笑,并不置评。

他的不动声色让大内总管有些抓耳挠腮,总觉得自己没说出他想要听的,沉吟半晌,才又说道:“呃……王后娘娘的雪狼每日都会在王宫中走上一遍,据说这是狼巡视领地的习性。王后娘娘也时常跟着一起散步。不过,令小的疑惑不解的是,王后娘娘从不进兰花园,若雪狼入园,她就会等在外面。听闻王后娘娘入宫以来,只去过兰花园两次。”

“嗯?两次……”这个情况终于让竞日孤鸣搁笔沉吟起来,他知道两次之中有一次便是我撞见他自言自语那一回。

那次之后,我又找了个机会去逛了一回那传说中的诅咒花园。当然,我也没能感受出什么不对劲的风水。参观过后,这地方再美,我也是敬而远之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毕竟在这里面发生的剧情都不怎么好。我绝对不会选这地方来攻略北竞王,就算没有单箭头备胎诅咒,这也是情敌姚金池的领域。北竞王在这里随便看哪都能看到他和她的回忆。

我不去兰花园的原因,北竞王自然也不难想到。他依旧是不咸不淡地一笑,开口问道:“雪狼卫呢?孤王近来似乎未曾在宫中见到。”

“启禀王上,王后已将雪狼卫遣回寒胥王府了,只留一名在宫中护卫。”大内总管见他有一瞬的蹙眉,赶紧解释道,“先前,雪狼卫随身的群狼每日总在宫中四处逡巡,引得宫人们提心吊胆、惊恐不安,王后也嫌王宫对群狼太过拘束,所以……”

“知道了。”说话之间,竞日孤鸣批完了御案上最后一本奏折,轻轻合上,然后站起身来,看了一眼窗外的斜阳。

“王上,就快到晚膳时分了,是去王后那用膳吗?”大内总管本来要告退,见状便问道。

“不了,晚膳摆在兰花园,请王后前来。”竞日孤鸣望着天边渐渐绚丽起来的晚霞,意味不明地扬唇一笑,语带一丝促狭地补充道,“她若推辞,就说孤王邀她喝酒。”

 

“喝酒?哼,有酒喝本宫也不去!就说本宫身体不适,不宜喝酒,更不宜大晚上的出寝宫吹冷风。”我一手捻着一枚黑子,一手拿着本棋谱,目光在棋盘上来来回回地游移着,一边思索,一边很不耐烦地打发着来传话的宫人。

“王后娘娘~”小牙等人走了之后,就不解地问我道,“王上好意相邀,你为什么不去啊?你今天不还嚷嚷着好想喝酒吗?”

“因为主权不容侵犯,你明白吗?”我被接二连三打断思路,只好放下棋子,稍作休息,对小牙解释道,“其他地方都可以,就是不归路我也去得,但是这个兰花园偏偏去不得。”

“啊?”小牙听得更糊涂了。

我挥手屏退了其他宫女,才开口继续说道:“小牙,王上心中早已有人。一个陪了他十年,贴心照料他十年让他心中有愧的美人。”

“啊!”小牙震惊得张大了嘴。

“兰花园你和我逛过一回,你还说那里的花长得很好很美,你可知栽花之人是谁?”

“难道是……”小牙很机灵,很快就明白过来。

“没错。就是她精心栽培的。兰花园是王上最爱去的地方,那里满是他们的回忆。”

“回忆?王后娘娘说的那个人难道不在宫中?”小牙紧张地问道,“她是谁?”

“她自然不在宫中,否则,你也不会毫不知情。”我并不想对小牙说太多,也不愿提起情敌之事,仍旧是采取鸵鸟政策,“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兰花园我是打死也不会去的,我不容许自己被拿来比较。”而且,我也比不过啊~唉~

“王后娘娘,奴家明白了。”小牙很贴心地没再多问,而是转换了话题,“那今天晚膳我们自己吃。我可是让人准备了王后娘娘最爱吃的羊肉手抓饭!”

“嗯,好啊!难得王上不在,我也不用再顾忌吃相了!”我伸了个懒腰,兴高采烈地说道,“啊~还是单身好啊~”

“王后娘娘,吃相还是要的。”小牙忍不住又劝诫起我来。

“其实不是我的问题啊,是王上太优雅了,我压力好大~”

就在我与小牙笑闹着吃晚饭时,兰花园里,竞日孤鸣对着一桌精致的菜肴默然独坐,只是手握玉觞,沾唇浅尝,碰也不碰一下碗筷。他正望着园中的繁花出神,偶尔看一眼身旁空荡荡的坐席。

“王上,菜都凉了。”冰心走上前来小声劝道。

“再去请王后。”竞日孤鸣又看了一眼无人的旁座,轻叹一声说道。

两刻钟后,去传话的宫人就回来复命了:“王后娘娘说她晚膳前后,就觉胸闷气短,口中发涩,还伴有心悸,实在过不来。”

“哈,胸闷气短?口中发涩?伴有心悸?”竞日孤鸣闻言笑了,“倒是将吃醋形容得淋漓尽致。”笑完,他又静坐原地,喝了几口酒,看向空座的次数渐渐变多了。最终,他无奈一笑,站起身来朝外走,低声喃喃自语道,“想不到短短半月,小王就已习惯了你。”

 

北竞王来时,我和小牙正在庭院里玩掷壶,飞英被我指挥着去咬夺小牙投出的箭。“飞英,快咬快咬!哈哈哈哈~干得漂亮!”

“啊!王后娘娘,你耍赖!刚才不算数,奴家得再投一支。”小牙举起箭,准备要投时,眼角余光瞥见有人从宫门那边过来。她其实一直留意着宫门的动向,随时做好迎接王驾的准备,“啊!王上来了!”

我听到惊呼,连忙转身看去,便见北竞王正笑吟吟地缓步朝我走来。“王上!”我顿时眉开眼笑,大喊了一声,冲过去就是一个虎扑,将人抱住,然后就是习惯性在他的大氅毛领上蹭来蹭去。

“小雪不是说身体不适吗?怎么不在屋中好好休养?”竞日孤鸣笑眼弯弯,语调温柔,但捏我脸的手却比平时要重了许多,疼得我紧蹙秀眉,哎哟哎哟地直叫唤。

“哎~哎哟哟~王上~呜呜呜~疼!”我连忙松开拥抱,用双手去抢救自己的脸蛋,“我一见了王上,就身心舒畅,什么毛病都没有了!王上~呜呜呜~饶命~”

北竞王揉捏了我的脸好一会,看过了我各种滑稽的表情之后,才松手笑道:“小雪,你了解欺骗孤王的代价吗?”

“我哪敢啊!小雪一向以诚……咳,小雪的确是胸闷气短,口中发涩,外加心悸。这种毛病的确是见了王上就会痊愈。王上明明知晓的。”我差一点脱口就把温皇的口头禅给说出来了,还好及时打住,北竞王对温皇还不算熟,应该没听出端倪。

竞日孤鸣拉着我的手,走往殿内落座,边走边与我打着机锋:“你是王后。”

“但兰花园没我的位置。”

“小雪曾言,会一直陪着孤王。”

“我有在陪着啊,只要王上想见就能见到,若不想见,我也一直都在,不曾离开。”

“孤王再三相邀,你没有来。”

“因为离开兰花园之时,才是王上真心想见我之时。”

“你……”这算是我第一次与北竞王斗嘴。他温软的性情遇上我这种胡搅蛮缠的,便愈发显得有些口拙。

“王上,这个可香了,你尝尝!”我趁他语塞之际,随手抄起桌上的糕点往他口中一送,装作一脸讨好的模样。

“小雪!”竞日孤鸣被我闹得又好气又好笑。他这会忽然有胃口进食了,细嚼慢咽下口中的糕点,才唤人传膳。今晚的羊肉手抓饭很香,我忍不住又跟着他吃了一顿。连我自己也没察觉,之前跟小牙吃的时候,我其实吃得并不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