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秘辛

 

“唉~”我没精打采地趴在桌面上,拿着一枚黑子敲打着棋盘,唉声叹气。

“王后娘娘,”小牙在一旁小心翼翼试探道,“身体不适就不要勉强了吧?”

“除了睡觉和下棋之外,我现在还能做什么?”我郁闷地将手里的棋子往棋笥里一摔,恨声道,“竞日孤鸣他辣手摧花!”小牙闻言,忙侧过身去捂嘴偷笑。我斜了她一眼,不满道,“你在那笑个什么劲?我都被欺负惨了,你还笑!你知道他昨晚有多生猛吗?简直不给人活路!就没见过比他还持久的……”

“嘘!王后娘娘!”小牙见我大有喋喋不休之势,立即示意我小声一些,还左右看了看,确认没有其他人在近旁,能听得到我的抱怨,“王上会在床上惩罚王后娘娘,还不是王后娘娘自找的,好好的非要跟王上置气。”

“是他好端端地先来试探我,哪里用晚膳不行,明知我不去兰花园,非要将宴席摆在那。”我冷哼一声,反驳道,“哼,我怎么可能会过去!我也是有尊严的!”

“是是是。王后娘娘威武,逼得王上妥协。可见王上心里还是有你的……”小牙还想再说什么,宫外就传来喧哗声,似乎有什么大事发生,乱作了一团。我有些好奇,起身就往外走,小牙赶紧跟了上来,飞英也一声不响地尾随而来。

原来是魔世的空之军势跑来袭扰苗王宫,索要幽灵魔刀。等我赶到宫外时,北竞王已经到了,立在那气定神闲地看着场中的战斗:“姚明月,妳保留太久,该在孤王的面前,表现一点实力了。”

“呵~遵命,呀~”女暴君媚笑一声,长鞭女刑翻飞,灿若矫龙,殁神翼攻势虽快,却难以近身。

“王后乖乖呆着,不准出手。”北竞王很快就注意到我的到来,将我拉到他身后,不等我开口,就轻声命令道。

“哦。”我闷闷地应了一声,老老实实地围观看戏。我自觉并非好战分子,但我近来确实手痒,练皇世经天已有半月,一直没机会实战试招。

“要你命啰~哈~”这片刻的功夫,女暴君被殁神翼成功近身,神色却是不慌,反而轻笑一声,绝招即将出手。

突然,站在我前面的北竞王动了,身影看着徐缓,其实速度极快,眨眼就到了女暴君和殁神翼之间,轻描淡写地挡住两人正在激烈交战的兵器。

“王上?”女暴君有些讶异他的出手制止。

“放手,呀~”殁神翼自然不会束手就擒,一掌攻向他。

“够了。”竞日孤鸣双手优雅地稍微一转,殁神翼就被一股雄力击飞出去,“停战吧!你轻军深入敌军重地,若是侵略,不是轻敌便是无谋,若非侵略,必有他图。”

“哼~”殁神翼倨傲地抹去嘴角的呕红,一挥手,空之军势快速退回。双方停战。

“说吧!你有何目的?”竞日孤鸣扫了一眼遍地的苗兵尸体,不动声色地问。

“交出幽灵魔刀,投降之日,帝尊可以容你做一只豢兽。”

豢兽?也许是身临其境地围观,让早已熟知剧情的我多了一种新奇感,开始留意之前没有在意过的对话。我听了殁神翼的话后,就忍不住看向了北竞王,情不自禁脑补了一下帝鬼饲养小熊猫的画面,然后莫名又萌又雷。接着,我又下意识地把替换成下一任帝尊,小空和北竞王,还是很不和谐啊!

“王后娘娘~”大概是我的神情有些古怪,小牙悄悄扯了扯我的衣袖,轻声说道,“那些就是魔吗?奇形怪状的,好可怕啊!王后娘娘,你怕吗?”

我摇了摇头,继续看场中发展。几句话后,殁神翼率空之军势退离。女暴君不甘地问道:“王上,就这样让他离开吗?”

步霄霆则是担忧地说道:“单是一名魔将,就为我们带来这样的伤亡。王上,魔世的实力不可轻视,放走一名,就是一大威胁啊。”

“他轻犯王宫,已经踏入死局。孤王大可杀他,也应该杀他,但为何孤王不要杀他?为什么呢?”竞日孤鸣不答,笑着反问反道。

“难道王上想与魔世合作?”

“女暴君,妳在武力上的实力已经展露了,但在智力上,孤王很不愿意见到妳一再的自曝其短。若不是隐忧在前,孤王只会协助中原对抗魔世,还会蠢的与虎谋皮?”

女暴君闻言一愣,下意识说道:“幽灵魔刀已经交给大祭司,大祭司正在帮助中原对抗魔世,王上想让魔世与中原两败俱伤?”

“女暴君,”竞日孤鸣负手转身离去,边走边留下话来,“别再胡思乱想,照命令行事即可。”经过我身边时,他看了我一眼。我立即会意,与他并行回宫。他今日的笑容有些淡,话语也多了几分威严,“王后,你不该出宫的。”

“我……”我本想争辩,但看了一眼身后跟随着的女暴君和步霄霆,就没再多言,乖乖地回了自己寝宫。

 

华灯初上时,竞日孤鸣一如既往地来了,依旧是满面春风,眉眼带笑。但我却知道,如今的政局并不妙,苗疆的内战即将开启,旁边还有魔世在虎视眈眈。

“王上!”我一见他来,立即撅起嘴来,冲过去一把抱住,揪着他大氅上的绒毛,忿忿然地嚷道,“是不是小雪以后都不能出手,不能帮忙?就因为我是王后?!”

“有孤王在,当然轮不到你。”他轻抚我的头,温声软语地给我顺毛,“孤王知道小雪很厉害。”

“哼,再厉害又有什么用?我真是羡慕女暴君!”我意难平地说着,松开拥抱,转身往棋盘旁一坐。

“她是臣,你是主。你羡慕她?”竞日孤鸣好笑地走过来,坐到棋盘另一边,开始与我日常对弈。

“论样貌,她是苗疆第一美人;论实力,她是天下第一鞭;论出身,她虽不是王室旁系,但也足够高贵。”我一边摆下北竞王相让的十子,一边长篇大论道,“王上,小雪若不是你的王后,而是你的臣下,未必能得到和女暴君一样的器重。”话说到此,我突然想起一个疑问,就停下落子的动作,盯着北竞王好奇地问道,“对了,说起来,王上当初是怎么收服女暴君的?我记得先王对女暴君也很重用啊。”

竞日孤鸣对我的问题笑而不语,见棋盘上十子已落,便捻了颗白子正要下,就被我一把抓住手,“王上!回答我的问题啊!”

“这个问题的答案,小雪不会想听。”

“我为什么不会想听?我明明就很想知道啊!”我对北竞王的话十分不解,不过,在北竞王白子落下之时,我猛然醒悟过来,震惊地站起身,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北竞王,“啊!难道……王上你……”

我没想到,自己随口一问,竟然就问出了一个正剧没演、很多时候也被忽略的秘辛。女暴君果然跟北竞王有一腿!因为姚金池的关系,女暴君或多或少都会与北竞王有碰面的机会。而北竞王必然展示了足够的实力,才能收用女暴君。这个过程必须进行得足够隐秘,而且就算被发现也不会暴露真正的野心。没有比在床上深谈更好的方式了。就算被人撞见,以女暴君的黄暴和北竞王的俊美,不会让人生出别的想法来。

“好快的反应。”竞日孤鸣微笑着抬头看向我,那玩味的笑容莫名多了几分邪魅,“小雪比孤王预想的还要聪慧。”

“我觉得还是笨点好。傻人有傻福啊!我根本就不想明白啊!”我崩溃地摸了摸自己的胸,“我的胸没她的大。”我又摸了摸自己的脸,“我也没她美艳妩媚。”我踉踉跄跄地离开棋桌,跑去往床上一躺,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有气无力地说,“我应该还打不过她!啊~我感觉自己猝不及防就受到了致命伤害。生无可恋啊~”

“小雪。”面对我突如其来地抓狂,北竞王有些无奈,走过来坐在床边轻抚我,笑着哄我道,“王后!只是一次而已,你也要计较?”

“以王上的魅力,一次还不够吗?”我唰地坐起身来,瞪着他嗔怪道,“但凡是个正常的女人,一次就可让她死心塌地、心悦臣服了。”说完,我又躺了回去,在床上滚来滚去,嗷嗷直叫,“女暴君还能带兵打仗,大杀四方,啊~好不甘心啊!人比人就是气人啊~啊——啊——啊——”

“小雪,”竞日孤鸣见状,又好气又好笑,“你到底是在艳羡,还是在吃醋?”

“当然是吃醋!我现在已经酸成一颗柠檬了!”我捶着床,气鼓鼓地回道。

“小雪,难道对孤王的每一个女人,你都要这样计较吗?”

“啊?!还有谁?”我闻言真的惊了,停下抓狂,睁大眼睛看向北竞王。

竞日孤鸣笑而不语,一旁的小牙怯怯地嘀咕了一句:“就连咱们王府里的启蒙宫女都不只一人……”

“你!”我恍然大悟,瞪了小牙一眼,怪她多嘴提醒我,然后直接闭眼瘫在床上装死,“啊!我死了!”

这一回,我是真的不爽到了极点。我之前怎么就没意识到这一点呢?北竞王过去是以闲散王爷的形象示人,沉溺于美酒玩物,流连风月不足为奇。我明明亲身体验过他的技术,竟然还不愿相信。说起来,同为王爷,连千雪那种不爱风月的,都被藏镜人嘲私生活不检点了。这王室中的男人们,成年之后有谁还懵懂无知呢?

这么一想,我顿觉小空才是帝王中的异类,上一世,他只有我一个女人,连初吻也给了我。我起初还不想接受他,真是太不知好歹了!

“小雪~”竞日孤鸣笑着来唤我,轻轻推我,见我依旧挺尸,便开始在我身上揉捏,他知道我的敏感地带,只一下就让我酥痒难耐,浑身轻颤。我继续闭眼不吭声,身体蜷成一团,尽量缩小能被攻击到的地方,但袭扰的手总让我不得安宁,从各种刁钻的角度挠我的痒,逼得我睁开眼来出手抵挡。

“王上!你又欺负我!”我先是和北竞王双手肉搏了好一阵,发现自己被压制得厉害,忍不住恼怒道。

“嗯,孤王的王后又活过来了。”竞日孤鸣轻捏着我的脸,满意地笑道,“还生龙活虎的。”

“哼!王上看招!星辰变·暴雪千杀!喝~”我十指成爪,来势汹汹地朝他抓了过去。

竞日孤鸣气定神闲地松了捏我脸的手,身体翩然一侧,避开我的第一爪,在我第二爪攻来时,轻捏我的手腕一转,我伸出去的手就不受控地顺着力道打在了我另一只攻来的手上。我不得不半途变招,改变了进攻轨迹。而他的另一手却早就等在了中途,快如闪电地切在我的手腕上,又是一个轻推翻转,我的上身都被这力道带得稍稍偏转。

“星辰变·狼影回空!”我转掌轻拍在床,借力飞身而起,再度向北竞王发起强袭。他双掌画圆,轻描淡写地化去我的冲劲,我早有所料,顺势撤爪,一肩头全力撞在他身上,将原本坐在床边的他撞出床去。然而,我这出其不意的一撞也只让他起身退了一步,捉住我的手臂,带着我就是一个翩然转身,将我冲力尽泄的同时,也抱住了我,将我禁锢在怀中。

我双爪狂舞,想要攻得北竞王松开怀抱,他却是稳如泰山,难以撼动,一手接招,另一手很故意地按在我的酥胸上,甚至还趁我不备,飞快地在我的脸颊上亲一下。“你吃我豆腐!”我被挑逗得很是气恼,攻势再变,也想要寻机亲他一口。结果他总在我快要得逞时,好整以暇地用手挡住了我的狼吻,我连番快攻,都吻在了他的掌心上,我简直要气死了。

我们就这样从床上打到床下,从殿内打到殿外,直打到小牙在一旁问要不要传晚膳时,我才气呼呼地收手:“先中场休息,等我吃饱了再战!”

“小雪,你的气还没消吗?你明知打不过孤王。”

“我知道啊,所以,王上就不能让我一下吗?”

“陪你打了许久,你还要孤王如何相让?”

“根本就没让好吗?你一直在欺负我,不但袭胸,还偷亲。我一定要亲回来!”我忿忿地说着,完全没注意一旁的小牙一脸没眼看我的表情,其他宫女更是个个绷着脸,不敢流露出些许表情。

“咳。”竞日孤鸣早就察觉到周围人对我的侧目,轻咳一声,笑道,“好。孤王今夜定随你意。”

“哼!”我虽得了应诺,却还是难以消气,吃饭的时候,瞅准机会,从北竞王筷子上叼走几块肉后,才总算心满意足。

“小雪想要,孤王可以喂你。”几次之后,竞日孤鸣就挑了一块我爱吃的肉送到我嘴边,笑道。

“不要!就是要跟王上抢,这样吃着才特别香。”我偏过头去,继续自顾自地吃着,很不给他面子。

“哈。”竞日孤鸣轻笑一声,将肉放进自己口中,就在我以为他会自己吃的时候,他突然扯过我去,扳着我的下巴,以嘴相喂。我只乖乖接受投喂,吃了那块肉。

“王上,我错了。咱们能不能正常吃个饭?”咽下口中的美味,我很干脆地投降了。这大概是我从默苍离那学到的教训,没事别跟智者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