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大市集

 

“大市集?什么大市集啊?”寝宫里,我对着棋谱摆着棋局,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就是苗疆一年一度的那个大市集啊!还能有哪个大市集?”小牙见状,忍不住上来拉住我的手,等我注意力转到她身上后,才继续说道,“王后娘娘,你以往不是最期待大市集的吗?怎么入宫之后像变了个人似的。”

“呃……哦,大市集啊。”我装作恍然大悟,打哈哈道。

天知道大市集是个什么鬼东西,又关我什么事,反正我现在是王后,也不能随便出宫。我正想以此为借口将这个话题打发了,谁知小牙又道:“王后娘娘,你是不是忘了?今年的大市集可是雪狼一族承办的。现在苗疆边界多处遭受袭扰,烽火连天。各种战报搅得人心惶惶。很多部落都在等着看我们雪狼一族的笑话呢!小牙真担心,今年的大市集若有差池,不但我们雪狼一族,就连同王上的颜面也会尽失。”

这么严重?!我暗自吃了一惊,强作镇定地说道:“说得也是。小牙,你先把大市集的举办流程详细介绍一下。”小牙奇怪地看向我,我忙解释道,“过去只顾着玩,根本没在意这些。现在不同了,不管过去知道的还是不知道的,统统都要梳理一遍。如此一来,我才能结合现今状况,去筹办今年的大市集。”

“哦。王后娘娘说得在理。”小牙点点头,她并没有自己介绍,而是找来了往年承办大市集的官员前来解说。

早在苗疆大一统之前,各部落之间就已经有了定期聚会,以物易物、互通有无的习惯。太祖称霸之后,为了加强对各部落的统御和维持苗疆的繁荣强盛,便定下了一年举办一次大市集的章程。大市集通常在七、八月苗疆水草丰茂、牲畜肥壮、秋高气爽的黄金季节举办,会场设在苗王宫百里之外的原野上,为期半月。

会场设为交易区,竞技区与游乐区。其中,交易区占地最大,不但有各部落专属摊位,还开放有个人摊位。不仅仅是苗疆子民,就连外境人士也可以前来摆摊做生意。竞技区,顾名思义,就是各部落进行切磋较量的地方,每次大市集都会有王室牵头举办的几个竞赛,奖励出色的部落和勇士。除此之外,其他部落也有资格自掏腰包自设赛事。通常,竞技区比交易区更引人瞩目。数代苗疆传奇勇士都是在大市集中脱颖而出,为人所知的。而游乐区则是老幼妇孺以及年轻男女喜欢去的地方,有些类似中原的庙会。在游乐区摆摊的多是卖吃食、小玩意、小宠物和首饰一类。表演的舞台也设在这一区,每晚都会有各部落献上的表演。

表面上,大市集只是一个集贸易与娱乐于一体的盛会,实际上,大市集是各部落展现实力,明争暗斗,重新划分政治权益的聚会。这有些像奥运会,苗疆王室就是奥运会委员会,负责监管,各部落就是承办每届奥运会的各国。大市集的安全与秩序由王室与承办部落共同维持。若承办方不强,会受到别的部落挑衅滋扰。若王室不强,不足以镇压各部落,局面会更加危险。因为来参与大市集的各部落都在会场四周驻扎,也就是说,会场是圆心,各部落的驻扎地大致围成一个圆,包括苗王宫也处在这个圆上。

由于苗疆王室一惯强势,各部落乖驯,大市集这一显而易见的危机就从来不存在。现在,苗疆局势动荡,各部落也难免蠢蠢欲动,虽然不至于真敢在大市集上对王室下手,但是让王室颜面扫地的事他们还是敢干的。正好,雪狼一族也是王室旁支。

我听着听着,突然就想起来了,原来剧里撼天阙的回忆中,颢穹就曾邀请过希妲去大市集。我一拍大腿,下意识说道:“原来是这个大市集啊!我就说我怎么好像有那么一点印象。”感受到小牙投来的奇怪目光,我连忙掩饰地对已经说得口干舌燥的官员说道,“本宫大致明白了,你先退下吧。”

那名官员刚告退离去,寒胥王就来求见。我知道老爹肯定是为了大市集的事而来,站起身来,迎上前去,刚想安慰神色凝重的老爹,他却抢先开口问道:“王上近来有没有透出什么口风?”

“啊?”我被问得莫名其妙。

“唉~”老爹见我一副状态外的模样,叹了口气,从头说起,“魈族、乱云崖、血雏岭、华阴门、天漠牧民的事,你应该有所耳闻吧。对付撼天阙,王上有信心吗?”

“王上自然有法子对付撼天阙。难道父王对王上没信心?”我开始有些搞不懂这便宜老爹的想法了,不是他看好北竞王,才会想要联姻的吗?现在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与其提心吊胆,不如相信到底。

“唉,你太小了,不知道当年的事,不知道撼天阙的厉害啊!”老爹又重重叹了口气,“就连王上当时,也只有九岁。恐怕连他也不能真正体会战场上的撼天阙是怎样的存在。”

“或许如父王所言。但,撼天阙已经老了。而王上也不是轻敌之人,他的谋算,就算不是天下无敌,也绝对是撼天阙不能相抗的。”我的话说锝平静淡然,但却透出笃定的意味。

老爹闻言,只能苦笑摇头:“雪儿啊,看来你终究是将真心给了王上。自信不是坏事,就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啊!”

我勒个去,这话听着不太对啊!我忍不住侧目便宜老爹,什么叫我终究是将真心给了北竞王,你难道见势不妙还想反水不成?

老爹见我满脸疑问地看着他,便拉过我的手轻拍着,语重心长道:“雪儿啊,我们雪狼一族经营至今,也有两百多年,早已在苗疆根深蒂固。苗王换谁来当,就是不姓孤鸣,也都威胁不了我们雪狼一族。如今情势,本王身为雪狼一族的族长并不担忧。唉~”

“不是说不担忧吗?父王怎么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在叹大气。”

“父王担忧的是你啊,傻雪儿!”

“我?”

“你想想,若是王上失位,你这个王后要如何自处?父王自然能保下你的命,还能让你改嫁他人。但,现在看你这样,只怕是不会走父王为你安排好的后路了。”

“诶?我还有后路?”我简直惊呆了,这便宜老爹的话根本就像在是说你攻略游戏打不过没关系,有爹给你复活重来。

“当然!你是我寒胥王唯一的女儿!有本王在的一天,谁都别想动你!”

“哇!父王威武霸气!”我发现这位便宜老爹是比别忘川还要宝藏的NPC啊!我忍不住悄声问道,“父王,你安排的改嫁对象是谁啊?事先透露一下吧。”

老爹说了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名,是一个从未与我见过面的贵族妖道角。老爹见我询问改嫁对象,以为我有所意动,连忙又说道:“雪儿啊,父王特意前来与你说这些事,只是希望你能有个心理准备,别遇事采取极端,要懂得保全自己。其他的,你不要多想。”

“放心吧,我才不会多想呢。撼天阙必败无疑。父王要不要和我打个赌啊?”

“你这死丫头,这种事是可以拿来下注的吗?”老爹没好气地数落我。

我们父女俩正说着话,北竞王就过来了。我有些诧异,迎上去道:“王上今日怎么过来得这么早?”

“听闻寒胥王入宫,孤王自当相陪。”竞日孤鸣笑吟吟地看向老爹。

“王上有心了。”

“大市集的筹办若有困难,但说无妨。”

“请王上放心,雪狼一族也不是第一次承办大市集了。”

“王上,父王,大市集交给我来办。”我一句话,让北竞王和老爹都是一怔,转头看向我。

“雪儿,不得胡闹。”老爹先出声斥责道。

“我没胡闹,我出身雪狼一族,又是王后,试问还有谁比我的身份更适合?”

“从小到大你就只会吃喝玩乐,王府的事你何曾管过一二。这大市集关系重大,不能任你胡来。”

“我是不曾管过事,非是不能而是不为也。以前有那么多好玩的,谁有空去管这些,现在我没得玩了,便想管一管了。”

“宫里的事还不够你管吗?”

“你女儿我有大才,区区宫中事,哪里够我消遣啊!”我很臭屁地说道。

“你……”老爹被我顶撞得有些气结。

我见说服不了老爹,就转向北竞王摇晃着他的手,嘟嘴撒娇道:“王上~王上觉得呢?小雪真如父王所言那般不堪吗?”

“既然王后有心,那便交由王后全权指挥大市集的筹办吧。”北竞王说话时,看了老爹一眼,这一眼看得还想张嘴反对的老爹顿时就不说话了。

“多谢王上!”我欢呼一声,然后转身去吩咐宫人摆设今晚的家宴了。

“唉~王上将她宠得越发骄纵了。”老爹看着我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感叹道。

“孤王答应过的事,自然不会辜负。小雪深得孤王欢心,寒胥王不必挂虑。”

用晚膳的时候,我得意地给老爹展示了雪月爪,老爹夸赞了几句,却突然对我提道:“雪狼卫还是留在你身边比较好。父王这次全都给你带来了。”

“啊?别把他们留在我这。我在宫里又没什么危险,雪狼卫跟着我无事可做,小狼们更是憋屈可怜。他们可是我的爪牙,这样会养废的。”

“那也不能留在王府里,离你太远,一旦有事,远水救不了近火。”老爹见我又不听话,当着北竞王的面,很多话又不能明说,只好吹胡子瞪眼地斥责我道,“你不放在宫里,放在王宫附近也好啊。自己的人不自己养,还要父王帮你养?”

“哦。好吧。”我想起自己也该暗中安排一下以后的隐居生活了。算算时间,还有一年可以慢慢准备,做得天衣无缝。正好派雪狼卫去处理。

晚膳过后,老爹要走,我有些舍不得,拉着他说道:“父王,急什么,陪女儿下一盘棋再走吧。”

“下棋?你会下棋?”老爹有些震惊。

“王上教我的。我其实已经很厉害了,只是总下不过王上,所以,我就想赢父王一局两局。”

“死丫头,竟敢跑你父王这来找自信心了!”老爹用指头点着我的额头,没好气地说道,“不下不下,本王回府还有事。”

我送走老爹后,一回头,看见北竞王依旧在那忍俊不禁,就过去抱着他说道:“王上,小雪终于能为你分忧了。你就等着看吧,我一定会将大市集搞得有声有色,成为传说级别的盛会。我会让所有人都知道,如今的动荡对苗疆根本造成不了分毫影响。”

“孤王相信你。”竞日孤鸣轻抚我的脸,微笑道。

 

数日后,宫中一处偏僻的房间里,竞日孤鸣独坐桌前,望着桌上的两个酒壶出神。战兵卫心事重重地从外进入,见状一愣。竞日孤鸣没回头,只是淡淡说道:“这是你的房间,一如既往,不用拘谨。自由行动吧。”战兵卫颔首,将配刀挂在墙上,才过来坐到了他对面。

“我知道你去了哪里?自先王后死后,每一年你都会失踪一天。”竞日孤鸣拿起酒壶,开始给战兵卫倒茶,“多谢你这数十年来,对小王的保护。”见战兵卫摇头,他又轻笑道,“这是茶。喝酒需要酒伴,小王知道,你很多年没喝酒了。”

这一次,战兵卫点头,举杯喝了一口。竞日孤鸣在一旁心绪莫名地注视着,缓缓问道:“你在那个地方看到他了吧。”等对方点了头,他又道,“小王知道很多话你讲不出,你也决定放弃辩驳。这数十年来,你倾听小王的话语,每当我失落、犹豫、大喜大悲,只有你能让小王倾诉。这张戴了三十年的面具,你是天下间唯一知晓面具下真实面容的人。看着小王进行的一切,始终保持着旁观者的身份,坚决守着你脸上龙黥的誓言。小王感谢你。”

他一边说着,一边给自己倒茶,语气平淡,仿佛在说别人的事:“金池陪了小王十几年,苍狼是我自小看大,别怪小王将他教得如此纯善,其实他遗传的本质本来就更接近先王后。”喝下一口茶,平淡的语气中似乎也不经意地染上了几分苦涩,“千雪~他真是趣味的人,捉弄他,看着他急迫又气恼的神色,总能让小王开怀。现在想想,小王继位之后,也只有小雪能逗小王开心,只是每次笑时,就不免怀念起小千雪~他们还真是像……”

停顿片刻之后,竞日孤鸣仿佛回过神来,又开口说道:“小王还有你可以倾诉,但是你却无人可以倾诉,只是你的千言万语,撼天阙或者还不能理解,但小王理解,因为小王是亲眼看着这一切发生。”他继续倒茶,与战兵卫共饮,“该来的避不过,正如小王一般。到了最后,你仍然要有取舍。当年你作下决定,而今仍要作下决定。撼天阙引起的动荡跟内乱,小王可以处理,撼天阙本人与你,仍是你自己的问题。”

这时,门外突然有人敲门,女暴君的声音响起:“王上。”

“怎样?”

“默苍离有信传来。”

“又想小王我替他办事了吧。我知道他要什么,退下吧。”

“是!”

原来的气氛似乎被打破,竞日孤鸣也没有继续再谈心,而是伸手按住桌上另一个酒壶说道:“这壶是酒,你会需要他,留给你,也留给撼天阙。”话罢,他起身向外走去,“小王仍要提醒你,撼天阙所要的不是王位,而是毁灭。”

在战兵卫的目送下,竞日孤鸣出了房间,背影落寞。一路走出很远,他才停下脚步,回首望了一眼身后灯火黯淡的房屋,重重叹息一声后,他又看向了远处灯火通明的王后寝宫,喃喃自语:“小雪……如今只有你一心一意对小王了吗?十年之后,你还会在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