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日久生情

 

竞日孤鸣悄然驾临时,我正在专心致志地埋首文书之中。筹办大市集其实并不难,只是事务繁琐而已,一不小心就容易思虑不周,一处疏忽就会导致其他环节受到影响,问题就会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多。这还只是在因循守旧,按照以往的方式筹办大市集的情况。我要搞的大市集,绝对是空前绝后的。除了总负责人一职外,我现在还相当于大市集开幕式总导演。很多现代舞台效果在古代要实现困难重重,但是只要花心思找替代品,弄出一半的效果,就足以震撼古人了。

小牙陪在我身边,不时地给我添灯加烛,端茶送水。她也没发现北竞王的到来。飞英自然是第一个察觉的,在北竞王止步在殿门外时,就起身小跑了过去,用身体蹭着他的腿,围着他转了几圈,算是打招呼。飞英的走动引起了小牙的注意,她看不懂我的筹划,正有些百无聊赖,见一直懒洋洋趴着的飞英忽然动了,目光就不由自主跟了过去,便看到北竞王微笑着俯身摸了摸飞英的头。还没来得及反应,北竞王就看了过来,抬手示意她噤声,并示意她过去。

小牙转头看了看我,我依旧心无旁骛,完全不知晓身旁发生的事情。她便悄悄地走了出去,出到殿门外对着北竞王行礼:“王上。”

“王后这几日一直如此?”

“是。自从负责筹办大市集之后,王后娘娘连每日的习武都荒废了,这还是从来未有过的。若不是奴家劝着,王后娘娘她简直要废寝忘食了。”

“难为她了。可有怨言?”

“没有。奴家实在不懂,王后娘娘似乎乐在其中,每日都很兴奋的样子。”

竞日孤鸣望着殿中正苦思冥想的我,莞尔一笑,他的笑容顿时灿烂了这静谧的夜色,天空中星月也因他这一笑沾染了明媚的暖色,不再清冷遥远,变成了垂坠枝头的果实,供人采摘,吃下去,便是脆甜可口,唇齿流香。

小牙站在近旁,微低着头回话,需要眼神上瞟,才能看得到北竞王的侧颜。她本想察言观色,一抬眼蓦然窥见他的笑,顿时就愣怔出神了。只听见北竞王又轻声问道:“可有麻烦?可有人刁难,从中作梗?”

“呃……”小牙一个激灵回神,支吾着不知该如何作答。

“那就是有了。”竞日孤鸣不得小牙想好措辞,就下了论断。问话中,他的目光一直落在我身上,看着我时而蹙眉沉吟,时而奋笔疾书,时而翻找文书。

当我开始下意识把毛笔当圆珠笔拿在手里飞转时,他下意识想要赶去阻止,踏出一步后才回神不动。小牙也看到了,冲出去时慢了一步,不过因为竞日孤鸣的停步,她越了过去,赶在我转笔第二圈时,按住了我的手:“王后娘娘,你又转笔了!”

“哦。”毛笔被夺,我稍微分了下神,顺手拿起案上替代品——一根圆珠笔形状的小木棍转了起来,继续思考自己的问题。

转笔是我做学生时就养成的习惯,仿佛不转思路就不顺畅一样。穿越到金光的世界里,用的是毛笔,很不习惯。虽说杏花那一世我也常写东西,但没遇上需要我一边写一边冥思苦想的情况,我就很幸运地没转过笔。这一世,一个不注意,第一次转笔就弄出墨汁飞甩、满殿泼墨的盛大场面,闹得我宫里的人全都不得安生,清理了好久。

我事后无比的庆幸当冥医时我没转过笔,不然还得我自己去清理,我甚至能想象默苍离看我的眼神,也不知道他会不会钜子舌说我。反正,蠢货两字肯定是被骂定了。习惯这种东西不好改,我只能命人做了替代物,好在有小牙一直陪着,只要我一出现转笔的架势,她就会迅速夺走毛笔,给我换木棍。

没曾想,小牙被北竞王召去问话的这一会工夫,我又习惯性转笔了。还好小牙及时赶到,墨水没甩出许多。对于这种经常性意外,我也不在意了,自顾自地转着木棍,想得出神,丝毫没被缓步走近的北竞王惊动。

竞日孤鸣饶有兴味地看了一阵我的转笔表演,才走到书案后,坐在了我身边。熟悉的沉香扑鼻而来,我这才回过神,看向身边来人:“王上?你来了。”说着,我丢了手里的木棍,直接往他怀里一倒,摸着他的大氅绒毛,又开始用脸在上面蹭来蹭去,“王上用过晚膳了吗?”

“嗯。该就寝了。”

“诶?这么早就睡吗?”

“已经不早了。你看看你,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竞日孤鸣就寝两字一出口,宫女们就自动围上来,解大氅的解大氅,卸发簪的卸发簪,手脚麻利。几句话的工夫,我就已经被松散了头发,只剩一身亵衣。竞日孤鸣也一身珠宝华服尽去,抱起我去了床上。

“可是我还没……”我搂着北竞王,舒服得不想动弹,嘴上却是不甘心地小声抗议起来,话没说完,就被他的热吻堵封了口。

竞日孤鸣压着我,在我唇齿间搜刮尽了芳泽之后,才松了吻,笑问道:“是何事让孤王的王后如此劳心费神?”

“王上,你不准插手!”我听出他弦外之意,睁开眼急道,“说好为你分忧的,你若过问岂不就表明我无能了!”

“好好好,孤王不问,但若有人敢欺负你……”

“天底下欺负我的人不就只有王上你吗?”

竞日孤鸣话没说完,就被我理直气壮地顶了回去,他不由一怔,随即失声笑了起来,轻轻掐着我的脸道:“说得也是。你不说,孤王都没意识到。有几日不曾好好地欺负你了。”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啊!不要~”我慌忙分辩道,然而为时已晚。北竞王的手已经抚上了我的阴蒂。我立即被一阵熟悉的酥麻感侵袭,浑身轻颤,情不自禁蜷缩起身子。

“孤王很好奇,小雪是怎样对付那些不敬宵小的?”竞日孤鸣不急于进逼,好整以暇地一边抚弄我的敏感地,一边轻柔地亲吻我,用话语削弱我的戒备与抵触。

“我……我会给他们讲夜里狼拍肩膀别回头的故事。”我不由自主地被他的问话吸引了注意力,有些得意地回道。在筹办大市集的过程中,确实遇到了几个不长眼的家伙,被我轻而易举地摆平了。距离大市集的举办还有两个月,说起来似乎时间很充裕,实际上紧张得不得了,我根本没时间和精力去跟那些存心捣乱的势力勾心斗角,直接采取武力镇压。

“然后当夜,就会有狼群很凑巧地路过他们的府邸,对吗?”我的手段只讲了一半,北竞王就已经知道了全部,笑着帮我把话说完。

“嗯。他们忘记了雪狼后的传说,我就帮他们回想起来。嗯~”我开始习惯起被抚弄的感觉,说话时不自觉地带出妩媚的呻吟来。

“哈。”竞日孤鸣一直在注意着我的反应,自然察觉出我身体的变化,不动声色地继续着与我耳鬓厮磨,轻声低语,“小雪,想出宫透透气吗?”

“出宫?”我眼睛亮了一下,随即又黯淡下来,“这个时候?大市集的事我快忙不过来了。”

“孤王要去中原一趟,时间不长,也没危险,就想带上你。”

“去中原?”我已经被他摸得昏昏欲睡,头脑一片混沌,勉强地回想了一下剧情,大概明白他这次是去做什么了。的确没有危险,带着我也不碍事,还能顺道游山玩水。

“小雪去过中原吗?”

“嗯……”我似呻吟又似应答地嗯了一句,原本蜷缩的身体不知不觉舒展开来了,柔若无骨地任凭北竞王爱抚揉捏。

“小雪,想孤王吗?”

“嗯……”我微睁着眼,眸色迷离地看着温柔浅笑的北竞王,一脸渴望,带着些痴迷地朝他展开赤裸的身体,像翻身仰躺的小狗,张开四肢,露出柔软的肚皮,等人爱抚。

竞日孤鸣便一个挺身,毫不费力地进入了我。他硕大的欲望一瞬间就将我塞得满满的,对我的拥抱也在同时加重了力道,像是要把我整个人都揉进他身体里一般。我还没来得及感受这种紧致的贴合感,他已经开始抽动了起来,不厌其烦地进出抽插。粗硬的异物在我体内用力地磨蹭,拖带出一阵接一阵的快意。

我莫名觉得今夜的北竞王有点不同,但又具体说不上来。他的吻,他的拥抱,他的深入侵占,无一不是在对我表达着眷恋与思念。我沉浸在极乐的浪潮中,无法深想,只是下意识地去回应他,更主动地与他缠绵。

情欲之花一朵一朵盛开在北竞王驰骋而过的地方,在他爱抚过的地方,在他吮吻过的地方。转眼我的世界就成了一片绚烂的花海。我在花海中奔跑,跳跃,翻滚,放纵着狂野的本能,发出一声声愉悦的呼喊,直到筋疲力尽,直到睡意席卷而来,我才与这片花海一同沉没在黑暗之中。

竞日孤鸣刚在我体内宣泄完,尚未退出,浑身香汗淋漓的我就再也撑不住睡了过去。他静静拥着我,轻抚我的睡颜,在昏暗的床幔里注视了我许久,忽而喃喃低语道:“小雪,你真的爱小王吗?”

夜,沉寂;人,亦无声。黑暗中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寂寞翻涌而来。竞日孤鸣下意识将怀中的我又抱得紧了一些。我被这道大力箍得难受,就在睡梦中挣扎。竞日孤鸣回神,松开了拥抱,我便翻了个身,将他当成抱枕,顺手又搂了回来,腿一横搭在他身上,继续香甜地睡着。这个无意识的亲昵举动却恰到好处地安慰了枕边人。竞日孤鸣自嘲一笑,轻轻捏了捏我的脸,然后闭目入睡。

 

次日,我早早就被北竞王推醒。“王上,我还没睡够嘛~”我赖床不肯起,死死扒着床沿不撒手,让小牙死活拉不起我来。北竞王也不跟我多话,笑着过来直接将我从床上抱起,放到椅子上,交给等着给我洗漱梳妆的宫女们。

等早膳过后,我也被折腾得彻底清醒了,便随北竞王一行人去往中原。这一路自然是策马急行。我这一世的身体不但不怕马,而且马技一流。我的专骑是一匹浑身雪白的骏马,名唤暴雪,据说原是野马群的头马,脾气暴烈凶悍,甚至不怕狼群,是我花了不少功夫才驯服的,也只有我能骑。

暴雪很久没见到我了,对我很是亲昵,我翻身骑上它后,它更是兴奋难耐,前蹄不停踢动着,想要暴走狂奔。北竞王等人才上马,暴雪就已经载着我跑出去一里多了。飞英也很兴奋,欢快地追逐着暴雪,甚至寻机咬它的尾巴。暴雪也不怕飞英,只要对方一接近,就是一尾巴甩过去。我怎么看这俩都有相爱相杀的架势,是对好基友。

北竞王的坐骑是一匹杏黄色的汗血宝马,神骏非常,奔跑起来速度也见得比暴雪慢。正因如此,暴雪似乎感觉受到了挑衅,不像一往那样自顾自地往前狂奔,而是往前冲上一段后,就调转回头,跑到那匹汗血宝马身边以一副不可一世的姿态在那转悠。北竞王的马和其主人一样沉稳持重,看都不看在那一个劲挑衅找存在感的暴雪,按照主人的心意,兀自匀速赶路。

“哈哈哈哈~”我坐在马背上,看着暴雪幼稚的行为捧腹大笑,心说小样的,北竞王的马是好招惹的吗?当心它给你一蹄子众生灭!

“真是物随主人。”竞日孤鸣也静观两马的表现,笑叹道。

“才没有呢,暴雪这么没脑,哪里随我了!”我不服地反驳道,“我可不会傻傻去招惹不能惹的存在。”

“哦,是吗?那今早小雪是在做什么?或者对你而言,孤王是可以招惹的存在?”竞日孤鸣似笑非笑地瞥了我一眼,看得我一缩脖颈,吐了吐舌头。

“那不是招惹啊!不是小雪要对着干,而是实在起不来床啊!”我装委屈地辩解道。

“起不来床?可怜的王后,要保重身体啊,可别像先王后那样早早去了。”策马跟在后面的女暴君突然笑着感叹了一句。

“女暴君,你懂我!”我顿时就像见了盟友一样,坐在马上,远远地朝着女暴君伸出手去,做出求救的模样。

“这么说,孤王不懂王后了?”北竞王抬手将我伸出的手轻拍回去,笑着问道。

他虽然笑容未变,温和的语气里却带着莫名的狠劲,惊得我和女暴君异口同声说:“王上息怒,那是女人才懂的事。”说完,我们各自诧异,对视了一眼,噗哧笑了起来。

“哈,你俩倒是默契。”北竞王见状,无奈摇头笑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