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悄然心动

 

天允山北方的高峰上,竞日孤鸣负手俯瞰峰下连绵的山峦,冽冽山风吹得他大氅上的长绒毛倒伏着,一个劲地忽上忽下飘摇。我被他揽在身侧,用半边大氅裹着抵御寒风。其实我并不觉得冷,非常享受那种狂风迎面的飞扬感,但他的体温又是令我着迷的温柔,所以,我没舍得动,乖乖贴在他身边。

“小雪以为中原的景色如何?”观赏了片刻,竞日孤鸣问我道。

“血腥味,”我答非所问地指了一个方向,“那边。”

我指的方向正是葬骨岭与天擘峡的所在。我知道在这个时候,那里正在大战,而默苍离则在开阵杀帝鬼。再过不久,他就会戳杏花君一刀。现在想来,我当杏花的那一世真是不堪回首。

“战场离我们很远。”北竞王有些诧异我的感知力,他下意识看了看我们脚边的飞英。这一位是真的感知到了,正精神抖擞地立在那里,狼视血气飘来的方向。

我也看出了飞英的兴奋,安下心来,继续拿野兽的直觉做挡箭牌:“但我听得见风中的喊杀声。”然后,我又转移话题问道,“王上,我们这次来中原,难道只是来观战的?还是捡尾刀?”

“都不是。”竞日孤鸣笑笑,放开我,走离几步,“是有人劳动孤王亲自前来中原。”说着,他自顾自地叹道,“苍离啊,你真是吃小王够够。”

“王上,你迂尊降贵进入中原,是为什么?”随行的女暴君也忍不住追问道。

北竞王依旧没说,看向女暴君和步霄霆吩咐道:“用尽你们全力,打在小王身上。”

“啊?为什么?”这一回,连步霄霆都不禁出声探问。

“奴家不忍心啊。”女暴君看了我一眼,忸捏道。

“照作就是。”就在众将运功时,竞日孤鸣气定神闲地解下大氅甩出后,就是一个潇洒的起手式,“皇世经天,轮回穷劫!”

与此同时,那大氅不偏不倚就飞到我面前,被我一把接住。而女暴君与步霄霆也已同时出招,打在了北竞王身上。只见他岿然不动,双掌徐动,吸取运化众人之力,“众生灭!”衣袂翻飞之间,一股浩瀚巨力被他拍出,击向远方山壁,山壁瞬间崩塌,烟尘漫天,过了两息,才听到轰隆的巨响。

伴随山壁的崩塌,狂猛的冲击形成一股飓风吹向被三途蛊笼罩着的天允山,黑色毒雾便像奔涌的海浪一般,顺着风向席卷向葬骨岭。那风起云涌的景象宏伟壮观,看得早有心理准备的我也不禁瞠目结舌。这一刻,葬骨岭中被毒气侵袭的景象自动浮现在我脑海中。同时,我还清楚地看到自己奔回家中四处翻找阎王低头的情景。这种感觉很诡异,我像是化出好几个分身,以不同的身份,在不同阵营里经历同一段历史。

“嗷呜~~”失去北竞王的遮挡,只一小会,峰巅肆虐的狂风就吹乱了我的鬓发,连我垂下的小麻花辫们也被吹得有如群蛇乱舞。眼前的异象,心中的往事,让我忽然感到胸口发闷,下意识仰头发出一声悠长的狼嚎来。用狼嚎来抒发胸臆,是这一世身体的本能,我无法自控的,不过,也已经习惯了。

飞英也紧随其后,对天长啸起来。它的啸声没有一丝一毫的哀伤,只有被血腥激发的亢奋,听起来充满野性与冷酷,莫名有点苍凉的韵味。

我长啸完才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在中原,赶紧双手捂嘴,一脸自知做错事的可怜模样看向北竞王,怯怯地问:“我一时忘了这里不是苗疆。王上,不会引来什么麻烦吧?”

“无妨。孤王带你出来,就是要让你开怀,免得你在宫中闷坏了。”竞日孤鸣将我拉回身边,用半边大氅裹住,笑道,“冷吗?”

“不冷。”

“可有尽兴?”

“呃……”我自然是不想这么快就回宫,纠结着没回话。

“那孤王陪你多逛一会再回宫。”北竞王笑看我在那纠结了半天,故意在我终于下定决心开口回答时,抢先说道。

“好啊!”

其实,这山也没什么好逛的,普普通通,没有特别的景观。御花园里也有山,花草树木生得比这繁茂许多,在能工巧匠的精心设计护理下,兼具野趣和雅意。不过,我却逛得很起劲,一路沾花惹草,与北竞王逗趣说笑,还没有小牙在一旁唠叨。

一直到入夜就寝时,我的兴奋劲都还没过去,在承受过北竞王的雨露之后,很难得的依旧两眼发亮,毫无睡意。

“只是出宫一趟,你的性子又野回去了吗?”竞日孤鸣按住辗转反侧的我,用温暖的怀抱禁锢住我,没好气地笑道,“乖乖睡觉。你忘了还有大市集在等着吗?”

“哦。”顿时,我整个人就蔫了,精气神全跑没影了,总算安静入眠了。

 

中原之行后,我继续紧锣密鼓地筹办着大市集,北竞王则忙于斡旋在魔世、中原、撼天阙三方势力之中,谋求最大利益。他似乎已经心中有谱,不再一连数日都见不到人,而是每夜都会留宿在我这。

小牙是第一个察觉到北竞王有所改变之人。在我丢开文书,稍作休息时,她突然神秘兮兮地凑过来对我说道:“王后娘娘,你有没有发现王上不一样了?”

“啊?哪里不一样了?”我正叼着一块点心,伸着懒腰,伸到一半,就忍不住收了回去,拿下口中的点心,好奇地问道。我以为自己是这宫里最了解北竞王内心的人了。

“按照惯例,大婚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苗王得夜夜留宿王后宫中,无论喜不喜欢,愿不愿意,都是不得不做出来的姿态。过了这个表明态度的时期,苗王便可找借口减少留宿的次数,甚至可随意宠幸别的女人,收纳侧妃,无人能够非议。”小牙长篇大论一番后,压低声音继续说,“咱们王上倒是很好,目前还从未听闻他与别的女人有风流韵事。”

我听到这,忍不住侧目,我记得北竞王亲口承认跟女暴君有过一夜情时,小牙是在场的啊。小牙明白我这一瞥的意思,连忙补充道:“奴家是指迎娶王后娘娘之后。”

“虽然我认同你的结论,王上并不花心,但我不能认可你论断的依据。”

“唉呀,王后娘娘,这个不是重点。奴家想说的是,奴家觉得王上是真心疼爱王后娘娘的。”小牙很认真地阐述自己的观察心得,“一开始,王上或多或少是出于笼络雪狼一族的目的,对王后娘娘宠爱有加。一段时间之后,王上忙了,就常常一连数日不来了,只是投你所好,送了王后娘娘一副雪月爪。”

“他是真的忙啊!王位都不稳了,还有心思来我这谈情说爱?”我忍不住插嘴道,“那雪月爪可是伪王骨兵器。你不习武,不懂这里面的价值。光是弄这个的代价,就不可能还是虚情假意。啊,说了你也不懂。”我有些后悔听小牙嚼舌根了,她毕竟没有我的眼界,不知道北竞王应对的局势。

“好好好,小牙是没见识,王后娘娘说奴家错了,奴家肯定是错了。不过,王后娘娘就姑且听奴家把话说完吧。”小牙见我有些不耐烦,连忙拉着我的手,可怜兮兮地撒娇道。

“说吧,我听着。”我看着她,挑了挑眉,心想自己跟北竞王撒娇是不是也像这般情境。

“王后娘娘说之前王上是忙才不过来,那近来王上就不忙了吗?不是在跟撼天阙开战吗?应该更忙了才是啊?可是王上每日都过来,再晚也会来,有一两次王后娘娘都已经睡下了。”

“诶?”听小牙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的确是有所不同了。

“以前,王上每次来,都会要王后娘娘。现在,却不是每次都要。所以,小牙觉得,王上是单纯想王后娘娘了,才过来的。”

“诶?有道理啊!”我摸着下巴,琢磨起小牙说的这个情况。

我说怎么近来被北竞王抱着入眠的感觉那么似曾相似,仔细想来,原来默苍离也喜欢拥着我睡。这是一种不舍、害怕失去的行为表现。如此说来,北竞王已经对我动心了吗?要不是还有个旁观者,我完全感觉不到他对我有任何变化,从第一次相处开始,他就是这样言笑晏晏,温柔体贴,百般宠溺。太可怕了!恐怕连他自己也分不清言行中哪些是真情,哪些是假意了吧?

还真是帝王心海底针啊!以前觉得小空的心思难以捉摸,现在对上北竞王才知道什么是深不可测。不过不管怎样,我好歹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小牙,你真是个大功臣!”我想完,高兴地在小牙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我要好好嘉奖你一番,快说说你想要什么?”

“唉呀,王后娘娘,稳重!你要注意形象!”小牙猝不及防被我亲了一口,脸一红,好在对我的奇怪言行习以为常了,也不以为意,只是又老生常谈地劝诫起我来。

“知道啦,知道啦!在人前我自然会做好的。”我顿时被她扫了兴,撇撇嘴,继续忙筹备的事去了。

 

入夜,北竞王果然过来了,我看着他就忍不住展露得意的胜利笑容。智者大概都是读心高手,我自觉笑得和平常一样,他却一眼便看出了不同,一上来就捏着我的脸,笑着逼问道:“小雪,你在使什么坏?嗯?”

“啊?没有啊!”我一脸无辜状,伸手去解救自己的脸蛋。

“那何事让你这般得意?”

“没有什么事啊!”我扳不开他的手,只好苦着脸道,“王上,能不能别掐我的脸,会变丑的。”

“无妨,你变丑,孤王也会要。”北竞王笑着松了手。

“不行!我会嫌弃我自己的。你就不能换个地方掐吗?别的地方手感也很好的。”我说着,侧过身去,对他翘了翘小屁股,“比如说这里~”

北竞王被我逗乐了,啪的一巴掌拍在面前晃来晃去的屁股上,力道不轻不重,但声音却很是响亮。他没好气地笑道:“孤王觉得这里还是更适合打。小雪,你是不是跟女暴君走得太近了?你是王后,别学她那种作风。”

“冤枉啊,王上!”我夸张地揉着并不疼的屁股,可怜巴巴地辩白道,“女暴君是朝中重将,有没有空王上比我还清楚。我想和她聊天都一直没能找到机会呢!”

“你和她到底有什么好话题可以聊的?”

“咦?王上这么在意的吗?”

“孤王怕你被她带坏。”

“不可能的。我已经坏掉了,不存在被人带坏一说。”

“小雪,你真是……”眼看北竞王又想要捏我的脸,以示惩罚。我连忙双手捂脸,跑离他身边。他坐在原地没动,只是笑吟吟看着我说道,“过来。”

“不要!王上承诺不捏我的脸,我才过去。”

“好,那就改体罚吧。”北竞王笑眼一眯,淡淡说道。

“呃……”我知道他所谓的体罚是什么。床上的北竞王也是个超级恐怖的存在。我纠结了一下,乖乖走过去,挨着他坐下,讨饶道,“王上,还是捏脸吧。给。”我放下捂脸的手,闭眼蹙眉,一副慷慨就义的小表情。

竞日孤鸣并没有再捏我,而是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温声说道:“明日起,孤王会离宫一段时间。”

“王上要出征了吗?”我睁开眼,神情复杂地问道。我知道北竞王这一次出宫是去往中原促成默苍离之死,然后寻机攻打撼天阙。若没有魔世三尊率兵突入,这一仗打完,就没有后面近一年的分庭抗礼了。

“这一次孤王不能将你带在身边。小雪,你要老实呆在宫里,明白吗?”竞日孤鸣捧起我的脸,直视着我的双眼,肃然交代道。

“嗯。放心吧,小雪不会让王上有后顾之忧。再说我还有大市集要忙,才不会闲得没事去闯祸添乱呢!”

北竞王闻言,满意地将我抱紧,轻抚我的背,喃喃道:“哈,如此说来,倒是孤王多心了。”

“多心总比没有心好。你说对吧,王上。”我笑嘻嘻地抬头看向他,似有心又似无意地语带双关。

“哈。”北竞王与我对视,也笑得意味深长。

我笑得眸光闪亮,他笑得眸色深沉,而我们扬唇的弧度却是诡异的一致。伺立在旁的小牙看着我们像两只狐狸一同露出奸诈的笑容,是一脸的茫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