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风月无边

 

“寒胥王派人来报,王后回到王府后,连日郊游狩猎,心情甚佳,还请王上勿忧。”听完奏报,竞日孤鸣不置可否,挥手让人退下。此人还未退下,立即又有人上前来报:“禀苗王,外面有人求见。”

原本有些心不在焉的竞日孤鸣不免讶然:“近来王宫的访客还不少啊,这次来的人又是谁呢?”

“他自称……”

不等奏报完毕,一道火红的身影就从殿外走进了竞日孤鸣的视野:“赤羽信之介。北竞王,久违了。”

“这还真是……完全意料之外的访客。”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竞日孤鸣泛起了意味不明的笑意。

就在北竞王与赤羽会面之际,我却没像奏报中说的那样,在老爹的封地上游山玩水。而是在瞒着老爹和北竞王的眼线,在紧锣密鼓的安排退隐事宜。虽然我早在一年多前就让雪狼卫开始准备了,但如今剧情杀临近,我又不清楚具体会发生在何时,所以还是要多备几套方案应对突发意外的。这件事我也没让小牙知道,这两天以她不会武功为由,将她留在王府里,自己方便行事。

毕竟准备充分,我很快就发现自己没事做了,估算了一下目前的剧情发展,就领着雪狼卫去往万里边城了。

此时的万里边城已是一座空关,铁军卫早已化整为零,潜入西苗境内,准备配合北竞王,一举剿灭撼天阙。此地剩余的守卫不过掩人耳目,我以王后身份强势闯入,在几乎毫无阻拦下,终于登上了苗疆最著名的军事重地。

万里边城在外观上与万里长城极为相似,内部构造也大同小异。只是万里边城修筑得比长城宽数倍,可容军团在其上驻扎,高不可攀的围墙之上,是名副其实的边陲小城。除非遇到大量空中部队,不然这种关卡很难攻破。

我登临城头纵目远眺,不由叹为观止。没想到万里边城比先前想象的还要宏伟。本来一座万里边城就够壮观的了,现在还加了魔军压境的特效。看着那铺天盖地黑压压的妖魔海,我顿觉热血沸腾,莫名战意高涨。

“雪狼后。”我正在那遐想自己征战沙场,大杀四方之际,突然就听到一声冷肃的唤声,转头一看,铁骕求衣正朝我缓步走来,凌厉的目光紧盯着我,浑身散发着铁血的气息,“驾临此地,是王上的意思吗?”

“不是。本宫近日回府省亲,顺道路过万里边城,就近歇个脚,稍作便会离开,王上并不知情,也没必要让他分心。”我所谓顺道路过万里边城明显就是胡扯,但却是用这让人一目了然的假话传达自己的意图。

铁骕求衣一听就能明白,我根本就是偷跑来玩的。他又警告似地盯了我一会,冷冷说道:“既然如此,王后好自为之。相信以雪狼之能,应该懂得趋吉避凶。”话罢,他又扫了我脚边的飞英一眼,转身离去。

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长吁了一口气,刚才真是紧张,生怕他赶我走,我又不能真的和他起冲突。

我和飞英一人一狼在空荡荡的万里边城上逛了一会,就又遇到人了。风逍遥隔着老远,就一脸诧异对我喊道:“哇,你是什么人?总不会是老大仔所谓的援军吧!”

“风逍遥!”我望见风逍遥也是眼睛一亮,到万里边城不可错过的风月无边来了!

“你……”风逍遥一边接近一边打量我和飞英,停在我面前时,像是为了压惊般灌了一口酒,疑惑地探问道,“呃,你是雪狼后?”我没回话,看了一眼脚边的飞英后,又继续看着他,一副你竟然认不出我的表情,他见状,便懒散地对我行了一礼,“呃,兵长风逍遥见过王后。敢问王后驾临,是……”

“风月无边你还有吗?快给本宫尝尝。”我直接打断他的话,开门见山地问道。

“啥?”风逍遥一愣,有些反应不过来。

“铁骕求衣应该已经去攻打撼天阙了吧。你若没多余的风月无边剩下,告诉本宫他藏酒之地,本宫自行去取。”我看了看风逍遥手上的酒葫芦,强忍着没直接说喝他手上的就可以了。

“等一下。别告诉我,王后来此只是为了喝风月无边?”

“是啊。不然呢?本宫以为同为好酒之人,兵长应该能够理解。啊对了,本宫也备了一些见面礼,这就取来赠与兵长。”我说完,发出一声狼啸,不一会儿,就有几匹雪狼各自叼着一坛酒,从下层蹿了上来。风逍遥看得目瞪口呆,下意识地将雪狼口中的酒坛一一接过。我在一旁介绍道,“这几坛都是宫中佳酿,口味各异,就是不知能否与风月无边媲美。”

“请王后稍等。”风逍遥提着几坛酒,转眼就消失在我眼前。没等一会,他就带着一坛酒重新出现。

我也不客气,接过来,掀开封盖,就是一大口灌下,然后一抹嘴,赞叹道:“好酒!果然名不虚传。”

风逍遥有点被我的豪迈惊到,摸着下巴问道:“你真的是雪狼后?怎么感觉跟传闻中不太一样啊?”

“传闻中的雪狼后是怎样的?是不是说本宫冷艳高贵、不食人间烟火什么的?”我好笑地看了他一眼,转身一屁股坐在城头上,望着那漫天的妖魔海,畅饮笑谈起来,“这种无稽之谈你也信?你们铁军卫的情报工作这么差的吗?”

“王后就是老大仔说的援军吗?我记得雪狼卫好像只有十一人。”风逍遥面对我也没什么拘束,走过来也靠着城头与我攀谈起来。

“本宫并不是军长说的那三万大军。”我莞尔一笑,“本宫就是单纯路过来讨酒喝的。话说,军长不在,你真的不趁机洗劫一下他的酒窖。罪责本宫替你担下,藏酒你与本宫平分,如何?”

“哇,我说王后娘娘,你的心是有多大,这种时候居然还有兴致偷酒喝。这外面铺天盖地的魔军,你是看不见吗?”

“本宫又没瞎,当然看得见啊,真是蔚为壮观,值得在此饮酒观赏。”我好整以暇地又喝了一口酒,“不就是陈兵关外,有何可惧?苗疆又不是中原,魔世想吃下,可没那么好的牙口。王上与军长都不心急,兵长也无需多虑。话说回来,时不我待,本宫的提议,兵长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风逍遥闻言抚额,在我热切期盼的注视下,妥协道:“好了好了,怕你了。酒窖位置我说给你听。”

我得到酒窖位置后,就兴高采烈地下去吩咐雪狼卫去取,然后回来继续喝那坛风月无边。等了一阵之后,就有雪狼卫送上来一堆风月无边,我便对风逍遥说道:“这些是说好属于你的一半藏酒,是直接留在这,还是替你转移藏到别的地方?”

“你还真的出手了。”风逍遥先前还以为我开玩笑,就算要偷,也就拿一些意思意思,现在看我真的派人洗劫了铁骕求衣的酒窖,有些头痛,想了想说道,“老大仔要是知道我拿了一半,我以后就没好日子过了。所以就留几坛在这,剩下的还请王后全带走。”

“好啊。反正你这边有军长,一直供应不断,本宫就一次吃够够。”我一挥手,雪狼卫又将大部分酒都搬了下去。

我看此行目的全部达成,一坛风月无边也快见底了,再不走就会碰上风逍遥等待的两万援军赤羽和神田京一,于是起身向风逍遥告辞:“本宫回去了,相信兵长等的援军很快就会到来,不要太过惊喜啊。”

“听起来,王后似乎很清楚老大仔安排的援军。”

面对风逍遥的疑惑,我笑而不语,领着雪狼卫离开了万里边城。

就在我跑去逛万里边城,洗劫风月无边,满载而归的同时,北竞王正在御驾亲征,彻底歼灭撼天阙的势力,诛杀撼天阙与苍狼,完成一统。当我收到消息时,正好也是七日省亲期满。我还不想回去,但我知道苍狼势必会在这几日内潜入王宫偷袭北竞王,这么重要的剧情杀我不能不在场,还要抓准时机救人退隐呢。

于是,我带着小牙悄悄地回宫去了,身边只留下三个雪狼卫跟着,剩下的全都安排在退隐路线上等候接应。我一回到自己的寝宫,就开始收集我想带走的物品,看得小牙有些担心,忍不住悄声问道:“王后娘娘,你这该不会是打算离家出走吧?”

“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放心,我不会离开王上身边,都说过要一直陪着他了。”

我无法对小牙解释清楚,加上我过往的翘家行径,她根本不信我的话,越发的起疑:“王后娘娘若不打算离家出走,怎么回宫也偷偷摸摸的,遇到人就下令对方封口。”

“呃,我不想让大多数人知道我回宫了,想清静一下,行不行?”

“王后娘娘这么做,其实是不想见王上吧。”

“呃,谁说我不想见的。行,我让飞英去报讯,他见到飞英自然知道我回来了。他若想见我自己就会过来。我估计他现在想见的人并不是我。”我说着,俯身摸了摸飞英的头,示意它去找北竞王。我看着它一溜烟地跑没影后,又对着小牙催促道,“好了,这下你没意见了吧。快来帮我收拾东西。”

小牙见状也没辙,只好不情不愿地帮我打包我准备跑路的行囊。

此时的竞日孤鸣不出我的所料,正与姚金池在一起。他才回返,就遇上姚金池在大殿里等候:“恭贺王上凯旋归来。”

竞日孤鸣闻言一滞,心情复杂地说道:“这一刻,我真不知你是真心,还是讽刺。”

“王上太敏感了。除了这句话,金池实在也想不出还有什么话可以响应王上的归来。”

“客套话。”竞日孤鸣说着,走近王座,转身徐徐落座。

“谁作王,对金池岂有差别?金池在乎的人早就不存了。一个人若没在乎的人,那就算拥有一切,他也不快乐,幸好,我还有无心。”姚金池定定地看着他,语声淡淡,却止不住那份哀婉与幽怨。

“在乎的人啊?”竞日孤鸣下意识地看向了王后寝宫,“孤王确实要找一个了。”想到我头也不回地连夜离宫,他眼中的光彩悄然黯淡了几分。

“王上,最近我常想,一个人如果总是戴着面具示人,我们或者可以称他虚伪,但如果他能一辈子都戴着面具,这还算得上虚伪吗?”

竞日孤鸣不以为意地回道:“也许只有他自己了解自己。”

姚金池却紧跟着接话道:“就怕连他自己也不了解自己。”竞日孤鸣闻言有所触动,抬眼看向她,眸中闪过犀利的光芒。但她并没察觉,继续说着,“到最后,原本以为的面具,才是自己的真面目,而真面目,早连自己也忘却了。”

竞日孤鸣的感慨带着一丝寒意:“金池,你变得世故了。”

“金池多言了,黑白郎君的伤势已经渐渐好转,多谢王上的医治,我与无心也准备要离开了。”

“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候了吗?”

“王上,王宫虽大,但王位……却无法容下第二个人共坐。这……太窄了。”话罢,姚金池行礼退下。

竞日孤鸣定定地目送她离去,有些出神。良久,他才收回目光,环顾左右。大殿内空空荡荡,别无他人,看着的确比平时要空旷不少。“孤王还是第一次感觉到,王宫这么大,人……却这么的少啊。哈哈哈哈~”他还在轻笑自语,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落在腿上,低头一看竟然是飞英正仰头咧嘴看着他,伸出两只前爪搭在他腿上,也不知何时过来的,“小雪,你回来了啊。”

北竞王过来得很快,幸好我和小牙已经提前把打包好的包裹藏好了,他没有发现。我像从前一样,笑着跑上前去迎接他:“恭贺王上平定内战,一统苗疆。”

“小雪。”北竞王一把抱住我,抬着我的下巴仔细打量我的神色,见我不似假装,才含笑问道,“你舍得回来了?”

“本来省亲期满,我是打算拖着不回来的。但没想到王上这边有事,值此重大时刻,小雪怎能不陪在王上身边共同经历呢?”

“共同经历吗?”北竞王轻哼一声,捏着我的脸,似笑非笑道,“小雪抛下孤王,私自跑去万里边城游玩,该作何解释?”

“诶?王上已经知道了吗?这么快?!”我有些诧异,还以为他忙着打撼天阙,无暇顾及我的动向,而铁骕求衣应该也不会那么无聊去上报自己的酒窖被我洗劫一事。

“孤王该好好罚你了,就禁足一月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